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告有些动辄要去杀公务员的勇武派

现在平白无故杀共产党基层官兵本质和毛泽东“打土豪分田地”没有任何不同,诚然财富分配不均、压迫是存在的,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仅凭自己认为自己有剥夺他人生命和财产的权力,本质就是共产恐怖主义。

居然还有人认为勇武能战胜共产党,完全是以己之短攻他人之长。抗议初期最好是越晚升级暴力抗议事件越好,这样能有机会迅速扩展队伍、并能争取时间彼此把陌生的人群组织起来,为下次抗议创造条件,毕竟很难一次成功。如果在抗议初期,抗议方很早就先使用暴力,完全给了土共以镇压的名分,非但抗议群体会更早被镇压力量彻底击垮,也失去了大部分中间派的同情和支持。颜色革命的要点其实是在于如何动摇共产党自己的军心、官心,不说支持民众吧,起码中立不再支持墙倒众人推的独裁者,这样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中国未来民主运动的国际环境是有利于民众抗争的。中国的镇压力量只能来自于内部,只有一个大国的武装力量能影响到中国政坛,那就是美国,而美国是不会帮中共的。像哈萨克斯坦这样的靠俄罗斯外国兵镇压革命的情况不会在中国发生。

那些认为土共有多少刀把子枪杆子而绝望的人反而把焦点注意力放在如何集结反向的暴力去击垮土共,这种战略是完全错误的,而且永远也赢不了。对付土共这种蛮力很大的敌人,你打拳击就是输,相反你把土共打出的力,借力打力和它玩太极,你才可能会赢。赢的要点在于组织和宣传。
25
分享 2023-01-13

43 个评论

攻破动摇的公务员才是本事 草菅人命算球
这种人连革命的沙子都算不上
ATACMS 观察
有时候 觉得所谓 勇武派,可能是打游戏打多了,混淆游戏和现实。

觉得开个履带改装车,觉得就可以对付武警, 有点太想当然。
v中共敢大规模镇压吗?都不敢给士兵发子弹?对付中共,就是要以牙还牙,血债血偿
现在品葱的这种魔幻现实主义言论越来越多,大约是在家里憋疯了
好吧,我错了,我的计划是只一次屠杀一个机关的所有公务员,是绝望时的行动,打算行动时被击毙、行动后自首,并和其他游行队伍割席。而且前提是十万人公开反共游行,不是普通游行,意味着中国有一亿人公开反共,不必需要扩大同情者,。
冲击政府必须要勇武,起码要绑架几个领头的作为人质。
我一直不支持,建立新秩序后杀害前政府人员,甚至不支持习近平那样的人进监狱。

新秩序建立前,混乱中杀害不支持反共者的政府人员是有可能发生的,就算是普通的绑架官员,那敌我也要死几个人,10万反共游行,警察要死几十个。
至于这个问题。。我想谁是公务员谁才怕吧。。。不杀公务员难道像11号那样献忠普通老百姓和小孩才是勇武?那要献就肯定要献为这个政权做事的“螺丝钉”们才够意思才够味嘛。
像广州宝马司机这种,既然要寻死,就找个狗腿子来杀而不是无辜市民,我是双手双脚支持的。
赞同楼主,不过相比图支派这种所谓勇武派还强点,满嘴图支的反贼已经是反人类了。这类所谓反贼不是跟他反的那个一个德性吗
>>有时候 觉得所谓 勇武派,可能是打游戏打多了,混淆游戏和现实。觉得开个履带改装车,觉得就可以对付武警...


开个宝马x5都行啊 你在想啥
>>赞同楼主,不过相比图支派这种所谓勇武派还强点,满嘴图支的反贼已经是反人类了。这类所谓反贼不是跟他反的...

确实,这样的人就是反人类,恨不得把所有中国人都杀掉
这是祸水东引的高级玩法,普通人永远不理解其中的玄机,包括执行这项操作的洗脑苟。流氓不把所有人当人,包括奴才和各种狗子。奴才和黑皮狗察觉不到流氓的恶意,还觉得流氓对自己很好。流氓和洗脑苟在背后偷笑。而这群偷笑的洗脑苟也永远想不到自己也是可以随时被抛弃的替罪羊。整个过程,只有流氓一人是赢家。也只有流氓一人的身家性命有保障。
照你这么说,孙中山前后发起十次暴动,直到黄花岗成功。算不算给了清政府镇压借口?

