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熱情迎接烏克蘭難民 中東移民感受大不同

法新社今天(10日)報導,希臘保守派政府在兩年多來,對試圖越過歐盟東南邊界的數千名尋求庇護者執行「強硬但公平」的政策而自豪。但對於逃離俄羅斯入侵的烏克蘭難民,雅典當局卻展現出截然不同的接受程度,當地的長期移民最先注意到這一點。

在希臘北部塞雷(Serres)的一處難民營,約100名阿富汗人最近被告知要從他們的住處搬出,以便為烏克蘭難民挪出空間,16歲的沙赫蘭(Shahran)是其中一人。

沙赫蘭告訴法新社,「當烏克蘭人開始到來的時候,我們被告知要離開我們住的房子,他們把我們帶到營地的另一個區域,要我們住在一個非常髒的貨櫃屋。這是為什麼?」

稱烏克蘭人是「真正的難民」 希臘官員挨批

希臘移民部長瑪他拉奇(Notis Mitarachi)曾在上個月稱烏克蘭人才是「真正的難民」,這番言論招致批評。

保守派希臘政府自2019年起執政,加強了希臘與土耳其邊境的巡邏,目的在嚴加取締尋求庇護者。

希臘政府並削減了來自中東、非洲和南亞,已被正式認定為難民的人的福利,其中許多人多年來一直在為能融入希臘社會努力。

雅典當局過去利用歐盟提供的資金,在希臘數座島嶼上建立了封閉管理的難民營地,協助尋求庇護者的援助團體也受到嚴格監管。

相較之下,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的幾週內,雅典就向烏克蘭難民發放臨時居留許可,讓他們能在該國停留和工作1年。

希臘政府並承諾提供工作,表示農業部門有超過14萬個工作機會,旅遊業提供約5萬個工作崗位。

截至目前,已有超過18萬名烏克蘭人逃至希臘,相較之下,有3萬2,600名來自其它國家的尋求庇護者停留在希臘的難民營中。

清楚的差別

雅典(Athens)附近瑞佐納(Ritsona)難民營的教育官員帕帕迪米特里烏(Pepi Papadimitriou)說,「烏克蘭難民和來自其它國家、已經在那裡待了幾年,或是持續從土耳其抵達的尋求庇護者之間,有清楚的差別。」

她說,舉例來說,在瑞佐納的數十名兒童,自從他們3年半前抵達希臘以來,一直沒有上學。

塞雷的2處營地已經為烏克蘭難民預留,靠近保加利亞邊境他們抵達的地點。營地經理巴哈(Despina Baha)說,雅典附近的埃萊夫西納(Elefsina)也有一處營地正在為同樣的目的進行翻新。

39歲、來自烏克蘭中部文尼察(Vinnytsia)的艾琳(Irene)已經和她的2個孩子在塞雷的一處營地住了2個星期。她說,她「對希臘人的熱情好客印象深刻。」

她告訴法新社,「我們又開始過正常的生活了。孩子們正在上學,並且已經有了朋友。」

接納烏克蘭難民 聯合國:應成所有難民危機榜樣

聯合國難民署駐希臘代表斯納努(Stella Nanou)認為,「歐盟對烏克蘭難民的團結應該成為所有難民危機的榜樣」,並展現歐盟可以「擁有一個有組織的庇護方式」。

本週,人權觀察組織(HRW)難民和移民權利主任菲立克(Bill Frelick)把希臘對烏克蘭危機的應對,與據稱雅典當局在邊境非法驅逐移民的做法進行了對比。

菲立克在一份共同報告中說,「在希臘歡迎烏克蘭人為『真正的難民』之際,它對阿富汗人和其他逃離類似戰爭和暴力的人進行了殘酷的驅逐。」「這個雙重標準是對所謂的歐洲共同價值觀,也就是平等、法治和人類尊嚴的嘲弄。」

來源:中央廣播電臺:希臘熱情迎接烏克蘭難民 中東移民感受大不同
2
分享 2022-04-11

40 个评论

那當然不要亞非拉費拉呀。你看看這些“難民”有多少婦女兒童?雖然之前墻國人說收留烏克蘭美女挺惡臭的,但讓你選,你要是有房間有錢,你是願意收留烏克蘭美女還是自稱15歲的敘利亞青年?愛本來就是有等級的。難道你父母朋友不幣陌生人更重要?難道同是反賊不必小粉紅更讓你有共情?這不只是種族的問題,更多還是文化差異的問題。像香港的難民,歐洲也沒什麽人反對。華裔就算偏向共產黨,但也沒哪個西方人說要把華裔都關集中營吧?因爲亞裔又不犯罪生育率也不高,新聞上都沒什麽存在感。而且這樣對亞非拉國家真的好嗎?所有的人才、有錢人全都跑向歐美。那阿富汗真就讓給塔利班了?然後再把歐洲讓給穆斯林?然後再把加州讓給中國?然後再把德州讓給墨西哥?所以我很討厭美國人的用腳投票。不就是費拉跑路嘛。還有,這些難民基本上來了就不會走的。光是審核他們的難民地位都要浪費上億元的稅金。

