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專家質疑清零 指若成功就「割腕謝罪」:別再誤導14億人

大陸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過,原上海市第二軍醫大學長征醫院副院長繆曉輝表示質疑,稱抗疫的次生災害已經遠遠超過Omicron自身的傷害,更揚言如有本事清零,「我對著14億人割腕謝罪。」他同時提出7點建議,呼籲調整策略。

繆曉輝在社交平台發文,質疑現時的防疫策略究竟是否有助抗疫,「我們為什麼從上而下的領導和自媒體都逮著『躺平』說事?哪個專業人士建議過『躺平』?」。

他強調自己愛黨愛國,但每當發出一點科學的聲音,就會被通知「違規」,相反那些故意翻譯錯誤、非專業的文章,卻從不會被刪除,呼籲抗擊疫情必須政治、科學、民生、政治、經濟和國際影響通盤考慮,「科學第一,沒有這個就沒有其他,沒有科學,何談民生?」

繆曉輝叫板「掌握話語權」的大陸國家衛健委專家組組長梁萬年、大陸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你們做過醫生們嗎?看過一個病人嗎?我要裹挾張文宏醫生一起與你們倆隔空PK ,話題:額外死亡和清零及其他所有。」

他怒罵,「你們倆有本事『清零』了,我對著14億人割腕謝罪……Omicron還在,倘若它滾了,youcron或niancron還會再來。請不要繼續誤導從第一到最後一個的14億人了!」

繆曉輝引用一篇來自中國疾控中心周脈耕團隊的研究,分析了新冠疫情暴發的3個月內,武漢及中國其他地區的額外死亡率。文內顯示,因慢性非傳染性疾病死亡率增加 21%,糖尿病死亡率增加 83%(46/10萬vs25/10 萬),自殺死亡率增加 66%。

他指出,上海此輪疫情發燒後,醫療資源擠兌現象相當嚴重,以糖尿病為例,經計算,一個月內死亡人數可能為1170人,因新冠疫情全面封控後,額外增加死亡人數可能是2141人;這些增加的不幸者,因為醫療資源的擠兌,可能看不上醫生、吃不到藥、不能正確監測等,結果血糖控制不好,導致各種急慢性嚴重併發症而不治。

另外還有自殺問題,急升了66%,隔離人員的精神健康問題急需得到關注,「自殺是有『傳染性』的,千萬要引起重視。」他呼籲要理性看待,Omicron感染者病死率很低,不到千分之一,「但請不要誤解,這個分母是指全部感染者,而不是人口總數。」

來源:ETtoday新聞雲:上海專家質疑清零 指若成功就「割腕謝罪」:別再誤導14億人 | ETtoday大陸新聞 | ETtoday新聞雲
6
分享 2022-04-18

28 个评论

Chibaozi 黑名单
道理没错。共匪总是用数字欺骗百姓,结果把自己也骗了。
現在中共在WHO提出建議要將變種改名了,下個變種病毒株不叫Covid19了,也許改叫China Virus

這樣針對Covid的偉大防疫政策就完全成功了,而全世界已經沒有Covid19病毒株,這樣感染China Virus那跟Covid沒有毛線關係,也不用隔離封城了
>>現在中共在WHO提出建議要將變種改名了,下個變種病毒株不叫Covid19了,也許改叫China Vi...


好煩喔,不如china改名得了,也不用滿天滿地的被辱了,參考企業品牌被搞臭了要改名的操作
清零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人定胜天思维,这就是东西方两种不同看待事物的模式,西方国家防疫其实更多追求的是过程正确,而中国的清零政策想要追求的是结果正确,想不通这个逻辑的同学可以回想一下铁轨上的人那张图,中国选择的其实就是让火车变道去撞死铁轨上较少的那些人,然而现在看来那个目标已经越来越不切实际了,也就是对于中国来说,火车可能是一辆接着一辆开过来
說明“太陽由東方升起”的事,要用到“割腕謝罪”嗎?
真是具有中國特色的謝罪。

全世界絕大部分國家都以“與病毒共存”為目標,你卻硬要去清零(動態那種、社會面那種,而不是絕對那種);上海Omicron感染人數上十萬,死亡人數竟只有個位數。中共的公信力真是驚人。
存款清零
又到了中国传统优良文化的「臣死谏」时段。

只要读过些中国历史,都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些什么事。
谁反对清零,那就是反对当今圣上
谁支持清零,那就是支持圣上连任
居然到現在還沒有出來割腕謝罪....


