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运,写在六四之前——骑白马的农民——虽然是个骗子写的,但是也是很有风格的

想了一下,这里还是做个铺垫,先说拉扯一下“三运”。很多东西讲究个循序渐进,楼主知道的东西,同学们不一定了解,思维太跳跃,不利于大家消化。这个也是“交流”的一个核心。和大家交流,不在于说把东西ABCD的倒出去,关键在于同学们要一二三四的能听懂。要是一起交流的是同行,楼主可以直接从D开讲,不定对方就自行发散到F, 但是交流的是同学,大部分还是夹头教育出来的主力,所以只能嚼细一些。夹头教育的一个特色,就是刻意切断了同学们之间的交流技巧,俗称社交。点解??因为 交流也好,串联也好,抱团也好,都是老爷的大忌。因此人性孤立化,是当前夹头教育的一个核心,小学时候就脖子套红布条,按成绩分三六九等,培养各种干部委 员,从小鼓励监视告密小报告,拉帮结派人人自危;长大出了社会自然尔虞我诈,自私孤立,时不时还来两个碰瓷党彭宇案,搞得老头跌倒都无人敢帮,屁民们一盘 散沙,这才是老爷长治久安的良方。哪像洋人走邪路,孩纸还没开始认ABC,就教育怎么表达怎么诉求,长大了专培养各种尖牙大状谈判专家,工会农会商会各种团体,动不动就煽动群众长篇大论洋洋洒洒给政府添堵,想着就可怕。因此神州现在很多活了几十岁的 同学,社交技能还不如洋人几岁的孩纸,属于严重交流障碍,自然导致人与人之间冲突就多,例如别车别到挨暴打,也是交流障碍的一种体现。同学们都说而今神州 戾气太重,其实除了生存压力大以外,缺乏交流技巧也是一个因素。


回 正题,上次给同学们讲了“三运”,这里再复习一下,不定过几十年历史课要出考题:神州几千年杯具的原因总在“三运”中轮回,请问“三运”是什么??标准答 案是:农运、军运和学运。你非要回答:红朝甘肃的王书记,那是要扣分的。有同学说,其实还漏了个“工运”,这也不正确,“工运”在神州粉墨登台的时间太 短,而且也没有成气候。不然看老爷当年发迹的“三股势力”,秋收的泥腿,南昌的丘八,山头会师都成了革命主力,唯独上海滩的锤子(此处非情怀化)们成了杯 具。点解??因为锤子阶级在神州是最不容易起事的。首先神州工业化得晚,传统农业社会,四乡八畈广阔天地才是黔首们刨食的地方,能搞工业化的,都是大城 市,再不济也是大矿区,能在这里搵食的,好比现今北上广深的挨踢民工,无非搵的钱多钱少的问题,至少出租屋食泡面还是有保障。人性就是这样,有了温饱的底 线,运动就缺乏动力。当年工运能够煽动起来,无非工人们也就是抱团和万恶的资本家们吃讲茶,每月想多要两个大洋花差;老爷们费尽苦心在里面布好桩脚,以为 跳出来搞工纠武装,要抢班夺权,就图森破了。一来工人们犯不着为多收三五块大洋搏命,二来触动到传统社团堂口的利益,劳工阶级本来就和社团堂口利益是纠缠 在一起的。所以最后杜大佬摆宴,汪工头中伏,工人们也就鸟兽散了,该复工复工该搵食搵食,此后直到老爷锦衣还乡,上海滩都没能再起什么浪。


