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共产党政权能持续多久的问题,反贼比共产党自己有信心多了。

一段时间没来,看了很多评论。感觉关于共产党政权能持续多久的问题,反贼比共产党自己更有信心。

共产党为了自己的权力宝座不丢失,天天如履薄冰,花费天价维稳费用不说,还不停得搞民族主义打鸡血,封锁新闻放假消息愚弄百姓,就这样还觉得自己坐在火山口上,随时可能完蛋。与之相对应的,反贼们倒是对共产党的执政充满信心,动不动就是稳定十年起步,说二十年三十年的都大有人在。

我就不明白了,到底谁是反贼?共产党这么稳定,还当什么反贼?20年,30年后的事,都是子孙后代的事了,我们操什么心?
换一个思路,共产党这么牛逼稳定,每年还花那么多维稳费干嘛?吃饱了撑的钱没地方用了?
11
分享 2023-01-02

44 个评论

“换一个思路,共产党这么牛逼稳定,每年还花那么多维稳费干嘛?吃饱了撑的钱没地方用了?”


你也不妨换一种思路,恰恰就是因为有这种能力维稳才稳定啊。

如果换成监狱的话,这很难理解吗?
比如说有一个大监狱,有个犯人成天想着获得自由,跟其他犯人说这个监狱之所以要安排了一大堆持枪安保人员和加固围墙恰恰说明不稳定,但这么思考有个屁用,围墙和安保人员客观上还存在着呢。

监狱加固围墙,只能说明如果不加固就会不稳定,但跟加固了围墙还不稳定是两码子事。
要这么看的话,那新疆早就大暴乱了,但集中营盖到了现在很长时间都没什么大的事情发生。

想要不稳定?那等啥时候公务员,警察,军队,外包维稳人员都发不出工资或者大范围降薪了再说。
反贼要够多 大家还需要这么没信心嘛。。。
大量维稳经费不能推出政权不稳。

因为经费并不是完全消耗在维护政治安全上,CCP完全可以实施奥斯曼土耳其式统治法,将地方政权(但不包括军权)以县为单位,“承包”给地方实力派,以大量节约维稳经费,但这本身并不会危及政权本身,反而是续命良药。
那些沒信心的人無非是怕了共匪
是的﹗就是怕,他們不管抬多少理由出來,背後都是一個怕字
因為怕所以也不敢承認客觀事實

64後30年,白紙運動証明了那種對共匪科技暴政的幻想只是妄想
任何暴政背後都要靠武力和財力支持的
說到民生水平,俄國高於大陸,大陸又高於伊朗
要是大陸降到伊朗水平,恐怕就遍地張獻忠了

首先是習豬頭已經搞爛了大陸的經濟
現在是神仙難救
他們卻相信只要有暴力,就可以維持共匪的體制長久不變
其他任何因素都不重要

還沒到餓死富士康的工人都敢衝出去
還沒到餓死已經有人敢舉白紙上街了
真到餓死的地步,他們自己會不會先反抗再死?
事實就是他們的日子還過得下去
還有很多不想犠牲的例如父母、老婆、孩子

要知道恐懼是最重要的鎮壓工具
如果沒有恐懼,那怕一一千萬人上街
也超過共匪的維穩力度
而且很快可以組織化和暴力化
到時共匪連一年也怕支持不下去
军费维稳费高,可以从这样一个角度理解,

看看中国大学采购公开的信息,往往可以发现市场上零售1块钱的东西,大学采购公示上花2块钱买(其实批发价应该更低才对),差价呢,就都是流入不明账户私人口袋了,

医院采购药品进口设备同理,工厂进口设备同理,基建上项目也同理,

军费维稳费更是同理,并不是每一分钱都真的变成了坦克飞机大炮子弹摄像头士兵工资伙食费,而是这种名义上报的越高的数字,说明贪污腐败的数额越巨大,和砸多少钱对应多少效果没有关系,和稳不稳也没有直接关系,

平常仗也不打一个,出警大多数时候也不动用实弹,就算再不稳,紧急情况出动几个兵营几十辆坦克打散老百姓然后士兵管吃管喝个把月戒严(然而89之后并没有)能每年花几百上千亿美元吗???

