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236-240

【品葱备份】品葱搬运工回答集236-240
搬运自telegram品葱搬运工回答集 搬运自旧品葱 (卒)


236.中共能否同时平反六四和维护自身的合法性?



一直很好奇,如果一个相对“开明”的中共领导人(假定他仍然想维持中共的统治)出于对遇难者及其家属、后人的同情,想平反六四,他应该怎样定义“平反六四”(这非常重要,民运对“平反六四”的定义往往就要求中共结束一党独裁,这显然不是中共领导人想要的定义),怎样才能把事情办得圆滑、八面玲珑,要打点好哪些党内外势力,才能同时在舆论上不对中共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至于所谓的“亡党”?
如果你认为这不可能,也就是只要六四被以任何可接受的方式平反,中共就有亡党的危机,请也给出理由。

Pitt ShJuly 02, 2018

64怎么平反呢,中共要对公开64的所有信息,要公开调查和追责64的相关责任人,要道歉,赔偿,保护64的受害者,要解封64新闻的敏感度,允许讨论甚至拍摄和报道,最终都是要走上法制道路的,可如果这样,我问你,他还是中共吗?

上面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平反64做到的事情,所谓平反64,不是你党内几个独裁者说句话说算了就算了,真正平反64将不止是平反64本身,而是要还权与民了,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去审判,追责,赔偿,道歉64事件需要司法独立和最高性,从而保证立法民主,立法权分立与立法公平性,其次平反这类事件需要保证司法的最高权威与执行力,最后的民主(言论自由,信息获取自由),人权自由是保证公众反思与知情的权利。你看一下现在的中国,这些都是完全相反的,也是中共的底线,你做到这些,中共也不是中共了,或者说,中共就真的倒塌了。

现在的中共外患严重,整个模式极度独裁化,平反64将不止是与包子的目标方针完全逆行这么简单,平反所带来的中国开化,民主法制的现实会导致中共大厦的倒塌,这才是中共最害怕的事,64本身对他们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事情消灭现在的自己这怎么能让他们接受?到时候高层内部就算矛盾多大都会统一对外,因为不团结对付人民,最后指不定大家都一起完蛋,手里都有鲜血,清算起来一个都跑不了。

237.马英九和蔡英文的两岸政策哪一个对台湾更有利?



鹿ㄦJuly 02, 2018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十全十美的政策。而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何者上台,来自北京的统一压力与政治渗透都不会消失。当然,所呈现的型态并不一样。这是现在北京试图利用赏罚规则,以围堵外交空间惩罚蔡政府,并且同时以经济政策拉拢民众,目的是对台湾的内部民意进行分化

但这也造成了现在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北京的对台政策并不连贯。甚至要国台办自己要跳出来说明外交围堵非针对台湾人民,个人对实质成效是相当存疑。因为在北京放弃联合国民党的情况下,目前会公开支持共产党的政党,不是社会观感低落,就是缺乏重要选举的竞争性。不过,由于两岸体量的悬殊,北京对于长期性的影响性仍是相当有自信,认为台湾必定倒向自己。这也是两岸目前尽管毫无互动,但双方领导人仍保持克制的原因

在先前的回答有提到,难以消除对于中共的不信任感,是导致国民党所主打的两岸政策,反成为政治负债的原因。另一个问题则是两岸之间的经贸,在许多方面(特别是双方竞争的产业)事实上是建立在政治考量,亦即北京所称的「让利」上。这使得在收购大量台湾产品后,并没有产生真正的需求。譬如ECFA早收清单的虱目鱼(一种养殖鱼种),都没有在大陆的市场消化,最后就是一个订单的转移,转售回台湾。即便在现今,北京也是持续性的针对县市收购农产品,但同样是这个老问题,并没有创造出真正的市场

这点也显示了蔡政府现在两岸政策的问题,因为两岸过于悬殊,北京有太多的经济与政治手段可以越过台北,直接对内部进行拉拢,以型塑。在并不改变现有的立场上,就要不断的承受在外交上的压力与必然的失分。当然,现在美国是共和党执政的情况下,採取较为友台的施政,会些微舒缓台湾所承受的压力。但在任期结束之前,台海之间的紧张与不稳定性是不可免除,政治压力会进一步增强

就个人而言,会认为有时并不是国民两党的问题。而是中共这个政权的存在,就是要削弱并瓦解台湾政府的合法性,最终收于掌内。很多时候北京所实施的经济政策,都是短期性的利诱,而没有去认真处理两岸之间产业的竞争与互补性,共同把市场做大。但这也是北京对台政策的问题,因为这若是建立在台湾完全地依赖大陆市场,或许能够成立。但当台湾可以找到、并忍受次佳的选择,甚至是大陆本身经济出了问题。这些因为经济因素而拉拢而来的势力,就会跑得比谁都快

238.如果上海砍人者真的将刀指向官员、富人,他的行为就具有合法性了吗?