這有點反常
啥时候直播割腕?
>>又到了中国传统优良文化的「臣死谏」时段。只要读过些中国历史,都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些什么事。


割腕谢罪 -- 死亡率几乎为零。 所以可以问一下这是医学专业能提出的谢罪方式吗?
真的不用割腕,質疑政府是公民的權利。
我懷疑因極端防疫造成的人身財產損失,是否需要進行國家賠償。
我也不想侮辱人,不過讓我說,大陸人很奇怪的地方在於,你都願意死諫,自焚了,然後還不願意成為下一個楊佳。

香港有個很有趣的過去,跟大家分享一下:
香港有線電視是歷史悠久的收費電視台,最有名的不是節目質素,而是取消訂閱很難,包括在行政上不段留難你,申請要通過fax而不能用郵件等等,反正怎麼嘔心怎麼做。

然後早一兩年有個人,取消不到煩躁了直接拿刀子去總部捅了人,之後取消訂閱就突然變得簡單多了。
>>割腕谢罪 -- 死亡率几乎为零。 所以可以问一下这是医学专业能提出的谢罪方式吗?


「戏」的重点,就是与实际的「事」相混淆,和你把商业公司的PR与诚实错认为同一属性的认知逻辑相同。区别在于,你是真信,所以不加思索,而他真的希望「中国人民」信,所以不加思索要用「人民熟悉的语言」。而一致的地方,在于你们都「真」,你是「真信」,他是「真意」。

中国共产党的「党国民三位一体」同理。

再往前,斯大林的共产主义和大俄罗斯民族主义也是如此操作,由于搞得太有效,以至于今天还留下了普京,以及遍布西方文明的共产主义果实。
>>我懷疑因極端防疫造成的人身財產損失,是否需要進行國家賠償。

並不會,之前律協下過1個文,要求所有律師拒接涉武肺賠償訴訟,真·滴水不漏
很烦这种死谏,你有这功夫自杀,还不如杀几个不做人的官员,起码还有震慑作用
脖子上但凡有脑袋的都知道清零不可能持续。
全世界都放开了难道你中国世世代代闭关锁国清零下去?
学朝鲜?
朝鲜确实这样做了,然后呢?一爆发就是18W。
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清零?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疫苗卵用没有。
>>我也不想侮辱人,不過讓我說,大陸人很奇怪的地方在於,你都願意死諫,自焚了,然後還不願意成為下一個楊佳...


额,我提供一个角度,不知道对不对。杀别人需要的勇气和动力可能 大于 杀自己,所以大多数人哪怕被逼急了,也不敢去杀别人,只会自杀。
>>额,我提供一个角度,不知道对不对。杀别人需要的勇气和动力可能 大于 杀自己,所以大多数人哪怕被逼急了...

我沒有意見,個人選擇而已。
而這些個人選擇決定了國家的走向,就是這麼簡單的事。
>>清零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人定胜天思维,这就是东西方两种不同看待事物的模式,西方国家防疫其实更多追求的是...

你太天真了,想得都是事物美好的一面。

什么不同模式的产物,你真以为习包子搞清零真的是从保护人民生命的角度作出的决策?你真是把包子的借口当原因了——借口和原因是两个不同的东西。

包子这么做,根本上是为了证明自己更正确,前期这么做取得了成功,然后迫不及待的开表彰大会,就是为了做实自己的功绩;后期还这么干,根本原因是借这个事找出反对自己的人然后搞政治斗争。参考指鹿为马的典故,你真以为把鹿说成马是因为思维模式的不同吗?

