谈谈我对共产党的不满

我在这里其实说过多次,我不过是再重述我的观点。
我对共产党的最大不满是言论管制。我觉得我对社会的要求很低,只要有一个地方能够让我自由说话就好了。其他什么的,让我必须戴口罩,都无所谓,都是可以让步的。但是不让我说话,这一点让我很不爽。所以这一点上我是极不喜欢共产党的。我觉得从小到大,共产党做了很多很多的欺骗,而且是显而易见的欺骗。最简单的就是,为什么不同时期的政治课本相差甚大。我就不信这个时效性那个时效性的。政治的东西,哪里有那么多的时效。今天公有制有理,明天就不灵了?二者必有一个为假。共产党自己跟自己打架的例子应该为属不少。这一点恐怕共产党还不乐于让人说。
我不能理解有些中国人,为什么不能有一点点求实精神,共产党这样睁眼说瞎话了,还能为共产党辩护吗?我的逻辑非常简单粗暴,你撒谎,你就是错的,你就不对,我就讨厌你!
当然除了言论自由外,我对过去的计划生育也应该是不满的。但是这和我的实际生活体验并不相关:毕竟我没有因为计划生育而受到什么伤害。但我始终认为,生育权是人的基本权利,是不应该由政府来干预的。(妈蛋你政府管天管地,连人的生死你都要管啊?)
但是我跟有一部分葱友很不一样。我不喜欢把共产党一棍子全部打死。我会观察我身边的人,会想知道他们拥护中共的理由。其实这样的人不少。我不喜欢用简单的“费拉”等等一词来说他们。我也要尝试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去思考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到底在哪个问题上我们有不一样的地方,才会导致这样的分歧。
我们真的没办法把共产党一棍子打死。因为共产党如果真的是如你们口中说的那么糟糕的话,共产党真的早就倒台了,不可能活到现在了。话说20年前,关于中共要倒台,要崩溃的声音就不绝于耳了吧?然后现在大家再看看?中国已经变成美国都要掂量两下的国度了。中国在变强大,这一点我们不要看中国怎么说,我们要看美国怎么说,美国怎么做。
我是非常主张加速主义的。这和我个性有关。我的个性是喜欢反证法。如果我认为你是错的,那么我就希望你错到离谱,错到自己给自己打脸的地步。所以在墙内,我可能会说一些非常左的话左的观点。我非常希望加速到这个社会出现崩溃。(这种心思似乎比较阴暗)但是至少现在我没有看到这一迹象。
我力求客观的去看待共产党。我有同学做过对比。说浙江的政府办事员都非常讲程序,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江西就不行了。他有朋友在江西当公务员,就是吃饭喝酒之类的。一天干不了多少活。但是浙江就不行了。浙江政府的办事员就非常好。
我是更乐于看到政府的负面新闻的。所以我很乐于看到政府实质性的负面新闻。这次白银冻死20多个人的新闻可以说明地方政府的责任和问题。但是还不够,希望看到更多关于政府的指斥。
7
分享 2021-05-28

92 个评论

因为共产党如果真的是如你们口中说的那么糟糕的话,共产党真的早就倒台了,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朝鲜王朝也不是活了三代吗?

当然,我不否认一个坏了的钟每天也可以对两次。
朝鲜和中共还是不能完全相提并论的。
>> 朝鲜王朝也不是活了三代吗?当然,我不否认一个坏了的钟每天也可以对两次。
>> 朝鲜和中共还是不能完全相提并论的。


没有相提并论,只是想说明“像我们口中说的那么坏”不一定就会倒台,而没有倒台不能用来证明中共没有像我们说的那么坏。

你查查“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的涵义吧。“我们口中的那么坏“并不是倒台的充分条件或必要条件。
大家也没就真的一棒子打死中共
(看你对中共这概念的理解)

反贼发表极端言论的,现实中也不会那么魔怔,绝对比粉红要理智的多。

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拿什么衡量事物自己心里明白,所以反贼间交流没必要一遇到分歧就开始积压情绪,本来我们发表看法也不是来彻底说服每一个人的。
>> 朝鲜王朝也不是活了三代吗?当然,我不否认一个坏了的钟每天也可以对两次。


其实共产党只能比我们口中说的更糟糕,背后的黑幕远多的去了,但也不至于发文者所说要倒台的地步,而朝鲜那是真的恐怖,红色独裁连马列主义都禁止,改称金家主义,xx主体,xx思想。
>> 其实共产党只能比我们口中说的更糟糕,背后的黑幕远多的去了,但也不至于发文者所说要倒台的地步,而...


对,我同意。所以倒台的地步的那种坏和”我们口中说的那么坏“是两个不同的程度。
@蚂蚁牙黑蚂蚁牙护
共產黨沒倒台就是因為槍桿子,筆桿子與錢袋子
主要還是靠殺人能力與殺人意願才沒倒的
不是靠槍桿子,現在的偽香港政府早就倒八次了
所以共产党所称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倒是有它到道理所在?
>> 共產黨沒倒台就是因為槍桿子,筆桿子與錢袋子主要還是靠殺人能力與殺人意願才沒倒的不是靠槍桿子,現...
>> 朝鲜和中共还是不能完全相提并论的。


其實你也是屬於某種還沒被社會主義鐵拳直接打到才會如此說
就像那個小孩跳樓的母親
說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碰到這種事

除了言論之外
司法要改吧
現在簡直沒幾場審判是公平的
>> 所以共产党所称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倒是有它到道理所在?


