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真、善、忍教我做好人

文: 澳洲大法弟子 更新: 2021年09月25日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个“九零后”,也是曾经的大法小弟子。四岁多,我就和大人一起修炼大法,后来学业繁忙,渐渐放松了修炼。两年半前,即二零一八年末,我再次走入大法修炼。我想把我这些年因为学大法而受益的一些经历交流出来。

心中有大法 走正路

十六岁不到,我就独自一人去了澳洲上学。那时候的我性格比较像男孩子,不太愿意和女生朋友玩,因为她们都喜欢逛街,买衣服、化妆品、名牌包包等,而我对那些一点兴趣都没有,因此我喜欢和男生一起玩,更有共同话题。

我时不时约着一、两个男生朋友一起去看电影、打篮球、打桌球、吃美食等等。那时候的我很天真单纯,就觉的好玩,没别的心思。可男生们不这么想啊,有的男生玩着玩着就提出要我做他们的女朋友。大部份情况,我都拒绝了,但有时候,却也经不住花言巧语,稀里糊涂答应了,可能那时候,小小年纪一个人远离家乡,还是渴望有人关心吧。因此那两年,也处过所谓的男朋友,但都不是谈婚论嫁那种,过十天半个月,就分手了。

成为男女朋友后,有些男生就会提出非分的要求,好像他们觉的这些事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幸亏我从小学大法,虽然那时候很少学法炼功,但是对大法是坚信不移的,也总感觉心里有东西约束着自己,知道婚前性行为是不对的,他们提出的那些非分的要求,我都没有答应,不然,后果不堪想象,不知道要造多大的罪业。

工作后,和我妈妈聊到这些事,妈妈感叹说:“当初你出国留学,你爸很担心你一个小女生在外面会不会受到欺负,会不会走弯路。但我当时非常坚定的相信,你从小学大法,知道善恶对错,并且有师父的照看和慈悲保护,你不会走偏的。”

是啊,要不是因为学大法,有法约束自己,也许我早已经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堕落下去了。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劝丈夫做好人

大学期间,我遇到了我现在的丈夫。我和我丈夫刚认识的时候,发现他的住处有各种各样的沐浴露和洗发精。他得意的说,是从他打工的酒店带回来的,客人用了一半,没带走,不要了的。我听了也没说啥。

但后来发现,他开始从酒店拿卫生纸、垃圾袋,甚至床单,我就开始警觉了。我一下子想起了师父《转法轮》里讲的法轮功学员学了大法后,主动把曾经从厂里拿家去的毛巾头送回厂的例子。我以前读到这段法的时候还想,怎么会有这种人?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没想到他居然也是这种人!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还说酒店的卫生纸质量好,垃圾袋很大,能装很多。我反问他,怎么能偷东西呢?他却理直气壮的说,这不是偷,他辛苦给酒店打工,用一点东西,怎么了?我想到师父说:“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1]

丈夫是常人,只站在自己的利益上看问题。我知道他这样做是失德的,也是常人社会道德下滑的表现。我劝他不要再拿这些东西,他一开始很不高兴,不想听我说。我心里很难过,也很着急,觉的虽然不是我做的这些事,但是他这样做了,也被我知道了,我也要为他负责,不能看着他这样做坏事不管,也是在害他,他这样做会造很多业。

于是,我让他换位思考,要是他是酒店的老板,能允许员工这样顺手牵羊吗?我不仅从传统的善恶有报的角度启发他,也用师父讲过的不失不得的法理告诉他,做坏事会失德,会造业,人的一切不如意,包括病痛,都是业力造成的。

经过我多次的劝说,他终于不拿那些不该拿的东西了,并且把酒店的床单拿回去了。我替丈夫的选择感到高兴。

向内找 与丈夫和谐相处

我的丈夫是个急性子,脾气说来就来,婚后,这些表现就越发的突出了。

我从小在父母的无微不至的关心与呵护下长大,没受过什么委屈。遇到丈夫凶我,和我发脾气,我常常委屈流泪,一边又后悔自己怎么找了个这样的丈夫,有时候还想:要不离婚得了。

后来我辞职在家,我又从新走入修炼。这一次是我自己发自内心的想修炼,而不再是小时候那样在妈妈的督促下修炼了。而后,再遇到丈夫发脾气,我就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对照法的要求,也能尽量做到忍,不和他生气了。

有一次,我和丈夫开车出门办事,半路上,我们饿了,我下车去买吃的。店员问我要什么饮料,我想平时都是点可乐,这次看到有可乐冰沙,那就来这个吧。回到车里,丈夫看见了,忽然很生气的问我怎么买的这个饮料?他一点也不想要,怪我怎么突然买这个,也不问问他就买了,平时买啥就买啥,为啥要换?我说,你不喝这个,那我重新给你去买。他也不要,说赶时间,再去买也迟了。

我给他道歉,说对不起,我没问你喝不喝这个就买了,不知道你不爱喝这个。可是他还在气头上,骂我说,不会买,以后就别去买了,他说这东西自己没法喝,买这个,还不如直接扔垃圾桶得了,说着,就要往车外扔。

这个事,要是我不修炼,我肯定和他吵起来,或者大哭一场。首先,以前他是喝过可乐冰沙的,也没见他不爱喝。其次,不想喝就不喝吧,好好的饮料还要往车外扔。再次,我辛苦跑去给他买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结果还让我以后都别买饭了,气不气人哪?!

