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猜这次非习派全部退出中央意味着什么

其实这次网上自媒体还是有人说中了的,那就是李一平。他在他的一平论政的频道里说过,不要对二十大有过多期待,习肯定会强力手段掌握会场,然后没有没有没有通过。这方面他说的一点不差,另外一方面他说反习力量肯定会在习全方位监控社会前最后一搏,这也是大概率的事情。
这里再次重申一下,二十大习稳不稳之争,主要是在争中共这个体制还能不能自救,还有谁能用、想用这个体制内的方法解决问题。你中自有这个国情,所以没什么东西是那么好实锤,要说意淫大家都在意淫。最终结果是习稳,不代表习下分析的不对。如果胡锦涛不软,那确实事情是很可能像习下派分析的那样的。最终结果虽然是习稳,但是分析对了的,自媒体里我看也就李一平这一个。
二十大习稳之后,我们在讨论以后,更只能靠推测了。因为这次基本宣告了无法再从体制内去看什么东西了,所有规则被打破,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从历史上看,我认为晋代的情况是可以稍微的来对比参照的。毛泽东可以比一比三司马,前期司马懿,中期司马师,后期司马昭,都有对应相似的事。而邓小平可以比司马炎,想改革而不敢彻底改,拖来拖去,给后面留了雷。有个明显的不同是他没有立毛新宇当晋惠帝。那么他看上的胡锦涛,自然是比的愍怀太子司马遹。
当然,历史是不可能完全一样的,所以只能比个大概。上次我说这次江曾派可能是学的戊戌时的袁世凯,没有跟着搞慈下光上,而是隐藏了起来。就有人说了,慈禧那时候如何如何,袁世凯有兵有先进装备如何如何。不能说不对,但这不是我们拿来比的目的,讨论这些是舍本逐末。同理,晋代要比现在残酷和剧烈很多倍,包括割韭菜和高层斗争都是。胡锦涛也和愍怀太子不一样,愍怀太子是知道这些险恶但没啥卵用,胡锦涛天知道他知不知道,反正有能力的时候要去为了党的体面。江时代也和贾南风时代有很多不同,贾时代也就平稳了八年能稍微和江时代比一下。
所以我们的习主席呢,显然是比赵王司马伦了。之前看到过把我们伟大的习主席比作晋惠帝的,那是侮辱我们的晋惠帝了。这份殊荣只能毛新宇担当,大家也都清楚,江胡哪怕妥协出一个让毛新宇三位一体,情况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当然比赵王司马伦也是有不同的,司马伦更狠,篡位之前的时间也更短。但是司马伦在篡位的时候,也是朝廷毫无任何阻力,也是直接赢麻的。
那么看看司马伦的下场,最后时刻,内外交困,外有成都王司马颖,内有反水的自己心腹左卫将军王舆会同广陵公司马漼。

那么我们还可以看到最大的不同,当时的大晋是专制皇朝。只要有姓司马的,那就还可以是大晋。后来的东晋就是这样的,不管王家、庾家、桓家掌权,只要有个姓司马的放在那里就可以了。而共朝呢?如果出现像八王之乱这样的内战,战胜的一方还会自称自己是党中央吗?

因此我有个大胆的猜想,中国的实力派人物,有可能下决心要扔掉这个招牌了,我敢说这么想的不可能一个都没有。从这次非习派全体退出中央来看,至少可以说明,他们对中共这个招牌会不会被搞臭已经不关心了。很大的可能性,他们就是问习要价,直接把常委位置全卖了。
唯一爱惜中共招牌的胡锦涛,想搞习下李上,但也因为爱惜中共招牌,不使用强力手段控制会场,把自己送了。胡锦涛这体现了什么呢?保皇。从看上他的邓小平起就在保皇,不敢学赫鲁晓夫,扔掉毛像,把腊肉弄出北京,送回长沙当臭豆腐去。所以他六四才会失败,才会手上沾血,才会搞掉自己的赵紫阳非得最后南巡惊险补救。
而最后保皇的胡锦涛的失败,宣告了没有人保皇。现在,习也已经彻底把自己和中共绑到一起,在没有了保皇改良派的情况下,可想而知,面临的也就是只有革命。