當然
大部份人不會連命都不要
香港人也發現了,打不過只有跑
權跟錢都在香港政府手上
還有對法律的解釋權
政權是可以隨便扭曲法律然後對你施加各種處罰的
國安法往你頭上一套就行了
你错了,我其实是被社会主义铁拳打到的。
连工作都因此丢了
司法公正当然很重要。
我漏掉了是因为我没有在这方面被社会主义铁拳给打到。

>> 其實你也是屬於某種還沒被社會主義鐵拳直接打到才會如此說就像那個小孩跳樓的母親說怎麼也想不到自己...
>> 你错了,我其实是被社会主义铁拳打到的。连工作都因此丢了司法公正当然很重要。我漏掉了是因为我没有...


那你還幫中共講話就很怪
要想想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
社會上蠻大面積的人都被鐵拳打了

世界各國的共產政權都是這麼糟糕
問問共產政權倒台那些國家的人民吧
有多少人想回去過那種日子?
>> 朝鲜王朝也不是活了三代吗?当然,我不否认一个坏了的钟每天也可以对两次。


我们之前学数学,准确性除了你说的这个绝对准确以外,还有一个就是用类似方差的方式算准确性。坏了的钟每天有两次绝对准确,但是每天慢一秒钟的钟和准确时间的方差远小于坏了的钟,所以每天慢一秒这的钟比坏了的钟更实用
当然不会一棒子打死任何东西,就像中共也不会一棒子打死西方和普世价值。共产党非常聪明,而且懂得利用这14亿的资源在为这个政权做事情。对的,人口对他们来说仅仅是资源,筹码。你说的什么言论自由问题只不过是人家这种价值观所折射出来的一种现象罢了。
十年前我对中国也有不满意,但这种不满意更多的是对他未来的期许,只要价值观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只要社会上有可以发出声音的平台,那这台机器虽然转动的慢一点也无所谓。因为还有希望,只有希望才是人存在下去的唯一动力。但是现在,我没有不满了(不满是因为有期望),完全没有。举个例子:国人喜欢批评的方式教育下一代,父母希望孩子更好。我在墙内现在几乎不做任何关于政治上的评论,包括和朋友的聚会上。胡温时期我会想将来要把孩子送出去,但是现在我想要先把自己送出去。
有人说习怎么怎么烂,我告诉你习之后的人更烂你信不信。相信我,现在是还是处在最好的时代,因为人员流动的大门还敞开着,这是这个国家现在最大的自由。以后人口结构的不平衡日渐严重,如果经济上不能持续发展的话,他们会设置更多更高的门槛,到时候人员流动就会推倒毛时代。你出国说不定还要政审。
还有一点,中国大部分人是满意的,这句话是真的。老百姓真的比三十年前过的好,好的太多。只不过他们只有纵向和自己国家比的能力,没法横向去比较西方人的生活和他们差距到底多大。而且一些传统的东西束缚着他们的思维,比如可怜天下父母心,很少有人会去思考怎么中国人的父母就这么辛苦。因为既定的思维已经是一种文化了,没法改变。现在流行“躺平”主义,但其实只是少数,多数人还是得服从这个社会逻辑去走。共产党有太多的方法来对付你了。
>> 那你還幫中共講話就很怪要想想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社會上蠻大面積的人都被鐵拳打了世界各國的共產政權...


我倒觉得他并没有在替共产党说话,他提的几个问题实际上都是中共的死穴,与生俱来的那种,除非改革否则根本没办法的事情。

反倒是我觉得那些天天喊得最凶的那些人其实对中共和中国都缺乏一个完整的了解,仅仅只是凭借着一腔热血在反共,实际上一点用都没有。个人认为我们应该去,至少部分换位思考,站在普通中国人的角度去思考为什么他们会不愿意改变现状,中共在他们眼里是什么样的角色,这样才有可能真正破解中共在思想上绑架中国人这个它用来维系统治的一大利器,仅仅只是高喊口号是没有用的。
我也无法横向比较西方生活和我们的差距。
>> 当然不会一棒子打死任何东西,就像中共也不会一棒子打死西方和普世价值。共产党非常聪明,而且懂得利...
我帮中共讲话?
拜托,你看懂标题了吗?


>> 那你還幫中共講話就很怪要想想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社會上蠻大面積的人都被鐵拳打了世界各國的共產政權...
除了同意之外没有别的可说了。
>> 當然大部份人不會連命都不要香港人也發現了,打不過只有跑權跟錢都在香港政府手上還有對法律的解釋權...
>> 我帮中共讲话?拜托,你看懂标题了吗?


我說的就是不一棍子打死那一段。
我看不出為什麼不該一棍子打死
巧,我对中共最大的不满是网络墙,明显负责监管制定政策的一帮人是还活在上世纪的老头子,思维还停在那时候没出来也出不来。
"我不喜欢把共产党一棍子全部打死。我会观察我身边的人,会想知道他们拥护中共的理由。" -----无论怎么独裁,怎么残暴的政府执政,都会有一个两个得益者。 
建议你扩大观察面和思考面,了解共产党作为一整体对人类社会的危害,并深入了解共产党的本质。
共产党侵犯了人民的民主权益 共产党就是垃圾 中国癌症率世界第一 共产党制定的经济政策都是失败的 三面红旗 除四害 计划生育  海南特区 国企改革 盐加碘 西部大开发 中部崛起 一带一路 芯片工程 中国制造2025 体育成主科 专科生退伍免试升本科  南海造岛
恶魔被消灭了吗?魔鬼被消灭了吗?
它还在,不代表它不够坏,反而证明它坏的力量很强大。
劳动党就是把所有的社会共同体都打散了 这就是我对劳动党最大的不满
如果言论自由,
戴口罩就不是让步,而是民主的结果。
是大家发表意见,最后得出,应当在公共场合强制戴口罩。