力少者造势,方法也。

我还想再说一句所谓无辜不无辜,有说叫人学杨佳,杨大侠什么身体条件?什么头脑?孤胆直扑闸北分局,从一楼杀到12楼,捅死白衬衫一个,蓝衬衫几个,震惊天下。这样胆略勇毅几人能有?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听着挺文艺,事实如此。

无辜,凭什么说无辜?
還在這裡看見了和理非左膠 真的是笑話
自己站著死就算了還阻止人家反抗,照你的道理你被老闆強姦然後怒殺強姦犯也是「不經司法程序殺人的「共產恐怖主義」」


且不說殺人背後有什麼偉大理想,你知道為什麼早年上海公安是全國公安裡最文明最講道理的嗎?是因為楊佳


和理非左膠 
要麼是懦夫然後還要給自己套上冠冕堂皇的名號 不敢承認自己是懦夫
要麼是共諜



------------------
殺掉極權國家的軍警是沒有任何道德問題的
因為極權政府在壓迫人甚至會殺人,而每一個軍警都是在維護這個極權。

就像你被抓進KK園區,然後你殺掉裡頭的保安一樣




你們這些左膠啊,好比 
如果長刀之夜猶太人就造反,你們就會說恐怖主義/給借口納粹云云;
如果不造反被屠光了,你們也只是事後開開悼念會之類沒JB用的東西

真正解放他們的不還是殺納粹的軍人?
他们只是激别人上,自己肯定不会上
apoca12345 🤬不友善用户
有些人还是不明白,公务员多几个少几个,和这个体制的稳定性没什么关系。
支那民小又来装模做样给人当“革命导师”了,还是省省时间早点回家把脖子洗干净吧。
>>他们只是激别人上,自己肯定不会上


是的
>>還在這裡看見了和理非左膠 真的是笑話自己站著死就算了還阻止人家反抗,照你的道理你被老闆強姦然後怒殺強...


我看你才是够蠢的莽夫。我并没有排斥游行中任何暴力行为,但你这种思维,等着永远失败吧,傻逼。
复仇永远不会迟 回复 apoca12345 🤬不友善用户
>>有些人还是不明白,公务员多几个少几个,和这个体制的稳定性没什么关系。


维稳体系的运转靠的是集中的唯一的最高权力点,当那个集中指挥失灵时,官僚体系也是一盘散沙,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又如何呢
>>還在這裡看見了和理非左膠 真的是笑話自己站著死就算了還阻止人家反抗,照你的道理你被老闆強姦然後怒殺強...


这和进KK园区根本是两回事

KK园区的保安和你没有任何利益联结,但是军警的家属可能就在抗议队伍里。对军警搞搞开盒、对打问题不大,但你在抗议初期先贸然杀了军警,就会把整个运动从道德制高点带到被动状态。
>>照你这么说,孙中山前后发起十次暴动,直到黄花岗成功。算不算给了清政府镇压借口?力少者造势,方法也。我...


你就是不动脑子,清朝时候还是搞点枪支就能对抗清军的时代,清朝遍地文盲,你鼓动一百遍颜色革命,清朝人也不可能上街的,当然要搞武装起义了。

而现在土共的军队都是现代化武器,你以为你武装起义有胜算?而民众的接受信息能力、可被动员的可能性大大上升,军警本身的文化程度也较以前大大上升。

这点脑子都不动,只会照抄清朝作业,怪不得到现在土共还稳如狗。
>>你就是不动脑子,清朝时候还是搞点枪支就能对抗清军的时代,清朝遍地文盲,你鼓动一百遍颜色革命,清朝人也...


你少說人家沒腦子了

還幻想「如何动摇共产党自己的军心、官心」,動搖了那麼多年了有動搖了些什麼嗎?
還幻想他們會良心發現? 你活了這麼年說得出「共產黨官兵會中立?」,這麼多年除了徐勤先拒絕鎮壓(相當於中立),你還哪怕聽過一次?

