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FB【一个街头战士的养成计划】

作者為FB粉絲專頁 我是教主
貼文原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102526531138029/photos/a.102621671128515/130904008300281/?type=3&theater

暴徒该死?杀光最好?

不分性别、年龄、学历、国籍,全球的亲中共华人都这么说。其实恶毒谴责是很容易的,不需要成本,连思考的脑力都不需要。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些人口中的暴徒是如何在一个文明大都会诞生的?

#抗争的进化

这张插画有个名堂,叫《抗争进化图》。是人称港版金政基的香港画家Man僧,五年前雨伞革命时画的,原刊于《热血少年周刊》。当时的抗争少年,只进化到一半,还没有到最后勇武阶段。五年后的今天,这图竟然成了预言。

街头战士不是一日养成的。每一次示威者的过激行动,都是累积数次失败,申诉无门,痛定思痛,承认手段过软,检讨失败后的升级。就如Man僧留言回复我时说的,看看其他国家的示威演变历史,都是极其相似的。

#冲突的主导权

嗯,韩国最后一次大型公民运动,是弹劾总统的和平集会,连续很多星期的超级嘉年华会,堪称神话。但,这是多少年进化的结果?年纪尚轻的或许不知道,八零年代,韩国示威是最激烈最致命的,生火堆,烧轮胎,汽油弹,是家常便饭,然后时常有人自焚来表达自己的不满。那么为何弹劾女总统的时候那么和平?那是因为当时的警察也站在人民的那一边,他们也是希望总统下台的。是的,你不打示威者,示威者根本不需要生火,还击,丢石头,拿起武器。暴力冲突的主导权,一直都是在执法者手里。

再想想马来西亚的净选盟运动吧,B2的时候,警方水炮车袭击华人接生院,引爆全社会挞伐,B3的时候,更多的人因为愤慨而上街,面对人数激增的示威者,警方又再以暴力驱散应对,结果发生警车离奇”被不明人士开着冲撞人群,然后发生警察被毁,骑警被袭击而翻车等等更大规模的暴力反击。B4的时候,警方和马国内政部因为受不了舆论压力,而开始怀柔政策,只围观,不驱散。结果就变成了Bersih 嘉年华会的开始。连办两天两夜又怎样?没有人受伤,同样行动没有升级,也不曾达标。你有你示威自由,政府有其法定正当性,不理你。到B5时,我们这些B2,B3的中流砥柱,开始怀疑主办方的目的了,后来的B5,已经成为不痛不痒的派对和笑话。虽然和韩国的不一样,集会没有得到执法单位在立场上的支持,但是也因为怀柔政策,没有一个人受伤。事实证明暴力冲突的主动都在警方手里,没有一个公民运动,包括六四,是一开始就标榜自己是武力抗争的。(硬要说有的话,就去问毛泽东和孙文,他们是推崇武力颠覆国家的表表者)

印尼最近一次示威才数天就死了几个学生。很多残暴嗜血的人说这才是镇暴常态,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他们不去留意和讨论的是,印尼的总统当天第一时间发布遗憾立场,并答应会确保军警遵守他的吩咐保持克制,还有就是承诺调查事件。这种安抚人心的问责态度,在香港并没有看见。

#莫忘初衷

其实镇暴的目的,不是为了全数逮捕,更不应该是为了致伤民众或杀人为目的,而仅仅是驱散。示威群众也不是为了杀警而上街,而是控诉。双方街头过招,大家都是有默契的,点到为止。喋血街头,你打人,人就会打你,在肾上腺激素的控制下,人人都是暴走的Eva 一号机。你说袭警犯法,他们也说你黑警滥权也是违法;你说你警员生命受到威胁,血流满面的街头战士说他们才是生命受到威胁的那个。没完没了。人民要求的是”法治”,一切有欠公允的逮捕和武力镇压,坦诚去面对公开调查和公审,放大,检视,一个一个死结打开,但是警方回以“罚制”,而香港政府也骑虎难下,当初动员警队维护政权,如今为了不出卖唯一支持(其实也没有自主选择)自己的三万多名警员,坚持不让警方接受公审。香港警方回应民众的敌意,方式就是更重的敌意。这和学生家长投诉教师后,日后学生必定被老师长期”特别款待”是同一个道理的。为了保护学生和公义,一般不是老师停职,就是学生转校,远离老师可触及的范围。

那么香港呢?

#耳染目濡的进化

香港警方用警员受伤来合理化警员在全港各地开真枪。强调警员生命受到威胁,自卫伤人是合情合理的。那是不是等于警方同意了,当街頭战士认为生命被警员威胁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全力反击,甚至杀警?难道说因为是市民,面对的是执法者,就认命,乖乖受死?这不符合生物的求生标准。那些被放大在记者招待会的警员受伤图,比起过去四个月民众被暴打的伤势一比,简直是相形见绌。特别是当警务副处长强调:”暴徒拿武器打警员头部” ,我不禁感叹,那不是monkey see monkey do, 学警察的?