但是不允许言论自由,
中共说强制戴口罩就要强制戴口罩,那么即使我个人认为应该戴口罩,我也会尽量不戴口罩。
笑嘻了,從你的言論中我估計你現實生活中應該是顆大韭菜。
那也没必要这样过不去。戴口罩最终也是为自己好嘛。没必要赌这口气。
>> 如果言论自由,戴口罩就不是让步,而是民主的结果。是大家发表意见,最后得出,应当在公共场合强制戴...
啥叫“社会共同体”?
>> 劳动党就是把所有的社会共同体都打散了 这就是我对劳动党最大的不满
“一棍子打死”就是“全盘否定”。
共产党恐怕还不至于全盘否定。不管怎么说,共产党把中国带到了可以威胁美国的程度。我不是说这代表对中国有什么好,我是想说,共产党还是有它的本事的。
如果它全盘否定的话,我们就应该早就把它换下来了。但是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 我說的就是不一棍子打死那一段。我看不出為什麼不該一棍子打死
年轻的共产党恐怕也是这样的思维。尤其是90后。
不要用年龄来划分。那样不客观。
>> 巧,我对中共最大的不满是网络墙,明显负责监管制定政策的一帮人是还活在上世纪的老头子,思维还停在...
“中国大部分人是满意的,这句话是真的。老百姓真的比三十年前过的好,好的太多。”
你这一段好像是引用别人的话。我没说过。不过你为什么会跳过去把别人的文字贴到我的评论来,我就不得而知了。
>> "我不喜欢把共产党一棍子全部打死。我会观察我身边的人,会想知道他们拥护中共的理由。" ----...
没啥好的,基建好那是强拆的狠, 对新闻事件处理快速, 那是要维持伟光正, 安全那是因为遍地摄像头 。
>> 所以共产党所称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倒是有它到道理所在?


有道理,但是这是一种“弱肉强食主义”、丛林法则、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虽然这个世界在一定程度上是这样运行的,但是这在道德层面是有问题的
>> 那也没必要这样过不去。戴口罩最终也是为自己好嘛。没必要赌这口气。

反抗权威带来的快感,远超增加一丁点儿可能得一次感冒的概率啊。
>> “一棍子打死”就是“全盘否定”。共产党恐怕还不至于全盘否定。不管怎么说,共产党把中国带到了可以...


以中國人的勤勞好學,人口規模,你不要去阻礙破壞他們,恐怕早就世界第一了
連被他們罵得臭頭的清朝,大部份時間GDP都是世界第一
中共早期學蘇聯,搞獨裁專制,只會破壞
後期看到快不行了,再這樣下去會垮,就搞改革開放
改革開放意思就是學外國,引進外國的資源,東西做了之後賣到外國的市場
換句話說就是減少共產黨那一套,恢復正常國家的一套
減少去干擾民眾
然後就發展起來了
結果還沒完全發展到最佳狀態
又出了個小丑習包子這樣的人物走回頭路
這個體制跟黨組織還有救嗎?
到底有啥本事?

說他做得對的東西
大概只有知道要改革開放
另外大概就是普及教育跟從事基建
這些都是一個政府的基本責任好嗎
不然要政府做什麼?
這樣需要大肆肯定嗎?

沒換下來只不過是因為中共敢拿坦克車壓人 敢拿機槍打人民啊
不代表他們有什麼合法性或本事
>> 朝鲜王朝也不是活了三代吗?当然,我不否认一个坏了的钟每天也可以对两次。


这个机率和中共干的好事机率差不多,一天1440分钟,中共对了2分钟,大概每720件事情,中共干一次好事,嗯,我信。
你要这么说我就无言以对了。。
我觉得你的“反抗权威”是感情的表现
而“戴口罩”是理性回避风险的表现
以感性御理性,
我以为不妥当。

>> 反抗权威带来的快感,远超增加一丁点儿可能得一次感冒的概率啊。
我觉得这个东西你不能从道德层面去批驳它。“道德”是只能律己而不应律人的。你反对“弱肉强食”的话,我怎么觉得会有点像宋襄公了?

>> 有道理,但是这是一种“弱肉强食主义”、丛林法则、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虽然这个世界在一定程度上是...
>> “中国大部分人是满意的,这句话是真的。老百姓真的比三十年前过的好,好的太多。”你这一段好像是引...


我道歉,看花眼了。 回复修正了。
>> “一棍子打死”就是“全盘否定”。共产党恐怕还不至于全盘否定。不管怎么说,共产党把中国带到了可以...


不是很明白你的逻辑。 有本事就不应该全盘否定?二战期间德国是欧洲最强国, 把其他欧洲国家打得满地找牙,也可以威胁美国。

现在的强国本事不仅仅可以威胁美国, 甚至威胁全世界。其他领域不懂,光是生化武器泄漏,编辑人类基因等就可毁灭人类。 本事这么大, 所以就不应全盘否定了? 

在你心目中界定要不要全盘否地的原则是什么呀?如果不是从你自身的长远利益和你后代的将来作为界定的根本,那这里大部分的葱油都会和你没有讨论的common ground。
我非常反感共产党:
1.文化审查,好多3a大作只能玩盗版,电视上天天辫子戏,歌功颂德的抗日剧
2.舆论监管,社会缺乏不同声音,以前还能报道一些社会黑暗面,会有一些政论节目,还有官员贪污可以揭露。现在都没了,说点阴阳怪气的话都要被小粉红追着锤。
3.设置防火墙,完全不能看不到大陆以外的任何媒。国内新闻天天歌功颂德,看着恶心
4.体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一场大病一家普通家庭就垮了,一套房子三代人一辈子积蓄。
5.交通工具选择限制,就是全国禁摩,大部分城市限制摩托车行驶,我本人又爱好骑摩托。

反正生活在大陆哪里都很不爽。
>> 巧,我对中共最大的不满是网络墙,明显负责监管制定政策的一帮人是还活在上世纪的老头子,思维还停在...


