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共政權對民主選舉的剝奪

作者 中國網友

引言

中國最近一次領導人選舉,習近平的支持率竟高達100%。這就意味著從法理層面上來說,全國14億人民沒有一個不是習近平的支持者,習近平在14億人民中“全票通過”。而在這個荒誕的數字背後,很顯然,其合理性和客觀性存在著大量人為操作的成分。但究其整個流程,其選舉又是在法理的基礎下完成的。是什麽導致了選舉過程中的人大代表放棄自己的真實思想?又是什麽導致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普遍失聲?下面筆者就從政治規範的角度上,簡單介紹一下中國的所謂“選舉”製度,兼論共黨是如何操縱“選舉”的。

本篇文章采用讀書筆記的形式進行論述,原書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當代中國政府與政治》,有興趣的同學可以買來閱讀。


一、人民代表大會製度的法理基礎和組織結構

“《憲法》第2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因此,解析黨政體製首先要說明中國共產黨與人民代表大會製度之間的關系”

《憲法》首先規定了人民代表大會製度的合法性,也闡釋了權力的歸屬問題。人民而非共黨是權力的名義擁有者,同時也規定了最高權力機關是政務機關而非黨務機關。所以調適國家的所有權與實際執政者之間的矛盾,成為了共黨的第一要求。這也是驅使共黨攫取民權的內生動力。

“根據憲法和法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的職權各有十幾項,歸納起來可以分為四類:立法權、決定權、任免權和監督權”

人民代表大會擁有著整個國家的命脈職權,其中立法、建製、宣戰、外交、特赦、締約等一系列行為,必須是出自政府的職能。中共想要控製國家的走向,必須首先控製住政府,使共黨成為唯一的政治權威。其他黨派、民主人士、社會團體,必須全面服從於共黨或共黨控製的政府的絕對威權之下。故而純粹依賴民意和多數人選舉的方式決定政府的組構於共黨而言是不現實的,架空人大或將人大變成黨務的傀儡代理人才是維護一黨專政的核心所在。因此,共黨若要著力建構出一個高度集權的專政體系,便不得不以民主和自由作為代價和犧牲品。

“人民代表大會有五級,可以分為三個層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縣以上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鄉鎮人民代表大會,其產生和運作均有一定的差別。”

各級人民代表大會的任期均為五年,其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包含有各行政區劃代表和軍隊代表。五級大會自下而上分別是鄉鎮、縣、市、省、全國。除了鄉鎮和縣級人大代表是直接選舉產生外,其他均為間接選舉產生。具體的間接選舉方式是通過下級人大代表來選舉上級人大代表,這樣就很利於通過控製各級中某環節的選舉來操控整個國家的選情。這個操作方式筆者在後文中會提到。

“西方議會中的常設委員會是一種工作機構,並不代行議會的職權” “(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是權力機構,具有實際的權力,在人民代表大會閉會期間行使部分大會的權力,而且它還領導其他的常設委員會。這種‘會中有會’的製度設計是西方所沒有的”

前文已經敘述過人民代表大會的職權,而在閉會期間,人大常委會掌管著國家的生殺大權。事實上,人大常委會的組成人員皆是共產黨高層人士和黨委成員,這也就實現了閉會期間共黨對國家的絕對操縱。目前,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共黨如何通過控製選民,從而控製會議期間的政治走向和任免形勢?這個問題接下來就會提到。


二、指令化選舉和選民排擠計劃

“黨介入人大工作的各個環節,從而實現對人大的有效領導” “人大代表的選舉程序一般都包括若幹環節,在每個環節我們都會看到黨的身影”

開篇就指出了共黨的工作對民主選舉的滲透和定向作用,而非民眾自發的“真普選”。當一個黨派全程幹預民眾選舉的時候,其結果已經可想而知。作為一本內部政治學教材,可見這本書確實很有勇氣。自2019年甘肅焚書事件發生後,筆者就認為此書應該會在再版的時候限製銷售,加之此書瞎說了太多大實話(本書對宣傳系統、網絡控評、新聞煽動方面的介紹是最大的亮點,深刻的介紹了目前習禁評同誌對輿論的管控規範),想要購買的同學可以抓緊時間了。

“候選人的提名方式有兩種:一是由各政黨、各人民團體,聯合或單獨推薦代表候選人;二是由選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聯名,也可以推薦代表候選人” “為了確保各政黨、各人民團體提名的候選人能夠順利當選,各地采取過各種辦法。例如,以工作方便為由大量采用組織提名的方式,或者采用所謂的‘帶帽’代表的做法,即由選舉委員會將這些代表候選人的名單分配到某一選區。如果這名候選人能夠順利當選為代表,則選舉工作順利完成。如果這名候選人不能順利當選為代表,則該候選人的名額由選舉委員會收回,並不能由其他候選人占用這個名額,這實際上將差額選舉變成了等額選舉。”

事實上,在共黨的幹預下,真正的基層百姓幾乎不能當選代表,從提名到選舉處處受到共黨的擠壓。即使有人僥幸當選,在後續選舉中也會受到政黨指定人選的排擠。通過等級森嚴的五級選舉,共黨基本上可以將普通民眾完全排除在體製之外。因此,越高等級的選舉,其共黨欽點的成分就越純粹,以至於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所有代表都是共黨指定的了。這就使選舉變成了一個幌子,真正從源頭上杜絕了民主選舉的發生,從而讓一個獨裁政黨能在“選舉”的形式下存在將近百年。

