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最近的两个故事。

最近事情挺多的,但也发生挺多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个故事,是一个老福建移民的。大家都知道英国市中心的房子估计比在座的各位爷爷辈年纪都大,所以我搬到新公寓的时候,水管很不幸的堵了,英国人是周末打死都不上班的,那只能叫一个华人管工来看一下。这个华人已经到英国20年了,2015年拿的身份,刚来偷渡来的时候一句也不会说英语,二十年之后也只会简单英语。刚开始什么都不会,只能在中餐馆干活,后来跟中国建筑队干活,最后自己学会了管工,一天可以挣150胖至少,宝马钥匙在腰间,有自己的House. 我跟他聊起国内的事,他说国内完全回不去了,人不像人样,去年回国服务业连笑都不跟你笑,商品质量很差和价格竟然比英国贵,他很生气,回国就什么也没买,在家呆了一会就回英国了。他偷渡之前在东北做生意,跟我说,东北真他妈黑,各种税务、工商吃拿卡要,自己给了红包还得陪笑,狗日的共产党已经烂透了,跟末代王朝没啥区别。既然他这么说,那我就乘机问了最近爱丁堡伦敦等地发生的爱国学生反香港反送中游行。这时谁也想不到的事情来了,他说他支持这样的游行的,”香港这些人肯定有美国支持,美国支持的我们都要反对。““共产党再怎么样,都让国内稳定,我是经历过苦日子的人,至少共产党让中国不会乱,乱了中国就完蛋了。”“可以反共产党,但一定要爱国,中国不能乱,你看伊拉克叙利亚,我偷渡的时候还经过叙利亚,那里曾经非常好,中国人过机场都不用安检,当地人还得排队安检。”

我跟他说共产党饿死了三千万人,他说他知道,而且在运动中整死的更多,但是内乱起来死的更多。“你以为当年天安门的学生来管国家能好多少?我当年也参加过,现在想起来还是太幼稚,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明白了。”

似乎他的逻辑就陷入了“共产党垃圾→共产党和中国一体→爱国,中国不能乱→没了共产党中国人管不好自己会更惨→那还是接受共产党执政吧” 这样一个死循环。这可能事很多海外老移民的写照,即便就算被社会主义的铁拳教训过,他们依然不公开反党,甚至支持共产党进行镇压暴行。


另一个故事是一个巴基斯坦人。我不知道是不是代表大部分巴基斯坦人,但是他是真的很爱中国。我问他你去过中国吗,他说没有,但中国是我第二故乡,中国人就是我的兄弟,我们(做了个双手握住的手势)在一起。更加奇怪的是他是英国公民,在他的青年时期就登陆英国,住在伦敦已经20年了,最近才搬过来我所在的城市。

理论上从独裁国家逃出来并成为民主国家公民,每天稍微工作一下就可以维持生活,再多工作一下就能过的很好的移民应该很感谢这个国家,但是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的。这位巴基斯坦大叔对英国充满仇恨,指责英国和美国对付他的国家和中国。并且因为这股仇恨他还无偿帮他的同胞代考路考,希望能借此扰乱一下英国公路秩序。当然如果没跟他深入交流发掘反社会人格,他还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很愿意帮我的忙,帮我修过热水器(虽然没修好),请我吃饭,带我熟悉周围的巴勒斯坦社区。

这可能是另一些人的情况,包括很多华人在内,反美反西方的基因似乎刻在他们的骨子里,就算再西方生活了大半辈子,个人行为已经完全西化,但潜意识里都是把反对西方与维护自己祖国利益深深连在一起,这在我看来是很悲哀的。
17
分享 2019-09-10

9 个评论

很真实,很无奈。有时候想想,不要以为我们就是正义就是不可战胜的,“中国模式”或许以后真的战胜“西方模式”,我们这些人最终会和西方价值观一起被消灭。肉体上,精神上,历史上,统统被消灭!极权+高科技的发展模式下,全世界人口都在信息控制于化学喂养下,情绪稳定,心理快乐,基本不用出门,VR走遍全球,电商购买所需,外卖饲养上门,监控消灭异端,虚拟性爱让人随心所欲,下一代全靠试管培养。