对,它们完全可以学学新加坡模式,同时这也说明中共政权的脆弱性需要用管控手段来维持。。。
>> 啥叫“社会共同体”?


最小的共同体是家庭 最能体现的估计就是农村了 留守老人跟留守儿童都是劳动党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杰作 往大了点的共同体 宗教 社区团体 甚至律师行会这些团体也被劳动党打散了
这么跟你说吧,从感情上讲,我是希望共产党早点完蛋的。但是从客观上讲,妈的这玩意儿还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倒掉。它确实有自身的净化能力。这一点甚至都超过了其内部人员的想象罢。比如共产党内部恐怕也有一些人认为共产党早就该倒掉,所以他们才会选择移民。但是几十年过去,共产党仍然好好的在做中国的统治者。我所谓的“不能一棍子打死”正是这个意思,你要看到它的长处,看到它为什么不能死,才能更准确的认识它,才能知道它的七寸在哪里,它应该怎么死。
老实说我是不知道它能怎么死。

>> 以中國人的勤勞好學,人口規模,你不要去阻礙破壞他們,恐怕早就世界第一了連被他們罵得臭頭的清朝,...
我觉得我们对“全盘否定”的定义不同,才造成了我们之间的分歧。
你说的“否定”是指对它存在价值的否定(我觉得,不一定对啊),而我的“否定”则是指不能把它当成一团烂泥,什么作用都没有的否定。我们说的很可能不是一回事。

>> 不是很明白你的逻辑。 有本事就不应该全盘否定?二战期间德国是欧洲最强国, 把其他欧洲国家打得满...
>> 这么跟你说吧,从感情上讲,我是希望共产党早点完蛋的。但是从客观上讲,妈的这玩意儿还真不是你想象...


懂得你的意思了
我是覺得中共所謂淨化能力只是運氣好
懂點經濟務實派在政治鬥爭中贏了而已
六四天安門那一波
其他共產國家差不多都倒了
不過開頭的中共比較狠,敢大殺一批人
後來文革腦小丑習包子上台
除了宮鬥啥都不會
天天往毛澤東時代更走近幾步
各個政策都在破壞經濟
那是不是反過來證明中共有自我惡化能力?
現在中共沒垮
靠的都是改革開放前三十年的老本和momentum
還有那段期間建立起來的一些企業以及跟外國的關係
>> 我觉得我们对“全盘否定”的定义不同,才造成了我们之间的分歧。你说的“否定”是指对它存在价值的否...


看来中文的确是博大精深,"全盘否定"还能有不同的定义和理解。啊,我小学语文没学好。面壁悔过中.......
>> 你要这么说我就无言以对了。。我觉得你的“反抗权威”是感情的表现而“戴口罩”是理性回避风险的表现...


错了!反抗权威有的时候就要表现出来。这是非常重要的。

戴口罩姑且还有合理性。
但是地铁安检我从来都不过,就算被安检狗拦住了,我也要争执,目的就是给周围的乘客看。
让他们知道,地铁安检没有用,而且有人抗拒安检。那么同样反感安检的人,之后也很可能会在合理范围内对抗安检。

人人都知道中共邪恶,马上就要灭亡,中共也不一定会灭亡。
但是人人都知道其他人也知道中共邪恶,中共很快就会灭亡。

这就是公开反抗权威的意义:将一种态度宣告为公共知识。
公有知识和公共知识,差别是非常大的。


就像“行人可以不用严格遵守交规,合适的时候可以闯红灯穿马路”,可以算是全世界所有人的公有知识,
但是你只有在自己长居城市才敢随便乱穿马路,
到了其他城市,总要多观察几次当地人行为才敢行动。
原因就是,你自己的城市里,合适的时候可以无视信号灯过马路经过你的生活经验,从公有知识变成了公共知识。但是你刚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你无法确定这条知识是公有的还是公共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对言论管控如此强力的缘故,因为他们惧怕很多公有知识公开成为公共知识。
只有公共知识,才会对专制产生颠覆。
zyzyyva 新注册用户 回复 nobitadaraemon
>> 朝鲜王朝也不是活了三代吗?当然,我不否认一个坏了的钟每天也可以对两次。


还有大跃进文革三反五反难道还不够糟糕?倒不倒台不是糟糕就能实现的
我倒是挺拥护加速的。但是这个加速,还不够呀。。
>> 懂得你的意思了我是覺得中共所謂淨化能力只是運氣好懂點經濟務實派在政治鬥爭中贏了而已六四天安門那...
我对中共的不满不是言论管制,而是我感觉到他们在说谎。其实普通意义上的言论管制并不一定绝对错,但是掺杂了谎言的言论管制就成问题了,即管制者本身说谎却不被管制,这才是问题。

也正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是绝对正义的化身,所以太过严厉言论管制不宜存在,因为一定是人在管制。

中共最大的问题是说谎说谎说谎。
你为什么和会抗拒地铁安检?这个我不能理解。
安检应该是出于反恐的需要。我可以理解和接受共产党的这一措施。
你敢抗拒飞机的安检吗?
>> 错了!反抗权威有的时候就要表现出来。这是非常重要的。戴口罩姑且还有合理性。但是地铁安检我从来都...
我也很讨厌说谎,但是如果你给了我言论自由的权利,我就有权利去揭露你的谎言。你的说谎就是可以接受的。可是你用强制力量去剥夺谎言扭正的可能,当然就让人不爽了啊。
你看美国总统也说谎,政客们其实都说谎的。说谎没问题,但是不让民众去揭露谎言,这个才是最可怕的。

>> 我对中共的不满不是言论管制,而是我感觉到他们在说谎。其实普通意义上的言论管制并不一定绝对错,但...
虽然言论和媒体自由确实是很重要的,但独裁国家由于不是民选政府,为了维护其统治就很难有言论自由,毕竟大领导都贪污,子女都送国外享受,言论自由了随便报道,你让领导面子往那放?

