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洪灾”农村情况可能比城市更严重,却不容易引起外界关注

中国1959-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时期,内陆省份的农村地区发生了无数起全村饿死、易子而食的悲剧。中共的粮食供应“放弃农村,保城市”。由于当时闭关锁国,中共民兵队伍等系统牢牢控制住基层社会,导致很多发生在农村地区的惨剧不为人所知。我们如今只能从一些中国良心官员、知识分子的记录中了解蛛丝马迹。
      时至今日,通讯发展让消息传播变得便利且成本低。河南城镇的受灾百姓只要有智能手机,靠着不需太强的信号即可把水灾情况发布到网络上,引起舆论关注,为自己和家人朋友争取救援。但是在广大的河南农村地区,山村、偏远农村的广袤大地上,由于当地人民经济条件差,可能买不起智能手机或“空巢老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再加上基础建设不足,信号塔等通讯基建稀少,一旦被水冲毁,很可能接受不到网络信号,导致无法将视频画面传递到网络。
      我们在中国的各大网站、推特和youtube上看到的河南水灾视频大多数发生在城镇,尤其是大城市郑州。但气象数据表明,郑州市不是降雨量最大的区域,也不是中共炸坝泄洪水的主要流经地区。笔者认为,此次河南水灾中农村受灾情况可能更严重,即使农村地区人口密集程度不如大城市,也必然造成大量人员死伤。但农村地区的受灾情况却不为外界所关注。
      笔者没有特殊消息途径,不了解实际情况,仅仅做出自己的分析和判断。如有说错,请谅解。请生活在河南省遭受洪灾的农村地区的葱油们保护好自身安全,愿葱油们平安。
13
分享 2021-07-24

32 个评论

已經逐漸有農村受災的照片視頻出來了,其實不需要他們翻墻,只要他們發朋友圈,就有人下載下來傳上外網。
>> 已經逐漸有農村受災的照片視頻出來了,其實不需要他們翻墻,只要他們發朋友圈,就有人下載下來傳上外...
对,同意。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河南活埋孩童事件后续,四条人命前记者被打

https://i.imgur.com/hwhpKdV.jpg
https://i.imgur.com/1MJubEN.jpg
https://i.imgur.com/sRg3ILK.jpg
https://i.imgur.com/yp3eEWU.jpg
>>


我姑且當你不是來洗地的粉紅好了。

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確實渺小,但是絕非無事可做。就以鄭州這次淹水來說,雨量大是事實,可檢討或究責的點很多,我來告訴你台灣這邊會怎麼做:
1.檢討氣象預測是否過於不準?
2.水庫已知有豪雨,為什麼不先預防性洩洪?
3.洩洪時為什麼沒通知民眾?
4.地鐵為什麼沒有停駛?
5.當初海綿城市的錢都花去哪裡了?官員包商有沒有疏失?
6.地鐵的設計有無疏失?
7.官員應付的政治責任
8.為什麼沒有提前宣佈停班停課
9.救災準備是否足夠?

這樣一條龍鞭下來,保證一堆人被調查,官員下台。但是在偉大的祖國,我只看到黨好棒棒,救災很賣力。我只能說這種狀況在貴國只會一次一次的不斷發生,因為不管是媒體或民眾,都沒有批判政府的能力
>> 请问“中共的粮食供应“放弃农村,保城市”。这个谁的信口雌黄还是有确凿的文献参考呀。很多时候,我...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 裴毅然
2017年前仍然在中國的當代中國史學者
>> 我姑且當你不是來洗地的粉紅好了。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確實渺小,但是絕非無事可做。就以鄭州這次淹水...

翻墙过来说这话的人是什么货色,还用猜吗,五毛里面也是低级的,和这些人讲道理就是浪费力气。
老中共國傳統了,就像北京上海打個閃電都要上微博熱搜,河南下了一夜大暴雨,第二天才看見有人討論
粉红:农村人给境外势力递刀子,早该图图了
同意作者观点,而且很有可能哪里危险避免救援哪里
>> 请问“中共的粮食供应“放弃农村,保城市”。这个谁的信口雌黄还是有确凿的文献参考呀。很多时候,我...
“杨继绳:20多斤粮食,油很少,吃不上肉,也是很饿的呀,市民的定量也是一压再压。对于食油,周恩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提出了保城市,压农村,农村一两年没有供应食油。”
李肃: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农村的情况要比城市严重得多?农村饥荒的情况。

