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恐現實笑話系列2- 禁書故事之越禁賣越好-觀站上『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一文有感

這篇文章為看到今天此文有感

『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這部書在香港誠品下架,中共官媒將之稱為「臺書」,您怎麼看?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42505


看到蔥油 @adt 提到
「臺書」一詞正是這一波中共大外宣無法自圓其說之處。不過更打臉的是這書在香港被上升到國安法高度之後售罄了,售罄了。我把南華早報的全文更新到主貼裡了。人心向背,可見一斑。


我就順便聊一下台灣黨國後期
書越禁賣越好的各種笑話

由於工作忙,沒空整理禁書清單
這系列&本篇也是聊天談笑為主
我就隨便點貼別人口述文



以前台灣黨國後期,
被列禁書的銷量都好
黨外反賊們根本按著禁書名單買書
這是言論控制國度下的正常現象

心理學有名的"禁果理論"嘛~
不禁止可能沒人有興趣
越大力禁止別人越有興趣

所以印刷廠老板們才會用力的印禁書印黨外雜誌

反正不是他們寫的不怕被抓去槍斃
而買的反賊一多也不怕被抓去槍斃,
法不責眾
一次槍斃幾個幾十個看禁書的反賊不是個事
但看禁書的變成幾千幾萬幾十萬,就是個事了

===

話說當年台灣黨國後期直至1992年警總廢止的時代

警察&警總特務抓禁書多難啊
但業績要滿足
所以就直接跟印禁書的印書廠老闆有各種交易
有錢大家賺


如果他今天抓我,下一個賣書的人不知道會不會配合,還要重新培養默契,大家都很累啦!


查禁一本有5元獎金,公務人員月薪1000多元,獎金十分誘人。廖為民提供50、100本書,等於付了保護費,保證外面4000本沒事,否則警察在外盤查,恐怕要走遍北市重慶南路才能收齊一百本。

我說這本一定會禁,沒禁沒天理!警察就打電話來,我說我知道,你要多少?5本?我說10本啦!叫他多拿一點,雜誌過期退書還要運費,不如我退貨包好,讓業務拿去警局,警察不用跑一趟。


有一回雜誌剛入庫,警總後腳就到,廖為民要對方出示公文,等公文來了,他雜誌早就發了,5000本剩五50本,廖為民說:「我也不是一本都不留,警總的人都來了,走路工也要給點錢。」



============
下面這個連結是各種神奇的台灣禁書,不是本篇重點
(以後有空再來寫禁書名單的笑話)
有興趣笑笑的自己看
一本書,八百萬種死法──那些年,台灣超離奇禁書
https://www.biosmonthly.com/article/10066

============
下面這篇是當年黨外作家的回憶文,只節錄部分,但全文都滿有意思的
楊渡禁書五札》(3):自己印自己寫還要朋友打一架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54571?page=1


因為當時的警總並無查扣未出刊書本的權利。依照出版法,得等到雜誌、書籍印刷裝訂好了,才算正式出版,如此才有查禁的權利。於是雜誌、書籍出刊時,他們往往守在印刷廠的門口,書根本還未出廠發行,就被查扣了。為了取回書,雜誌的工作人員就得守候在印刷廠,萬一他們出現,兩邊衝突起來,就一起來搶書,搶回多少算多少。甚至連製好的版,都一起被查扣帶走。而搶回來的少數幾本書,就變成海內外的孤本。印刷廠門口因此變成打一架的地方。問題是:誰去打比較可以讓警總客氣一點,不敢太囂張。


陳文成紀念文集出來的時候,許榮淑、尤清、林正杰等人全部跑到印刷廠門口,嚴陣以待,準備和警總搶書,並且通知了報社記者。但或許是因為陳文成的事件太敏感,引起美國的注意,又或者大家的動作太大,準備衝突的行動太明顯,警總沒來,架沒有打成,但書還是查禁了。

當時許多黨外雜誌常被查禁,就演變出新的對應辦法。總之,警總的人要的無非是向上級交差,所以明的是在某一個印刷廠印刷,警總也照例大張旗鼓的去查扣。但私底下還有其它印刷廠正秘密的印著。最後,雜誌即使被查禁,但市面上還是可以看到。像重慶南路、台大、政大、中南部等都有據點。賣禁書的書攤有一個習慣,記住常常來買禁書的熟面孔,只要是熟人,都會拿出禁書,說:「今天有一本新來的,要不要?」然後從一大疊雜誌下面,抽出一本,偷偷秀給你看。如果你要,就立即迅速包起來。你根本還來不及看內容,就買了。