所以言论自由和民主政体,司法独立是捆绑的,没有民主政体就不会有言论自由,所以解党禁报禁才放一起说,只有执政党主动放弃权利,允许反对党的公平竞争,才有可能有言论自由。这在中国短期内没什么可能实现。
从常识出发,共产党的任何所谓成就都不值得你去作为为他辩护的理由。更不是拥护的理由。
常识是什么,如果还要做解释,那么就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
那既然要民主才能实现,那就民主呗。我不管形式,我只管结果。当然我的心情对这个世界来讲也不重要,只能对我自己重要。
>> 虽然言论和媒体自由确实是很重要的,但独裁国家由于不是民选政府,为了维护其统治就很难有言论自由,...
不不不,你完全理解错了。这不是一种辩护,只是一种客观描述。给不了言论自由的,我一定会反对。但这不代表我要抹杀它的其他方面的功。我就算很讨厌一个人,我也得正视他的好。而不能自欺欺人的否认这些存在。态度,和事实,是两回事。不能因为态度去影响事实。事实一定要保证客观,特别是对自己!

>> 从常识出发,共产党的任何所谓成就都不值得你去作为为他辩护的理由。更不是拥护的理由。常识是什么,...
>> 不不不,你完全理解错了。这不是一种辩护,只是一种客观描述。给不了言论自由的,我一定会反对。但这...


这个态度很好。你觉得中共有什么功劳呢?
>> 不不不,你完全理解错了。这不是一种辩护,只是一种客观描述。给不了言论自由的,我一定会反对。但这...
>> 不不不,你完全理解错了。这不是一种辩护,只是一种客观描述。给不了言论自由的,我一定会反对。但这...

就算你讨厌毛泽东,你也会正视他的好,就算你讨厌希特勒,你也会正视他的好,三分过七分功,三七开,是这个意思吗?

毛泽东,希特勒,共产党,他们的本质是一样的,是邪恶化身,他们不是普通人,不是你身边讨厌的普通人,不能够同等看待。

你要客观看待一个问题,你也要先从常识出发,划分善良与邪恶,毛泽东希特勒,共产党他们已经不是人类范畴,已经是反人类范畴。这是常识,还有必要讨论什么功过,什么客观看待吗?
>> 不不不,你完全理解错了。这不是一种辩护,只是一种客观描述。给不了言论自由的,我一定会反对。但这...


你要客观看待的前提是他还是一个人,一个有喜怒哀乐,善良勇气担当的正常人,不是一个已经黑化的反人类。对于反人类没有什么可以划分功过的,由反人类组成的共产党组织就是一个反人类集合体。
>> 你为什么和会抗拒地铁安检?这个我不能理解。安检应该是出于反恐的需要。我可以理解和接受共产党的这...


我只抗拒地铁安检,航空安检我是支持的。

航空安检逻辑清晰(什么可以带,什么可以托运,什么不准带),区域封闭,安检细致,安检效果比较明显。况且飞机在高空发生事故无法及时处理,飞机被劫持以后就成为人控导弹风险扩大。
所以航空安检没问题。


然而地铁安检呢?全世界除了2014年包子被堵在乌鲁木齐南站之后的支国,还有哪个国家地铁都设置安检?
地铁的客流量注定了不可能严格安检,所有的地铁安检都是在进站口走过场。我要是恐怖分子我有一万种方法把炸弹砍刀带进去。别的不说,我自己经常就直接把背包从出站闸机扔进去,然后人裸过所谓的安检,再去把包拿回来,毫无难度。

这种所谓的安检,除了包子的集权政令,以及支国腐败的利益输送(一条30公里的地铁线路一年的安检费用超过1亿元人民币),折腾了老百姓又有什么用?
把中国的经济实力带到了全球第二的位置。虽然不能说叫板美国,但美国却不能不重视中国的存在。这一点是很实在的,否则也没有必要有什么中国威胁论的存在了。
民众的平均生活水平确实是比30年前有了明显的提高。(你承认与不承认都摆在那里)但我无法横向比较,我不知道其他国家的人的生活水平是怎么变化的。

>> 这个态度很好。你觉得中共有什么功劳呢?
毛泽东人很糟糕,我很不喜欢。但这掩盖不了他的文笔锋利的事实。我不知道他和大家相比,是什么水平。我只能拿我自己的水平去看他的水平,我是远不能及的。
你不能因为说他是邪恶的,就否定了他在某些地方的水平吧。这是我想说的。这些东西与善良和邪恶无关的。
希特勒我不太熟,我只知道他是个三流的画家。但我知道他的演讲能力很强,有很强的煽动力。如果他和你在同一时期对抗,你就不能不提防他的煽动能力。你忽略掉这一点就会被他打败。
共产党也一样,你想要对付共产党,你就必须要正视他的长处。否则你怎么干死他?傻乎乎的高喊他是邪恶的你就能打败共产党?这不是太天真吗?(希望我这不是妄自揣测)