但 是老爷点解又要把锤子们放在牌坊第一位,自我标榜是锤子阶级先锋队呢??因为老爷的“法理”西传而来,虽说“歪嘴和尚念歪经”,但是经书上就是这么写的, 歪嘴和尚们也只能照着念。其实把老爷的发迹史理一遍,锤子阶级根本没沾到什么光,当然这也不怪老爷,前面说了,锤子阶级其实说到底还是小市民阶级,多少有 口饭吃,搏命搏的不彻底,加上花花洋场开了眼,容易见利忘义。因此“工运”尽出反骨仔,忠发啊顺章这些层出不穷,如果不是干爹专业培训的特高课杀伐果断, 差点酿大祸。老爷们痛定思痛,于是锤子阶级也就成了夜壶。就说最后到“三公一母”时期,还妄想靠上海滩锤子阶级翻盘,图深破,就这点觉悟还是不要玩政治的 好。太祖一去,花帅邓大爷这种老丘八,玩张军师王工头比当年杜大佬还轻松,别看什么发枪发炮的要组织“十万民兵”,为首的一擒,大喇叭一喊,锤子们也就散 了。当然也是正因为老爷深知锤子阶级的尿性,所以直到建政几十年后,遇到点什么事,丘八们要“提高待遇”,泥腿们要“减税免税”,唯独锤子敢“一刀切”, 不含糊,人生豪迈从头再来,摆明就是糊弄你能怎样??千万个锤子切下岗,哭闹一阵,也就一跺脚摆地摊去了,传统的无非“洗剪吹”,脑子活络一点的,什么烤 猪蹄麻辣烫,已经属于“创新”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前卖烤蹄,现在“互联网+”卖烤蹄,大抵也就这个意思,十几年一个轮回,不新鲜。


说 回头,老爷靠“学运”起家,老实说,煽动搞“学运”的就不是个东西。翻看西洋各国,有木有“学运”起家的??木有。点解??学生哥本来三观都还不全,脑子 属于被灌输阶段,自身又不属于任何利益集团,缺乏利益诉求,纯属年轻人荷尔蒙分泌旺盛,你说煽动起来上街,学生们图什么??所以学运就算一朝得点势,施政 纲领政治诉求什么都是两眼一抹黑,打着吊瓶歪着脖子提点问题基本二八不靠,说到底就是个笑话。当年火烧赵家楼,要的其实是一种宣泄。所以现在也有反思,当 年“五四”运动到底给神州带来了什么?证明思想还是在进步。不过老爷起家的源头来自五四学运,自然大旗还是要高擎。煽动学生搞“学运”,目的就是利用荷尔 蒙们去做炮灰,背后的阴毛家们就有了施展的舞台。因此同学们只要看到那些个煽动“学运”的王八蛋,不管五四八九还是占中太阳花,基本都可以定性为阴毛家, 背后目的的确“不可告人”,老爷靠这个发家,门清,说的也是真理。闹学运,最大的好处就是吸引眼球,搭通天地线,引来真正“境外势力”的瞩目,卢布也好美 元也好,金援到了,王八蛋们就各自为金主带盐去了,至于金主是正路还是邪路就看屁民造化,谁管学生??最不济,也是领个炸药奖或者夜奔花旗国,几十年后还 靠当年带荷尔蒙的血吃饭,因此柴八婆刘大波这类,看见就抽,不冤枉。


老 爷当年闹学运,南陈北李两个臭老九拉来了外援,分头搞事,学运转化为工运,结果都触了霉头。前面说过了,不重复。好在干爹经验丰富,自己都是靠丘八起家, 当然知道革命该怎么搞。一早就埋下伏兵,先利用孙大炮报仇心切,赤祸南引,成功的把嫡系周公公掺沙子进丘八体系,为老爷搞军运留种子。一边农讲所开盘,挂 国民党的牌子,吃赤色党的饭,完事了还砸锅,手段也是熟练。毛伢子这类土生土长的泥腿子搭建革命传销体系,泥腿见泥腿,自然分外亲。等到常凯申汪兆铭觉得 势头不对,宁汉合流要“清党”,木马们一起发作,自然又是一片新天地。