都说GDP各种经济数字统计局按需作假,怎么牠们说起维稳费高就可以当真,然后说不稳能稳咋还那么多维稳费呢???
那你说美国稳不稳?美国的军费是排名第2到第10位国家的军费相加之和,那你说美国在怕什么?
有一些反贼是小同志客串的, 有一些太年轻
(所以颠覆政权要有组织有领导)

趋势比状况重要
中国的维稳开销除了数量巨大还有增长快速
而且之前可以弥补亏空的收入难以为继(如同苏联的石油)

药丸的趋势明显 有疑问的葱油可以留意后续讨论
>>那些沒信心的人無非是怕了共匪是的﹗就是怕,他們不管抬多少理由出來,背後都是一個怕字因為怕所以也不敢承...


俄国的民生没有高于中国,比中国穷
>>俄国的民生没有高于中国,比中国穷


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再考慮福利
共产党会完蛋的,而且貌似会死在习包子手上。问题是,然后呢?
>>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再考慮福利


那只是可支配收入,一般内地工人三四千月薪没问题。俄罗斯的经济基础比中国差很多。
>>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再考慮福利


这个6亿人是把没上班的人和腊肉时期没交过养老金的无收入老人都算进去了,俄罗斯更惨,按人民币算俄罗斯人均可支配年收入是29000,中国是35000,俄罗斯人均gdp落后中国好几年了
主因是革命者缺乏资金  而有资金的都是与共匪為伍的 所谓革命者需要沉淀  等待时机  如果不出意外  包再谋第四任期的话  就會出现转机
你觉得20年和30年是子孙后代的事,难道是暗示自己时日不多啦?哈哈哈哈
实际上买房子的贷款也通常是20~30年吧,孩子从出生到能独立生存也要20~30年呐。
如果对还贷和培养孩子有这耐心,应该对共产党垮台也有耐心。况且,就习近平这样德才兼不备还心胸狭隘胡折腾,连接班人都不安排的人,已经给匪共开上了绝路,垮台可能在15年之内,甚至不排除10年内的可能。
俄罗斯的人均GDP的购买力平价计算比中国高
>>你觉得20年和30年是子孙后代的事,难道是暗示自己时日不多啦?哈哈哈哈实际上买房子的贷款也通常是20...


大概率5年内,小概率10年内。15年的话习近平都要85了,就凭他登基一个月就被人喊下台能再做15年?想屁吃呢。
你比我乐观不少。体制外零星反抗只是个开头,凭共产党这个黑帮+邪教的渗透、组织、执行能力,必须有维稳力量反水才能成功,笔杆子、刀把子、枪杆子里面枪杆子集体反水是最难的,那么笔杆子和刀把子就得反水才能成功。
>>“换一个思路,共产党这么牛逼稳定,每年还花那么多维稳费干嘛?吃饱了撑的钱没地方用了?”你也不妨换一种...


这个比喻有偷换概念的嫌疑。

首先,监狱本身是一个依靠外部输入维持稳定的系统,这跟大陆是本质上的不同。大陆是不可能靠外部输入维持稳定的。大陆是一个必须靠自己维持自己稳定的系统,这二者没有可比性。比如监狱可以不计成本的加高围墙,可以不占用狱警福利收入的情况下加强保安设备,但是对于大陆,没花一笔慰问费,就意味着公务员体系的财富被分流。

其次,狱警和囚犯是没有共情的,这点也是本质的不同。大陆的基层干部和维稳队伍,跟当地百姓其实息息相关,谁没有几个当地的亲戚?就拿这次防疫来说,哪家公务员和基层维稳队伍里面没有受过罪,甚至死过亲属?

最后,“公务员,警察,军队,外包维稳人员都发不出工资或者大范围降薪"真的没有发生吗?现在互联网大范围裁员,网络控评删帖越来越困难,这些外包的网评员已经发不出工资了。这也是事实,看不见吗?
>>那你说美国稳不稳?美国的军费是排名第2到第10位国家的军费相加之和,那你说美国在怕什么?


