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派反贼统一思想,先从推翻防火墙开始!

当日深夜再加一些观点。如下
为什么历史上除了朝代更替,底层推翻政权的都是农民阶层?我个人觉得从这个帖子中能窥见一二,很多知识渊博的小资都习惯的先秀秀学问辩论一下,而不是求同存异为大目标前进。前一阵听床二十大,品葱达到高潮甚至自我感觉指点江山,最后被小学生博士把扇的鼻青脸肿。
所以又出现置顶帖“彭载舟如何如何”“非对称对抗如何如何”
我觉得这也符合品葱聚集人群类别——墙外知乎!

如果真的对中华民族或者说华语圈的未来考虑,從一點一滴實際開始,從根本上斬斷共黨對人民的愚弄「筆桿子」,讓十幾億人能接觸外面世界,自行篩選接受的思想,享受天賜人權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才是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真正擺脫封建遺毒,魯迅筆下駱駝祥子、老舍茶館,說的就是這個帖子下的人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你有异见可以发表但请另开贴,这个帖子,只想汇聚为撼动『防火墙』而努力的人!

我已经看到,有一些人在这个帖子下留言支持。正像我说的,在墙外留言的,是出来的少部分人,更是希望改变的少部分人。而在品葱中,至少屏蔽了粉红类留言,那些冷嘲热讽,质疑这怀疑那的,也请你移步另开贴,我不想折叠评论,但请你自己尊重别人的行动!

———以下为原文——
观點如下:
1,共党政權兩個立足之本——槍桿子,筆桿子。我們應該有針對性的對抗。各级党政机关都把军警和宣传部门牢牢抓住,那说明是这是共党不可失去的。
2,只有認知普及了,推翻统治才是可能,所有自己小圈子,利己的,墙外优越感等,都应该摒弃。墙内人出来看世界十个,肯定有几个能被惊醒但不敢发言等,而抨击墙外反贼和维护共党的那几个肯定也是利己的,因为成本危险几率摆着。
3,十几亿人都上网,可是都在共党的宣传部门洗脑下,军警暴力机关的胁迫下,怎么才能对抗?墙内外的我们能做什么?!
4,反贼数量不少,但都一盘散沙,各自为政。不过我们可以求同存异,先争取共同点一起努力,打开突破口。比如,先立一个小目标,无论各种反贼派别都能接受的共同使劲——打开防火墙!
5,请各位葱油从自己做起,优先考虑一个共同小目标,推翻共党统治和渗透,争取华语圈民主自由权利,先从美国宪法精神中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来争取。防火墙倒了,出来的人多了,肯定有继续维护共党统治的,但我认为应该有更多的人渴望自由,民主,平等等权利!
6,行动:
①美国国会反共不反华的议员,对其支持和赞助,挑几个能成事的,使其为目标出头。
②针对美国科技公司帮助防火墙升级维护进行打击,舆论抨击,示威游行,国会请愿,广告宣传现场示威
统一认知——“先破墙”,无论是法轮功,89民运,台湾,香港,美国之音,等等,先摒弃观点之争,就像各党派竞选一样,大家基本盘只有墙外华语圈。如果能把十几亿墙内人解放出来,各位愿意争取哪部分自己的资源都可以,这样才是为自己最大利益考虑!!!
④还有什么针对推到“防火墙”的良策建议,请各位葱油发言并执行。
16
分享 2022-11-05

30 个评论

墙这种东西。如果不能完全逼中共撤掉。就不如完全白名单。没有中间道路可走。

逼中共撤掉应该是对等制裁。中国不撤墙就反过来拔中国网线。但是傻子都知道白左百分之百不可能让这种bargain发生。所以现在的希望只能是等中共自己白名单自宫了。
我先加个言,彭勇士的行动派,为什么没有掀起波澜?因为在墙内根本只有极小部分人知道,这部分人中只有更极小部分人行动。
而所谓的躺平非对称对抗,实际就是消极怠工,集权暴力统治有哪个是在国民集体躺平过程中消亡的?
对于上次发言有葱油歪楼,争论是否儒学是应该抛弃的,我认为这种辩论气氛根本就是自行为网络评论员发工资,争论这个有意义吗?
最后,我个人认为,现在聚焦一个切实可行的,能够实现的,大家都能共同理解和利益聚焦所在的点——防火墙,是自由民主的天赐人权最可贵的,我就不信,十几亿人出来,能全部都是奴隶思想,维护共党统治。这些人争取过来,才是反贼最大的阵地基本盘!无他!
没用的,因为澳门就没有墙,仍然不妨碍其成为小粉红聚集地
>>墙这种东西。如果不能完全逼中共撤掉。就不如完全白名单。没有中间道路可走。逼中共撤掉应该是对等制裁。中...
你说的对,但不争论,你能为推倒防火墙做什么?不能做,请闭嘴。你的观点也是仅仅假设。和我说的儒学之争一样,显示自己学识优越感
>>没用的,因为澳门就没有墙,仍然不妨碍其成为小粉红聚集地

不要因为澳门明面的粉红,而断然十几亿人接受民主自由权利的可能。天赐人权,用澳门一个产业单一,岁静之地,来否认,真的又一个歪楼的。参照上个帖子儒学之争。
>>没用的,因为澳门就没有墙,仍然不妨碍其成为小粉红聚集地


俄羅斯沒牆,七八成的人信大內宣,大概符合他們心理&他們需要政府發的福利
zaqmlp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墙是新变化的辅助手段
>>俄羅斯沒牆,七八成的人信大內宣,大概符合他們心理&他們需要政府發的福利