六月初集会的香港人民,是黑衣,感冒口罩,背包,就上街了。因为没有人,包括林郑,会估计到今天这种局面。有人甚至是傻乎乎不戴口罩就上街了。六月中,我们开始看见保鲜膜护手(防催泪弹)、工地头盔。六月尾,戴头盔眼罩已经是基本装备了,因为许多信任警方不会以伤人为主要目的的市民,其结局是惨痛的头破血流(对照上面警方的谈话十分讽刺)。

七月份开始,一般的口罩已经被淘汰,N95, 甚至是俗称猪嘴罩的防毒面具开始普及化,集会者开始戴上护膝护肘。《元郎袭击》示威者被黑社会/社会长者殴打,警方公然和黑社会合作,并放任“市民打市民”的先例后,因为不公平执法,导致大批年轻人执行私法,纠众砸黑社会的场子和店铺,这次契机,让年轻人开始有了“先下手为强”的危机意识,硬骨雨伞,胶管,木条,扫把,路障,全部都成了他们的武器选择,

《夺目夭眼》事件后,集会者已经不再吝啬于自身配备了,冲前线的勇武派,甚至自备盾局,长袖厚身杰克,那是炎炎的八月夏天。这时候,街头战士基本上已经被香港政府“培训”成功。香港街头时不时传出零星黑衣人和福建帮,或者黑社会长辈在街上公开群殴。这些,都是香港警察一念之差走歪路造的孽。而香港警方的正气、专业、威信形象也荡然无存。

看看十月的今天的街头战士少年们的装备,不是和镇暴部队一样?头盔,口罩,眼罩,护膝,护肘,滚装武器,盾牌。那些工具箱里的危险东西,胶管,棍子,不是在学元郎大叔们的街头格斗十大武器和模仿警棍?给警方抛了催泪弹四个月,他们也终于于九月尾进化完毕,自制了汽油弹。

年轻人学习能力好比一块海绵。

#少年们的心理健康谁关心

这些街头勇武派先锋,都是孩子、少年,血气方刚,模仿和学习能力高,也是最不怕死的一群。叛逆期的荷尔蒙爆发,再加上整个社会的大气压,那些本来应该是他们学习对象的大人们的种种不良示范:黑社会动手污言秽语也算了,警长大方对着镜头骂粗口,咒骂,辱骂,高举双手比中指,每周更新的流血画面,充斥少不经事的脑袋,大人们在少年们内心烙下的阴暗面,谁关心过了?这一个世代的他们成人以后会怀有多少的PTSD,反体制/反社会人格?

凭什么腥风血雨中,上梁不正的社会里,要少年们懂得过滤和自律?

How Dare You? How Dare You?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警员绝对有权利开枪射杀任何人,因为政府把枪发配给了他。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该名警员自身的法律责任,他必须依法使用枪支。香港警方可以辩护说开枪都是合法的,但是我看了另外一个地方开枪的影片,那时是一支PTU大概六七人,面对数十名街头战士追击,场面更严峻,这批警员比起射人的那一队都是相对年纪大的老差骨,和示威者纠缠几个回合了,双方见好就收。乘车离开时,由于冲锋车没有马上离去,少年们得势不饶人,蜂拥而上,大叔警员气得冲下车单挑(盾牌头盔警棍都在车里就跳车打架去了),最后当然下场当然是被“丧尸袭击”。最后一高大警员向天鸣枪,少年们知难而退,鸟兽散。这片里,我看见这批老差骨的:自制,保有专业水平。(虽然跳车只抽那三个大叔明显情绪化很扣分)而这批警员受到的生命威胁和伤害,比装陷阱射人的那班高出很多,事件却以无人受重伤告一段落。

这说明凡事都有选择。你可以选择打或不打。你也可以选择怎么打。警员的配备有警棍,盾牌,胡椒喷雾,橡胶子弹,布袋弹,真枪。选择哪样,都只是你本性的彰显。Great power comes with great responsibility. 得到力量的人,不是成为超级英雄,就是怪人。

#暴力的死循环加雪球效应

Again, monkey see, monkey do. 抗争和暴力都是会进化的。那一枪开了,好比潘多拉魔盒打开了。接下来袭击警察的事件,恐怕只会更多,而且更暴力。暴力只会招致仇恨,仇恨只会引爆更多的暴力。平息仇恨需要的是谅解,谅解需要调停,调停需要有人主持公道,但是今天的香港,像电影《审死官》般,现实中政府官员和警员官官相卫,坚持没错又不敢接受接受独立调查,所以这个局会是一个死循环。根据沙盘推演,暴力冲突只会逐步提升,而非降温:哪怕有一天是死了人,也不见得会停下来。

香港警方是低估了年轻人的反叛,还是高估自己的枪管够大?

#后记

当年,如果马来西亚的内政部和警方不是悬崖勒马,180度变脸,怀柔政策奏效,今天的马来西亚人还有机会拿着自己那荒腔走调又廉价的Bersih”抗争经验”去取笑,甚至诅咒当初跨国境支持我们争取公平自由的香港人吗?

How Dare You? How Dare You?


圖片作者:https://www.facebook.com/ManTsang.ink/posts/2457811310978817?__tn__=KH-R

https://i.imgur.com/NCv3nHv.jpg
13
分享 2019-10-05

6 个评论

图片直击人心
废太子蛋炒饭 新注册用户
可能否借用這張圖片呢?謝謝
写得漂亮!
tujl1234 回复 废太子蛋炒饭 新注册用户
我只有轉載,如果有授權需求麻煩詢問原作者
其实原因很简单,30年前碾过天安门的坦克给太多中国人留下的震撼实在是难以忘怀,全世界,敢把坦克直接摆出来的政权,你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以至于当这批中国人再次见到类似的场景,他们会或主动或被动的选择沉默或者回避,你可以说这是人性的自私,但是这是作为人的局限性所不能避免的。
废太子蛋炒饭 新注册用户 回复 tujl1234
好的,多謝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