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小粉红洗脑不应该谈民主,而应该谈反暴政

小粉红的基本价值观是:
一,护短式爱国主义+仇外式爱国主义
二,反民主,同时支持中国自主制度

所以说让小粉红醒悟的方法,应该把民主自由这些普适价值给绕开,因为普适价值 是他们重兵防守的地方。

那么找出小粉红思想防线薄弱的地方,给他们重新洗脑才是最有效的。


我目前想的方案如下:

一,今不如昔,古代的中国传统皇权,远胜于共产极权。

以一个个事例来说明,比如大灾难,皇帝祭天罪己。
明宋时期,甚至唐时,官员骂皇帝。
乡村民间是宗族自治,皇帝不管这些。天高皇帝远,骂皇帝都可以。
同时把古代传统皇权治下,百姓的生活描述为一种安居乐业的景象。比如农民天天种点地,交了粮,然后自己想干啥就干啥。一边抽着烟,一边调侃皇帝。
然后把家天下表述为一种更好的制度,比如皇帝传儿子,儿子传孙子,百姓世世代代都是他们的财产,他们的子民。就像现在,你们赚钱的工具,如车子,如摊点,你们肯定非常爱惜,并举一些皇族爱惜百姓的事情(几千年肯定能找到不少)然后同时把现在共产党的”皇帝“,如江的家族,胡温的家族,习的家族,如何谋利,与传统皇族进行对比。

二,着重找到古代,中国民主自由的事例 。
如宋 明时期当面骂皇帝,皇帝只能灰遛遛的故事讲给他们听,直接打击他们形成的中国古代史观,并逐渐接受民主自由的普适价值 。
2
分享 2021-08-20

10 个评论

“宗族自治”和“家天下”并不是更好的制度,它不适应于21世纪。民主的基石就是在非血亲关系的陌生人之间建立谅解与共识,你试图把粉红拖出一口井,没想到又跌进另一个坑。

中国自秦以降只有“民本”,而无“民主”。良臣直谏而不受处罚只是个别开明君主的恩赐,并不受制度保护。
🐷头的国、爱国生意人的国、红色血脉利益集团的国、小粉红的国不适合开放,只适合锁国。
古代,中国民主自由——不存在的
宋 明时期当面骂皇帝,皇帝只能灰遛遛的故事讲给他们听
这就可以看出你对于皇权的持续加强毫无认知了,那我问你为什么明朝没有宰相?宰相和内阁首辅的区别你知道吗?
不要为什么“科普”去胡搞!到时候被戳爆的是你啊
你人在墙内吗?
    如果不在,你在委内瑞拉吗?
        如果不在,你反对马杜罗吗?你反对统一社会主义党吗?
            如果不反对,那你会考虑去说服支持马杜罗的人吗?
                如果不会,那你为什么会关心粉红们怎么想和此类生物的价值观?
>> 你人在墙内吗?    如果不在,你在委内瑞拉吗?        如果不在,你反对马杜罗吗?你反...


某种意义上,小粉红也是中共教育宣传下的无脑受害者,作为反贼当然是能救一个是一个
物极必反,加速就是,让它们向党国索求更多.
>> “宗族自治”和“家天下”并不是更好的制度,它不适应于21世纪。民主的基石就是在非血亲关系的陌生...


道理PO都明白的,PO主只是在談該如何突破小粉紅自帶的思想防線。並不是真心真意推行所謂的封建皇權,選擇的典故也明顯是士人YY的邪典。

所以請不要為此批評PO主,因為他提出的只是一種和小粉紅溝通的話術。
>> PO主只是在談該如何突破小粉紅自帶的思想防線。

而我只是在试探楼主的思想防线,掂量一下他有没有资格承担“洗脑粉红”的重任罢了。
粉蛆:暴政才是好東西!暴政可以讓國家穩定,暴政可以增加生產力,暴政可以淘汰劣等人!,暴政可以讓國家強大!!你看看中國歷史上那個國家不是秦制暴政!所以我支持暴政,那些劣等人早該屠了!給祖國抹黑!!!反對暴政肯定是cia間諜
小粉红的基本特征是极端利己,极度损人。大的框架对他们没用,什么专制、暴政不一定会落到他们头上但是铁定会落到周围人头上,他们高兴都来不及呢!
他们的阶级出身基本都是城市无产自耕农,必须靠互害和剥削最底层才能获益,而暴政的无差别施害与对底层流氓无产者、农民、农民工的压制很符合他们进食邻人的机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