你不也是照抄羅馬尼亞/印度的作業,幻想軍隊變天拒絕鎮壓/政府良心發現


我告訴你他們那些當官的就算自己被鐵拳了也就是潤到國外,絕不會良心發現
>>你少說人家沒腦子了還幻想「如何动摇共产党自己的军心、官心」,動搖了那麼多年了有動搖了些什麼嗎?還幻想...


还说幻想,33年才爆发了第一次白纸革命,现在才是起头而已。

我认为在习近平第一任内、胡温任期,主流民众意识根本没有反共思想,现在才是条件刚刚开始成熟的时候。而你谈什么这么多年动摇官心、军心,拜托,大陆人90年代、胡温时代从来没想动摇过。

我所有的假设都是建立在未来这些人想要动摇的基础上,而你说没有动摇成功?事实是,没有主流民意想要动摇过,直到白纸革命喊出2个下台,才算是有了动摇的意识。

这点逻辑思维都搞不懂,就不要来当莽夫了,你这样无非以后给共产党送人头。
>>你就是不动脑子,清朝时候还是搞点枪支就能对抗清军的时代,清朝遍地文盲,你鼓动一百遍颜色革命,清朝人也...


清政府是孙文的南方革命党推翻的吗?不是。是清政府的武装力量总司令推翻的。为什么总司令从其原本立场上不断后退,最终以南北和解,清王室退位作为条件,完成孙文十次革命的初衷??

因为革命党虽然人少,但势已成。与这位总司令博弈的不但是区区几百个人的孙文,也是整个南方社会和商业阶层。没有孙文十次暴动,没有孙文和蒋中正陈其美这些人的滥杀无辜,就没有这个势,就没有武装部队总司令和清王室谈判的资本,就没有清帝退位,自然也就没有民国。

欲反者,力少必须造势。刺杀高官已经不像100年前顺遂,但是杀它的社会正常肌体还是没有问题的。它的社会正常肌体每受一分损失,也就意味着它的力量缩小一分,也就意味着整个所谓正常社会要重新思考要不要和革命党谈判。

没有无辜者,革命从献忠起,到孙文结。
>>清政府是孙文的南方革命党推翻的吗?不是。是清政府的武装力量总司令推翻的。为什么总司令从其原本立场上不...




你说的势没有错,但问题是你民众现在永远无法通过武力达到你要的“势”

现在这种情况,只要足够多军警杀不完的人上街,就可以达到你说的这种“势”,而你要足够的威胁到土共的武装力量唯一的可能性只有美国介入,但很可惜,不可能

相反,你用武力打不过共产党,只会更弱化你的“势”

自己好好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吧,不要再刻舟求剑了,你已经误入歧途。
>>我看你才是够蠢的莽夫。我并没有排斥游行中任何暴力行为,但你这种思维,等着永远失败吧,傻逼。



奉勸你一句吧 成熟點不要什麼事都想著討好全部人

如果你口中要拉攏的對象
不會因為「軍警打死人、抓走學生+被消失、防疫政策死人、共產黨搞得多少人家破人亡」而憤怒

卻因為「反賊殺了幾個軍警」而憤怒


你應該重新思考這些人值不值得你去拉攏,拉攏了他們 他們是不是換了皮的共產黨而已

你想拉攏所有人=什麼人都拉攏不到
>>错你说的势没有错,但问题是你民众现在永远无法通过武力达到你要的“势”现在这种情况,只要足够多军警杀不...


你要搞清楚,不满者要谈判的对象绝不仅仅是CCP,而是整个“正常”社会,这个社会依靠CCP提供秩序和资源。要说他们是中共建构出的产物不为过,他们也许不是共产党员,但是中共的衍生物,是其底盘。

所以无辜不无辜不是谁说了算的,提都不要提,杀掉武装人员和杀掉“正常”社会肌体,没有区别,同等效果,同样促进其社会性反思,开人矿合适不合适?他们不安全感越深,这个势就越大,他们会去追问中共做得到底对不对。广州这个撞人撞死初中女生,无辜吗?广州人吃喝玩乐之于,要不要收敛一点为虎作伥的态度?者就是社会谈判的开始。

革命,从献忠开始,到孙文结束。我就这个意思。
>>還在這裡看見了和理非左膠 真的是笑話自己站著死就算了還阻止人家反抗,照你的道理你被老闆強姦然後怒殺強...