>> 就算你讨厌毛泽东,你也会正视他的好,就算你讨厌希特勒,你也会正视他的好,三分过七分功,三七开,...
你要对付一个组织,就不能只看它的短处,也要看他的长处。如果你只看短处的话,你觉得你有必胜的把握吗?对付一个敌人是一定要全面的去看待的。知己知彼才行。
>> 你要客观看待的前提是他还是一个人,一个有喜怒哀乐,善良勇气担当的正常人,不是一个已经黑化的反人...
确实挺浪费钱的。
但我们其实也没有办法,谁让我们不是民主社会。民意没有决定权。
>> 我只抗拒地铁安检,航空安检我是支持的。航空安检逻辑清晰(什么可以带,什么可以托运,什么不准带)...
>> 我觉得这个东西你不能从道德层面去批驳它。“道德”是只能律己而不应律人的。你反对“弱肉强食”的话...


我的意思是,客观上讲,确实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但不代表这是好事。如果不谈道德的话,那就是比谁拳头大了,那中共的拳头确实大,我们打不过它,也没什么好不满的了。是吧
>> 毛泽东人很糟糕,我很不喜欢。但这掩盖不了他的文笔锋利的事实。我不知道他和大家相比,是什么水平。...

你妹的,这都能扯出毛泽东,共产党的优点来,无言,跟你聊天真是浪费时间,活该被收割!!!
>> 你要对付一个组织,就不能只看它的短处,也要看他的长处。如果你只看短处的话,你觉得你有必胜的把握...


邪恶,他的本事就是邪恶,不择手段,以假乱真,禽兽不如,你要以更禽兽的方式消灭邪恶,就像当年美国用两颗原子弹才让日军安息,顺便带走了几十万平民,但,我们要知道我们是逼不得已用更加禽兽的方式,我们会反思,去避免。
妈的不说了头疼
我也打不过共产党啊,我不是照样来这里表达不满对吧。
其实我也不敢那么笃定说共产党说的这句话就一定对。这个世界很复杂。
>> 我的意思是,客观上讲,确实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但不代表这是好事。如果不谈道德的话,那就是比谁拳头...
说说我对共党的三大不满:

一是“六四”拿坦克车碾压、拿枪无差别射杀反官倒、呼吁尽快开启政治体制改革的学生和北京市民,把这些人都打成了“反革命分子”、把这场爱国运动说成是“反革命暴乱”,尽管今天已把八九学潮从反革命暴乱降调成了“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但时至今日共党仍然拒不认错,依然利用它所掌握的庞大的国家机器镇压要求为六四平反的人,依然利用它们的宣传喉舌对这场运动、对这些学生进行污蔑、抹黑和攻击。

二是建立互联网防火墙,屏蔽危害共党统治基础的“政治敏感信息”,堵塞公民正常获取各种资讯信息的管道,然后在墙内共党对中国老百姓通过各种各样形式的全方位洗脑,逐渐的把中国老百姓洗成了脑残。还有就是使用墙内软件时,时时要注意自我审查、自我阉割,以此为了避免发出一些敏感词和敏感信息而被平台销号甚至是警察线下请去喝茶。

三是剥夺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自从李文亮这个事件发生后,我对共党抱有的最后一丝幻想都幻灭了(我承认我以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粉红),从此以后再也不相信什么墙内还是有一点点言论自由的这种说法。
我们可能真的不是在一个频道上,所以产生了分歧。
>> 你妹的,这都能扯出毛泽东,共产党的优点来,无言,跟你聊天真是浪费时间,活该被收割!!!
说得倒轻巧,哪有这么容易。
我很愿意听你讲你是粉红的经历。不过我很好奇,一个粉红怎么会反对六四?粉红不应该支持铁血镇压吗?只有铁血镇压才能换来中国发展经济的稳定环境呀。
>> 说说我对共党的三大不满:一是“六四”拿坦克车碾压、拿枪无差别射杀反官倒、呼吁尽快开启政治体制改...
>> 我很愿意听你讲你是粉红的经历。不过我很好奇,一个粉红怎么会反对六四?粉红不应该支持铁血镇压吗?...


没错,以前作为粉红的我的确是支持镇压的,对于六四的事情主要是从我爸口中知道的,而且墙内互联网上有关这方面的信息不足,为此我曾经还看过国务院1989年公报,还有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对此甚至信以为真。还有就是,我爸说过“没有六四镇压就没有中国今天的发展”(我爸是很典型的粉红,不允许别人说共产党坏话,“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形容的就是我爸,我外公之前因为武汉封城骂过习维尼回来之后被我爸说是“端碗吃饭,放筷子骂娘”)反正以前我对于我爸这种说法这是深信不疑,想着为了中国的发展牺牲掉一些人是可以的,现在想来这种说法是很可笑的。

去年四月,泰国某明星女友“乳滑”(搞台独)事件在墙内被爆,当时我也是追星族,于是我第一次翻墙去推特还有脸书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本想着去骂该明星女友的(现在想来这种饭圈思维真的很可笑),然后看了一篇意外的推送给我的关于六四的文章,里面还有一些墙内看不到的图片,于是点进去看了内心很是震惊。由于在墙内关于这方面的信息严重不足,加之好奇心的驱动下,我一发不可收拾地翻墙去找很多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资料,也上油管看了3个小时的那个视频,我还看了杨继绳写的《改革开放年代的政治斗争》、赵紫阳的回忆录《改革历程》、姚监复撰写的《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等书,对六四的印象也逐渐发生了改变,从以前的支持镇压到今天的同情学生(Ps.这个过程如果要用文字写的话太长,我是一个不喜欢长篇大论的人hhhh)。

