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美联储强势加息下 中国挽救经济陷入两难境地

中国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连续下降两个月后止步,未能连续三月下降。6月20日,中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为3.7%,5年期以上LPR为4.45%。也就是说,1年期LPR和5年期以上LPR均与5月保持一致。

中国的大多数新增贷款和未偿贷款都是基于一年期的LPR进行浮动,五年期利率则影响着抵押贷款的定价。

5月份中国下调了五年期的LPR,幅度之大出乎市场意料,目的也很明确,即刺激陷入困境的房地产行业,以挽救因疫情封控而受损的经济。

然而,与此同时,美联储连续加息,而且在美国国内通胀水平持续高涨的情况下,把加息幅度提高到28年来的新高。分析人士认为,中美在货币政策上背道而驰,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中国陷入两难——如果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来救经济,可能会造成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经济将面临新的难题。

中国:降息的冲动

中国降息的冲动来源于两点——一、利息处在高点,有息可降;二、经济在二季度遭受打击,亟需恢复。

针对第一点,即便在经历了一轮下调后,中国的相关利率依然维持在高位——1年期LPR为3.7%,5年期以上LPR为4.45%。相比之下,在2020年新冠疫情之初,美联储“一口气打光子弹”,将利率直接降到0%-0.25%,并一直维持到今年3月。

路透社援引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经济学家称,如果西方央行今天面临的挑战能给中国带来任何教训,那就是货币政策不应过于宽松。中国人民银行在过去几年中对发达国家鲁莽的货币宽松政策提出了批评。因此,中国人民银行在宽松方面一直比较克制。

换言之,中国的利息水平还处在较高的位置,有降息的空间。

针对第二点,中国经济在疫情中坐上了过山车。2020年一季度后,中美的经济状况开始分化,中国控制住疫情后,经济快速反弹,2020年二季度直到2021年底,中国都维持着可观的经济增长,没有降息的必要。

直到今年3月份开始,疫情突袭北京、上海等中心城市,此外大量城市都时不时进入封城状态,使经济预期迅速恶化。中国政府救经济的愿望越来越迫切,甚至要求各地方政府刺激手段“应出尽出”,降息也成为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同时期,美国则因为前期过于激进的“撒钱”措施,再加上俄乌战争、供应链扰动等因素,陷入高通胀的痛苦之中。

中美政策分化

面对完全不同的国内经济形势,中美的货币政策开始分化——美国急着加息,中国则有降息的冲动。

对于美国而言,如果利率升高,银行在给企业或个人放贷时的利率也水涨船高,此举可以减少货币供给量,降低通胀,从而给经济降温。

对于中国而言,如果降息,银行放贷的利率就会降低,借钱成本更低,将刺激企业和个人贷款,一般来讲,整体经济得到刺激,变得更加活跃。

路透社援引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Iris Pang认为,中国削减5年期最优惠利率意味着,抵押贷款和长期贷款的利率将下降,这意味着基础设施项目也可能从较低的利息成本中受益。

值得一提的是,中金公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文朗在近期一场公开演讲中表示,促进经济复苏的关键在于降低与疫情有关的不确定性。而在疫情的冲击下,最首要的任务是保市场主体(即保护企业,不至于倒闭)。考虑到货币政策(即加息、降息等)的局限性,财政政策(政府性投资、补贴等)需要在保主体方面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财政补助的力度仍然有待加强。

不过,5月中国财政收入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32.5%,其中税收收入同比锐减38.1%。考虑到其中有减税政策造成的影响,即便扣除退税因素后,5月财政收入依然同比下降5.7%,与4月的5.9%降幅相当。从侧面反映出当前的经济困境和财政上的捉襟见肘。

两难:贬值与资金外流

美国加息,意味着西方市场不得不跟进加息。美联储加息后,从欧盟、澳大利亚,再到香港,都有加息的动作。

路透社认为,随着全球央行的加息,中国政府很难通过降低利率来刺激疲软的国内经济——如果中国在其他主要经济体加息之时,开始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以支撑受疫情打击的经济,那么中国将面临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风险。

