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粉红五毛的办法

共产党有句话: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共产党内部本身思想体系也不是完整无缺的,
是存在很多内部矛盾的。
所以我觉得攻破粉红五毛,
最好的办法决不是使用什么“普适法则”什么“自由人权”
这套理论体系我们相信,我们坚守
但他们是不懂的
跟他们在这个问题上辩论是完全无解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他们的理论矛盾。
比如他们觉得应该无条件支持地方政府
我们就可以用中央来压他
你要支持地方,
你是想要反对中央吗?
你是要支持独立吗?
你的思想何其反动?
你反党反社会主义,
该当何罪?
……给他们扣上一顶一顶的帽子。
让他们没得辩。
一辩就是你无理取闹,你在对抗中央!
辩赢辩输你都是输
让你两头堵!
大家以为这个策略何如?
8
分享 2022-06-21

36 个评论

所以不就是“扣帽子”?

那么扣什么帽子其实都无所谓了,反正就是“给他们扣上一顶一顶的帽子”嘛。
我先杠一下,如果这个小粉红说:地方政府就是中央在地方上的话事人,是中央精神在地方上的传达者和执行者。这时该怎么办。
反恐反独 非活跃用户
已隐藏
>>我先杠一下,如果这个小粉红说:地方政府就是中央在地方上的话事人,是中央精神在地方上的传达者和执行者。...
上樑不正下樑歪
我认为这些流于表面没有底层价值的思维除了嘴炮以外用处不大,跟粉红要辩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以及群众监督质疑政府的能力和渠道,一党垄断的情况下,你要如何论证这个政府会在错误的时候改正的呢?凭信仰吗?举个例子,8964是不是错的?如果是错的,为何没有平反,如果是对的,为何不允许公开讨论?
PS:欢迎葱油扮演红蓝方进行辩论
他们吃铁拳时,坚决支持中央行了,他们马上闭嘴了,因为那些b话他们天天挂在嘴边,我支持河南银行跑路,你们可以打我了 。
经济不好啊,财政不行啦,003下水啊,国家太难了,等国家打赢美帝不是整个地球都是你的?急啥现在熬熬苦,别给国家添饭添乱,别给敌对势力递刀子
>>我认为这些流于表面没有底层价值的思维除了嘴炮以外用处不大,跟粉红要辩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以及群众监督质...

你说的这些他们根本不信,他们会搬出其他理论来跟你对辩。不要论证政府会改正,不会改正的。就该让他们错上加错中觉悟。
8964?我跟他们对辩的时候就是强调这个东西不能谈,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就是不能谈!谈,对的也是错的,错的更是错的。
>>我先杠一下,如果这个小粉红说:地方政府就是中央在地方上的话事人,是中央精神在地方上的传达者和执行者。...

既然你如此说,你更应该对中央无限效忠。中央说的东西,你必须要无条件执行。你找到地方上各种不执行中央政策的纰漏就好了嘛。(地方政府其实本质上都有对抗中央的冲动,你仔细观察就好了。比如那个不让异地审查的事情,就很明显是在对抗中央啊。中央派人下来暗访明访,你竟然要找各种理由对抗,你居心何在?敢辩?辩就把你撸掉!)
>>所以不就是“扣帽子”?那么扣什么帽子其实都无所谓了,反正就是“给他们扣上一顶一顶的帽子”嘛。

我觉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非常有效的方法。因为他们无法对抗,对抗了输了也是输了,赢了还是输了,总之就是一个输字!
>>你说的这些他们根本不信,他们会搬出其他理论来跟你对辩。不要论证政府会改正,不会改正的。就该让他们错上...