香港人当年确实太天真了,几年下来就没杀掉一条狗,却被称为黑暴。
>>好吧,我错了,我的计划是只一次屠杀一个机关的所有公务员,是绝望时的行动,打算行动时被击毙、行动后自首...
不太可能
>>香港人当年确实太天真了,几年下来就没杀掉一条狗,却被称为黑暴。


香港人杀掉黑警也对局势没有任何影响。

港人要是能在当时煽动广东大陆人也上街比杀掉几条狗对土共的实际震慑力大多了。要明白土共的命门在哪里,攻它的最长处才是最傻的。
>>香港人杀掉黑警也对局势没有任何影响。港人要是能在当时煽动广东大陆人也上街比杀掉几条狗对土共的实际震慑...

确实,香港几百万上街,对中共也类似非我类族。国内几百人上街就危机统治了。
香港人还不会宣传!我之前就批评过了。要斗争,要胜利,中共当年造反的那些手段是必须学习的。其中就包括很重要的一点:团结一切能团结的人!
民主化后习近平和六个王八犊子必须上国际法庭,华春阴,赵太监必须也上法庭,没收一切财产,说实话纳粹党解散后,其他的小纳粹党员夜没啥事,我觉得基层没必要搞,像习近平那几个逼必须死或者无期,习近平不能善终也凭什么可以善终,把之前冤死的自由派全都追反写课本
>>民主化后习近平和六个王八犊子必须上国际法庭,华春阴,赵太监必须也上法庭,没收一切财产,说实话纳粹党解...


习近平必须被公审,这样傻逼狠毒的独裁者不竖立成典型,对后来想要当独裁者的人没有震慑力。
洼地的武勇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大家都是在嘴炮武勇。

武勇至少要摧毁一个共匪的基层暴力机关(如派出所),最好能把这些共匪的狗腿的脑袋挂路灯。

那些为共匪干活吃饭的看到连共匪的暴力机关都无法保护自己,才会恐惧才会收敛。
是的,共产党可以随便杀好人,因为他是坏蛋,但是你作为好人怎么能杀人呢?难道不应该对着共产党说谢谢他给了你做好人的机会么?
纯粹的流氓逻辑,自愿给暴政服务的没有一个是无辜的,你为一个邪恶政权服务,原本就应该做好成为革命牺牲品的准备,你既然客观上帮助了共产党维持统治,那么就不可能主观上被反贼原谅
这就是反贼的程序正义,你共产党的那点狗屁法律程序连自己都不遵守,却拿来忽悠反贼,是不是有点太侮辱人的智商了?
有些狗要喊普世价值,那我觉得,你给一个暴政服务,你本质上也是在吃被压迫者的人血馒头,怎么有脸说杀了你是践踏生命?难道让你活下去不会造成更多的共产党暴政?不会导致更多的贫穷,疾病和死亡?这些就不践踏生命了是吧?只有你的命是命,被共产党残暴秩序压迫的人的命就不是命?而反贼要做的,就是动摇乃至打破共产党的残暴秩序,你作为这个秩序的维护者,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共产党当然要清算,你们这些狗腿子也并不无辜
楼主可能是公务员。

来来来,你提个实际主意怎么“动摇中间派的公务员”。 更何况,中共一向吃软怕硬,你和流氓谈主义不是傻就是坏,美国建国也需要和英国打了再说。
>>清政府是孙文的南方革命党推翻的吗?不是。是清政府的武装力量总司令推翻的。为什么总司令从其原本立场上不...



按您的意思,十四亿人都自杀了,所谓的革命就成功了?

来来来,你先请。
个人认为勇武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没人可以把勇武落到实处
你们怕了?公务员就是得多杀 有些债必须得偿还
大街上拿刀砍人开车撞人这些图纸每个月都能听到几次,可这么多年也就出了一个杨佳,楼主放这么多屁就为了怕再出现个杨佳而已。群畜就是这样的啦。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1-13
  • 浏览: 6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