當然,對這些難民公平一點的話,敘利亞不是一個民族國家,阿富汗也不是,大多數第三世界的國家都不是,這些國家之間有什麽區別嗎?他們當然對祖國沒感情,但又無法融入歐洲文化,難道真要歐洲國家把國旗上的十字都去掉?之前我看到很好笑的,英國的一個恐怖分子去美國劫持猶太人人質。他説的一口正宗的英國本地口音,還説要給所有英格蘭的年輕人做示範,但又是在為阿富汗復仇。爲什麽美國不會把這看作是英國來恐襲美國人呢?即使是在民族國家誕生前的歐洲,歐洲人大多都對自己的部落國家有忠誠,而不是普世主義的基督教。即使是打十字軍,諾曼人都要和法國人區分開,當然更不把東正教的當人看了。但英國的穆斯林卻不討厭法國的穆斯林。

這就是全球化的又一個毛病。沒有民族國家還打什麽仗?投降就好了。
烏克蘭來的是東正教徒(希臘正教)
中東來的是伊斯蘭教徒。

對希臘人來說,分別很大的。
當然愛是由近及遠的,只有傻缺白左才會慷他人之慨,對沒文明的有色人種全方位跪舔。
对于穆斯林难民,没有哪个国家会热情欢迎,连伊斯兰国家都不欢迎他们。
乌克兰难民社区只需要警察正常巡逻 中东难民社区常年上国安观察名单 你说为什么呢?嫌希腊在挨恐袭上没对标欧洲是吧
都是中东难民自找的
V字大侠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那么讨厌穆斯林,还是滚回墙内去为维吾尔集中营唱赞歌好了,来品葱干什么?
>>乌克兰难民社区只需要警察正常巡逻 中东难民社区常年上国安观察名单 你说为什么呢?嫌希腊在挨恐袭上没对...


而且乌克兰人穷是真的大环境差,乌克兰人整体教育水平其实比中欧还优秀,大量乌克兰族教师无缝对接欧洲美国高校。
无心漫谈2 回复 V字大侠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那么讨厌穆斯林,还是滚回墙内去为维吾尔集中营唱赞歌好了,来品葱干什么?


大量民小支持维吾尔只是为了反共,反完共他们自己会把集中营再续上,就像昂山素季,其中蕴含着费拉对高组织度群体的天然恐惧
李瑞环 回复 V字大侠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那么讨厌穆斯林,还是滚回墙内去为维吾尔集中营唱赞歌好了,来品葱干什么?


我不讨厌穆斯林,但是穆斯林难民是我的税来养着的,表现不好我当然可以不满。
當時中東難民剛去的時候大家也是歡迎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就只能問他們自己了。另一方面我也希望烏克蘭的難民不要落入這個田地。
帝都東京 回复 V字大侠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那么讨厌穆斯林,还是滚回墙内去为维吾尔集中营唱赞歌好了,来品葱干什么?

你国人右逼是真的恶心
>>那當然不要亞非拉費拉呀。你看看這些“難民”有多少婦女兒童?雖然之前墻國人說收留烏克蘭美女挺惡臭的,但...

同意 金髮妹子和黑蜀黍之間 我當然選擇金發妹子 哪怕是貼貼也很開心
>>烏克蘭來的是東正教徒(希臘正教)中東來的是伊斯蘭教徒。對希臘人來說,分別很大的。


不过历史上希腊人的东罗马帝国的巴尔干部分就是由于斯拉夫移民入侵而丢的,现在是历史重演了
中东那帮难民跑去别人国家起码的客随主便的礼貌都不懂,强行要求社区实行伊斯兰法,在游行集会上猥亵姑娘还有各种强奸抢劫案件,那么我为什么要欢迎这样的难民,欢迎你来自己国家作威作福当上等人么?
我们村有个移民局难民住所,从14年开始难民就没断过,现在又来了好多乌克兰难民。
乌克兰难民是真难民,大部分是老幼女,打完了仗还是要回家的。
自己进入欧盟的穆斯林难民大部分是花钱偷渡过去的经济移民,15年从叙利亚入境欧盟的陆路的价格是8万欧元一个人,海路入希腊更便宜但不保活。真正的穆斯林难民要么是从联合国难民营分配到欧盟各国的配额难民,要么呆在土耳其难民营自生自灭根本进不了欧盟。
>>不过历史上希腊人的东罗马帝国的巴尔干部分就是由于斯拉夫移民入侵而丢的,现在是历史重演了
斯拉夫人,最後大部分都成了東正教徒。攻陷拜占庭,毀滅拜占庭帝國的元兇是塞爾柱突厥,後來成立的鄂圖曼是回教國家。

現代希臘跟土耳其在塞浦路斯小打小鬧了很多年。
>>我们村有个移民局难民住所,从14年开始难民就没断过,现在又来了好多乌克兰难民。乌克兰难民是真难民,大...