你可以搬啊,我倒想看看有什么合理的说辞能说服我,凡事都得有个理由,8964为什么不能谈?如果什么都不能谈那还叫什么辩论,一句话就能噎死对方,先谈这个,再谈别的,你连事实都不敢谈论有什么资格跟我辩论?对不对,你总不能告诉我这件事没发生过吧,像我就不会主动去代入迎合粉红的思维逻辑,你的基础逻辑首先就是错的,那我就不可能跟你开展下一步辩论,如果一件事不能谈,那无数件事都不能谈,彭帅事件,徐州八孩,红码,一大堆事情都不能谈,你都顺着他?那你最后只能被他代入他的层次,然后以他丰富的经验击败你
简单点,就告诉他们中共是第二共产国际创立的。国外反华势力。

1931,918日本宣称三月亡华。

这一年, 共产党创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钱用列宁图案,国歌保护苏维埃,土地叫苏区。
宪法,第十四条。允许各省,名族独立。

2,
上视频网站找,八个造谣者。ccav合集。
謝謝習近平 新注册用户
反串黑即可 

我支持紅碼 這是社會主義優越性
再邪恶 腐败的政府是不是都要拥护,不能推翻。不能反对。
如果回答 是
为什么反对 推翻国民政府
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吗
讲真的容易被你说一说就叛变粉红的,那么将来也可能在中共某一些举措比如航母下水之类再变回去
没有真正经历过铁拳或者完整自己在不受影响下接收外部信息再与内部信息比较的,是无法完全将粉红打掉的
跟脑残粉红有什么好杠的? 人各有志!
>>跟脑残粉红有什么好杠的? 人各有志!

你说的也对。
我只是想说,如果要杠的时候,可以采用我的策略。
>>讲真的容易被你说一说就叛变粉红的,那么将来也可能在中共某一些举措比如航母下水之类再变回去没有真正经历...

只需要他叛变粉红啊。或者让铁拳把他干死(反正文革期间干死这样的也为数不少。是本义的“死”喔,不是比喻义喔。)
>>再邪恶 腐败的政府是不是都要拥护,不能推翻。不能反对。如果回答 是为什么反对 推翻国民政府

你这是另一条思路了,不在他们的理论框架下。
>>简单点,就告诉他们中共是第二共产国际创立的。国外反华势力。1931,918日本宣称三月亡华。这一年,...

那如果他们是宁可亲共也要反华呢?
>>你说的也对。我只是想说,如果要杠的时候,可以采用我的策略。


不需要,你就认同它们,就是对它们最大的伤害。我的应对方法是:你说的都对,不好意思,我错了!
他们多数还真的反感这些帽子,比如五毛小粉红毛左之类,因为……
这些帽子很准确。
想比之下,他们反唇还击的美分145050万之类的,都是莫须有。
>>你这是另一条思路了,不在他们的理论框架下。

是他们的理论 就是无条件支持拥护政府 把政府国家绑定。可惜当年party也没这么做。
>>那如果他们是宁可亲共也要反华呢?


亲共的人怎么能反华呢?

共产党的口号一直是反华的是敌人。

所以,知道真相才能知道真正反华的人共产党。

所以,要确定两个标准。
1,共产党才是反华。
2,八个造谣者,确定它当面说谎。(各种ccav说,没有武汉病毒)

这两个给其他人先确立了。才好谈以后的事。

不要谈美国。
>>是他们的理论 就是无条件支持拥护政府 把政府国家绑定。可惜当年party也没这么做。

政府还有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之分呢,而且他们之间也是有矛盾的。(即便中国是中央集权,这种矛盾和罅隙也还是存在)就应该离间这个矛盾啊。“你支持政府,那么你到底是支持中央还是支持地方?你支持地方,那么你就是反对中央了?反对中央就必须打倒!”
>>他们多数还真的反感这些帽子,比如五毛小粉红毛左之类,因为……这些帽子很准确。想比之下,他们反唇还击的...

那就扣!“反对中央”“反党”“反社会主义”!
还能想到什么高帽子?扣死他们!
>>不需要,你就认同它们,就是对它们最大的伤害。我的应对方法是:你说的都对,不好意思,我错了!