月轨July 02, 2018
在28日的上海小学生被砍事件发生后,有相当多的评论都持有这样一个观点:“因为他砍的是小孩子,所以他不管有什么理由,都应该被谴责。他不应该砍小孩子,要砍就砍那些富人”,持这种观点他们往往提到鲁迅的一句话: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从我在微博和知乎上面的评论里面看到的,这样的评论不下上百条。
这不免让人觉得有点荒诞,难道他被谴责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砍错了人了吗?如果他真的砍的是富人或者官员这样的强者,那么他的行为就是合适的/合理的吗?
PS: 之前用了合法性这个词,发现很多人很介意这个词,不管问题是什么内容,先把目光聚焦于这个词上,所以换掉。

“如果上海砍人者真的将刀指向官员、富人”,砍人者的行为也不具一丝一毫的合法性。即便我们以《汉谟拉比法典》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和东亚“恩-耻文化”的“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原则为标准,砍人者的行径也是“非法”的、罪大恶极的——施暴者和受害者无冤无仇、无缘无故,弱相关性都谈不上,更不要说“因果性”了。至于说现、当代的判例和法条,就更不可能为砍人者提供“法理性”的支持了。哪怕是在黑帮里,帮众私斗也是禁止的。

推至极处,假如北京的菜市口又掀起了一轮“公开处刑”的风潮,小广场搭建一个绞首架,一名死刑犯吊在绞首架上面色紫红、腿脚乱蹬,已到了垂死的边缘。此时,那个砍人者喊杀一阵冲入广场并砍了垂死的死刑犯数刀,以此发泄他对整个社会和全体国民的仇恨,砍人者的罪行也是十恶不赦和令人发指的:一、死刑犯再怎么“死不足惜”,可砍人者并无行使暴力的权力;二、砍人者蓄意的以任何方法结束另一个(或多个)人的生命,也构成了谋杀罪。

这确实是“让人觉得有点荒诞”的窘境,中国大陆网络环境的“部落化-匪帮化”的风潮甚嚣尘上、如火如荼,已至一发不可收拾之恶性循环。这些“部落化-匪帮化”的网民不相信“法律、法治及司法体系”、不在乎“社会规范和公序良俗”、只想“见机行事和唯我独尊”、只要“满足私欲和发泄恶性”。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劫富济贫、杀身成仁”、“官逼民反、替天行道”,到鲁迅先生的“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都是“部落化-匪帮化”网民所利用的冠冕堂皇的由头,至于说他们到底在做什么,那就另当别论了,大抵是“说一套做一套”而已。

239.专栏文章: 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王weiJuly 02, 2018
美国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外交部回应中国人权不断进步。

美国指责中国的贸易保护问题,商务部回应中国逐步开放的方向不变。

知乎上有人抱怨刑讯逼供,知乎好警察回应过去比较多,现在好多了。

知乎有人抱怨医生收红包,知乎好医生回应以前靠收红包买房,现在好多了。

知乎有人抱怨贪官横行,知乎好公务员回应以前工资基本不动,现在好多了。

知乎有人抱怨某书被禁,知乎好党员回应以前打成右派,现在好多了。

这样的例子还能举无数个。现在这么烂,如果真的好多了,只能证明以前更烂。多问一句,以前更烂,那为什么会有光荣的五千年历史呢?

有人说中国的人民日报每一篇都对,就是不能看合订本。今天贪官还在发表廉政讲话,明天就被查处,然后被起底是个国妖害人精。发表廉政讲话是胜利,被打倒也是胜利,中国就是这样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中国的历史,也是这样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走了五千年,走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正弦波,也是从一个波峰走向另一个波峰。好像是黑格尔说的中国的历史只有循环,没有进步。只有循环才能解释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的同时,还能保证基本水平不变。正弦波、方波、锯齿波,只要是循环的波,都可以用来解释中国。这也就是中国的俗话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但没有人和开国皇帝说你地位太高,小心物极必反。

现在,在中国历史的正弦波上,是波峰,还是波谷呢?你问我,我完全可以说无可奉告。中国有句古话,叫做闷声大发财。但我看到网友这么热情,一句话不说也不好。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现在刚过了波峰。但你们媒体不能听风就是雨,把我批判一番,说中国已经完蛋了。没有任何这个意思。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跟你们说,并不是说中央已经钦定了,将来报道上出了偏差,你们是要负责的。

240.专栏文章: 冯小刚锵锵三人行谈文革



Zachary.ZhaoJuly 03, 2018

https://youtu.be/gk4uO6VauJo
冯小刚谈到一个问题,很值得思考:

是否认同一个有秩序的社会,大体上各个阶层各司其职,能够接受社会的不平等,而不是打土豪分田地,追求“公平”,用暴力去对上层阶层进行抢夺——毛时代的暴力民主。如果社会不公,是不是需要通过下一场文革,去打烂旧社会?会不会有下一场文革?当年“资本家”“地主”“公检法”,是不是有原罪?中国当下的中高产阶级,这种恐惧,可以说是普遍的。

再引申一点:

当下的中国“先富”阶层,是否有原罪?譬如上海被砍的两个孩子,有一家父母据说是腾讯高管。一般而言,IT行业算是当下中国富裕人群里最干净的。然而上海户口、GFW的保护,以及通过网络游戏赚取不具备自控能力的贫穷青少年的零花钱,是不是完全没有原罪呢?如何处理这种“先富”阶层的原罪?

如果由官方发动一场针对有产阶级的清洗,会不会得到民众的支持?比如前几年的反腐,到现在的打黑,娱乐界整风?类似于当年嘉庆与和珅,12年以前搞“共同富裕”的重庆,官方通过有针对性地清洗“有产阶级”,“权贵”,“黑恶势力”,“地主(房主)”,获得民间声望,更大的权力,以及财富。对于有房族,未来会不会有洗劫财富,平抑社会矛盾的手段?很有趣的一点,冯小刚在节目里提到他认为一定会有下一场文革,而这次的文艺整风,恰恰拿他祭旗。

更进一步,这种社会下,具有民主制度进行权力制约,具有社会福利条件等,大致和当下西方的社会类似,但依然不可避免出现各种社会问题。而人与人之间也难以做到完全的平等和公平——比如在美国,一个贫民区的黑人孩子,和一个富人区出生的白人孩子,显然没有什么绝对的平等和公平可言。同时社会的贫富差距依然很大,能否接受这种不完美的社会?
2
分享 2019-02-04

2 个评论

感谢搬运。
搬运辛苦,感谢搬运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