其实我觉得墙内的粉红也是有可能变成反贼的,我就是活生生的一个例子。我想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共党洗脑太厉害,只是这些粉红也接触不到所谓的“敏感信息”,加上每个人对于这些信息的接受程度也不一样。还有刚翻墙出来看的时候,我对于一些关于共党负面的信息是不太能接受的,这按心理学来讲的话,就是“认知失调”,不过现在是慢慢能接受了,心里的那道对于这些负面消息的防御机制也崩解了。

我想这也就是以今日之我打倒昨日之我吧。
给你一万个赞!
>> 没错,以前作为粉红的我的确是支持镇压的,对于六四的事情主要是从我爸口中知道的,而且墙内互联网上...
我想问下如果被喝茶了以后会不会一直监视你的手机号啥的,qian几天被喝茶了,据我推断好像是有人混进电报群截聊天记录的图。现在就想知道绑定的谷歌账号会不会被监控,比如搜几个敏感字,看个YouTube啥的人家都在监视
>> 把中国的经济实力带到了全球第二的位置。虽然不能说叫板美国,但美国却不能不重视中国的存在。这一点...


你应该先定义”功劳“再说中共有功劳。如果你看台湾韩国日本等国家,中共的发展其实算不了什么,而且你要知道中国的人口多。人多好办事。如果从机会成本来看,中共让中国人损失了很多。

我知道你可能会说印度,不过这个比较不合适,就像我不应该拿朝鲜的例子来证明独裁就一定不好。
我对印度的了解还是太少。但是最近的了解,感觉这个国家实在是太没有前途了。所谓的“龙象之争”根本就没有条件存在啊。
中国没法和一个假设中的中国相比了。只能去做现实世界的横向比较。你如果说中共的发展算不了什么,那么世界上那么多国家也不需要去在意中国的崛起了。那么你说他们在意了吗?美国至少在意吧。美国这个第一强国都在意了,你能说其他国家不在意吗?
你是说原本中国可以做得更好,可以更早一点超越美国是吗?其实历史不容假设,它太复杂了。也许按照你想象的那么做,可能会出现一些我们都想象不到的问题。我们无法假设历史,我们只有承认并接受历史。
>> 你应该先定义”功劳“再说中共有功劳。如果你看台湾韩国日本等国家,中共的发展其实算不了什么,而且...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留学生报效完阻国,祖国再报销你

为什么不提这2000人的下场呢? 饶毓泰,物理学界泰斗,1968年10月16日上吊身亡。 萧光琰,化学家。1968年12月10日在连续残酷殴打后自杀身亡 赵九章,空间物理学家,1968年10月10日服药自杀.... 文革期间迫害致死的就有200多位。致残和受到严重精神刺激的还都没算。
全盘否定都完全不知道从哪说起,因为中共的邪恶真的罄竹难书。
真的天上地下独一份
>> 我对印度的了解还是太少。但是最近的了解,感觉这个国家实在是太没有前途了。所谓的“龙象之争”根本...


首先,你自己也说了解太少,你怎么能用最近的了解来说印度没前途呢?疫情虽然不好,可是疫情总会过去的。你可以看看印度的人口和GDP增长,印度人口爬上来了,而且人口还年轻,不过中国人开始变老了。而在2020之前,中国的GDP增速下降,和印度的差不多。

不过,仅仅拿印度来比较是没意义的,因为世界上有很多的民主国家。

另外,你要学会怎样做比较。你现在在读书吗?我可以推荐一些课程给你上。我先给你简单地讲解一下如何做比较。

首先,就算你做横向比较,你看台湾韩国日本等国家,中国人均的GDP增长的确算不了什么。美国在意是因为中国人多,人多力量大。如果中国人口和美国一样,美国绝对不会在意。

接着,我不明白你说承认和接受历史是什么意思,事实就是事实,无论你是否接受。可是,如果你要做比较,你必须得做假设。你所谓的横向比较,其实就是把中国的GDP增速和其他国家的对比,而显示出中共的”功劳“。可是,这里面包含了很多假设,因为你不可能做一个随机对照试验。也因为这样,你无法证明因果关系(时间先后无法证明因果关系)。

既然我们要做假设,那我们还不如建立模型来衡量。如果要建模,你必须要考虑不同的因素,例如人口。中国人不是傻子,14亿人口有14亿想法和创造力,这是美国无法媲美的,也是美国惧怕的,但是中国人的人均GDP只是美国的四分之一。所以,你要证明中共的“功劳“,或者证明中共和经济发展的因果关系,你需要更有力的依据。
你如果说美国人是在意中国这14亿的想法和创造力,我觉得是非常匪夷所思的。我实在不觉得中国人(就整体而言)能有什么创造力。因为我们从小就是被约束了发展这方面的能力。教育就限制了我们的创造力发展。

为什么我对印度觉得不好?是因为最近看到印度在疫情中的表现吧。他们贫穷人口的发展程度,生活条件。他们的饥饿程度甚至是和朝鲜相媲美的。你别看他们粮食能出口,他们的粮食出口实际上是以他们部分国民的饥饿为代价的。我没有到过印度,只是可能从部分到过印度的朋友当中了解这个国家,印象是很落后。而且你要知道,它的起点不应该比中国低的罢。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呢。

>> 首先,你自己也说了解太少,你怎么能用最近的了解来说印度没前途呢?疫情虽然不好,可是疫情总会过去...
>> 你如果说美国人是在意中国这14亿的想法和创造力,我觉得是非常匪夷所思的。我实在不觉得中国人(就...