军 运和农运,说到底,都是殊途同归,目的都是为了抓住木仓杆子。只不过丘八是现成的,泥腿还要培训,农民娃拉来八角帽一戴,说到底还是丘八。神州几千年的戏 码,教科书里也说得详细,这里不紧说,挑点书上没有的干货讲。太祖总结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对不对??同学们肯定都说对,这就是老爷洗脑几十年的成果。 为什么说洗脑呢??其实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个障眼法,可惜不要说同学们,就是好多神州臭老九也奉为真理。前不久还看有说神州不能走“宪政”道路,缘由就是 “枪杆子里出政权”,读过书的人认识都如此,神州路漫漫也就不出奇。为何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障眼法,其实真正应该是“钱袋子里面出政权”,老爷知不 知道?当然也是门清。要抓枪杆子,还得钱袋子,粮饷才是一切的根源。但是几十年来一味给大家强调“枪杆子”,这是一种故意的心理暗示,暗示什么??暗示老 爷的统治法理。就算屁民们看穿了老爷“为人民服务”的幌子,但是一摸裤带上没有吊盒子炮,也就顿时自我萎缩了,低头承认老爷的统治。要是屁民搞明白了“钱 袋子里面出政权”,思想就不一样了,裤带上小钱钱谁没有两个,只看多与少,于是“非分之想”就有可能蔓延,抗税抗捐也好,倾茶保路也好,这就不利于和谐稳 定。所以神州历代老爷上位,首要任务就是搜刮屁民的钱袋子,严打工商阶层,投机倒把啊剥削敲诈啊,帽子随便扣,一来充实自己的腰包,二来消灭不稳定因素, 此消彼长,才能长治久安。

今晚得闲,做个加场,主要再给一些同学解答一点关于“运动了”“运动了”的问题。已经自我提升了的同学就不必细看了,等在下周更新正文就好。


三 运,农运军运不紧说,归根结底,都是没了财运,断了钱粮。泥腿没粮吃,就要揭竿;丘八没饷银,就要兵暴。通常这两类运动又分两种,一种是阴毛型,一种是随 机型。像陈吴就是随机产生,恰好下大雨,坏了事,就运动了。当然如果整体环境不好,朝廷横征暴敛,酷吏严法,这样的随机性事件就会很多,俗称“群体性事 件”,如果其中一件两件没控制好,起了连锁反应,就会坏菜,这是概率问题,没有陈吴,也可能有赵王,反正迟早的事。阴毛型,事前先布局、传道、寻医问药、 练功健身为先导,吸纳受众,安排桩脚,一旦时机成熟,跳出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张天公洪天王的套路,几千年来也不新鲜。丘八也一样,待遇上受了委屈,勒了 裤带,就容易起异心。当年曹阿瞒一代枭雄,都差点被兵运,幸好借了粮官脖子上的西瓜,才算逃过一劫。所以丘八其实自古都是双刃剑,归根结底还是看裤腰带上 的小钱钱,有个词叫“反噬”,同学们要记住。


三 运之中,唯学运很少和钱粮沾边,借用老舍《茶馆》里的话来说,学生其实是经济最稳定的,家里没钱读什么大学啊。所以学运其实就是荷尔蒙躁动,你想几千个青 春的肉体聚集在一起,骚年们总渴求在异性面前展现存在感和获得虚荣心,于是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容易成“运动”。顺便说一句,学校里热衷于搞学运的,往往长 相都比较寒碜,从文革“五大领袖”、八九“柴总指挥”到占中大黄蜂,属于铁律。帅哥美女参加舞会轰趴还来不及,谁有闲心跟你们“运动了”。学运往往来得 快,去得快,政府控制一下,等青春发泄完了,也就散了。不过学运“政治化”,背后就有大阴毛了,今天主要就给同学们讲这一点。


有 同学们天真,学运难道还不是政治化么??图森破。前面说了,学生“闹事”,其实大多都是荷尔蒙躁动。但是遇到某些时候,幕后有了“黑手”,就开始把学生向 政治运动方面引导,这个就是阴毛了,老爷学运起家,当然门清,往往《日人民报》回过头来怒斥“背后黑手”,也是宇宙真理。上次给同学们说了,看西洋各国, 包括小日本倒幕,有没有靠学运起家的??木有??点解??下次正文里面探讨。这里先给同学们总结一下,但凡学运“政治化”的,往往都是“积贫积弱”的国 家,什么东欧南美中东阿富汗,因为社会结构不健全,阴毛家们找不到合适的起事阶级,于是就先把文曲星们推上去了。首先文曲星们大脑单纯荷尔蒙旺盛,但各个 又鼻孔朝天觉得担得起天下己任,说到底,当炮灰都便宜。然后视觉冲击力强,都是孩纸,谁家没有,血染白衬衫,顿时天下父母就开始揪心了。第三不属于任何阶 层,可以博得广泛同情,要是你搞工运,不定农民就看热闹,关我西事。因此“积贫积弱”的国家,阴毛家或者说革命家们,往往自己都是个瘪三,要搞政治投机博 上位,于是目光就盯着文曲星这些便宜炮灰。所以楼主告诉大家,但凡煽动闹学运的,都是王八蛋,就是这个原因。


