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尹锡悦新政府走向令中共心悬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2/4/7/n13701470.htm

【大纪元2022年04月07日讯】以3月10日尹锡悦当选总统为标志,韩中关系即将走进新阶段。尹锡悦有“韩国的川普”之称,对中共强硬,表示要重建韩美关系(当选后即与拜登通话)。虽5月才正式就职,但已展开前期工作,其中派遣韩美政策协商代表团访美(4月3日启程)一事最受关注。

代表团转交了尹锡悦写给拜登的亲笔信。团长朴振称,亲笔信体现出尹锡悦发展韩美同盟的坚定意愿,勾勒出发展蓝图,力促韩美关系升格为全面战略同盟,以共同应对朝核、经济安全问题等一系列新挑战。韩美关系的走向,非常刺激中共的神经,尤其如下四点:

(一)韩国加入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问题。中共骂QUAD是“亚太版北约”,一直掣肘韩国加入。尹锡悦竞选时曾承诺,加入QUAD下属的工作小组,并在日后循序渐进地准备正式加入QUAD。这次代表团访美,朴振表示,“我们想加入QUAD进行活动……美方也表示非常期待韩国在其中发挥的作用。”白宫印度太平洋协调员坎贝尔则说,“从以军事同盟起步的韩美同盟发展成为经济安保和技术同盟非常重要”,“期待与韩国进行多种合作”。

(二)美国在韩部署战略武器问题。这严重冲击著中共极担心的所谓“太平洋地区战略平衡”问题。尹锡悦承诺“坚决应对”朝鲜威胁,在推动韩美联合军演“正常化”之外(为安抚朝鲜并恢复停滞不前的谈判,文在寅政府缩减了规模),寻求美国部署轰炸机、航空母舰和核潜艇等战略资产。这次访美,在被问及是否与美国讨论了部署战略武器的相关内容,朴振称,双方在协商过程中很自然地提到了该问题,一致认为战略武器是增强延伸威慑的重要因素,并在该层面进行探讨;一位白宫官员则表示,双方就美国的国防承诺进行了“广泛讨论”,但未作出详细说明。

此外,中共曾因“萨德入韩”跟韩国大闹一场。2017年11月22日,中共宣布文在寅政府承诺“三不一限”,即:不考虑追加萨德系统;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不发展韩美日三方军事同盟;为了不损害中(共)国战略安全利益而限制使用“萨德”(韩方表述不同,比如没有“一限”)。尹锡悦竞选时期公开批评文在寅政府的“三不”立场。4月4日,针对媒体报导中方要求韩方在“萨德”系统的“三不”立场基础上再加“一限”一事,韩国总统职务交接委员会首席副发言人表示这是侵犯韩国军事主权的严重事件,要求文在寅政府披露详情。“萨德”问题如成韩国政府交接时的外交安全争论焦点,也将影响韩中关系。

(三)强化韩美“全面战略同盟”的共同价值观问题。尹锡悦竞选时表示在“共享自由民主、市场经济、人权等核心价值观”的同时,把韩美同盟建设成战略性的综合同盟,以此作为外交政策的核心。这次访美,韩方向美方说明了尹锡悦希望将韩美关系提升为更高水平的全面战略同盟的构想,双方就此达成共识。关于美国对华战略上韩国所扮演的角色,朴振表示,“韩国和美国是基于共同价值的同盟”,“双方一致认为,建立民主主义、市场经济、法治主义、人权等国际规范基础上的秩序非常重要,中方也应该理解这一点,并做出接受的行动”。


(四)深化韩美经济安全合作、降低对华依赖问题。这次访美,朴振表示,韩美能够一起展开合作的领域相当多元,双方在强化尖端技术、供应链、核能合作等各领域的合作上展开协商。

这里的重点有二。其一,韩国将积极参与拜登政府即将推出的印太经济框架(Indo-Pacific Economy Framwork,IPEF)。根据白宫2月公布的《印太战略》,排除中共的IPEF将“促进高标准贸易、治理数字经济、提高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性、促进投资的透明性、推动高标准基建、构建数字连接”。IPEF与传统贸易协定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注重价值和规则。这对外贸依存度相当高的韩国是有利的。而在IPEF框架中,韩国占据优势的领域相当多。