一个枪口对内,一个枪口对准全世界的流氓,你把这两个放一起比较,只能说明你自己的无知。
>>大量维稳经费不能推出政权不稳。因为经费并不是完全消耗在维护政治安全上,CCP完全可以实施奥斯曼土耳其...


当年大汉王朝就是这么干的,黄巾起义的时候开始允许地方组织武装力量保证地方稳定。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当年大汉王朝就是这么干的,黄巾起义的时候开始允许地方组织武装力量保证地方稳定。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汉朝州牧有军权。
>>这个比喻有偷换概念的嫌疑。首先,监狱本身是一个依靠外部输入维持稳定的系统,这跟大陆是本质上的不同。大...


第一点,老实说我觉得警察跟狱友相比你国的这些流动性强的军警和民众,更容易产生共情

第二点,我知道中国依赖外部输血,这就是为什么我拿监狱来比喻,以及说主要注意那些维稳人员工资能不能发得出来,用不着你二次提醒

不好意思,真看不见,即便传出这种消息我也不觉得这种符合实际情况。就好比东北时不时传出基层警员拖欠工资,以及中原省份教师公务员降薪,并不代表全国大范围都这样。

如果你了解下八十年代基层治安状况,你就不会对这种事情抱有太多幻想,而现在连八十年代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汉朝州牧有军权。


汉朝早期,军权在太尉手里,后来到了大将军手里,州牧并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更没有自己组建军队的权力。

黄巾起义的时候,汉朝中央政府已经对地方失控了,只有选择允许地方组织武装力量,这样才有了刘备接受地方财阀资助组建军队平叛,然后混了个县官的历史。其实曹操也是因为这个政策,才回老家组织了自己的军队,才有后来争夺天下的资本。
>>你比我乐观不少。体制外零星反抗只是个开头,凭共产党这个黑帮+邪教的渗透、组织、执行能力,必须有维稳力...


根本就不需要集体反水,当年武昌起义才多少人,有那么些人反水,其他人默不作声就足够了,看看齐奥塞斯库怎么死的。习近平的刀把子和笔杆子抓得比枪杆子牢,通过8、9月份的观察,反而他在军队里的根基最差。
我对军队了解不多,了解的信息是习近平经常调换军队高层,为了让他们和当地军人不能形成潜在的地方反对力量。
借你吉言,希望你的观点更准。
>>汉朝早期,军权在太尉手里,后来到了大将军手里,州牧并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更没有自己组建军队的权力。黄...


汉朝地方官有军权,太守是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但是因为一个郡太小,所以无法造反,设立州牧后州牧作为太守的上级行政官,获取了节制军队的权力。
>>一个枪口对内,一个枪口对准全世界的流氓,你把这两个放一起比较,只能说明你自己的无知。


五毛的传统话术~
dom78 灰名单 回复 曹公孟德
>>

一千萬人上街,目前中共的陸軍,武警和公安的數量仍可一戰1千萬吧,如果直接對著槍衝過去會死很多人
>>我对军队了解不多,了解的信息是习近平经常调换军队高层,为了让他们和当地军人不能形成潜在的地方反对力量...


在这个体制内军队直接反水他,基本是很难的,但如果民众抗议浪潮中出现新的权力中心点,则是可行的。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出现新的强有力的政治反对派,光民众游行是不够的。
>>汉朝早期,军权在太尉手里,后来到了大将军手里,州牧并没有调动军队的权力,更没有自己组建军队的权力。黄巾起义的时候,汉朝中央政府已经对地方失控了,只有选择允许地方组织武装力量

 

汉的地方行政官在黄巾前就可以组织并调动军队,州牧只是扩大了范围,并非是迫于黄巾压力才授权地方组织军队。 

在秦和西汉的时候,郡长官为守、丞、尉,守是行政长官(守治民)、尉是军事长官(尉典兵)、丞是行政副官(丞佐之)
郡守秦官秦灭诸侯以其地为郡置守丞尉各一人守治民丞佐之尉典兵○汉景帝中元二年更名郡守为太守凡在郡国皆掌治民 ——《通典 卷三十三》


