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善良 血腥嗜杀 中国共产党野兽与其它野兽豢养奴才走狗的共同特征

这世界上凡是坏蛋恶棍,都共享 血腥野蛮残忍嗜杀 这坏人的第一共同点。看看当今的哈马斯,中国共产党,俄国杀人犯,穆斯林包头党疯子,当年的德国纳粹,统统都以杀人无度为第一恶劣特征。当今中国大陆共匪养豢的奴才走狗五毛“爱国”王八羔子们,就是在 “不善良” 这点上群兽共鸣,特别的野蛮残忍,喜爱杀戮折磨处死夺命。中国大陆对奴才的第一洗脑内容,从幼童的朦胧启蒙始,便是灌输 “杀人” 的乐趣,正义,英勇,必须,大概还有回报,即屠杀“阶级敌人”有好报应,会得到奖赏赞美成为英雄。共匪社会排山倒海式的儿童教育,是从“红军” “解放军” “革命先辈” 的杀人开始:杀白军/国民党/地主/富农/资本家/美国人/越南人/日本人/特务/叛徒等等等等。记得1960年代共匪大陆有一大套封面血红的丛书,名叫《红旗飘飘》,里面每一篇都是共匪从诞生以来如何杀人的血淋淋“故事”,杀人被描写得英勇伟大光芒四射神圣诱人。当时那套杀人丛书特别向青少年推荐介绍,正常人看得浑身皮冷肉麻毛发悚立骨髓冰凉,但无知儿童少年青年中毒者成千上万,被共匪的“杀人伟大”迷惑得如醉如痴,摩拳擦掌,崇拜不已,感叹自己生不逢时未曾赶上那种杀人如麻风起云涌的“革命”时代。于是后来不久开始的“文革”便有无数青年有样学样地杀人,真是立竿见影的恐怖榜样。如今大陆的野蛮粗鄙血腥疯狂,同样是共匪对几代人灌输凶杀毒素种下的血腥恶果。西方社会,儿童青年成长过程中,完全没有共匪社会的“杀人有理”教育与灌毒,所以一代一代人都基本有善良的起码共识。对比一下在共匪大陆与在西方成长的青少年,野蛮善良的区别特别显著,当然成年人老年人也一样。大陆中国所有奴才的凶狠残暴嗜血爱杀,西方普通人都不具备。西方一般人对猫狗动物都尽力避免杀戮虐待,而大陆奴才则杀生眼都不眨,可想而知二者在人类社会的行善道义上,天差地别。https://i.imgur.com/G3EahfS.jpg
5
分享 2023-10-17

2 个评论

这一点我极其赞同,一个很小的“文化差异”就能见微知著:中国人常规的辩论或口头冲突,本来非常小的那种,像是“生物学需要记忆这么多,到底算文科还是理科”,到了最后就是“我要杀了你”、“你是个弱智”、“你是个文盲”。在西方,这种行为将被视为极具攻击性和令人费解,即使是常规程度的争吵,一般是“leave me alone”结尾,而少量对残忍和歧视他人的表达则主要集中在网络空间的阴暗处。
>>这一点我极其赞同,一个很小的“文化差异”就能见微知著:中国人常规的辩论或口头冲突,本来非常小的那种,...

这是因为大陆奴才们被共匪统治糟蹋几十年几代人,已经特别习惯粗野血腥地处理一切事物尤其是处理不同意见与分歧:把一切解决于暴力,已经成了他们的传统与习惯。你看看今日大陆内外认为共匪是其“祖国”的各式华人奴才们,都一个嘴脸,即以暴力解决一切问题。杀人,血腥,武力,已经是共产党及其走狗奴才们的行事圣经了。它们的狗祖宗毛泽东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已经被这群奴才走狗发挥成“枪杆子里面出一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