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美中開戰 美前國防高官:台灣比烏克蘭更重要

https://www.cna.com.tw/news/aipl/202305190357.aspx
(中央社華盛頓18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國防部前副助理部長柯伯吉投書呼籲,為了防止與中國發生戰爭,美國政府應把資源集中在台灣防禦上,以嚇阻中國發動侵略,而根本上依靠歐洲盟邦來抵禦國力已衰的俄國。

柯伯吉(Elbridge Colby)與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的國家安全顧問韋勒茲-葛林 (Alexander Velez-Green)今天投書「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文章名為「為避免與中國爆發戰爭,美國政府須顧及台灣優先於烏克蘭」(To avert war with China, the U.S. must prioritize Taiwan over Ukraine)。

文章中寫道,許多人認為,美國不需要在援助烏克蘭抵禦俄羅斯與嚇阻中國侵略台灣之間做出選擇。這是一個令人寬慰但危險的錯覺。令人遺憾的事實是:確實有必要。

主要問題是如何做到。答案是把美國資源集中在台灣的防禦上,以防範迄今為止美國最強大的對手中國,而根本上依靠歐洲盟邦來抵禦國力已衰的俄羅斯。

美國國防部經常表示,為了台灣而跟中國發生衝突一事做準備是首要任務。確實如此,如果台灣淪陷於中國攻勢,美國在這個地區的軍事地位,以及亞洲盟邦對於華府對抗北京決心及能力的信心,都會受到嚴重損害。

但近年來,美國防止中國侵略台灣的能力已經遭到嚴重削弱。中國海軍已經讓美國海軍顯得相形見絀,中國的空軍和航天部隊正迅速增強,飛彈部隊更揚言要防堵美軍有效介入防衛台灣。

就連一向具有自信的美軍印太司令部(U.S. Indo-Pacific Command)司令最近也在國會作證說,太平洋地區的趨勢正「朝著錯誤方向」發展。因此,美國能否擊退中國對於台灣的侵略,如今是個令人擔憂的問題。

文章指出,恢復嚇阻力依然是可能的,如果美國儘快讓台灣和美國駐亞洲的軍隊取得他們需要的東西。但美方不能指望在提供烏克蘭這麼多援助的同時又做到這一點。

事實是,烏克蘭和台灣都需要許多同樣的武器,而美國可用庫存中這些武器的數量有限,而且美國國防工業此後許多年都無法生產足夠的這些關鍵武器。

那麼美國如何保證台灣獲得防衛,而依然確保美國在歐洲重要但次要的利益?

首先,美國要加速向台灣交付重要武器,包括高機動性多管火箭系統(HIMARS)、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TACMS)、導引多管火箭系統(GMLRS)和無人機等打擊武器,以及國家先進防空系統(NASAMS)、愛國者防空飛彈(Patriot)、魚叉飛彈(Harpoon)、刺針飛彈(Stinger)和標槍飛彈(Javelin)等防禦武器。

美國民眾已經熟悉其中數個軍事系統的名稱,因為美國已把當中的許多系統提供給烏克蘭。但台灣也迫切需要它們,包括台灣地面部隊抵禦兩棲侵略所需的武器。

為達成這個目標,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應動用總統撥款權,將美國庫存的武器迅速交付台灣,和拜登政府曾宣稱的一樣。

不幸的是,由於援助烏克蘭,美國武器庫存已經耗盡,因此台灣將被迫更加依賴緩慢的外國軍售流程。為了幫助台灣儘快獲得武器,美國政府應該在對外軍售上把台灣置於優先地位,不僅先於烏克蘭,也優先於中東和其他地區的合作夥伴國。

同時,華府應加強對台灣的安全援助。此類援助可以促進撥款和新軍售,但這不應該是沒有條件的;相反地,美國對台灣的援助應該嚴格以台灣增加國防開支和採取不對稱防禦戰略作為條件。

還有,政府和國會必須透過重振美國貧乏無力的國防工業基礎來緊急擴大國防生產,而且速度要快。

最後,儘管拜登政府一直談論嚇阻中國,但透過定期高層接觸、國會會議以及向國會請款,拜登政府已將烏克蘭防務明確列為優先事項。

美國政府必須更加迫切地看待台灣的防禦,包括確保駐亞洲美軍獲得必要的情報資源,並確實使美國政治資本集中於加強美方在亞洲的防禦範圍。

但這些都不代表美國應該放棄歐洲。相反地,美國的盟邦必須對歐洲常規防禦承擔主要責任,倚靠美國的主要部分是延伸核子嚇阻能力及部分常規能力,這樣就不會減損美國嚇阻中國的能力。美國的歐洲盟邦也必須帶頭幫助烏克蘭。

文章末段提到,確認議題的優先順序從來都不容易,但早就該這麼做。美國政府和國會正確地把中國描述為對美國的首要威脅,但他們沒有以解決這項問題所需的重點、規模和急迫性去採取行動。如果不這麼做,可能會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嚴重的衝突。(譯者:陳彥鈞/核稿:嚴思祺)1120519
0
分享 2023-05-19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