但东汉时,军事主官尉被取消了,军权并入守的职权内。因此东汉地方行政官本就有军权。
每郡置太守一人,二千石,丞一人。……省诸郡都尉,并职太守。——《后汉书 百官五》


改置州牧时,州牧本身也自带军权。由州牧的府中的属吏 兵曹主管。
用非其人,辄增暴乱,乃建议改置牧伯,镇安方夏。——《后汉书 刘焉袁术吕布列传》

州之佐吏汉有别驾治中主簿功曹书佐簿曹簿曹从事史主钱谷簿书兵曹兵曹从事史有军事则置之以主兵马部郡国从事史典郡书佐等官又有孝经师主监试经月令师主时节祠祀律令师主平法律皆州自辟除通为百石又后汉书或云秩六百石。——《通典 卷三十二》
我对5年内不报希望的原因就是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出现强有力的政治反对派,就算出现了也是新的政治局人员,那只能算政治高层内斗。这会动摇习近平乃至共产党的统治,但不至于解散党。
>>我对5年内不报希望的原因就是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出现强有力的政治反对派,就算出现了也是新的政治局人...


跟你这么说吧,新的政治势力肯定也是在土共内部人里诞生的,但聪明人经过这次习下李上事件就应该看明白在土共框架下和习斗是毫无胜算的,而改为另立新党斗争。

土共的灭亡并不会以土共人未来全部出局为结局的,先改旗易号,之后中国10-20年内仍然会是专制政权和民主斗争交叠,估计才是趋势。

你可能认为土共亡了,专制亡了,但我的想法是土共亡了,习共亡了不过是第一步。
>>那你说美国稳不稳?美国的军费是排名第2到第10位国家的军费相加之和,那你说美国在怕什么?

美國軍隊又不能對內 這比的是個雞兒啊
>>美國軍隊又不能對內 這比的是個雞兒啊


美国军队还真可以对内,“酬恤金进军事件”了解一下。

没关系,你要对比维稳费用也一样的,你去查查美国联邦警察的预算和各州警察预算加起来有多少。

关键还是维稳预算根本和自己觉得自己稳不稳,没关系。穷国政权不稳的有的是,他倒想有慰问预算呢,没钱啊。如果有钱的话,其实警察预算多点是好事,生活的安全感更强,伴随美国警察费用上升而下降的,其实是美国的重大犯罪率,作为美国人,多点“维稳”费用有何不好?

而且中国的维稳预算本来就不透明,都是把所有公共安全的费用都算成维稳,连食品安全,建筑安全等等都算在内,你把警察算维稳也就算了,检察院和法院又不是只审政治犯,所有费用都算维稳本来就是不合理的。
我看了你和“汉尼拔毛”的争论,你们都认为多数葱油有生之年土共会倒台,但你是很相信重大“黑天鹅”事件作用,认为10年内就可能,他认为灰犀牛要比黑天鹅的影响大,所以认为20年起步,大概要习近平老死才有重大转折希望。我持择中意见,这十年老习肯定是焦头烂额,但是我认为让土共倒台还要十几年。
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只能拭目以待了~
但是专制和民主斗争交叠我是相信的,只要不发生大型内战,就是积极消息。
>>我看了你和“汉尼拔毛”的争论,你们都认为多数葱油有生之年土共会倒台,但你是很相信重大“黑天鹅”事件作...


某种程度上土共只要改了名号,在我这里的概念上就是亡了,哪怕下一个是更恶劣的专制政权,而你们寄希望于土共亡了,后面一定会更好,这点我持保留观点。

我对土共目前的分析都只是基于习政权,而习在20大上改党天下为一人之天下,所以习亡了也就是共亡了,所有的一切都基于此分析,如果习被王沪宁暗杀了之类的事情不在讨论范围内,

你们认为土共亡了等于土共的大部分人都退出政治舞台,这点我也不认同,我认为下一个政权也是土共内部非习亲信的盘子里诞生,但好歹把习这个烂局破了,出现了松动和缝隙,之后才是民主社会的漫长形成过程。