我不觉得那些在德国瑞典当街rape的会是经济移民。经济移民的叙利亚人还是挺本分的,而且其实很多人学历也很好甚至还会法文。
>>我不觉得那些在德国瑞典当街rape的会是经济移民。经济移民的叙利亚人还是挺本分的,而且其实很多人学历...

很容易被打上标签连带
>>大量民小支持维吾尔只是为了反共,反完共他们自己会把集中营再续上,就像昂山素季,其中蕴含着费拉对高组织...

正常人谁会去支持背景不清的组织 东伊运以后会干嘛你打保票吗 也就反贼不嫌事大 还敢帮维吾尔人
>>正常人谁会去支持背景不清的组织 东伊运以后会干嘛你打保票吗 也就反贼不嫌事大 还敢帮忙


维人基础教育本来就比较差,又被汉族打压母语,导致无论是维吾尔语还是汉语都一塌糊涂,教育水平差,没法找工作,人身自由受限,就只能报复社会了。我其实推荐他们早日用上海外维人用的拉丁字母,现在这套维文不适合维族文化发展了。

像隔壁的乌兹别克,首先苏联教育比中共普及的更好,其次乌兹别克语在整个苏联时期都是必修,塔什干几乎所有的乌兹别克人都是乌语母语,没有民考汉更没有集中营,乌兹别克人可以出版乌语文学书籍。而且整体而言乌兹别克宗教氛围也更加温和,外加放弃了阿拉伯字母转用拉丁字母,读写能力也有大幅提高。
正常的歧视链而已,华人在歧视链中的位置比穆斯林还低很多,将来中国被核平以后估计没有国家愿意接受支国难民。
>>而且乌克兰人穷是真的大环境差,乌克兰人整体教育水平其实比中欧还优秀,大量乌克兰族教师无缝对接欧洲美国...

第一是乌克兰西部本身就是中欧;第二就是中欧学徒行会aka技术学院体制强大,而这个传统在乌克兰基本没有或者被毁掉了。乌克兰现在的教育体制则继承了苏式学历崇拜,尤其是理工科和数学方面的崇拜思想。简单说就是乌克兰做题文化比中欧强。像马里乌波尔那种地方战前都是相当凡尔赛的,这种知识分子自恋程度在中欧相当难看到。

中东难民不闹事,乌克兰闹事,其实就是个歧视链的问题,乌克兰人本身更接近欧洲,中东人更远。然后小黄人不造反实际上是因为社会生态单调槁木死灰。中东难民本身离欧洲更远,教育水平更低,更难融入当地社会,群体又不缺乏反抗力量,就成为了闹事最多的群体了。其实历史上绝大部分难民大逃亡的早期都是以男性为主的,包括56年匈牙利事件也是如此(当时的记录是8成男性)。乌克兰这次是非常例外的,因为禁止成年壮年男性出境。
乌克兰人英勇,智慧,有正义感,如果我是欧洲小国,也会打开国门的;如果是伊斯兰人和中国人,我会假装看不见。这就是现状
自救者人救之
同是难民,粪坑国家和正常国家出来的人当然是有区别的,不服别来。
在人口老化的壓力下歐洲本來對移民不是太抗拒
但中東的穆斯林跟歐洲人有根本上的文化宗教沖突
光是基督教都分裂好幾次了
更何況仇殺上千年的穆斯林
以後不論是移民還是難民 除了看有沒有技術才能以外
民族族群的文化宗教價值觀才是真正的審核標準
先說好這也不是某強國人可以裝出來的東西
>>不过历史上希腊人的东罗马帝国的巴尔干部分就是由于斯拉夫移民入侵而丢的,现在是历史重演了
希腊和罗马本身就不是种族概念或者民族概念,而是城邦文化概念。所以不管是什么种族、什么民族的,只要接受了希腊的教化,就是希腊人。古时候的斯拉夫蛮族接受了希腊罗马的教化,他们已经被算作是罗马人了。但是很明显,现代的中东伊斯兰人是不会接受希腊罗马化的。
>>我不觉得那些在德国瑞典当街rape的会是经济移民。经济移民的叙利亚人还是挺本分的,而且其实很多人学历...