其二,在维系双边经济伙伴关系的同时,降低对中国的依赖程度。一方面,自2003年开始,中国超越美国成为韩国最大的出口市场;2021年,中韩双边贸易总额高达3623.5亿美元(同比增长26.9%),相当于该年韩国与美国、日本、欧盟贸易规模总和。而且,2017年美中贸易战后,韩国对中国的依赖度逐步上升。以美国供应链重组计划的四类核心产品为例,半导体对中国依赖度为39.5%,是日本的2倍多、美国的6倍多;电动汽车电池为93.3%,达到日本的1.5倍、美国的2倍多;医疗品及医药原料(抗生物质)为52.7%、稀土为52.4%,均远远高于美日。又如,2021年10月中共因煤炭短缺限制尿素出口后,韩国约400万辆柴油车因车用尿素短缺而面临停摆危机,其中200万辆是货车,令韩国面临物流大乱危机。

另一方面,随着美国推进供应链“去中共化”,曾经的“中国红利”变成了“中国风险”;而且,中共是个为达到目的随时可能挥舞经济报复筹码的政权,因此韩国必须推行国际贸易多元化策略,控制风险。比较而言,日本2012年因钓鱼岛事件受到中共的经济报复后,一直用“中国+1”的战略降低对华依赖度;但韩国在经历了“萨德报复”之后,依然没有改变。

对此,尹锡悦新政府将推出一整套政策来降低对华依赖度,包括与美国加深合作(有学者称“在极端情况下韩国甚至会选择偏向美国一边”), 针对东南亚、印度、欧洲等地实行多元化合作战略,加强数字经贸战略的计划(在有关数字贸易协定的事务上发挥主导作用)等等。

以上四点动向,显示韩国对华政策正在酝酿着重大调整。中共也不是看不到。3月25日,习近平打破惯例,与尹锡悦这个韩国候任总统通电话(中方通常在一国领导人正式开启任期后安排领导人之间的通话)。不过,在这之前,尹锡悦已与美、日、英、澳、印五国首脑通电话了,明显把中共摆后(这与文在寅大不同,文在寅当初当选总统后,与外国首脑的通话顺序分别为美、中、日、印、俄等)。


在通话中,习有两句话别有意味,一是“加强政治互信”,一是“为保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作出积极努力”,这表明了中共忧心的重点所在:韩美联盟全面升级,韩中相背而行,经济疏离。但是,中共对韩国的关切——朝鲜3月24日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导致朝鲜半岛和地区紧张局势急速升级——却无实质性回应;在随后中共公布的两人通话内容中也只字不提。这显示中共仍在继续对韩的老政策,对尹锡悦即将开启的韩国新航程没有实质性因应对策。

由此看来,韩中只能渐行渐远了。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8
分享 2022-04-09

10 个评论

拜登政府印太战略的重要环节之一、印太经济框架(Indo-Pacific Economy Framwork,IPEF)正在逐步成形。作为印太地区的重要经济体,韩国正就该框架持续与美国交流。韩国学者向美国之音表示,印太经济框架对韩国有利的部分不少,韩国政府已确定积极参与。

印太经济框架强调制标准和规则 韩政府对加入持积极态度

韩国政府24日召开有关部门长官会议,深入探讨参与印太经济框架的问题。同一天,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韩国政府积极欢迎印太经济框架,正与美国保持紧密沟通;“美方所提议的大部分内容在原则、标准、理念上基本与我国一致”。

若无意外,韩国大概率将参与印太经济框架。该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吕翰九22日在MBC广播节目中,对可否认为韩国将加入印太经济框架和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提问予以了肯定答复。

从截至目前的信息来看,印太经济框架与传统贸易协定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注重价值和规则。

