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对台湾人对大陆人对极端厌恶的一点见解

假设你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不设外省内省),从小你就被父母严格要求各种道德规范,如:卫生自理,不得偷窃,善待他人,言出必行等。甚至因为没做到以上要求被体罚,但是也因为这种严格的道德教育,你长大后成了一个“人间之鉴”。然后你也接触到了很多大陆人,他们假装斯文,用根本说不通和驴唇不对马嘴的数据来笑着贬低你的台湾,偷厕所纸,不懂言出必行,不懂公共道德(共享单车gps就是为了应对偷车和乱放车),以自我为中心的一群人。然后他们现在说和你是一类人,是同胞,如果你不想和他们做同胞就要杀了你,用核弹把你的家人都变成灰烬,好似侵略罗马的蛮族。你还会不恨这些人吗?
14
分享 2019-01-18

36 个评论

想想我们古时候各朝各代的这些文人墨客,佳人才子。要是看到现在的中国,我估计他们会集体去自杀,哎!礼崩乐坏矣。
看完你的见解,我必须替'大部分'普通的中国人说一点话。*不是说你错。
教育好小孩子,是不分地方,国籍的。哪怕一个骗子回家也会教导自己孩子做人要诚实。中国老师也是教学生以礼善,待人待事。

无奈社会是无情的,哪怕你接受最高道德标准的教育,一入社会,深似海。你搭的士,买东西付账,服务后,你只要跟对方说谢谢,人家会用异样的眼神看你。你说话轻声一点,礼貌一点,根本没有人发现你开口。真的,我在中国时,朋友都说我是透明人。
毕竟,两个不同的社会环境,相对也有两种不同的风气,习惯。哪怕台北跟台南也有这个问题。

最后,你说的问题,我发觉那些人的想法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非常对立。不是自己人就是敌人,是敌人我就要消灭你。这种简单粗暴的思维模式, 我也无能为力。
我不否认大陆人有你说的这些问题,不过电信诈骗的源头省,标榜自己严格遵守道德规范,岂不令人贻笑大方?还是说你们觉得骗大陆人不算骗?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2912923
自己看看吧。
大力宣传和打击台湾电信诈骗有强烈的政治动机,权健这种背靠政府的诈骗比电信诈骗严重多了。
你说的只是一部分原因。

今天大部分的台湾青年和美国青年都有一种共同的心理特征

“缩在自己的舒适区,缺乏对世界的好奇,不爱折腾,不够侵略性。”

我们可以称之为 自信,也可以称之为 Xenophobia

我也想希望像台湾或美国青年们那样彬彬有礼,但我绝对不想像他们那样胆小、不求甚解。如果彬彬有礼的代价是牺牲我的好奇心和侵略性,我宁可作一个被讨厌的粗人。

同理,我希望自己受妹子欢迎,但如果代价是成为一个娘泡,我只能对自己的欲望说不。

我也见过很多睿智能干的台湾人,她/他们很少看谁不顺眼,因为他/她们能一眼看到本质。
我觉得你对台湾人的品德过于美化了,台湾人的德性很大程度上和大陆人是一致的,大陆的恶主要是制度之恶
One man meat other man poison Xenophobia 对美国人来说不完全坏事
但是对台湾来说非常的坏。缺少国际视野,缺乏危机感,如果台湾可以划到太平洋中间,那随便。无奈台湾就在大陆旁边,而且还刚好挡在大陆的出海口。我说多一句,你觉得大部分美国青年都Xenophobia 吗?我不觉得,他们对美国founder fathers 的精神还是很强的。
所以呢?你除了证明台湾人确实存在诈骗行为,还不止危害一个国家,还证明了什么?我当然承认台湾当局并不是对此事视而不见,但一个五十步的婊子,标榜自己是白莲花去骂另一个婊子就很有意思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完全文,台湾电信诈骗的缘由,在于“九二共识”的复杂背景下,大陆和台湾在引渡问题上,优先考虑自身的政治利益,互扯后腿,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是一个纯粹的政治问题。
抱着先入为主的观念去看问题,随便扣帽子,并不足以开阔你的眼界。
南橘北枳,你这种说法和“河南人偷井盖,东北人黑社会”一样,将政治环境问题转化为人的素质问题,很莫名其妙。
你总不能要求犹太人对德国人有好感吧?