杨继绳:城市比农村晚挨饿一年,因为从粮食征购到调拨至少10个月的时间。像我59年就挨饿。59年清华大学还在随便吃,有鱼有肉的,到我60年上清华时就没有了。所以城市比农村晚饿一年。到61年底,62年农村就好一些了,清华大学还挨饿。我记得62年春天回老家,路经武汉,在汉口车站旁的小胡同里面卖的粉条,都是随便买,随便吃,吃的很饱,北京不可能有啊。到61年62年以后城市就不如农村了。那时有个顺口溜,一个八级工不如一捆葱;嫁工人怕定量,嫁干部怕下放,嫁当兵怕打仗,嫁个农民吃的胖。这是62年的情况。

李肃:那个时候嫁人的标准是要嫁农民。

杨继绳:对。就是指1961年,嫁个农民吃的胖。

李肃:当年在大饥荒开始的时候,后来您说蔓延到了城市。城市的饥荒情况是什么样子?

杨继绳:城市里我们大学生都有粮食定量,副食品有,但比较少。我书中写到各种不同的情况。但城市饿死人可以说很少,几乎没有。但大学生很饿。我当时定量卡还丢了十天呢,朋友七拼八凑也就过去了。定量卡是一个卡片,划三十个格,你吃一个格打个勾。我丢了十天,同学七拼八凑我就过去了。我们班另外一个同学身体比较强壮,路上捡了一个定量卡,到别的食堂去划卡被发现了,卖饭的女同学赶他,他到男厕所去了,又告到班上,还开会批评她了。另外一个同学拿了窝窝头走了没划卡,后来抓着了,团支部宣传委员就被撤职了。

李肃:他就因为那一个窝窝头拿了,但是没划卡。

杨继绳:后来卖饭的同学发现赶上来了,这位同学背了很长时间的包袱,到80年代他当了一个大公司的副总经理,有一次请我们吃饭,弄了好多菜,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我们心里明白:那时为一个窝窝头闹得那个样子,现在这么丰盛!我们清华大学当时一个科研项目叫488项目,就是造小球藻。所谓小球藻就是尿生成的有机物。主持人还就是我们系的一位研究生,叫王绍光。还有我们班的另一个同学参加了,他说小球藻就是尿做的绿色植物,我们当时抱着很大的期待。吃起来也没有什么,只是窝窝头有点绿颜色,可能是小球藻放太少了,很失望。还保密,不让外国留学生知道。

我们一个数学老师,四川口音很重,有一次在北院的个平房教室给我们上数学辅导课,课间休息15分钟,他去河边拔野草,放在讲台抽屉里,学生淘气问老师这是什么东西?他说拿回家做馅饼。

李肃:老师说要用野草做馅饼。

杨继绳:清华大学是最高学府,条件应该是比较好的,结果助教还拔野草做馅饼。这个老师姓名我现在忘了,很瘦的一个老师。

李肃:您说当年城市有定量,定量是多少?

杨继绳:我们大学生是31斤。

李肃:就是说一天有一斤粮食。

杨继绳:但是没有别的,还是很饿。31斤粮食现在看吃不了啊。当时没有油,没有青菜,什么都没有。大家年轻长身体的时候,真是饿得很。

李肃:一般的居民也有这么高的定量吗?

杨继绳:居民27,28斤,甚至更低一些。学生优惠,年轻,长身体的时候。

李肃:当年饥荒的时候,农村人口的平均口粮有多少?一个月有31斤吗?

杨继绳:没有。农村更不行,平均有半斤粮就不错了,半斤粮还不是粮食,是白薯干,有些地方是发霉的白薯干。白薯就是红苕,瓜菜等等根本没有。

李肃:城市的粮食是征购来的?

杨继绳:从农村征购来的,而且是贸易粮,农村原粮,是质量比较好的,去了壳的。一斤贸易粮相当于1.2斤原粮。

李肃:也就是说在大饥荒最严重的时候,城市的定量还是能保证?

杨继绳:能保证,但是很饥饿,包括我写的原子能科学家,搞原子弹的科学家也很挨饿。朱光亚先生在外面拣了几个小李子,大家分分吃就是很了不得了,非常地高兴了。

李肃:但城市毕竟没有出现大规模死人的情况。

杨继绳:没饿死人,但出生率降低是有的。

李肃:当时中国的上层在了解农村发生大面积饥荒的情况下,有没有说把城市人口的粮食定量减一减,来补救农民?