“很多候選人看似選民或代表聯名提名,實質上是組織提名”

在選民提名的人數中,共黨又安插了一些實質上是政黨欽點的“選民代表”,從而更加削弱了選舉的客觀性和公正性。有時共黨甚至故意會放所謂“選民代表”當選,從而體現其代表結構的“多元性”。


三、以任命為核心的官員選舉

“按照憲法和組織法的規定,人大及其常委會有人事任免權。但是,在實際運作中,在黨管幹部原則的指導下,這些職位都是由同級黨委進行考察並向人大常委會提出人選。‘推薦的人選確定之後,人大黨組應該努力做好工作,使黨的決定得到實現,並嚴格按照法律程序辦事’”

本段的最後一句話引自《江澤民文選》。不得不說,江澤民在控場和愚民方面真的別有一番天賦 。原書在這個地方是有一張圖的,鑒於貼圖不便,筆者在這裏簡單總結一下選舉的流程。首先,黨委組織部對官員進行推薦,並在黨內討論。在吸收黨內意見、形成最終人選後,實現將結果通知給人大,然後交付人大操作選舉過程,最終使選定的官員得以上任。整個過程中,民眾幾乎沒有任何政治參與,名義上的選舉最終成為了實質上的任命。


四、共黨是如何削弱民主監督的?

“按照憲法,人大及其常委會有權監督‘一府兩院’的工作和法律的執行情況。但實際上同級人大及其常委會對‘一府兩院’工作的監督往往受到製度上的約束,因為黨委事實上是大多數政策的製定者。” “人大常委會很難對同級黨委的決策進行監督,最多只能監督決策的執行情況。即便是對決策的執行情況進行監督,往往也會遇到障礙。因為行政首長很容易將人大與政府之間的分歧提交到黨委層面上來解決,並利用自己在黨內的優勢地位弱化來自人大常委會的監督。”

對於監督,共黨一向是比較避諱將自己的問題交付給政府審議的。就算拋開政治問題不談,歷史證明,作為極權國家的紅色中國,其中的貪腐問題也完全不亞於民主國家,這也是中共最早實現超英趕美的一大“政績”。然而,由於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油水差”觀念和官官相護的風氣,未被發現的貪腐要遠遠多於已被查辦的先例,致使人民的財產大量流失。即使前些年所謂的“打虎拍蠅”運動,也多是以政治鬥爭為主。在這個過程中,共黨內部的審查幾乎占據了政治監督的全部,真正由人民參與的監督實質上已名存實亡。


五、無效立法:兩個步驟與一個授權

“第一,審定立法規劃。立法權屬於人大,但立法的規劃是以黨在不同時期的路線、方針和政策為指導的……人大的立法規劃只有由人大常委會黨組報送同級或上一級黨組審查批準後才能執行”

該手段提供了共黨對法律的絕對否決權,架空了人大對立法的主導地位。故而在中國大陸範圍內,法律完全起不到對共黨的製衡和約束作用。歷史證明,相當一部分通過多數人認可的法案(譬如1997年的《監督法》),都在共產黨的直接幹預下化成了一張廢紙。

“第二,將黨的政策以立法建議的形式提出來,形成法律或法規的草案”

該手段提供了共黨對法律的自主製定權,實質上壟斷了各級政府對法律的控製,使法律真正淪為了共黨的一家之言。至此,共黨完全將“民主立法”變成了“黨內立法”,人大的立法權形同虛設。

“全國人大對國務院的授權沒有解決好兩個關鍵性的問題:一是授權的條件和限製是什麽?二是如何對已授權的權力進行監控。根據國外的經驗,授權立法必須有明確的授權範圍,只可單向性授權,不得實行綜合性授權。以此觀之,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幾次對國務院和地方的授權都問題頗多”

在人大向國務院授權時,其內容和條目往往是模糊的、不確切的。很多越權行為都沒有明確的定義。這就導致共黨在國務院內大權獨攬,使授權過程趨於形式化。最終將使人民的權力一削再削,直至在政府中徹底消除。


總結

綜上所述,共黨操控選舉的思路不過於兩條。其一在於架空憲法,全面壟斷對法律的解釋與改造權;其二通過壓抑民主的職能,以任命代替實質上的選舉。人民在其中只起到了一個名義的作用,使共黨得以假托人民的名義來實施其自身的專製。故而,在民主生態如此惡劣的獨裁政體中,習奧塞斯庫取得全票便也在情理之中了。

現世的中國,正處於事實上的大獨裁時代。這篇文章絕不僅僅只是在論述選舉的腐化,相反,選舉只是一個縮影,真正的問題在製度本身。一棵樹如果其根基已經腐朽,縱其林冠再茂盛,也終究會轟然倒塌。六四的鮮血並沒有折斷我們的脊梁,抗爭的星火依然在人群中傳遞。年輕人呵,有一分光,發一分光,有一分熱,發一分熱。不必去等待炬火。此後如若沒有炬火,你便是唯一的光。
0
分享 2021-06-08

3 个评论

中國屬於極權國家,中國沒有民主制度。
中國不是民主國家,共匪在中國建立了一黨專政。
"共黨是如何削弱民主監督的" 请问你如何削弱一个从来就不存在的东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