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原罪忧思录(重制版)【第109章 小敏】

上一

(幸福小区,1月27日)

五楼过道的走廊里,两个喝得酩酊大罪的人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得踱着步,身体的剧烈摆动让两个人几乎只能靠墙壁维持平衡,同时也分不清要走哪个方向,去哪个地方。其中一人的手里拿着啤酒瓶,胡乱地披着警服,镶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大檐帽斜摆着盖在脑袋边缘,时易落地。

“呃!老子,老子自从当了警察,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痛快,呃!痛快!”

“哈哈,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呢?呃,4-7的那个,呃!那个小妞奶子大,屁股圆,呃!想再去一趟!哈哈哈哈!”

“呃!你,你也不限自己下面那货,那货还行不行?呃!当心,当心干那事太多,得,得个前列腺炎......”

......

这是发生在幸福小区封城后第四十六天的事情。

黄进的势力接管小区后,小区的治安不复存在,经“政变”冲突残存的两百来居民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奴隶。黄进没收了所有住户的食物和一切日用品,这是之前小区维持各住户独立的根基,其中多数为居民自发通过网络购买的宝贵物资,少数为防疫部门下发的国家救济粮。黄进挖掉了这个根基,美其名曰重新分配,实际为掌握全小区人活命的资本。这个时代,谁能掌握物资的控制权,谁就会是称霸一方的土豪,没人不懂这个道理。黄进做“训话”时提醒所有人不得再从网上购买食品和日用品,如果违反者将被罚关小黑屋并禁掉一天的食物配给。实际上这个命令已显多余,随着湖北疫情的日益严重,运输人员几乎都停工或辞职自发逃命,物流已经瘫痪,从1月中旬开始就基本不能顺利获得从网上购买的东西了。加上城市的秩序逐步限于混乱,不少地区,打砸抢几乎成为唯一能获得物资的方式。

女人成为小区的头号牺牲品,理所当然地被沦为称霸者的玩物。很多女人自知身家难保,干脆委身托付给黄进一伙的14个部下,用色欲希望换回多一点保命的食物,包括部分已经结婚的,当然他们的丈夫有的默许这件事情的发生,有的则在反抗中被黄进等人打死后丢出小区外。

曾被很多居民耻笑为不知廉耻的女人,事实上却是吃得比其他人好上很多,楼上楼下持续不绝传来的人兽交配时的淫荡之声不仅搅合和击打着“高尚者”们的耳膜,又对他们狂躁不安的内心再度重创,一些人开始羡慕起曾经被自己嘲笑为“荡妇”的女人————她们有不同于男人的生理结构能在走投无路时还能用自己的身体换取活命的物资,而男人就算把膝盖用钉子钉在地面上,面向黄进也不会有人看得起他们。

当然,女人并非依靠着自己的身体贿赂黄进一伙就能高枕无忧,严酷的法则让不少女人也在触碰红线,受到的“惩罚”则不是男人能忍受的。

(4-7)

“小敏,我又来了,嘿嘿嘿嘿......”警察身躯打着摆子,将啤酒瓶子毫不客气地摔碎在4-7的大门前,拧了拧门把手,门纹丝不动。

“讨厌,小敏,小敏!把门开开。是我,是我老刁,把门打开————叫你他妈的把门打开,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老刁醉醺醺的眼神逐渐变成了愤怒。“你他妈的再不开门,老子进来毙了你!给我开!!”老刁似乎失去了耐心,随手掏出手枪,朝着门锁连开三枪。

与此同时,小敏正在床上与丈夫大战三百回合,此前一直都没有听到外面敲门的动静。

“小敏,小敏,你昨天是不是跟那个混账上了床!”丈夫狠狠抽动着下体,一下一下撞击着小敏的腹部,小敏赤裸的上半身香汗淋漓,硕大的乳房跟着丈夫的动作一下一下地摇晃着。

“啊!啊!啊!”小敏似乎没听进去,红晕的面庞上是兴奋所产生的微笑。

“老子问你呢!!”丈夫加重了频率,伸出右手,一掌抽在小敏的左脸颊上,被扇过巴掌之后的小敏侧了一下脸,回正以后,竟然还保持着刚才的笑容。

“你这个贱货!跟别的男人上床!老子今天要干死你!干死你!!啊!!!”丈夫发疯般地抽动着,无论他怎么加大频率,加大力度,都无法减轻内心的躁动和痛苦。小敏的肉体像以前一样被自己压着,他却找不到一点以前的那种征服感,小敏紧实的阴道和丰满的双乳曾让他不到五分钟就会缴械投降,这次却足足干了半个钟头也毫无感觉。