俄罗斯权利由他们争取,俄罗斯选举让普京和梅二人转就是枪杆子还在作用,但是乌克兰战争征兵出现的反对声和作用有限,难道不是民意体现?更何况,更长远看,无论普京东正教,最终都将淹没在天赐人权民主自由的历史洪流中。
pingcong8848 回复 zaqmlp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墙是新变化的辅助手段

笔杆子,也是软性枪杆子
说得好,多交朋友,多参加线下活动,多教朋友翻墙,除了最粉的魔怔人,没有人会拒绝墙外的诱惑
每当有人有点什么提案就会有人来说没用的。
>>没用的,因为澳门就没有墙,仍然不妨碍其成为小粉红聚集地

留學生都到牆外了,腦子裡不還是那一套
品葱能否允许对楼主以上言论进行反对和驳斥?
>>没用的,因为澳门就没有墙,仍然不妨碍其成为小粉红聚集地

不一樣,澳門沒有多少人遭受過鐵拳,你看微薄上粉紅反轉成反動分子,都是因為遭受了鐵拳。沒有封控的城市和封控中的城市,粉紅比例都不一樣,所以給封控區的人普及VPN很有必要
>>你说的对,但不争论,你能为推倒防火墙做什么?不能做,请闭嘴。你的观点也是仅仅假设。和我说的儒学之争一...


我正在为白名单做贡献。凭什么闭嘴?中国与其污染全世界。不如内循环自产自销。
齐彧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很多人并不知道,现在少数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美国年轻人,已经不再相信美国白宫的虚假宣传,每当夜深人静,都会越过美国政府的封锁,拿出电报机,冒着被逮捕的危险,如饥似渴地收听中国人民广播电视台揭露资本主义真相的反动新闻。

          一个新词在他们中间广为流传:“翻墙”。

——平壤記者崔成浩
屏弃观点之争、墙外优越感?这把很多反贼都骂完啦

而且我认为还有个重点,循循善诱,别一开始就下"支"这种猛料,先从"吃饭"、"安居"说起,再到"反对文字狱"、"说话自由",最后才上"普世价值"

别说王志安大外宣,他的"大帮忙"无法粉化反贼,他的"小骂"却都是"吃饭"类的(骂疯控),两相之下粉红绝对信他的发言,在粉红心中种下不和谐的种子。私以为比起一般反贼,赤匪更怕他(而且真理部出生,文笔绝对不差)
>>我正在为白名单做贡献。凭什么闭嘴?中国与其污染全世界。不如内循环自产自销。

那好,我闭嘴
>>每当有人有点什么提案就会有人来说没用的。
因为自身优越性要优先体现
>>品葱能否允许对楼主以上言论进行反对和驳斥?
我觉得言论自由,但在这贴下,还是为这个建议提供力所能及的行动,比辩证自己思想优越性,要有用的多
>>留學生都到牆外了,腦子裡不還是那一套
总有一些不睡醒的人,但不能因为一个小部分不醒的人,否定大部分人争取天赐人权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努力。况且,即使人在墙外很多人也有在乎的人或利益在墙内,所谓的“政治正确”也是一部分粉红的生存之道,心里的想法,只有在遇到大事时才能分辨的清。
关键是技术上能不能实现攻破网络长城?哪怕只有半天甚至几个小时,号召身边所有人去看新疆集中营和胡锦涛被架走视频,对习共都是毁灭性影响。
>>关键是技术上能不能实现攻破网络长城?哪怕只有半天甚至几个小时,号召身边所有人去看新疆集中营和胡锦涛被...


記得大約是21世紀初,法論功成功的黑入央視一套。
因为怕猫,有一窝老鼠饿得快要咽气了也不敢出去找食吃。后来,其中一只老鼠说,如果在猫的脖子上挂上一个铃铛,家族成员就可以凭铃铛的声音来猜测猫的位置,避猫找食自然不成问题。众老鼠于是欢呼雀跃、精神大振,正在这时,另一只老鼠出来发话了:“可是,谁来给猫脖上挂铃铛呢?”
认可 其实墙不墙 不是根本原因
>>俄羅斯沒牆,七八成的人信大內宣,大概符合他們心理&他們需要政府發的福利
挺好,支持。

很多人说没用是因为觉得中国人没救了,既然没救了也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不过我一直都认为不管是中共还是反贼还是谁,根本没有人可以做出“中国人是否还有救”这种判断。道理很简单,因为根本没有任何数据可以分析。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中共怕老百姓的思想解放怕得要死。

什么都不做,等待崩溃的那天到来,然后用先知的口气说:“看,我早告诉你们了,中国人没救了。”,除了感动自己之外没有什么意义。

定下目标,我想会有人支持的,民主可以一步步推动,墙也可以一块一块砖地拆,想着一步到位是不现实的。
>>不一樣,澳門沒有多少人遭受過鐵拳,你看微薄上粉紅反轉成反動分子,都是因為遭受了鐵拳。沒有封控的城市和...


支持这个分析,支持地区差异的 表述,支持大力发展VPN的方法。
>>挺好,支持。很多人说没用是因为觉得中国人没救了,既然没救了也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不过我一直都认为不管是...

加油,努力
>>

防火牆不是貓
>>关键是技术上能不能实现攻破网络长城?哪怕只有半天甚至几个小时,号召身边所有人去看新疆集中营和胡锦涛被...
這個論壇有很多技術人員,為什麼不參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