由於市場需求太大,黨外雜誌銷路大好。即使警總在印刷廠查扣了一批書,還是大有利潤。黨外雜誌與各種禁書應運而生。

====================

這篇重點笑話是這個當年印書廠老闆的回憶


書越禁越賣!戒嚴時代 警總禁書變好書推薦名單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70711/964031.htm


廖為民形容當時做生意像貓捉老鼠。「司機載黨外雜誌下高速公路,會先到檳榔攤買檳榔買菸,看有沒有車子停下來,甩掉跟蹤後,再到約定地點,拿鑰匙開門,雜誌丟進去,燈關掉鎖好,就像捉迷藏。業務再拿發貨單去偷偷取書。」

廖為民在1980年代銷售黨外雜誌,巔峰期同時有11種雜誌在倉庫,圖書與雜誌若遭查禁沒收,警總會開立三聯單,提供證明讓書店銷帳,所有成本由出版社、雜誌社吸收。
做久了,有禁書敏感度,「我說這本一定會禁,沒禁沒天理!警察就打電話來,我說我知道,你要多少?5本?我說10本啦!叫他多拿一點,雜誌過期退書還要運費,不如我退貨包好,讓業務拿去警局,警察不用跑一趟。

查禁一本有5元獎金,公務人員月薪1000多元,獎金十分誘人。廖為民提供50、100本書,等於付了保護費,保證外面4000本沒事,否則警察在外盤查,恐怕要走遍北市重慶南路才能收齊一百本。

以前有查禁圖書目錄,表示那些書一定有好康,現在只好自己努力。
有一回雜誌剛入庫,警總後腳就到,廖為民要對方出示公文,等公文來了,他雜誌早就發了,5000本剩五50本,廖為民說:「我也不是一本都不留,警總的人都來了,走路工也要給點錢。」

隔天早上8點,廖為民被請到台中警備總部喝茶。他帶本小說,面對一條長桌子兩邊椅子,等了一個多鐘頭。回想當時,廖為民點出戒嚴時代的共犯結構,「如果他今天抓我,下一個賣書的人不知道會不會配合,還要重新培養默契,大家都很累啦!

《查禁圖書目錄》的查禁原因五花八門,如:為共匪宣傳、內容猥褻有悖公序良俗或煽動他人犯罪、挑撥政府與人民情感,但也有多處空白,不是個個都有原因。
生平第一次進警總喝茶,廖為民難道沒準備遺書或脫逃?「他要抓你,你也逃不了。再怎麼算我都沒資格當頭號犧牲者。我只是賣雜誌的,不像政治人物一天到晚上街頭。」廖為民的熱血化做生意人的精明,等到1992年警總正式裁撤,1999年《出版法》廢止,廖為民期待的閱讀自由終於實現,他們那群書友還開玩笑說:「以前有查禁圖書目錄,表示那些書一定有好康,現在警總沒了,台灣每個月出版3、4000本新書,我們只好自己努力,去市場找書來看了。
10
分享 2021-10-18

4 个评论

已隐藏
>> 《八国联军乃“正义”之师》是汉奸书籍,应该被公开焚毁!

是的,滿清韃子奴隸主是孫文的敵人,習近平自詡是孫文的接班人,謝謝你主張公開習近平是漢奸。
中國管禁書的主管部門簡稱「掃黃打非」,本義為九十年代組建的「出版物市場打擊淫穢和非法出版物工作小組辦公室」。

然時間久了,有人不知其全稱以訛傳訛,以為是負責打擊淫業和「打飛機」的單位,此為笑話一。

其二,看來中共早就知道黃色書籍和政治禁書都是廣大人民群眾最喜聞樂見的書籍啊,連主管山頭都是一個。

其三,今年開始鐵腕整治網遊和輔導班,網遊作為「少兒出版物」和未經許可的輔導教材一起歸掃黃打非辦管理。從此,私開輔導班可「被掃黃打非找上門」。電視劇『人民的名義』裡某貪官以學外語為名嫖洋妓被抓的鬧劇居然這麼快就翻轉出了「教育版」。
八國聯軍那本書,據說在誠品不是下架,而是左報一罵,便賣光了,不過書店鋪當然不敢添貨。
現時在各大電子書銷售平台,這本書也上了暢銷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