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埃博拉病毒在国内传播的可能性

首先声明,人的生命不容践踏,因此我写这个文章,绝对不表示我赞同或者认可这种行为(哪怕其可能对中共造成实际的影响)
同时,我也希望,出入境检疫部门和大学入学体检(如果对于外国人有的话),可以查到这些人,因为埃博拉虽然墙内可能没有听说过,但是其超高的致死率,拥有远远高于SARS的危险等级

首先,埃博拉病毒,是可以通过精液传播的
而研究表明,随着研究的不断进展,其可以在精液里存活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比如15年,新英格兰的文章表面,其可以在精液里存活9个月,我截取德国之声的叙述
https://www.dw.com/zh/%E7%A0%94%E7%A9%B6%E5%9F%83%E5%8D%9A%E6%8B%89%E5%9C%A8%E7%94%B7%E6%80%A7%E5%B9%B8%E5%AD%98%E8%80%85%E4%BD%93%E5%86%85%E5%8F%AF%E5%AD%98%E6%B4%BB%E8%BE%BE9%E4%B8%AA%E6%9C%88/a-18785441-0
世卫组织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埃博拉病毒在部分男性幸存者的精液中可存活达9个月。这是否会导致病毒的传染尚不清楚。


而今年中,世界卫生组织WHO更新了这个信息,认为埃博拉可以在精液内,存活12个月
  • 世卫组织建议埃博拉病毒病男性幸存者自出现症状起12个月之内采取安全性行为和卫生措施,或者直至其精液检测两次呈埃博拉病毒阴性为止。
  • 在幸存者的精液接受两次埃博拉病毒检测均呈阴性之前,他们应当采取良好的手部和个人卫生做法,在与精液有任何身体接触后,包括手淫后须立即用肥皂和水进行彻底清洗。在此期间应安全处理和销毁使用过的避孕套,以避免与精液接触。



而去年年底(18年,如下)的一篇文章,则认为,埃博拉可以在精液内,存活18个月
Ebola Virus Transmission Caused by Persistently Infected Survivors of the 2014–2016 Outbreak in West Africa

new evidence revealed that the virus can be detected up to 18 months in the semen, which represents the biggest risk of Ebola resurgence in affected communities

这里我要说一下逻辑问题,为何WHO后发的,但是没有进行更长时间的提醒

因为WHO发布任何官方指南,都是需要各个研究机构,医院,疾控中心等等,长期的数据汇总后,再给出的信息
也就是说,一定是存在滞后性的
可能一样东西,在3年前就确定了,但是WHO不敢乱说,需要等3年证据齐全才能说,否则会引起全球卫生系统出大乱

好,看到这,你可能会说,这和国内有毛关系?

因为。。国内最近的一系列冲突,都意味着
要不服软
要不和欧美发达国家全面脱轨

那国际地位如何保留?山大等等早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就是,从非洲招留学生
至于上头支不支持这个风气?
你看看现在叫停了吗?处罚了吗?
唯一的变化,就是一个不疼不痒的,“道歉信”

而非洲最好的,和比较好的留学生,是可以去欧美日韩港台的
再其次,也有中亚等等大量地区,讲究政治正确(学术上)而招收他们
最后,才轮得到咱们招收,实际上,这几年好几次我的母校都没招满,因为老师不爱带,觉得他们太差,我之前留校的同学都是强行指派那几个年富力强的去带,但是大多情况也就是混混完事,搞科研他们真的不行(学生素质偏低,并不是指黑人不行),也就上上课

所以,这些留学生,并不会因为家挺条件好,或者算得上是非洲的“富裕阶级”就可以保证没病

如果和欧美脱钩后,进一步加大这个留学生招生强度(为了维持学校的国际排名,外国留学生这一部分权重)那么之后万一有一次检疫通过(之前AIDS也有通过的)短期内和大量的女生。。。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埃博拉在患者本身,是可能有抗体产生的(我不是专门做传染病的,这部分如果说错了见谅)
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埃博拉痊愈者的血应用来医治其他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患者。

一个国际专家小组正在评估这种可能阻止埃博拉传播的实验性治疗方法。

世界卫生组织还宣布,今年11月之前,埃博拉疫苗将可以用于在埃博拉防治第一线工作的人。

当人体感染埃博拉时,人的血液中会产生抗体来抵御病毒的侵袭。

从理论上说,痊愈者血液中的这些抗体可以输给患病的人,使患者免疫系统抵御病毒的能力大大加强。

不过,这种疗法是否有效目前缺乏大规模的数据证明。

所以很可能发生,男性携带者,传染给很多女性,但是自身仍然安全的可能

然后这些女性,再传染给自己的舔狗。。

然后这些人,通过上课,唾液(空气)的方式,传染给更多人

至于我为何只是说可能性?