根据白宫上月公布的《印太战略》,印太经济框架将“促进高标准贸易、治理数字经济、提高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性、促进投资的透明性、推动高标准基建、构建数字连接”。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上月底更新的《拜登政府的印太经济框架计划》显示,贸易代表处官员表示,该框架将由覆盖不同议题的多个模块组成,签署国家无需加入所有模块,但必须同意所加入模块的所有条件。

韩联社、KBS等韩国媒体分析指出,这意味着印太经济框架更类似一个平台,美国将与印太地区合作伙伴在平台上就各项议题共同制定国际标准、设定多边规则。
大纪元多些这种文章很好,有理有据,分析客观。
洪南基:"积极考虑加入IPEF",韩国或加入反华包围网
金泰俊 朝鲜日报记者

8日,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洪南基在政府首尔办公楼举行的第6次对外经济安全战略会议上表示:“关于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IPEF)的讨论将更加具体化并加快速度”,“将按照积极参与的方向谈论立场和日后的计划。”

IPEF是美国为降低在全球供应链、基础设施、数字经济、新再生能源等领域对中国的依赖度,集结亚太地区的同盟和合作伙伴正在构建的经济联盟。去年10月,美国总统拜登在东亚峰会(EAS)上首次提出该建议。此番洪南基的言论实际上或意味着韩国决定参与IPEF。

关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洪南基表示:“在本届政府申请加入,下届政府协商加入的大框架下,将探讨追加损失支援和今后的行动计划等。”言下之意,考虑到CPTPP的大部分成员国都是农业发达国家,预计会对韩国农业造成不小的打击,因此将制定相应的支援计划。2017年,美国从本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退出后,于2018年12月30日,同日本、澳大利亚、墨西哥等其他11个国家成立的协议体,韩国政府决定本月内提交加入申请,开始走相关流程。

洪南基表示:“本届政府将完成该做的工作,并到最后一刻竭尽所能以确保下届政府能够实现无缝衔接”,“在今天的会议上,检验了近期的对外经济安全情况,梳理了针对眼下待解议题的立场。”

他还表示:“最近因新冠疫情在中国扩散,上海等主要城市被封,出现了源自中国的供应网冲击”,“虽然目前影响不算严重,但事态一旦转为长期化,担忧会对韩国生产一线造成冲击,必须对地区和品类进行检验并做好应对准备。”
美新提名驻韩大使:朝鲜是流氓政权,CVID符合核不扩散目标
 金多映 记者 中央日报

被提名为新一任驻韩美国大使的菲利普·戈德堡4月7日(当地时间)将朝鲜定义为“流氓政权”,表示“全面、可验证且不可逆的无核化(CVID)”符合美国的核不扩散目标。

戈德堡当日出席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人事听证会时表示,“朝鲜一有机会就做出违反联合国决议、违背自己承诺且违反国际协议的行为,CVID符合美国对待这样的朝鲜流氓政权采取一切可能措施的抑制政策”。

他接着说,“(但是)这个(实现起来)非常困难”,“所以我们需要不断努力,保持非常强硬的姿态”。

这句话被诠释为,CVID虽然难以实现,但它符合美国的核不扩散目标,应该持续推进。
 
戈德堡针对近期朝鲜试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等行为表示,“朝鲜不着边际的持续挑衅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值得关切”。
 
他谈到对朝制裁的效果,表示“制裁是有效的”,“但(制裁)本身不是政策”,“朝鲜希望我们解除制裁,这便是我们应当持续对其施加压力的原因”,“同时还要发挥美国和世界的影响力和其他力量”,强调通过多边合作实现密不透风的对朝制裁。
  
戈德堡曾在奥巴马政府任期内于2009~2010年担任美国国务院负责管理联合国对朝制裁履行情况的协调员,是对朝制裁专家,也是著名的对朝强硬派人物。当时他负责管理联合国1874号对朝制裁决议的落实情况,有过协调相关国际合作的经验。

同时,戈德堡还表示将与韩国下届尹锡悦政府紧密合作。他说“3月9日韩国举行了1987年民主化以来的第八次总统选举”,“对韩国国民对民主的献身感到尊敬,祝贺尹锡悦候任总统当选”。 