那么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人说出那句让人想起摄政王载沣的话:江曾派有兵吗?
那么我们就要分析,兵从哪来,养兵的基础是什么?这次大家也看到了,常委没有一个会搞经济的。这说明我们的习主席对于经济的认知就是,我就把经济搞烂,你们没钱了就只能看我脸色。
实际上呢,时间关系,我们就只举一个事说说。我们说阿里和腾讯,在我们的习主席彻底搞成把他们两个的业务抢到自己手里之前,阿里和腾讯会怎么做?我们的习主席有没有这个能力把这两个的业务弄到手?弄到手了有没有能力运行?这都是稍一思考就能以小见大的问题。我们说微信,凭什么这么多人用,凭这软件好用吗?显然不是,比起同是腾讯旗下的qq,微信作为软件就是个垃圾。那为什么那么多人用呢?因为在微信上能办很多事,什么支付转账、什么场所码当地码扫码,等等等等。那么这些事凭什么能在微信上做呢?就单说一个微信凭什么能跟支付宝分得一席网上支付业务之地呢?这些凭他一个一般的互联网公司,没有点人脉没有点和硬实力的关系,可能吗?我们再沿着这个思路来想,甭管你什么央行、什么几大行,今天微信上突然给你那地盘里的人每人微信号上给来个十万,然后他们看到天上掉馅饼了赶紧去消费,你认不认?再联想一下我们习主席麾下河南楼阳生的杰作,对比一下,是不是有那画美不看的感觉了?
我们回到兵这个问题上来,有兵还不容易吗?我们的大晋在后期,地方实力派不是在联系匈奴刘渊和段部鲜卑吗?难道现在的地方实力派联系不了几个库尔喀佣兵?到时候会是什么场面,崇祯的时候卢象升和孙传庭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明军是怎么因为没钱各种投降,到了后期城市里李自成一来直接就投降那更是脍炙人口。更何况,现在的国际形势,俄爹要跪了。我们的习共自绝和欧美的道路,以后你只要还打着中共的招牌,你怎么重新和欧美打交道?只要你还是中共,人家会相信你吗?难道今后真的习下某上了之后,继续去和什么朝鲜,什么伊朗,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都不好记的国家称兄道弟?
大致方向不难看出,细节和时间问题才是最难把握的。
24
分享 2022-10-26

38 个评论

司马伦终究缺乏大义名分,而且有能与其分庭抗礼的军事实力存在。期望包子得到司马伦的下场,然而现实来看几乎不可能。
>>司马伦终究缺乏大义名分,而且有能与其分庭抗礼的军事实力存在。期望包子得到司马伦的下场,然而现实来看几...

“我也反习,我也希望习下,但不可能,我们习主席还要指引人类命运共同体呢”
其实最能对应包子的皇帝还是宋神宗,同理,胡锦涛可以对应宋仁宗。不过历史上宋神宗除了短命外运气很好,前面有宋真宗宋仁宗积攒家底,后面有亲妈和老臣负责擦屁股。搞不好包子的结局也是未来10-20年因为身体原因提前嗝屁,留了一堆烂摊子让后人给擦屁股

宋神宗熙宁中期以后基本上所有反对派没被他清洗整死的,也全部都跑到洛阳跟他玩非暴力不合作去了,最典型的就是司马光,本来在仁英时代是非常有前途的政治新星,当时的宰相也很看好他,后来因为政治原因躲到洛阳专心做学问,直到宋神宗去世才回归朝廷,接下宋神宗的黑锅,然后自己没干多久也一命呜呼了。也许包子的反对派们也是这个命运,等包子玩残中国后出来收拾残局,但是有心无力无可奈何
>>“我也反习,我也希望习下,但不可能,我们习主席还要指引人类命运共同体呢”


““我也反习,我也希望习下,但不可能,我们习主席还要指引人类命运共同体呢””
>>其实最能对应包子的皇帝还是宋神宗,同理,胡锦涛可以对应宋仁宗。不过历史上宋神宗除了短命外运气很好,前...