嗯。你说的都对。
五毛根本没有人格,有人不做非要当狗,往死里打,下手别留情。
>>你可以搬啊,我倒想看看有什么合理的说辞能说服我,凡事都得有个理由,8964为什么不能谈?如果什么都不...

我的策略可能和你相反,我是会千方百计的阻止他去谈六四,禁止他谈六四。我会指斥他,你想谈六四就是居心不良居心叵测与党对抗。我会让他自己去意识到党的政策的荒谬性。自己去体察去吧,不要我直接告诉你。因为我怎么跟你说,你都不会接受的。
我一直觉得,反证法是最有利的逻辑。我逼到你必须要打你自己的脸。逼到你非觉醒不可。不觉醒就只能不断的打自己的脸。
你觉得他能用怎样丰富的经验来击败我?
不如我们来个角色扮演游戏?你来扮演粉红?我来扮演反贼(然后我这个还是个表面粉红的反贼)
>>所以不就是“扣帽子”?那么扣什么帽子其实都无所谓了,反正就是“给他们扣上一顶一顶的帽子”嘛。

这不对,共产党扣的帽子是假的,共产党的罪恶是真的。
>>想真正改变一个人,不需要争论,更不需要谩骂。难道各位是靠人骂醒的吗?(当然,可能有这样的人,我佩服你...

还真有可能骂醒一个人,虽然我觉得挺难的。我只是想让他察觉到他这套思维体系的荒谬性。我要让他体会他的理论体系的荒谬性,我当然只能变成他。变成他了,我就只能扣帽子。扣帽子不是我的本义,扣帽子扣到多了就必然要逼得他没办法扣帽子。当人人都自私的话,人人就不能自私。其实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如果只是在网上,我觉得无论是我们的同情还是我们的谩骂,对他人的影响都很小都很有限。我同情你一下,你就能更开心的活下去了?我谩骂你一下,可能你会稍微不开心那么一点,也不会很不开心罢。?反正我是不会受网络上言论影响的。你又不是我啥人,你说什么关我屁事。反推过来,我说什么也关他屁事。
我不想说这是什么优越感。诚如你所言,我们多数人可能也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我自己都觉得奇怪,我这么一个从小听VOA、BBC、自由中国之声长大的孩子,居然也会曾经『粉』过。)
你说的『扶一把』,在排除讹诈可能的前提下,当然一定会努力做到。生命会有优先级的。自己的生命首先优先于他人(主要是指陌生人)的生命。然后自己的财产权等,也会优先在他人的生命权之上。(比如要你倾家荡产救活一个人,给他付医药费,你会吗?你不会吧。这说明自己的财产权始终还是大于他人的生命权的。)
我觉得你这个利他的思想,可以自己去做,自己去实践,都没有问题。甚至我们可能要拍手歌颂。但是不适合去让别人去做。我不觉得有必要让所有的人都成为“圣人”。大家都是普通人就好了。不要害人就很好了。遑论帮人。(其实也有可能在小部分粉红当中,有存在你说的『圣人』思想的呢)
>>五毛根本没有人格,有人不做非要当狗,往死里打,下手别留情。

我只能放放嘴炮,仅此而已。
>>嗯。你说的都对。

哪个反贼不是都走过这样的历程,以为能说服,或者改变它们,结果都是徒劳。
还是太天真了,现在已自己润,管它们死活呢。
>>我的策略可能和你相反,我是会千方百计的阻止他去谈六四,禁止他谈六四。我会指斥他,你想谈六四就是居心不...


你都说了他自己就不想谈,然后你又阻止他谈。。。你要怎么让他意识到党的荒谬性。。。
>>你都说了他自己就不想谈,然后你又阻止他谈。。。你要怎么让他意识到党的荒谬性。。。

不想谈的就不谈呗。我才不跟这些人做什么普法工作呢。不知道就不知道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