福尔摩沙人对桂枝人的感情纵然在现阶段还没有达到犹太人对德国人的程度,但随着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台两国的小气候变化,这一天不会遥远。

PTT上已经开始大量讨论东土耳其的再教育模式是否会被迁移到福尔摩沙的可能。被武统后自不必说。如果被蓝金黄的KMT上台,是否会按照中国主子的意愿引入"枫桥经验"镇压要求独立自由的福尔摩沙人民?KMT在这方面可是前科累累,血债不断。柏杨当年搞了个"大力水手"的漫画,就被下狱。难道这一天就不会卷土重来吗?

"票选国民党,台湾变香港。票选xxx,台湾变新疆。"每当福尔摩沙遇到生死攸关的转折点时,桂枝就会来一次"神助攻"。1996年是试射飞弹,2016年是周子瑜。2019是"再教育营"
不能指望台湾人对一群叫嚣着"血洗台湾, 留岛不留人"的人有好感.
当然这种思想不能代表全体大陆人, 包括我, 但是现在大陆网路上全是这种言论, 提到台湾必然开一波嘲讽然后血洗武统, 台湾人除非都是孔圣人, 不然能喜欢大陆人么.
Excuse me?抬起头看你的文章内容,谁先开始讨论人的素质问题的?我照着你的步调来,现在反倒声讨起我来了?
讨论道德就请 focus 到道德上,政治我完全承认存在问题,但这跟道德审判怕是八竿子打不着吧?
我觉得美国青年大部分表面很政治正确,但真正好奇心强的很少。他/她们跟台湾青年都极度非常渴望来自同辈的肯定,特别在乎自己的公共形象,为了融入为了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宁可自我阉割、盲从,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Xenophobia最核心的成因就是缺乏了解外界的好奇跟改变自己看法的动力,无知导致恐惧和仇恨。

相比之下大陆更多是中老年人死要面子,年轻人通常都是don't give a fuck,当然也因此常常变得太狂等问题。
你有没有对Xenophobia有什么误解?Xenophobia的中文解释是排外主义,也可以说极保守主义。美国学校是左派天下,怎么会排外主义呢,就算是有排外主义,也是世界最少的。 我给你搞混了。再说,在西方国家,我们千万不要去label他们,尤其美国这个全世界最大的'移民国家',如果有排外主义,黑人能当总统吗?华人放任政府公职吗?每天成千上万的外来移民进入美国所带来的文化冲击,还无知?你所说他们缺乏了解外界的好奇?那是因为他们认为美国就是世界中心,世界上最大的文化溶锅,也因为这样,他们的文化才能遍布全世界。
已隐藏
我觉得她说得没错啊。
“我觉得你对台湾人的品德过于美化了,台湾人的德性很大程度上和大陆人是一致的,大陆的恶主要是制度之恶。”
电信诈骗的源头省。。。且不说对不对,那这么说来,某国岂不是毒气的源头省(空气污染),毒品的源头省(食品安全),腐败的源头省(贪污)???
美国社会整体上是很包容的。

见识浅薄缺乏好奇跟Xenophobia都是同一个心理机制。
学校里的左派包容吗?你看看那些华人或者少数族裔为了融入费多大劲。
少数族裔比较难融入学校群,嗯,确实是这样。但包容vs融入是有很大差别的。《我包容/尊重你跟我的差别》,不代表《我期待/很想你融入我的世界/群体》。很复杂,很profound 的议题。很想在这里讨论,但如果表达不完整,还不如不说的好。