他说,“在拜登总统和文在寅总统的领导下,韩美关系大放异彩”,“通过人事听证会批准后,我将与尹候任总统的政府和韩国国民一起,持续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基于国际规则的秩序、民主原则、尊重普遍人权等共同愿景。
 
他将韩美同盟定义为“印度、太平洋及更广范围的和平、安全、繁荣核心轴(linchpin)”,认为韩美关系在韩国战争以后已经发展为全面的世界性伙伴关系,表示“我最首要的任务巩固铁桶一样的同盟关系”。 

他谈到美国与韩国的合作,列举出“谴责缅甸军事政变,谴责俄罗斯总统普京没有理由发动不正当的乌克兰战争”等例子,并提到COVID-19、气候变化等,表示“为了应对21世纪最紧急的挑战,以及为了握住世纪最大的机会,我们欢迎国际化的韩国”。
  
他把当天迎来生效10周年的韩美自由贸易协定(FTA)定义为“两国经济关系的基础”,并说“今天的韩国已经是(美国)第六大贸易伙伴”,“我将继续推动对美投资,帮助创造工作岗位,繁荣美国工人的生活”。
 
除此之外,他还谈到韩服、泡菜、BTS等韩国文化,提到人口超200万的韩裔美国人以及在美国议会、部队、外交、企业、市民社会等领域发挥作用的韩裔领袖,表示“获得人事听证会批准后,我将努力继续加深两国国民的互信、不断强化两国国民的感情纽带”。
2021年10月的一则消息

韩国政府最早将于本月末(也许是下月初)判断是否申请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虽然是与中国步调一致而加快了判断的速度,但包括与议长国日本的关系、以及韩国的国内政局等等,课题堆积如山。

当初,由美国主导TPP时,韩国考虑到与中国的关系未表示加入,但中国去年11月表明参与CPTPP意向后,文在寅总统也在其后的12月首次提及“讨论参与(TPP)”,文政府也是谋求通过多边协定避免中美贸易摩擦影响。
但是TPP中有“不得不正当限制食品进口”的条文,如韩国加入TPP,日本将要求解除含福岛在内的日本产食品进口限制;此外,如果韩国国内为保护农业等领域,强烈反对TPP的话,将对明年春天的总统选举产生影响,专家们指出:考虑到选举,如果政治家们向利益团体靠拢,韩国离加入TPP将变得越来越远,(换据话说:考虑到选举是否申请、何时申请还不知道。)

今年日本是TPP议长国,任期即将结束,韩国方面提出加入也是考虑到此点,以努力营造有利于本国的协商环境。(明年议长国是新加坡,但日本是副议长国哦。。。)

++++++++++
除括号外,以上是日媒的报道。
去年12月,文在寅提出考虑加入TPP时,日本的态度是“欢迎”,现在没人(不知道该谁)表态,应该还是欢迎的吧。
就凭中国动不动就限韩令,三星市占率也一路跌到今天,我实在想不通韩国人除了非理性的种族原因以外,有什么理由非要得罪日美去跟中国混。
>>就凭中国动不动就限韩令,三星市占率也一路跌到今天,我实在想不通韩国人除了非理性的种族原因以外,有什么...


有其他方面 比如资源 粮食等 韩国也是进口资源型国家 很容易被卡脖子
>>就凭中国动不动就限韩令,三星市占率也一路跌到今天,我实在想不通韩国人除了非理性的种族原因以外,有什么...


群众反日教育过深的原因,总觉得日本强大了韩国就会被奴役
>>有其他方面 比如资源 粮食等 韩国也是进口资源型国家 很容易被卡脖子


每日可能会卡韩国脖子,中国可是年年都把手放在韩国脖子上拿捏。
yxy7788 🤬不友善用户
韩国的位置也挺尴尬的,中国对韩国领土不感兴趣,但喜欢让韩国低头弯腰。日本地理太不稳定,想要进入大陆,又有个韩国挡着。日本韩国应该合作像北往俄罗斯远东扩张生存空间才对。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