我说的经济移民不是指工作移民,而是指伪装成难民实际花钱偷渡的人,我国移民局明确称它们为“伪装成难民的经济移民”。它们实际上并不符合难民的标准,很多人离战区好几百公里根本没受到影响,它们只是追求欧洲的更好的生活而已。
有些人虽然受过教育,但其水平并不足以在欧洲立足,否则它们不会放弃工作移民的机会而选择花钱偷渡装假难民。一旦它们获得难民身份,它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工作养活自己,仅靠大家庭的福利补贴就能达到它们在原籍国的生活水平。它们的女性亲属是绝不会抛头露面去工作的。它们自己也很难获得正常的工作,因为毕竟不是所有工作都允许它们一天五次雷打不动的跪拜的。
大部分黎巴嫩及利比亚摩洛哥等北非穆斯林都能说法语,但叙利亚阿富汗人能说英语的都屈指可数,更不要说法语了。
V字大侠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无心漫谈2
>>大量民小支持维吾尔只是为了反共,反完共他们自己会把集中营再续上,就像昂山素季,其中蕴含着费拉对高组织...

说穿了就是自己废物呗,例如这里的某条费拉右还跑去投诉我,这和墙内粉红有什么区别?
V字大侠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北美carl
>>乌克兰难民社区只需要警察正常巡逻 中东难民社区常年上国安观察名单 你说为什么呢?嫌希腊在挨恐袭上没对...


你钦定的国安观察名单?说说看穆斯林难民组织上了哪国政府的恐怖分子名单了?
V字大侠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北美carl
>>正常人谁会去支持背景不清的组织 东伊运以后会干嘛你打保票吗 也就反贼不嫌事大 还敢帮维吾尔人

所以你不是反贼,那么你是粉红了?难怪一句话不敢回就去举报啊。
V字大侠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李瑞环
>>我不讨厌穆斯林,但是穆斯林难民是我的税来养着的,表现不好我当然可以不满。

贵国海外华人天天吃福利骗福利的多得是,您是其中之一吧?
>>我说的经济移民不是指工作移民,而是指伪装成难民实际花钱偷渡的人,我国移民局明确称它们为“伪装成难民的...


大马士革和阿勒颇说外语的还挺多的,尤其是基督徒和阿拉维派。你把叙利亚和阿富汗混为一谈就很搞笑。阿富汗何德何能能和叙利亚比??
>>第一是乌克兰西部本身就是中欧;第二就是中欧学徒行会aka技术学院体制强大,而这个传统在乌克兰基本没有...


做题家也是有自身优势的啊。像恁国80年代初那些土生”教授“连去西方当做题家的资格都没有,至少苏联整个存在期间做题家的地位是比真正洼地高出不知道多少的,也是获得西方广泛承认的。在苏联那个体制下你很难成为做题家以外的知识者,没办法。
>>大马士革和阿勒颇说外语的还挺多的,尤其是基督徒和阿拉维派。你把叙利亚和阿富汗混为一谈就很搞笑。阿富汗...

我从一开始说的就是难民和穆斯林难民,并不特指叙利亚难民,只是举例从叙利亚到欧盟的价格。
我没去过大马士革和阿勒颇,也不认识那里的普通人,我只认识从那里花钱偷渡来的难民,我觉得它们和喀布尔来的难民没有什么区别,十个人里面能找出一个说半吊子英语的给全体当翻译。
我在我村难民营里当了几年志愿者,所以我了解一些我村难民营的情况。也许你村难民营素质更高吧。
虽然我理解希腊人的做法原因,但他们应该考虑增加收容营地设施投入。
>>希腊和罗马本身就不是种族概念或者民族概念,而是城邦文化概念。所以不管是什么种族、什么民族的,只要接受...


相反,希腊恰恰是个民族概念。古希腊时代希腊城邦外国人归化就是几乎不可能的
中東難民很多還想挑國家住呢,哪有那種難民
地圖砲是不好,是愚蠢和懶惰的體現
但人心累了難免會想一砲打死所有人
>>做题家也是有自身优势的啊。像恁国80年代初那些土生”教授“连去西方当做题家的资格都没有,至少苏联整个...

说到底还是乌克兰更接近欧洲,东雅洼地比不了--老实讲以乌克兰本身的根底,她的发展是完全掉队的。阿尔巴尼亚都把自己搞进北约了。而乌克兰作为曾经的波立奥匈故土,起点比阿尔巴尼亚之流不知道高了多少,现在居然现在混到了这个地步,充分说明了泛斯拉夫主义论调和俄罗斯的毒性极大。

捷克信了泛斯拉夫主义,神罗核心直接给打成贫困的东欧,至今没有完全翻身。奥匈帝国留给他们的工业区最后全部成为苏联的战利品,以克里米亚模式从匈牙利王国拿走的斯洛伐克最后也抛弃了他们。如果我们再回溯历史,就不难发现波西米亚新教徒遭到的待遇在三百年后落到了当年的胜者奥地利的身上。不该拿的最终全部失去,不义基本都得到了报应。不得不感叹上帝的公义超乎寻常。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Trăiască România Mare!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4-13
  • 浏览: 7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