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中共的制度的确压抑了中国人的创造力和想法,所以我才说如果没有中共,中国人可以创造更多(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机会成本一样。你在维基上了解一下机会成本这个概念吧)。可是,就算创造力低,人均GDP低,但是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就算人均GDP是美国的四分之一,四倍的人口的力量可以跟美国抗衡!你学过概率吗?就算一个人创造新的想法的概率低,人多了,你能获得的新想法的数量也会多。

你有没有到过印度和我们的讨论无关。我不会像中共的发言人问”你去过中国吗?你了解中国吗?“ 我不知道你如何定义起点,如果你看人口增长,印度人口是最近跟上的。所以,很多印度人还是孩子,没有生产力。所以,如果你看现在的GDP增速,是无法比较两个国家的。当然,起点不仅仅是人口,还有其他因素,例如政治,所以我们必须制定假设才可以比较。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你如何定义”起点“。

另外,你是怎样衡量饥饿程度呢?如果看人均GDP,印度的人均GDP和中国2006年的人均GDP是差不多的。2006年的中国人的饥饿程度和朝鲜差不多吗?不见得。
饥饿程度就是看它人均消耗食物的数量。我之前看过一组数据,印度的很多食物的消耗量都很低。这一点你可以google一下看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

当我说起点的时候我是想说40年代末,印度和中国建政的时候(他们两个国家建政时间相隔很近,一个47,一个49)关键不能只看人口啊,同时也要看人口素质啊。中国一直都是人口大国,可中国一直就很强大吗?印尼、孟加拉,都是人口大国,可我们都不会把他们看成是强国或者准强国罢?

关于创造力,这个不是概率问题,这个是整体压抑的问题。一条船要30天才能从太平洋西岸到东岸,可哪怕你用了1000条船,也不能让这个30天缩减半分。它的整体教育环境都是被压抑的,也就是你再有天才在里面,它的发挥也是被压抑得死死的。你讲到概率,你恐怕就得了解一下什么是条件概率。前提条件不满足,空谈概率就没有意义了。你想一下,中国有那么多人,为什么不能找到22个人凑成一支很强的足球队呢?这是概率问题吗?是土壤问题,是环境问题。这个真不是我刻意毁谤共产党。事实就是这样。共产党的尿性造成了这个结果。不知道中共是不是自知。


>> 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中共的制度的确压抑了中国人的创造力和想法,所以我才说如果没有中共,中国人可...
>> 饥饿程度就是看它人均消耗食物的数量。我之前看过一组数据,印度的很多食物的消耗量都很低。这一点你...


消耗量比朝鲜还低吗?我不相信。能否提供数据?印尼的人口还低于美国,而美国的人口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你为什么说印尼是人口大国?

https://ourworldindata.org/food-supply  我在这里看到印度的食物供应在2013年就超过朝鲜了。7年以来印度的GDP在增长,所以我看现在印度应该更加领先。而已我怀疑朝鲜虚报自己的数据。

如果你用建国年份作为起点,那你的话就站不住脚了。中共建国70年,现在人均GDP还达不到日本的水平,而日本二战后30或40年左右就差点可以挑战美国了。那我可以说中共的制度不如日本,否定中共的“功劳”。这样推理对吗?不对,因为你会说:邓的改革开放之后才开始发展,邓的制度好。但是那样你的起点就不是建国年份,而是某一个制度的开端。印度经历过不同的制度,所以选择起点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

另外,人口是发展很大的因素。如果中共没有14亿人口,你觉得美国会关心中国吗?如果中国人口和美国一样,你觉得美国会关心一个GDP只是自己四分之一的国家吗?而印度的人口近年来才追上中国的,所以你比较的时候要把这个变量考虑进去。这就是我一直问你如何判断起点的原因。

还有,你对概率的理解有问题。你认为在中共制度之下,中国人提出创新的概率是0吗?不是,只是比美国人低而已。但是人多可以弥补这一点。你自己建立一个简单模型算一算吧。
>> 我想问下如果被喝茶了以后会不会一直监视你的手机号啥的,qian几天被喝茶了,据我推断好像是有人...

我也被叫去喝茶了,回来继续用YouTube,看没问题,不要留言。喝茶主要目的就是封口,还有手机当天就给你了?
>> 我也被叫去喝茶过,回来继续用YouTube,看没问题,不要留言。喝茶主要目的就是封口,还有手机...
关于印度的饥饿你参考一下这一页:66/88
2013超过朝鲜。。。朝鲜在印象中可能是最烂的(反正肯定是垫底的,估计非洲有些国家会比它低吧)

起点肯定选建政,不应该选改革开放。
印度在47年后经历不同的制度??

美国关心中国,主要是在中国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等因素基础上。人口只是前因,但并不是它的直接因素。

我觉得我们对创新的表述不同。我强调的是整体的,大规模的出新,比如说出大量的大师级人物。个别的,零星的创新当然是有的,但不会持久。这不是由人口多少能决定的,这是由体制决定的。我们对模型的设定肯定是不同的,所以你不要企图说用模型能算出来。要照我的模型假定,肯定是不可能有什么创新的。

>> 消耗量比朝鲜还低吗?我不相信。能否提供数据?印尼的人口还低于美国,而美国的人口是中国的四分之一...
>> 我也打不过共产党啊,我不是照样来这里表达不满对吧。其实我也不敢那么笃定说共产党说的这句话就一定...


是的,大概就这意思,光凭拳头是不行的,口服心不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