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闻一多:《死水》

死水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賸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漂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2
分享 2023-01-26

9 个评论

怀疑他是地下党
https://pbs.twimg.com/media/FnXGDRsakAEDRKV?format=jpg&name=orig
>>


你是不是支畜
加速派元老
法国梧桐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_ _ 爲表達對聞一多的支持, 從現在起我使用他(他)的[赤魔]一詞. 感謝他以詩歌形式記錄了 1930 年左近的絕望與傷痛, 這位詩人和他的詩歌應當被匪區人所銘記.
余之在五华讲学,又兼任云南大学课务。其时云大校风,乃与余初至昆明时大不同。风潮时有掀起,盖受西南联大之影响。自余离联大后,闻一多公开在报纸骂余为冥顽不灵。时陈寅恪尚在昆明,亲见其文。后寅恪来成都,详告余。又谓,君倘在滇,当可以诽谤罪讼之法庭。余谓,此乃一时思想问题。凡联大左倾诸教授,几无不视余为公敌。一多直率,遂以形之笔墨而已。此等事又岂法堂所能判。因相与欷嘘。后一多竟遇刺身亡。余再往昆明,亲赴其身亡处凭吊。随往者绘声绘形,将当日情况描述详尽。余因念在北平清华时,一多屡以《诗经》《楚辞》中问题来相讨论。及在南岳,曾同寝室,又亲见其勤学不倦之生活。及在昆明,又屡闻其一家攻苦食淡之情,余虽与一多学问途径不同,然念彼亦不失为一书生。果使生清代乾嘉盛时,训诂考据,惟日孜孜,亦当成一以著述自见之学人。今遭乱世,心怀不平,遂激而出此,罹此凶灾,亦可悯怜,斯诚当前一大悲剧也。


(钱穆《八十忆双亲 师友杂忆》)
法国梧桐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天天向上好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1-28
  • 浏览: 2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