杨继绳:20多斤粮食,油很少,吃不上肉,也是很饿的呀,市民的定量也是一压再压。对于食油,周恩来提出了保城市,压农村,农村一两年没有供应食油。

李肃:为什么?是城市人的生命价值高一些吗?

杨继绳:当时小平在四川讲了一句话嘛,叫四川山村饿死一个人和北京饿死一个人的影响哪个大?政治影响不一样啊。

李肃:也就是说,是政治决策。

杨继绳:政治决策。

李肃:是因为怕影响大小,农民死多了影响不大。

杨继绳:也看不见,外国人看不见。我们吃小球藻不让外国留学生知道。清华有很多留学生,都不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是亚、非、拉,斯里兰卡、印度的留学生,我们系里就有。他们单独吃饭,有留学生食堂,但不让他们知道我们吃了小球藻。

李肃:在当时保城市供应的时候,中国上层、中共中央有什么样的明确决策?

杨继绳:不断地催粮食。

解说:大饥荒最为严重的时候,北京等中国主要城市的存粮明显不足。1960年5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运粮食的紧急指示》说:“近两个月来,北京、天津、上海和辽宁省调入的粮食都不够销售,库存已几乎挖空了,如果不马上突击赶运一批粮食去接济,就有脱销的危险。”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刊登的1960年中共大事记说,为了解决日益严重的市场供应紧张问题,中共中央当年除多次发出指示,紧急调运粮食以支援最困难地区外,还采取了减少民用布的平均定量,降低城乡的口粮标准和食油定量,并提倡采集和制造代食品等多种应急措施。为了缓解粮、棉、油供应的紧张形势,1959年5月2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采取非常措施解决当前食油供应问题的紧急指示》,决定5月至9月除个别地区外,停止对农村供应食油。

杨继绳:比如说吃油,油的发热量比一般的碳水化合物要高好多倍。周恩来明确表示农村停止销售食油一年。这一年农村一滴油都看不见,没有。

李肃: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就是在那一年,农村的油全部被收购了?

杨继绳:油料作物全部由国家收购了,由国家的工厂榨油,榨出的油全部供应城市,农村一两油都没有。

李肃:那就是余油没有了,如果有余粮的话。

杨继绳:没有余油。油是商品,由国家供应的,国家榨油的,私人油坊没有,都是国家的,全部就提供城市。周恩来亲自说,压农村保城市。(农村)一年没供应油啊!

——转自《大饥荒:仅安徽阜阳地区死亡人数就堪比红色高棉杀人总和》http://www.aboluowang.com/2018/1002/1182893.html
>> 请问“中共的粮食供应“放弃农村,保城市”。这个谁的信口雌黄还是有确凿的文献参考呀。很多时候,我...


自然灾害没法避免,首先要做的是救灾,然后要追查原因,避免下次发生。

这才是正确的处理方法,和你在这瞎求老天保佑有什么关系吗?
>> 李肃: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农村的情况要比城市严重得多?农村饥荒的情况。杨继绳:城市比农村晚挨饿...

《墓碑》这本书我就没敢看过,光是看杨继绳的采访就看哭了
这五毛太明显了,哈哈哈哈哈给👴爬!野爹我用如来神掌外加降龙十八掌龟派气功送恁全家螺旋升天
>> 《墓碑》这本书我就没敢看过,光是看杨继绳的采访就看哭了

谢谢回复。可以看出您是一个善良、有正义感、有同情心的人。中国像您这样的人太少了,我愿意和您这样的人交朋友。
我这个帖子收到了很多“新用户”为中共洗地、说中共救灾积极、我们批评中共是反党反国家等等的荒谬回复。不知道是否因为中共集中派出五毛来品葱网站洗版。(武汉疫情时品葱也突然涌现出很多新用户发表为中共洗地的言论)
      感谢品葱网站的管理员们和这些“五毛”、“网军”作战。希望管理员揪出这些“新用户”的网络地址,把他们集中拉黑。
>> 李肃: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农村的情况要比城市严重得多?农村饥荒的情况。杨继绳:城市比农村晚挨饿...