击败共产党,是我们这代人(这种人)生死存亡的一战。上面描述的,基本就像“异形”一样可怕。
可能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后遗症?
“六四的学生是想要夺取国家政权”
“只有共产党有能力统治管理整个中国”
“香港人台湾人总是想独立,而独立就是邪恶的错误,我吱娜必须得大一统”
“爱国不爱党,即使我不爱【中共党】,但我也得爱【中共国】”
“朝鲜战争是美帝在侵略朝鲜,并且妄图借此侵略中国”
“你背后一定有境外势力.jpg ”……
其实这种人非常多, 缺少基本的逻辑和分析问题的能力就是这样, 证据摆在他面前也说福不了他, 因为他选择不接受. 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自由世界就是这样. 我们在品葱谈中共的坏, 大家基本对这玩意有共识, 能说到一块. 但是肯定有别的话题我们不少人也能这样掉进坑里出不来. 想想多少人反疫苗, 反转基因, 反气候变化, 各种阴谋论思维满天飞, 你想这些人也跟你一样有参与政治的权利, 一样可以影响公共政策. 思想不犯罪, 人家爱信什么信什么, 我以前也认为这种中国心的两面人不配生活在西方, 不配有西方国籍, 后来想开了, 真觉得只要他们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都还可以容忍. 范了事了有法律收拾他们.
老华侨的说辞是有问题的地方,但是我想提醒楼主,不要太相信逻辑。逻辑要建立在完全信息的基础上才能得到正确结论。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很难获得完全的信息。

老华侨对涉及东北和香港的截然相反评价就是一个例子,对于东北他有亲身经验,深刻的理解了共产党的腐败、制度的僵化、社会的溃败。所以他的结论是有价值的,是确定的,并且这样的结论可以让他付出20年的努力移民。

对于香港,他没有任何亲身经验,他的信息渠道或许来源于共产党几乎完全控制的中文世界,因此他的认知是共产党灌输的,而他自己并不自知。而因为他没有亲身经验,他获得的信息是失真的,所以他的结论是没有参考价值的。我相信他自己也不会对自己的结论有很大信心,他不会因为自己对香港的观点而做出需要付出大量金钱和时间的成本的行动。这一切或许都是下意识完成的计算,不需要什么逻辑的用脚投票始终是最靠谱的。

最后,对于民运,他亲自参加过,也是有第一手经验的,所以他的结论又有价值了。民运的学生领袖至今在海外的经历和现状大家都是可以看到的,他们中碌碌无为、原地踏步者居多。包括王丹。许多亲历者对过去也有深刻的反思和记录。今日海外民运都还没有完全找到自己的历史定位,没有找到真正能改变中国的着力点,这跟他们青年时期以前受到的共产党教育息息相关。

中国大陆走出来的人真的是普遍落后的,需要重新教育自己,需要提高思维能力、组织能力、知识水平、需要重塑自己的灵魂,需要解除共产党盖在自己心和脑里的封印。可是对于上年纪的人来说,这又很难,怎么办呢,技术上还是有办法的,但是很多有效的办法需要大量资源(比如需要脱产学习),所以又几乎是不可能有太好办法的。最终还是得靠自己的意志力。得靠有识之士的共识和努力。
是不是可以这么说,会用脚投票,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但是是非对错观,却是人在成长过程中会被打下深深烙印的。 能推翻少年时的价值观而重新塑造的,占社会的少数,就好比戒毒能够成功一样。
随着在线教育资源的普及,我相信人的重塑与改变会越来越容易。哈佛的《公正》课当年在中国大陆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我不知道有多少点击率,至少是几十万上百万级的。许多人留言说对自己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震撼和冲击。这说明只要真正有好的资源,还是可以实现的,但要产生这样好的资源,又需要能产生大师的环境和人才。华人如果能够在这个方向上达成共识,并且做出巧妙的安排和努力,是能够形成很大影响力,改变共匪赤化的世界的。
“让8964那帮学生当权的话...”
这是粪蛆对64的唯一解读,而且暂时根本无解。

一开始支持64的人遇到这个问题,
不少人会想不通回去继续当粪蛆。
(我也有过)

表示真的很无奈
vvgvv1 回复 鸡鸡
关键他已经从粪坑里跑出来了,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拿着优越的工资,享受着高福利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