你和汉尼拔与我观点的不同是,你们认为共亡了得是共里的大多数都被清算,而我认为它亡的形势先是以利益重组再分配的情况呈现,它重组后会批另一张皮继续和民主势力斗争,在这个改旗易号重组的过程中,习和其亲信会被淘汰出去,但目前地方上其实还有很多非习派未来依然会在中国政治里发挥作用,不用妄想这些人一下子都下台,新的领袖会马上从平民里诞生,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
要看党内非习派人员是否有另立牌坊的勇气了~另外我没指望土共彻底清算,更可能是罗马尼亚或者俄罗斯这样,前者民主化成功,但是对齐奥塞斯库夫妇以外的共产党没有大规模清算,后者民主化失败,而解体后的共产党还能长期稳定做一号反对党。
感觉很像对地震带上发生大地震的预测,依据现有的认知水平即使是美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也做不到对发生时间做预测,只能说未来XX年内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是XX%。对于政治这种难以准确计算的事物就更难对大事件发生时间进行预测了。
>>美国军队还真可以对内,“酬恤金进军事件”了解一下。没关系,你要对比维稳费用也一样的,你去查查美国联邦...

美國只有國民警衛隊能在美國本土行動
你想把8000多億的軍隊預算都算在維穩頭上? 不合適吧
而且你說的美國是幫共和黨維的穩 還是民主黨維的穩?
加上州 市 縣警察 是各地人民花錢請的
維護的是當地人民的利益 跟美國政府穩定有毛關係?

中共一切維穩的力量歸黨所有 維護的也是黨的利益
這TM能不算在中共頭上?
>>要看党内非习派人员是否有另立牌坊的勇气了~另外我没指望土共彻底清算,更可能是罗马尼亚或者俄罗斯这样,...


只能预测趋势,具体事件只有神棍能预测,我们肯定是做不到。

党内非习派人如果不另立牌坊对习政权不可能有胜算。习下李上失败及白纸革命叫出共产党下台两者共同作用的最大意义就是让体制内不满的人认识到在共产党框架下的斗争已经没有意义,习并不是什么权斗厉害,而是共产党内部曾经赋予他的“合法性”保全了他。如果要灭了习,就是利用民间力量把土共这个壳子灭了,这就是所谓师出有名,而你在共产党这个壳子里斗无论如何都是束手束脚,任何反习的举动都可以被习定为是抗命或者政变,这就是为什么胡锦涛在9月份习近平出访中亚回来的大好情势下未先发动政变的原因,胡过不去自己非法干政的那道坎。

从我的角度看,土共灭不灭亡是个人独裁、官僚体系和民间社会三者博弈的结果,但是汉尼拔把这个模型简单理解为共产党和民间这两者的博弈,那自然看上去共产党力量远大于民间,才会得出搞不赢的结论,但他没有把官僚体系与习个人政权的矛盾纳入进来。
>>美國只有國民警衛隊能在美國本土行動你想把8000多億的軍隊預算都算在維穩頭上? 不合適吧而且你說的美...


都让你去查“酬恤金进军事件”了,你看看当时出动的是国民警卫队还是正规军。我当然没把军费算维稳,我只是觉得楼主这种“花很多钱维持政权代表政权很害怕”的逻辑说不通。
>>大量维稳经费不能推出政权不稳。因为经费并不是完全消耗在维护政治安全上,CCP完全可以实施奥斯曼土耳其...
按奥斯曼这么搞习包子等不了进棺材就得被新军头剁了做包子馅
>>都让你去查“酬恤金进军事件”了,你看看当时出动的是国民警卫队还是正规军。我当然没把军费算维稳,我只是...

問題1933年國民警衛隊才並入軍隊 1932年不靠正規軍平息 你靠警察能平息退役老兵?

中共怕的是筆桿子不在自己手上 才需要上億黨員 媒體 網軍來維穩
你看埃及之類的中東國家不就民族主義翻車才混成現在這樣
要是中共沒控評 多少社會問題會指向中共頭上?
schwarzbraun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回复 使命光荣责任重大
>>大量维稳经费不能推出政权不稳。因为经费并不是完全消耗在维护政治安全上,CCP完全可以实施奥斯曼土耳其...

这下东汉末年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