美联储加息后,意味着美元有更高的利息回报和金融资产回报,这会导致新兴市场的国际资金,回头流入美国市场,以追求更高的回报。

对于新兴经济体而言,美元流出,会使本国货币面临贬值压力。

近期举行的“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20天左右的时间内从6.3跌至6.8左右,“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元指数走强,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已经上涨约8%,日元、欧元、英镑对美元也都大幅贬值”。

对于像中国一样的新兴市场而言,货币快速贬值隐藏着巨大风险。比如,在1994年的美联储加息周期中,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迅速贬值,其中墨西哥尤甚,货币大幅贬值,市场恐慌情绪蔓延,大量资本从墨西哥流出,国际收支情况恶化,直接导致了墨西哥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的货币危机。

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雳撰文分析,中美货币政策分化进一步扩大,增加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不确定性。人民币贬值会对中国经济社会造成广泛的影响——首先是外资或受到汇率波动加剧的影响流出中国资本市场,其次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贬值压力增强,也不利于中国进口产业的长期发展。

凯投证券在其一份研究报告中称,虽然中国人民银行对货币走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人民币仍然非常坚挺,但中国最不希望的是不得不抵御对人民币进行急剧地、可能破坏稳定地抛售。而如果中国现在降低利率,同时几乎所有其他主要经济体央行升息,这种情况就有可能发生。

路透社援引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中国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独立的货币政策,但在这个阶段,中国需要更加注重平衡内部和外部条件,试图避免在货币政策立场上与美国发生直接碰撞。
5
分享 2022-06-24

11 个评论

我倒是觉得中国政府并不怕货币贬值,人民币本来就是被高度控盘,不能随意兑换的币种,贬值之后,只要中国的社会稍微稳定些,总有些想来抄底投资的。而且现在国内以打击诈骗和洗钱为由,各种卡外汇,本国的资本想出逃越来越难。 所以以上两点弊端,中国政府应该并不怎么在乎,因为对他们来说都是可控的。相应的,降息+放水才更符合中国政府的初衷,更是不得不做的,不做房地产就完蛋,整个金融都有崩溃风险。
我另外關注的點是:美國是否調降對中關稅?

拜登先前18日已放話,要考慮調整關稅,用意是降低通膨;財政部長葉倫19日說,對中關稅已經失去戰略目的;不過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22日說,關稅手段不應該放棄,她身為一個貿易談判代表,絕不同意放棄這個最有利的籌碼,尤其在中國仍然對美國進行不公平貿易的情形下。

戴琪對國會議員說,華府一直試圖讓中國做出某些承諾,但發現中國的承諾捉摸不定;而且,降低關稅對改善通膨沒有太大用處,事實上,當前能有效打消通膨的手段並不多。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206230039.aspx
>>我倒是觉得中国政府并不怕货币贬值,人民币本来就是被高度控盘,不能随意兑换的币种,贬值之后,只要中国的...


这两年的骚操作打击正是外资抄底的信心,一个政治风险如此巨大的地方,抄底也是需要比以往更多的考量。
>>这两年的骚操作打击正是外资抄底的信心,一个政治风险如此巨大的地方,抄底也是需要比以往更多的考量。


是这样,但是只要rmb的香气飘得够高,总有不怕死的想来吃两口,比如华尔街的那帮人。
加息根本不能解决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供应链,友岸外包是整个供应链回迁美洲的开始,但是too liitle too late,战前无法解决愈演愈烈的供货不足问题。只能在战后重建中顺便完成。

Anyway,美支殊途同归,这仗逃不过了。
美联储加息缩表+日元无限量宽松贬值
中国人是否感受到了一丝酸爽
美元这样搞会把自己搞死的,货币高到这种程度,还搞什么制造业回归
>>我倒是觉得中国政府并不怕货币贬值,人民币本来就是被高度控盘,不能随意兑换的币种,贬值之后,只要中国的...


高度控盤的前提是有外匯儲備,要拿真金白銀來燒的,不是你下個令就可以控的
外匯儲備如果見底,人民幣變廢紙都有可能
>>美元这样搞会把自己搞死的,货币高到这种程度,还搞什么制造业回归


欧洲乱 亚洲乱 资本和钱有能往哪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福音派传道人 境外反共势力 亨学家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9-28
  • 浏览: 5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