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申請禁播反送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

(中央社記者張謙香港6日電)在「反送中」運動爆發4年後,香港當局向法庭申請禁止播放「反送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

港府今天公布,律政司昨天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及臨時禁制令,要求禁止四項與「願榮光歸香港」(Glory to Hong Kong)有關的非法行為,現正等候法庭指示,聆訊日期待定。

港府指出,有關歌曲自2019年起開始廣泛流傳,歌詞內容含有已被法庭裁定可構成煽動的口號,而有關歌曲近期也多次被錯誤表述為香港「國歌」,對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造成侮辱,並對中國和特別行政區造成嚴重損害。

港府表示,過往發生的不少事件已證明有關歌曲極可能會在違反香港國安法及刑事罪行條例等情況下繼續被肆意流傳;為了履行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有效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政府經仔細考慮後,決定向法院申請禁制令。

大致而言,港府申請的禁制內容是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廣播、表演、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傳布、展示或複製有關歌曲。

政府發言人說,申請禁制令的目的是制止任何人在意圖煽動他人分裂國家或在具煽動意圖的情況下,傳播或表演有關歌曲等;或在具侮辱國歌意圖的情況下,將有關歌曲當作香港「國歌」傳播或表演等。(編輯:呂佳蓉)1120606
7
分享 2023-06-06

15 个评论

我如今也经常在公园里演奏这首歌,来抓我啊,赤匪的走狗
各国反共歌曲、香港反送中那些歌曲都可以唱可以演奏,一般人根本认不出来
已隐藏
港府的诉状有些问题,这首歌被当作香港国歌,那是因为播放者的问题,而不是歌曲本身的问题。如果有人在毛泽东去世纪念日播放“今天是个好日子”,是不是也应该禁止“今天是个好日子”?

这首歌中即使存在“內容含有已被法庭裁定可構成煽動的口號“,那么也要讲清楚怎么叫”含有“,我说少先队队歌中“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词是一帮底层人士痴心妄想的要篡党夺权,难道这也能成立?
香港的行政會議召集人葉劉淑儀認為此現象反映在禁制令前,部分人想盡量散播歌曲,亦反映有力量欲散播這首有煽動性及顛覆性的歌曲。她稱相信如果法庭批出禁制令,包括 Google 在內的搜尋器都有責任刪除法令所指的歌曲。
香港法治真的笑死了

港府要做就做   
不要装模做样的  
大大方方的和内地接轨就好了

听说现在有些在广东不禁的书
在香港反而禁了😁

香港既要舔共  又要装有法治
自我审查还比内地更严

香港真的恶心死了
何君堯屈尻何韻詩《願榮光》擁有《願榮光》版權 實為創作團隊DGX MUSIC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批評《願榮光》令人聯想黑暴、顏色革命。

何君堯又聲稱何韻詩擁《願榮光》版權 實為創作團隊DGX MUSIC

在2019年期間,何君堯曾二次創作《願榮光》,並改編成《願平安歸香港》。在今日的立法會會議完結後,多名記者追問何君堯《願平安歸香港》一事。何君堯稱其作品不入流,更聲稱《願榮光》由歌手何韻詩擁有版權:「我嗰個根本完全唔入流啦,我嗰個根本唔係主題,針對都唔係針對我。嗱,我想話畀你聽。呢隻歌何韻詩㗎嘛!」

多名記者隨即稱「唔係」,但何君堯續稱:「你唔知啦?何韻詩㗎。後面個 ownership,真正 in control 嗰間公司何韻詩,我話畀你聽!」

翻查資料,《願榮光》的作曲人為 Thomas,由創作團隊 DGX MUSIC 擁有版權,導演周冠威在拍攝紀錄片《時代革命》時,曾被指「盜用」歌曲,雙方最後達成和解協議。

解釋《願平安歸香港》創作理念 盼能撥亂反正

至於其二次創作的《願平安歸香港》,何君堯就解釋創作理念,稱當時認為能藉此提供正能量及撥亂反正。他透露曾憂慮版權問題,及後在內地安排樂園彈奏,完成製作後在 YouTube 發佈。

不過,何君堯指在《願平安歸香港》出街後不足24小時,便遭《願榮光》版權擁有人投訴至下架:「我哋嗰個 positive 畀佢橫刀鋸低咗好耐,宜家睇到嘅都係歷史遺留落嚟,殘跡嚟!」

高院下周一將開庭處理律政司的入稟,何君堯認為,Google、YouTube 不應再讓《願榮光歸香港》連結至「香港國歌」,及不應以言論自由作擋箭牌。

本身是律師的何君堯指出,如法庭批出禁制令,「Google、YouTube 唔跟隨就蠢啦」,指對方只有兩條路包括撤離香港:「唔返嚟香港!返嚟就同你計數!」但他認為,如果對方認識法律「就懂得要點做」
>>何君堯屈尻何韻詩《願榮光》擁有《願榮光》版權 實為創作團隊DGX MUSIC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批評《願...

何君堯这个老妖看到就烦,这些小人还天天意气风发,无天理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看見香港成為垃圾國度「中共國」的禁臠,實在痛心
业已下跪,自甘为奴者,听闻见不屈的象征,恐怕对比显出自己的不堪,而觉得刺眼,欲除之而后快。

最终要迫使人人都同自己一样下跪,把所有人都拖下水,这样才不会令自己的婢膝奴颜太过显眼,受人耻笑。
这首歌被匪党和港府禁了恰恰是对它的最大荣耀和奖赏,将来这首歌及其旋律的变种将会是香港自由民主和解体匪党后一些地区独立的象征性歌曲
>>何君堯这个老妖看到就烦,这些小人还天天意气风发,无天理


與其說它意氣風發,不如說它深明兔死狗烹的道理。
再不出來上竄下跳一下,很快就會被放棄了,要知道,這班元朗原住民其實相當不好用。
>>港府的诉状有些问题,这首歌被当作香港国歌,那是因为播放者的问题,而不是歌曲本身的问题。如果有人在毛泽...

>如果有人在毛泽东去世纪念日播放“今天是个好日子”,是不是也应该禁止“今天是个好日子”?
我覺得中共真的會這麼幹
>>>如果有人在毛泽东去世纪念日播放“今天是个好日子”,是不是也应该禁止“今天是个好日子”?我覺得中共真...


感谢葱油,你启发了我一种新的抗议方式
這禁制令是要賭国安法的域外法權,就看Google, Apple, Meta, Twitter, Spotify 那間美國左膠公司可以頂住美國國會的壓力去跪。如果有一間/多間頂不住壓力,不跪的話就呵、呵。

那時不管是有公司徹出,還是長城降臨,香港的言論自語,資訊流通自由,都可以宣告完結。港共這次的賭注下得很大。

不過,我懷疑林定國(港共律政司長) 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