丈夫没有注意到,小敏淫荡的笑容里,还蕴藏着眼角的一滴泪珠,而此刻她的瞳孔里不是丈夫暴怒到扭曲的脸,而是越过脸,投射至床头的一个塑料袋上。塑料袋的一角歪斜,几个苹果和桃子滚落出来,上面飞动着几只念念不舍的苍蝇。

那是小敏用自己和老刁上床换来的,老刁本来说好给她一袋大米,可最后老刁撂下一句话,放下一袋水果就走人了,走之前还狠狠踢了她一脚。

“妈的,下面都没多少水,一点儿都不亲近,像是被强奸了的感觉!”

......

砰!砰!砰!

小敏和丈夫均未从各自的屈辱回忆中走出来,三声尖利的现代火器吼声扰碎了二人的床上作业。

“小敏这条贱母狗跑哪儿去了?啊?!”老刁持着五四手枪歪着步伐在客厅到处乱逛,很快就看见卧室门虚掩着,随即又是一脚伺候,随着大门的遮掩洞开,老刁看见了两具赤裸的躯体,男体用惊恐的眼神望着他,女体则下意识地用被子挡住腹部以上。

“好啊,背着老子偷男人,背着老子偷......”老刁说话间,剧烈的酒气从嘴里喷涌而出,男人不仅闻得清晰扑鼻,还感觉到一滴唾沫直插自己的胡须根部。

男人将脑上无形中的绿帽狠狠朝老刁身上扔去,大喝一声,从床上跳起来,直扑老刁,如同丧尸那样,想要掐住老刁的脖子。

“老子和你拼了!!!!”

砰!

一声巨响,世界归于平静。小敏没有吼叫,她只将绝望的眼神递给躺在地上的那具全裸的躯体,准确的说即将变成尸体。

男人的肚脐部位被子弹击中,流血汩汩,嘴里只剩下出的气。老刁看了看,捧腹大笑:“哈哈哈哈!‘老子给你拼了’!!!”

他学着男人的语气说道。

老刁蹲下了身,瞅着挣扎着的男人,下体浓密的阴毛和仍然勃起的棍子吸引着他邪恶的目光。

“这玩意儿挺碍事的,你说是不是?”老刁对着男人的小弟弟轻蔑地弹了一下,“曹操写了首名诗,最后两句是‘性甚至灾,割以永治’。”

奄奄一息的男人登时瞪大双眼,正要张口说什么,只听砰的一声枪响,男人首先觉得下体发麻,随后脑子和瞳孔就一片空白了。

7.62毫米的仿苏制手枪弹通过男人的下半段阴茎,穿过睾丸,直达腹腔,撕裂一切器官组织,鲜血和其他液体喷到床边、地板及老刁的整个上半身。

“小敏,小敏......”小敏这才发现,老刁好像还是没有从酒醉里醒过来。

老刁看着床上半坐着已快和丧尸没什么差别的小敏,忽然又换了一副表情。

“哈哈,小敏,又在逗爷了吧,真实的,我要让你爽翻天!”

老刁一把掀开被子,顺势拉下自己的内外裤子,趴在小敏的躯体上,直接进入,大干起来。

小敏的两只手无力地搭载老刁的背上,眼神和脸孔一起侧着一边麻木,泪水也不再涌出,只盯着那地上惨不忍睹的尸体,一眨不眨。

......

同一时刻,在5-1,对陈斌的丈夫,赵丽雅的此生最大的考验和屈辱,也即将到来。

下一章
3
分享 2021-09-05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沉默的大多数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05
  • 浏览: 4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