因为埃博拉在我看来不具备国内大规模传染的能力,这类病毒必须潜伏期长,或者寄宿在某些蚊虫/啮齿类动物身上,才有可能
埃博拉潜伏期就2天-2周,太短了,基本上一周左右大多人都有反应,撑死了传播一个院系,很容易被控制
同时国内粪便的处理还算合理,所以基本不会通过蚊虫传播
老鼠更是少见

所以只是探讨一下,就当是未雨绸缪把。如果真的大规模的招收来华的留学生,可能会有传播的可能。
4
分享 2019-10-11

18 个评论

埃博拉在有成熟防疫制度和医疗水平的地区很难大规模流行的,尤其最近这些年几次爆发让国际卫生界获得了不少在隔离,护理和治疗方面的经验,中国军方和民间也积累了不少一手的经验

另外埃博拉传染性应该不如SARS,大部分亚型并不能通过气溶胶方式传播
不知道,我只看过一个短片是跟埃博拉病毒抗争的短片(电影?)。

不控制就会是人间惨案,控制了就会好很多。

假如,倘若假如出现在国内,只会给当权者以借口更加搜走人民的各种自由
你們只考慮了自然傳播,沒有考慮政府故意傳播。

不過我這是陰謀論上腦。但是你覺得SARS在香港的傳播,會不會是人為的?
是,远低于sars,毕竟没有亲吻逝者的习俗
我觉得不太可能,香港主要是有SARS传播的良好途径,而且搞乱香港对国内和美国似乎都没什么好处,SARS后舆论上攻击中共的也不是美国
我注意到被你划掉的那句话了。
舔狗之所以被称为狗,是因为他们怎么舔也吃不到。
请搜索一下 邱香果
看一下相关新闻
细思恐极
说起埃博拉病毒,党国做过不少政治宣传,鼓吹党国医疗科研系统能力强,维和部队境界高,打造人道主义大国形象。不知楼主作为墙外业内人士,是否遇到过这一类宣传,对其真实度如何评价。
这个内容我还没接触过
我猜测,因为援救的医护人员,实际上工作强度很高,而且穿着三层防护服体力消耗很大,所以轮岗下班后应该没功夫去打探别的国家的“负面情报”,再说欧美医护人员也不太可能有这种"政治任务",白左不少人,起码我接触的,是真的希望“人类”这一群体过得更好,可能有些观念和咱们不同,比如认为一些人是否值得拯救等等。但是他们的价值观,很多人是真的基于全人类而不是某一国的基础上,尤其是不少北欧四国的。。
再加上愿意去前线的医护人员本身,大多还是有一定“同情心”的,所以基本上只要别做的太过分(比如主动投毒之类的,之前几次大型战斗都有,伪装成医护人员)负面消息不太可能传出来
我前面问得不准确,抱歉,“真实度”指的是党国宣传的支撑起“人道主义大国”形象的医疗科研能力,特指埃博拉这方面的科研,党国经常宣传如何实现世界突破之类的。
我接触过[社工回避],对前线医护人员的同理心和和普世价值十分尊敬,但党国利用他人善意,为自己脸上贴金,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哦,这个我觉得倒是“可能”真实,因为埃博拉这方面,当时并没有特效药,靠的是严格遵守消毒/防护制度避免传染以及交叉感染,这方面各个国家差异不大。
而疫苗和新药方面,在面对这种爆发性(breakout)疾病面前,也看不出来什么。
比如SARS那次,是香港最先找到的病原体,就这些机制方面的研究,差距还是很大的。但是这次埃博拉我记得赴非的医务人员,只是负责救治,那差异不大甚至比欧美表现好都是可能的。

简单概括,这种急性传染病的救治,在没有特效药/疫苗的情况下,不看科技水平,看的是谁严格执行规章制度,(军)医比欧美人道主义+高科技加持的医生,实际效果差不多,很正常
但是面对大多数情况,比如心脑血管疾病+癌症,那么差距就大了去了。而洗脑血管疾病+癌症,具体数字我不查了,但是起码比埃博拉死亡人数多几千甚至上万倍把,所以这是真实的科研水平上的差距,靠熟练工+严格遵守制度是无法赶上的