这个可以是小到平时小朋友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相处。总之,少数民族去移民也好,读书也罢到其他国家就要有心里准备度过这段融入期。不然你就每天一个人,吃午餐,读书,回家,看电视,睡觉。
对不对我不用跟你争了,自己多看看资料吧。但你的后半句,怕是跟TG的思路一毛一样,比如隔壁家打孩子了,我就不能打了?
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厌恶支那贱畜?
世界公民 新注册用户 回复 1901zxc已停用 ?
感謝理解
一般而言,台灣人不會因為看誰不順眼就明顯的表現出來。同樣是台灣人,我曾聽過一位台灣人說他討厭的人都不知道他討厭對方 甚至以為他很喜歡對方。我不知道心機這麼重的台灣人多不多,但我很確定大多數的台灣人不會因為討厭誰就讓對方難堪。有教養的就默默遠離,沒水準的就私下惡整,只有流氓才會明擺著弄你。至於侵略性,真正有侵略性有野心的人是不會外顯的。我認識很多溫文爾雅的台灣人實際上野心大的很。文質彬彬不代表沒有野心。
真想给你点100个赞
不认同你的看法,目前两岸民众总体上是互相讨厌,大陆人对台湾还多了一份不屑,但同时两岸仍然有不少人互相欣赏,大陆有不少国粉、台湾也有很多统派粉红,台湾面对一个极不友好的强邻,心里更多的是恐惧。

我个人对台湾人是极其讨厌的,这与制度无关,从文化层面上来看,台湾人仍然属于中国人,具备中国人的所有劣根性,土生台湾人更兼具明显的小国寡民心态,我对台湾人性格的评价是“阴毒”,在大陆所有外资企业中,台资是对工人最恶劣的,还有大量大陆籍新娘(陆配)在台湾的遭遇,至于很多台籍渔船、货轮残酷对待大陆船员的事例更是很多。当然,这些并非台湾人独有,大陆人同样具备,这就回到了“文化糟粕”的范畴上了。

我一直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那就是对外国人热情包容、对同胞冷酷无情。为何会产生这种文化现象?那是另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了。
所以你觉得互害模式、养蛊模式跟民主无关。你觉得这是这个中华文化的问题,还是人均资源稀缺,还是全人类的通病只不过表现不同?
有一点你错了 台资主管不是因为员工是大陆人才那样 它们对台湾人也是这鸟样 经济起飞时期惯出来的 溷不下去就跑到中国 现在又跑到东南亚
马来狗屎早日被我灭绝吧,赶紧去死吗
說到台灣同胞對內地民眾歧視,有兩個不可忽視的原因。

首先,一個是和大陸有關,眾所周知,大陸無論在法治層面抑或社會觀念上,同世界主流,或者講普世價值觀有著比較大的差距,具體表現在內地民眾對專制政府的忍耐能力上,在憲政社會長大的民眾很難以理解,為何中共專制派明明當民眾如螻蟻,一再侵犯民眾權利,但民眾卻逆來順受,不去維護自身的正當權益,正如魯迅講過的,有不少中國人,就是跪久了站不起來,甚至明明同是作為專制暴政下的受害者,反而經常以加害人的立場(比如不少所謂的愛國愛黨群眾就時不時會有,假如我是習近平我就怎麼怎麼樣,假如我是江澤民我就怎麼怎麼樣)去迫害、指責其他包括但不限於台灣在內的中國同胞,國內做韭菜被收割,國外就扮演戰狼,用綁架愛國立場來為自己在世界各地的無恥粉飾,正所謂人不自愛何以為人所愛,而國內媒體不僅對這些不恥行為不予抨擊,甚至傳揚,給人一種非常流氓無賴的感覺,自然難免為人所鄙視。