这些想法一个劲儿的往外冒,但是我想到我是修炼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师父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

我向内找,我确实没有替丈夫考虑,只想着自己想喝什么,没问问丈夫的意见,确实不对。而且这件事正好暴露了我的私心,也是我提高自己的一个好机会。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委屈流泪,也没有再争辩什么了,再次和丈夫道歉,丈夫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我都尽量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修的好的时候,丈夫也变的没那么容易发脾气了,家里气氛和谐了,就像师父说的:“佛家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不但要修己,还要普度众生,别人会跟着受益,能给别人无意中调整身体、治病等等。”[1]

不贪不占 出淤泥而不染

丈夫在快递公司工作。有一次,我要邮寄东西,丈夫就说这事交给他,我只管打包好就行。我觉的挺方便,不用跑邮局了,也就没管了。后来才发现,他没有按正常程序邮寄。因为有时候需要他送的包裹超重了,寄件人却没有贴够票,或者票在运输过程中被蹭掉了,他就会向公司要一张票贴上去,然后扫码,他才会得送包裹的钱。有时候,他就不贴上去,把这些票自己存起来,以后要邮寄东西,就贴这些票,不用花钱。

我质疑他,这样不符合规矩,丈夫说,他们那里很多人都这样干,公司也没说啥,说这些票都是给自己扫码的,不贴上去也没关系,自己也会把包裹送达。我想,虽然公司不会有任何损失,但是那些票的钱还是从寄件人的账户里扣的,他们为他们自己的包裹付的钱买的票,不是为我们自己的包裹买的,这样是投机取巧,钻空子。

我觉的我是修炼人,应该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衡量对错,不能光顾着图方便和省钱,也不能看到别人都这样做,也就觉的这是对的。我得做到“真”。后来我再邮寄包裹就自己跑邮局了,即便丈夫不理解,但我感到心里很踏实。

说到邮寄东西,有一次我在网上购买了一大瓶除虫的药,价格不便宜,结果商家搞错,发给我两瓶。收到后,我立刻联系商家,他们承认是搞错了,我也欣然把多给的一瓶邮寄回去了,商家还非常感谢我。我觉的这都是应该做的。拾金不昧,在当今社会有,但是不多见了,我修大法,知道真、善、忍是衡量一切好与坏的标准,不能随着常人社会道德底线的下滑而降低对自己的标准。

弯折的尾椎骨

我小时候好动,在家里翻筋斗,把尾椎骨摔了。当时没有特别痛,所以也没和父母说,只是后面陆陆续续几年时间,我的尾椎骨会痛。特别是写作业一直坐着,写完作业站起来的那一瞬间非常疼,得像老人一样慢慢扶着站起来。手能摸到尾椎骨是凸出了一块,也不能平躺了,因为硌着疼。

怀孕前,我去照了X光,虽然已经很多年不疼了,但我好奇想知道尾椎骨到底怎么回事。照出来一看,尾椎骨明显弯折了,一端向皮肤凸出,另一端很长一截几乎是横着伸向身体内部。怀孕后,产科医生看了我的X光片,惊叹的说:“天啊,这看起来好疼啊!”他还拿X光片去给他同事看,仿佛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的。

我问他这样能顺产吗?他告诉我顺产的话,要么运气好,胎儿的头出来把你的尾椎骨捋直了,但生完后,骨头也会很痛;要么运气不好,那就尾椎骨再次骨折,可能会八周趴在床上下不来。但是做剖腹产就可以避免。我听了告诉他,我再考虑考虑吧。临走前,产科医生还专门用手机把我的X光片拍照保存,因为他也是大学教授,可能要拿我的片子来当特殊例子吧。

回到家,我想自己现在从新走入修炼了,师父说过:“真修的人没有病”[3],因为一上来就给我们清理了身体,把不好的东西都拿掉了。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我就也没把尾椎骨当回事儿了。下次见到产科医生,他问我怎么考虑的,我很轻松的告诉他,我选择顺产。

生产的那一天,孩子顺利出生,我也完全忘记了尾椎骨的事。后来产科医生来病房查房,看见我正坐在椅子上喂奶,第一句话就是:“你正在坐着!”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又说:“你尾椎骨没事呀?”我恍然大悟,笑着说,没事,我都差点忘了这回事儿了!生完孩子,我的尾椎骨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凸出的,但是也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照常理说,尾椎骨横在那里,胎儿出来不可能碰不到,就连一些尾椎骨正常的产妇,有的生完孩子,还尾椎骨疼呢,我却一点事没有。对常人来说这是奇迹,这也再次证明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以上是我的几个亲身经历,虽然普通,却又真实。我如果没有有幸修大法,说不定我和很多人一样还在家庭矛盾中争争斗斗,或是在金钱美色中迷失自我,又或是在病痛中感叹命运的不公。但是今天,我得到了真、善、忍大法,在同化真、善、忍中得到了生活的平顺和心灵的幸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5/%E4%B9%9D%E9%9B%B6%E5%90%8E-%E7%9C%9F%E3%80%81%E5%96%84%E3%80%81%E5%BF%8D%E6%95%99%E6%88%91%E5%81%9A%E5%A5%BD%E4%BA%BA-431861.html
1
分享 2021-09-26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除了因果,唯一值得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9-26
  • 浏览: 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