当然,我这里回避了,是否专政体制更容易出现遵守规章制度,还是民主体制通过教化民众,更容易内心遵循规章制度的问题,因为这个就扩展的太远了。
非常感谢,通过你的回复,基本可以说,你可能暂时还没有大量接触过党国利用埃博拉做的政治宣传。目前宣传体系中,埃博拉病毒已经被党国独立自主研发的疫苗彻底击败。前线医疗人员仍然冒着生命危险援助非洲,是另一个方向的宣传口径。后者的(大部分)真实性我并不质疑,前者就不好说了。
至于这二者同时能够并存,大概算是双重思想的又一个实例。
这很好,至少说明,党国在这方面的宣传,暂时还没有在墙外华人圈造成大面积影响。
不好意思,我收回上面的话,我当时因为没有刻意关注国籍这个概念,所以对当时中国救助队不甚了解
看完报道后,我产生了一些怀疑
1. 几个鸡汤文,都灌输了埃博拉部分人宣称90%致死率,部分人宣称60%左右的致死率,咱们假定这个60%是后期真实的
2. 我能查到的中国医疗队治疗的数字,只有“去年3月开始在西非暴发的埃博拉疫情,死亡率在50%以上。但今年5月19日到6月12日,中国援塞医疗队接诊了3例埃博拉患者,现已全部治愈出院。”
这个数字很奇怪,3例治愈在我们看来,除非是那种特别小prevalence的疾病,否则是没有什么临床意义的。因为太小了。
3. 我就接着查,发现宣称“中国救助了最多的人数”,这点更让人奇怪,因为埃博拉总死亡大概在6000-7000人之间,那么感染总数,绝对是超过一万人。
虽然上文写的不一定在爆发期,但是中国医疗队之所以去救助,就是处理这个爆发期(相当于可以缩减平时的医疗支出)但是半个月,只接诊3例?就算中国只占1/10的工作,也应该有1000例,一个月300例很正常,半个月应该接诊150例左右,所以这个接诊3例,全部痊愈,在我看来,只能呵呵
4. 我又查到一个信息源,是“半年多的时间里,累计收治接诊患者938例,确诊295例,治愈出院25例”。这个信息在我看来相对合理。承担1/10的总任务,然后10%的治愈率(当然,不代表90%的死亡率,没治愈的不一定死,但是也不一定,或者说不可能都活下来)也和之前宣传的60-90%的死亡率差不多,没看出太大帮助
5. 实际上埃博拉没特效药,我猜测治愈方法,就是最普通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然后靠自己免疫系统撑过去。。医务人员保护好自己。当然,这个我是瞎猜的,不是做流行病的就不展开了
6. 当然,宣传什么SARS的医护工作者去埃博拉,这话听听就行,SARS那会我在国内混,但是起码我们市负责的,大多是30-40岁左右,有经验有体力的医生护士,北京那些比较严重的地方才可能派小姑娘上阵。埃博拉14年那会,那群人都44-54了,根本不可能穿一天3层防护服,所以政治宣传罢了,有个别的有经验的去我信,大部分那就纯属扯淡了
我们现在on the same page了:)
你举例的这种鸡汤文,好歹可以说是在真实基础上夸大其辞,数据注水。我看见一篇微信文章(看微信文章是我的错),其标题大意是“中国已经研制出疫苗可以预防不断升级的非洲埃博拉”。

医学界暂时还没有政治挂帅,2014年年底有一段时间,经常能见到有文章预警埃博拉入侵中国。今年上个月海关总署也刚发布过通稿,要求预防埃博拉从刚果传入中国。总的来说,没有多少政治权力的部门和群体,都还比较负责任。
這是先知嗎  太神啦XDD  先知果然是孤獨的  這麼早就未雨绸缪             
比起伊波拉我比較擔心愛滋在中國的傳播率

之前不是有山東大學事件?
講真的,非洲地區的愛滋傳染率超高,所以你也不要期望能來留學的人身份高貴,所以不會得愛滋。
那些學伴得了再跟中國人交往,然後萬一對方愛劈腿,繼續等比傳播。
等到他們老了免疫力下降.......接下來等著中國的就是大規模死亡
難不成中共很早就開始計畫死亡了?!
又是一个未卜先知贴吗?评论也很精彩
这点从最新的2017第二季度全国艾滋病疫情通报中,也能得到佐证。今年第二季度,我国新发HIV感染者/AIDS病人中,异性性传播25217例 (68.4%) ;同性性传播9349例 (25.3%) ;注射毒品传播1234例 (3.3%) ;母婴传播157例 (0.4%) ;性接触加注射毒品传播79例 (0.2%) ;输血及使用血制品传播14例 (0.04%) ;既往采血浆传播1例 (0.003%) ;传播途径不详835例 (2.3%) 【2】 
https://baike.baidu.com/tashuo/browse/content?id=1350e486d36d047c0818a69d

请不要说到黑人就是女生喜欢草,明明从性取向人群比例上,同性传播相对于同性恋的人群比例要高得多,而且同妻在我国也是很普遍的现象,很多同妻根本不知道被传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