完全不能比,宋哲宗仍有机会抢救,结果早死给到赵佶了,才彻底终结。从体制各方面来讲最像的就是晋,得国最不正、各种无下限贵族表演、法不加最上层。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之前的反习派在二十大会后肯定会行动、通讯上受限制,甚至有可能被清洗。他们不可能再有行动力进行串联,也更不可能得到用兵权。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之前的反习派在二十大会后肯定会行动、通讯上受限制,甚至有可能被清洗。他们还有...

躺平就不被整了?而且面对现在这帮工农兵学员这种级别的对手躺平?
>>躺平就不被整了?而且面对现在这帮工农兵学员这种级别的对手躺平?

被整了也反抗不了呗就
>>躺平就不被整了?而且面对现在这帮工农兵学员这种级别的对手躺平?


如果我代入李克强他们我还真不知道能咋办,毕竟团派除了现在还占着国务院之外确实没啥筹码了,军队看到胡锦涛被赶出会场还会支持团派吗?对比下,包子的优势比他们大多了。就算他们想静静看包子出来装逼玩砸再来接盘,估计至少也是好几年后的事情了
>>被整了也反抗不了呗就

那我白写这么多了,你可以回去等官方通告
>>那我白写这么多了,你可以回去等官方通告


我觉得普京彻底倒台后事情可能会有所变化,但不会是现在
>>如果我代入李克强他们我还真不知道能咋办,毕竟团派除了现在还占着国务院之外确实没啥筹码了,军队看到胡锦...

我这上面不是有吗,跟着胡锦涛搞习下李上失败,胡锦涛因为保皇为了党体面把自己送了。这都失败了别说你了,我代入他们我也不知道能咋办。
那只能代入还没跳出来的那些呗。
>>我觉得普京彻底倒台后事情可能会有所变化,但不会是现在

我也没说非得是现在啊,拭目以待呗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之前的反习派在二十大会后肯定会行动、通讯上受限制,甚至有可能被清洗。他们还有...

同感,先蛰伏起来,习的治国能力,用不了多久就捅大娄子。反对派或习派内部野心家就登场了
《客观评价习近平》的文章结尾预测习近平最终将面临众叛亲离的局面,
习近平很可能遭遇一个落寞的收场,对他来说,该来的总会来;人们不会固守不切实际的幻想,去跟随他一起覆亡。即便是他的支持者,也会与他渐行渐远。而当大家都离去,只把他一人留在宝座上茕茕孑立时,也就是他的政治生命寿终正寝之时。
之前武汉肺炎的时候我觉得捅出这么大篓子他们确实很可能把中共这层已经完全变成负资产的皮扔掉 结果后来发现这个世界是真的费拉不堪或者沾点阴谋论的话更可怕 根本没人追责 中共又可以续着 结果经过这两年 尤其是俄乌战争 习近平确实又让扔掉中共这层皮成了一个选项。

习近平这个全胜结局确实很蹊跷 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是这种结果 团派江派打算放弃中共了倒也不失为一种解释 至少完美解释了目前看到的一切表面现象 如果他们是真的打算全退把锅全送给习近平然后另起炉灶 我倒是挺好奇接下来事情是怎么发展的了 目前我是难以想象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力了 但我觉得他们如果走这步棋的话应该是已经有完整计划了 毕竟不会有多少时间墨迹 就算习近平搞不懂 王沪宁是能搞懂的 习现在在明 想整他们应该是很容易的
>>之前武汉肺炎的时候我觉得捅出这么大篓子他们确实很可能把中共这层已经完全变成负资产的皮扔掉 结果后来发...