至于这么干后老百姓的死活,包子打心眼里就没考虑过。反正都是可再生的韭菜,割也割不完,操那个心干嘛?自己的权位才是他要操心的。
>>我沒有意見,個人選擇而已。而這些個人選擇決定了國家的走向,就是這麼簡單的事。


是的,大家都不愿意做杨佳,那就麻烦了
故割腕謝罪?割腕是少女才幹的行為,人家鄰國都是切腹謝罪的,這德性和決心也落差太大了。
>>「戏」的重点,就是与实际的「事」相混淆,和你把商业公司的PR与诚实错认为同一属性的认知逻辑相同。区别...

对啦,就是这样的。其实泛斯拉夫民族主义在布拉格发明出来的时候,根本目的也只是被帝国压迫的波西米亚地主新兴资产阶级之类的想要推翻大贵族,自己统治整个波西米亚。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导致捷克人还真把自己全须全尾地交给了俄罗斯人/苏联人。因为群众真的就信了:我们和俄罗斯人同文同种,应该是一家。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个扯淡程度远大于英国人和德国人瑞典人丹麦人都该是一个国家。但是因为当时这种发明很有利于推翻帝国,所以必须坚持。等到这个信仰已经颠扑不破了,这个时候忽悠群众的领导者们发现自己已经百口莫辩,只能顺着走下去了。然后实际上捷克的产品和工业扩张最厉害的时候就是现在他们官方钦定的“黑暗的苏联时代”,既不是现在布拉格知识分子隐隐约约怀念的帝国时代,也不是民族主义者张牙舞爪的小协约国时代,也不是现在。但是我们地主资产阶级要夺回国家主导权,所以苏联时代的一切都要发明成万恶--就像泛斯拉夫主义的时代一切天主教的德意志的都要发明成万恶是一样的。这都是相当马基雅维利的手段,专门骗外围边缘人aka95%的捷克国民的。效果当然是非常棒,只是有个小小的问题,就是民族国家--大众民主时代的前提是民众永远正确,所以真信了泛斯拉夫主义的那95%捷克国民最终被篡夺整个俄罗斯帝国遗产,搭上了雅尔塔东风,更能发明历史,手段更卑劣的布尔什维克给掌握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是如此。然后苏联也完蛋了,而且跟俄罗斯不同,捷克的那些寡头们都被除垢法案之类的二次颜色革命革掉了,他们再也没能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声音--如果他们还在,他们就会详细地告诉你苏联时代我们捷克的成就多么伟大,从中国到非洲,到处都是捷克的工程项目和技术员,内容会比我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扯淡学家起码详细五百倍。然而历史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真信的都是外围,但是核心需要他们的资源和炮灰。但是这些资源最终也左右了事态的最终发展,往往会走向始作俑者根本想不到的地步。
>>对啦,就是这样的。其实泛斯拉夫民族主义在布拉格发明出来的时候,根本目的也只是被帝国压迫的波西米亚地主...


不是每个人都把权力当作至高价值的。
>>清零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人定胜天思维,这就是东西方两种不同看待事物的模式,西方国家防疫其实更多追求的是...


中國的問題不完全是選擇鐵軌上人較少的那一側 而是根本無視也不知道鐵軌另一側有多少人 甚至當有網友統計那些因為封城非正常死亡的人 也遭到中共封殺 也就是說中共甚至拒絕去知道也拒絕民眾知道另一側會死多少人
它一開始就決定要走某一側 而不是根據數據來選邊 不管結果如何 它都會贏 因為它要面子
>>不是每个人都把权力当作至高价值的。

根据我的实际观察大多数人的至高价值其实都不是权力。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是为了权力可以放弃一切的。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核心和外围,除了一切客观硬件上的差别,其实主观理念上的差别是巨大的--这是现代大众民主政治正确下不能被放在大庭广众严肃讨论的话题。但实际上就是如此。即所谓我们如果受制于人,那大半是因为我们自己。
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不然怎么能厉害了我的国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