周總理萬碎!
這狗逼當時還裝調查下面餓死人的問題呢,回頭就把所有上報的歷史數據資料都銷毀了。
>> 周總理萬碎!這狗逼當時還裝調查下面餓死人的問題呢,回頭就把所有上報的歷史數據資料都銷毀了。
是的,周恩来死亡前命令自己的夫人邓颖超等人销毁大量中共秘密资料。这其中可能有三年大饥荒的证据,这将导致我们永远无法知晓大饥荒时期的很多情况。
1961年,糧食部陳國棟、周伯萍和國家統計局賈啟允三人受命,讓各省填寫了一個有關糧食和人口變動的統計表,經匯總以後,全國人口減少了幾千萬!這份材料只報周恩來和毛澤東兩人。周恩來看到后通知周伯萍:立即銷毀,不得外傳。周伯萍等三人共同監督銷毀了材料和印刷板。事後周恩來還打電話追問周伯萍:銷毀了沒有?周伯萍回答銷毀了,周恩來才放心。
引自:https://www.huaglad.com/zh-tw/lovecn/20201018/406710.html
在专制的金字塔社会结构下,城市比农村优先,吃亏先让农村吃, 救助先让城市拿。
所以如果是农村比城市更严重,我是一点也不惊讶的。
这几天的新闻上,党只报道各方如何救助, 未来天气如何,完全不提死亡多少,受灾多少人,灾民现在是什么状况。
可想而知, 救援过程的宣传结果对党来说就是一次胜利, 等灾情结束,表彰上又要赢一次,也许之后拍摄电影,宣传片等等,再赢一次 。
而我身边的人呢, 只是把这当成一个新闻而已,党说什么基本就信什么,没有一丝怀疑。
这样的事情并非第一次,已经很多回了,所以我也已经麻木,随它而去。也许这就是中共人的命运吧
>> 1961年,糧食部陳國棟、周伯萍和國家統計局賈啟允三人受命,讓各省填寫了一個有關糧食和人口變動...
谢谢您的考证。
一场暴雨过后就看出谁在裸泳,水库不能防洪还要泄洪
文革打死的人比64不知道多多少倍,但是大家一说中共暴政,脑袋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坦克人。

道理是一样的,大部分的倒霉人,早就被大家所遗忘了。
哪有什么天灾,纯粹是人祸。
河南发大水这类的事情,以前毛腊肉在位的时候也发生过一次,和这回有异曲同工之妙。有兴趣的可以去了解一下。
>> 李肃: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农村的情况要比城市严重得多?农村饥荒的情况。杨继绳:城市比农村晚挨饿...


去年开始看李老师自己的频道 里面有好几集讲到这个话题的~~ 真-惨绝人寰 倒行逆施
泄洪区的受损程度一定是要比城市更严重,但是农业和工业比,真的只是个弟弟,千亩良田不如富士康的一条生产线。
这次泄洪区的生计是不能和75年河南洪水甚至59大饥荒比较的。主要有以下几点:
1、农村人口急剧减少,农村人口密度低。
2、受灾地区只是局部,受影响人口少,整体受灾影响小。
3、不可同日而语的交通物流和粮食储备体系,推动更高效的营救措施。
4、相较而言(比文革前)更为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
受灾赔多少钱不知道,但是至少不会出现广泛的饿死人的情况发生。
>> 文革打死的人比64不知道多多少倍,但是大家一说中共暴政,脑袋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就是坦克人。道理是...


性質不同,六四是推翻中共的民主運動,文革是中共發起的群眾(愚民)運動,涉及高層政治鬥爭。要說死人大飢荒死更多
>> 我这个帖子收到了很多“新用户”为中共洗地、说中共救灾积极、我们批评中共是反党反国家等等的荒谬回...


党国的五毛是拉不完的 更实际的办法是把他们当素材观察党国的人力资源和维稳经费,调侃一下战忽局的同志也是pincong乐趣之一
>> 是的,周恩来死亡前命令自己的夫人邓颖超等人销毁大量中共秘密资料。这其中可能有三年大饥荒的证据,...

你把两次资料销毁混淆了。三年大饥荒死亡情况的报告是周在六十年代亲自下令销毁的。八十年代邓颖超销毁的是周在文革期间留下的档案资料,包括周恩来亲笔签名给刘少奇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的审查报告。
>> 你把两次资料销毁混淆了。三年大饥荒死亡情况的报告是周在六十年代亲自下令销毁的。八十年代的时候邓...
谢谢指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墙内写作者,笔名高簧。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26
  • 浏览: 8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