接著,講到台灣方面,雖然台灣同胞是在一個相對於內地開放得多的社會環境,但無論內地同胞還是港台同胞,每個人接受信息都只能來源於自己所處的環境,就台灣同胞而言,無論接受到的信息源是來自大陸或者台灣本土等的傳媒,抑或是來自偏台獨的自由傳媒,出於他們各自的政治利益,從來都是不區分大陸民眾與中共專制派兩者之間的區別,甚至有意無意放縱乃至刻意混同兩者的界限,給台灣人一種只要是中共專制派做的,就等同是大陸同胞做的錯覺,就好像爆買奢侈品、留島不留人觀念等等,增加兩岸民眾的仇視對立情緒,以此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台灣人既然是在這種氛圍下長大,自然就難免會滋生出一種對大陸人的負面形象(就像不少大陸人一提到日本人就想起侵華、一提起香港就想起港獨,這種刻板印象),但卻從來沒有任何媒體將這種錯誤觀點公開糾正過,這一種將中共專制派和大陸民眾混同的觀念,直到2019年7月台灣陳之漢發起的反紅媒運動才明確提出來關於內地民眾與中共專制派的區別,陳之漢雖然是台灣人,而且明確反對紅色滲透,但他的主要粉絲卻是大陸民眾,可見大陸民眾亦並非蠻不講理。而我們現在要做的任務,就是正本清源,傳播真相,借助互聯網的平台,理性詳盡地向包括兩岸三地在內的中國人分析釐定中共專制派與大陸民眾的區別,消除兩岸三地民眾的誤解,減少兩岸三地民眾不必要的對立情緒,闡明導致兩岸三地民眾對立的原因,為兩岸三地民眾能共同推動中國憲政化發展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台湾的电信诈骗也是源自日本,不过日本都变成了高素质标杆了,谁让桂枝没半点长进心智还越来越巨婴了呢
我听台湾人说过,在桂枝的台商和在台湾台商还是不太一样的,桂枝的台资企业很多台湾人都不乐意去。另一方面来说,在桂枝的台商绝大部分难道不是亲共亲支的红统派么??
我感觉这倒是更像是一个南橘北枳的故事,又或者说,亲支红统的没一个好东西。
我對中國人印象不好不是因為個人水準,
台灣人也曾經沒水準過,亂丟垃圾,隨地大小便,隨地吐痰,講話大聲,這些台灣人也曾經都做過,
但我認為這些都是可以經過教導和培養,隨著經濟和教育慢慢改善的

我之所以不喜歡中國人,主因還是中國人對台灣的態度,

一方面宣傳是同胞,一方面整天在國際上放話恐嚇威脅,
運動賽事不能叫台灣或中華民國,只能叫chinese taipei,
出去參加活動不能拿國旗,否則就舉報你或撕你的國旗,
中國地圖上不能沒有台灣,否則就是台獨辱華,
在台灣看到連儂牆,就把別人的東西撕掉,
在國外課堂上宣稱台灣是個國家,學生就舉報老師,
喜歡說台灣的民主就是民粹,台灣的民主就是個笑話,
....
....
....
太多了,我打不完,
總之就是因為上面那些原因,我很難對整體中國人有好感
(不過來到品蔥之後,我對於中國人的印象的確改善了些,原來中國人裡還是有可以溝通的嘛...)
我覺得大部分的台灣人若是厭惡大陸人,更多的是因為沒接觸過大陸人,因為沒接觸過,才會因刻板印象決定好惡。
若要細分台灣青年另外要算上主要因為網路粉紅、政治恐嚇,而中老年人不太上網,若有厭惡應該是刻板印象居多。
台灣人對大陸人的印象簡的來說就是"沒水準",然後大陸有錢了,印象成了"沒水準的暴發戶",可能更令人不喜歡了。
我覺得,兩岸互相交流也沒多久,刻板印象都是雙方媒體營造的,若把政府與民眾分開看,互相厭惡不應該是民眾的鍋。
但是粉紅好像也可以幫忙揹...
有好几部电影都是反应傻呆萌的美国妹子到了欧洲之后被XXX的故事
阿孔也說以直報怨,也就是跟館長一樣,看到不爽的事情,就罵他「幹你娘」,抒發自己的直率 (X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社民主义者/中间偏左/理性反姨/民国宪法派/事实胜于雄辩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0-23
  • 浏览: 7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