煽动学运的王八蛋又分两款,一款老毕养的,不解释,看肥包现在成天蠢蠢欲动,同学们运气好可以看个现场版。这里只说那些民间“投机草根”煽动的学运。


“积 贫积弱”,往往容易被人欺负,这个就常是学运的导火索。例如甲午惨败,或者巴黎和会,文曲星们就纷纷袖子一挽粉墨登台,其实背后都是有不少“导师”作怪, 南海康、冰室梁、眼镜李、嫖客陈这些,都是搞阴毛的高手。当年老佛爷也好,大总统也好,毕竟度量大,要面子,于是任由文曲星们上蹿下跳火烧赵家楼,殴打公 务猿,闹得好的还赏顶戴安抚。后来方、李、刘、严这“一小撮”也打如意算盘想如法炮制,刻舟求剑就忘了对面换了泥腿子当政,人家本身都是学运起家,黑厚学 背书,还不懂这点伎俩,脸一撕,大家杯具。这里说一下还有那个刘大波,有同学说刘大波属于理想主义,这个楼主就算不否认,但是你扮天真就可以出来闹祸 害??图森破。当时广场上的文曲星们本身已经属于乌合之众,闹不下去了,绝食改静坐,什么内斗、绑架、抢班夺权乌烟瘴气,眼看就要电影散场各自提上小板凳 回学堂。刘大波这个时候再跳出来闹“绝食”,重新拉起广场聚焦点,就属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然洋人本质上和神州文明有隔阂,只知道闹事就是追求民主追求 自由,值得戴红花表扬,要不然轮子之流当年也就不会乘春风还可以漂洋过海。所以刘大波自己虽然属于“求仁得仁”,但是当年那些荷尔蒙的血,该担负的还是要 担负。


所 以学运不紧要,哪国都有一堆青春肉体要躁动,但是学运应该怎么搞,归根结底还是要文斗不要武斗,校园里做做演讲办办小报,开个青春趴体,就是最好。煽动文 曲星们上街对抗暴力机器的,都是王八蛋,不管什么“理想主义”也好“投机分子”也好,图的就是赚便宜的炮灰廉价的热血,还是那句话,直接抽,不冤枉。


今晚加演,不长。最后再给同学们解答一个疑惑,现在神州实体经济严重萎缩,马上面临锤子下岗2.0, 是不是工运要抬头??不是。上回给大家说了,锤子阶级其实和社团堂口是密切相关的,所以锤子下岗或者文曲星就业难,最大的现象还是滋生灰色经济和社团势 力。这个社团就是社团,不是已经登堂入室的老爷。也就是说未来经济下滑的话,那么社会治安就会变得恶劣,各种黑社会大大小小开始在城市中抬头。未来几年有 想吃大茶饭的同学,估摸着搏一搏倒可能是个春天。对于这种现象,老爷怎么办??当然现在未雨绸缪,先搞点什么“万众创业”,忽悠一票人吃自家老本去自雇, 减轻就业压力。其次对于社团堂口这些,就看老爷的控制力度了,经济角度来说,经济恶化,适度容忍社团堂口的存在,反而有好处。点解,很多老爷不能明面上搜 刮的,社团去办了,倒是更有利于底层的稳定。要是民粪太大,适当抓打一下,还可以政治加分彰显老爷英明。当然这个也要考量老爷的“执政水平”,当年我前清 就是太过纵容,导致社团坐大,保路运动一起,哥老会们上蹿下跳,炮哥没做成的事,袍哥做了,也是殷鉴,当为铭记。
0
分享 2021-06-02

1 个评论

这是长篇连载,原来是在天涯,好多年前的事了
但是后来作者因诈骗入狱

今天想起来了,发出来,给大家看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