我能想到的唯一方案就是把国民党叫回来恢复成中华民国,同时让台湾傻眼这下真只有一个中国了。我之前还看到有人说过,但是这个太有喜剧效果了。
>>我能想到的唯一方案就是把国民党叫回来恢复成中华民国,同时让台湾傻眼这下真只有一个中国了。我之前还看到...


操作上好像是可以,国民党也高兴得不行,问题是前共产党高层纷纷反水加入国民党大骂共产党是篡权土匪这件事我没法想象是什么画面,怎么看都是一群叛国贼,正当性严重有问题。
>>操作上好像是可以,国民党也高兴得不行,问题是前共产党高层纷纷反水加入国民党大骂共产党是篡权土匪这件事...

是啊,所以说特别有喜剧效果。我之前的设想是他们退下去搞资本,扶持一些反对派新面孔上来,再来做这个事情。
>>是啊,所以说特别有喜剧效果。我之前的设想是他们退下去搞资本,扶持一些反对派新面孔上来,再来做这个事情...


反正他们不管想怎么搞也没多少时间了,习坐稳了全面控制社会以后怕是就没多少机会了。
>>之前武汉肺炎的时候我觉得捅出这么大篓子他们确实很可能把中共这层已经完全变成负资产的皮扔掉 结果后来发...

而且王沪宁这回这手王赵高,让我觉得他会不会真的复刻赵高。现在墙内信息管控已经达到极致,反过来去看的话也是非常像赵高耍秦二世的手段。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高希希拍的那个秦二世“哪里来的十万大军!”的高能台词。
>>而且王沪宁这回这手王赵高,让我觉得他会不会真的复刻赵高。现在墙内信息管控已经达到极致,反过来去看的话...


从王沪宁有限的公开的信息包括听床信息看(比如怕见人有心理疾病一类的),他这种人应该对当皇帝没什么兴趣,但是他玩死习包子应该是轻而易举,而且说他为做一件事布局个十年八年我是相信的。
>>从王沪宁有限的公开的信息包括听床信息看(比如怕见人有心理疾病一类的),他这种人应该对当皇帝没什么兴趣...

反正这个几个工农兵学员级别的常委他应该能随便玩的过
>>我能想到的唯一方案就是把国民党叫回来恢复成中华民国,同时让台湾傻眼这下真只有一个中国了。我之前还看到...

这个太离谱了,可能性为0
赵乐际不是习派
也许过二三十年再回头看,这几天会和76年一样载入史册
意味着党内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协了,随时威胁到他的地位,侧面也反映了对他执政不满的人员越来越多。
意味着习近平扫清了党内的保守势力
为日后的政治体制改革铺平了道路
别多想了,意味着文革朝鲜要来了,赶紧跑
意味着刹车失灵,倒车档挂满焊死,油门踩死,连下坡都开始冲了。
中央委员里进了不少沪帮的人,另丁主任不能完全算习派,毕竟是07习升为储君时候才配给他的
>>也许过二三十年再回头看,这几天会和76年一样载入史册
66年吧
minquan2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已隐藏
minquan2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已隐藏
目前看来习的位子还是挺稳的,真的变数是在其身体不行时候,看其目前的状态,未必比当年的胡锦涛要好。
或许和叶利钦退出共产党考虑类似

准备共产党完蛋以后的发展
>>之前武汉肺炎的时候我觉得捅出这么大篓子他们确实很可能把中共这层已经完全变成负资产的皮扔掉 结果后来发...
这个是很大可能,我发现那帮团派集体跑路就猜到接下来剧本了,中共这层皮应该是被他们放弃了的,但是他们接下来会干什么我想不到
只能说明团派干部还有底线,这40年的规矩破不得,破那就你习近平一个人玩你们的红色江山去,团派既然名不正言不顺那正好就坡下驴,彻底躺平,以后你包是想玩大号朝鲜还是学蒋经国都是你一个人的事,遗臭万年也是你包一人了!

只是兴,百姓苦,亡也百姓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