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NBA事件与言论自由

前一段时间因与美国福克斯电视台财经频道的一名主播辩论出了点小名的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主播刘欣在该台网站发了一篇英文文章《NBA反弹无关言论自由》(The NBA backlash is not about freedom of expression),颇能反映墙内很多人对NBA事件的看法,虽然她写成了英文发在墙外。

文章称,NBA总裁说NBA一向支持言论自由,不会为火箭队经理莫雷的言论道歉,但是2014年洛杉矶快船队老板斯特林私下种族歧视言论被捅出来后,NBA罚了斯特林250万美元,终身禁止他入NBA,并没有支持他的言论自由。斯特林的言论越过了美国言论自由的边界,莫雷的言论越过了中国言论自由的边界,跟有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关系。墙内很多人也都举斯特林的例子嘲讽NBA双重标准。

刘欣和这些人都不理解什么是言论自由,虽然来自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的他们却信心满满地要教育美国人什么是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是对政府的约束,是指政府不能因言治罪,不能因为不满某个人的言论就去打压、迫害他。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保护了美国境内任何人(不管是不是美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刘欣人在美国,不管她怎么攻击美国政府,美国政府都不能打压她,更不能去抓她。但是她如果敢公开说一句中国政府的坏话,不仅马上会被中国国际电视台开除,而且回中国连人身自由可能都没保障。所以刘欣在美国有攻击美国政府的言论自由,却没有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自由,因为中国政府不给她这样的自由。

美国人享有的言论自由几乎是无限的。墙内经常有人质问,你说美国有言论自由,有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的自由吗?有发表支持恐怖主义的言论自由吗?有的。美国有不少白人种族主义者,他们经常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甚至游行示威宣扬其种族主义主张,美国政府并没有因此去抓他们,也没有因此取缔其组织。在美国如果仅仅是用言论支持恐怖主义而没有采取行动,也不会被抓起来,虽然可能会被联邦调查局暗中监控。斯特林的种族歧视言论被捅出来后,美国政府并没有去找他算帐,他的言论自由并没有丧失。刘欣把种族主义当成美国言论自由的边界,说明她不了解美国的言论自由。

但是种族主义、恐怖主义言论虽然不犯法,却违反了美国社会道德规范,谁发表了这样的言论,人们可以批评、鄙视、抵制他,私营机构可以处罚、开除他。这和言论自由没有关系,而是属于很多中国人大不以为然的“政治正确”,是民间的自律。斯特林被处罚,就是私营机构的自律行为,与政府无关,也就无所谓没有言论自由。

莫雷在推特上转发了“支持香港、为自由而战”的口号,如果仅仅是中国球迷骂他、抵制他,那么也不涉及莫雷的言论自由。但是《人民日报》发文攻击莫雷,央视停止转播NBA季前赛,中国国企取消对NBA的赞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抨击NBA,性质就变了,因为这些都是中国政府机构或受中国政府控制的,是中国政府因为莫雷的言论要打压他和NBA,就成了事关言论自由的问题。

既然NBA可以因为斯特林的言论处罚他,当然也可以因为莫雷的言论做出处罚,前提是莫雷的言论是不正当的。NBA球队老板、阿里巴巴的蔡崇信说莫雷发表港独言论,所以不能被中国人容忍,暗示他应该被处理。且不说莫雷转的那句口号至少在字面上没有任何港独的意思,即使他公开支持港独,NBA也不可能因此处理他,因为美国社会的主流认为任何地方都有争取独立的权利,美国人自己主张加州、得州、夏威夷独立的就很多,两年前加州独立的提案还差点儿付诸公投,哪会把其他国家、地区的独立诉求当成什么大逆不道的事。美国名人中公开支持台独、藏独的很有一些,被中国政府列入黑名单,但他们在美国国内不会得到任何处罚。刘欣说香港示威是打着“自由”旗号、针对无辜者的仇恨犯罪,莫雷支持香港示威就是在宣扬仇恨。但是,对香港示威的这种定性是墙内只允许有的一面之辞,出了墙就很少有人这么看,美国社会主流看法认为香港示威是为了民主、自由,NBA当然只能跟美国社会主流保持一致。莫雷的言论是否不当、是否该被处罚,是由NBA认定的,不是由刘欣或墙内人认定的。

中国有钱,有市场,当然可以以经济利益为要挟逼迫NBA就范,强迫其接受自己的观点。以前不少有意无意“辱华”的外企就是因此口服了,心未必服。这次一开始显然有人以为再如法炮制就可以大功告成。但NBA跟以前被打跪下的那些外企不同。抵制NBA固然会对NBA造成经济损失,对中国球迷、NBA周边产品厂商的损失却更大。所以连被美国媒体称为“国家主义小报”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这次都当了投降派,反对抵制NBA,也许他自己就是球迷。其次,NBA并非纯粹的商业机构,而是一个标榜有社会理想和追求的体育组织。美国三大球类运动中,橄榄球球迷以保守派为主,而篮球球迷以自由派为主。NBA因此被认为是体育组织中最追求进步、最有觉悟的(wokest),社会形象一向很好。一开始NBA为了中国市场发了一份中英版本不同的暧昧声明,立即受到美国社会各界的抨击,认为其为了能在中国赚钱放弃原则。NBA总裁赶快澄清说支持莫雷的言论自由。中国某些人以为手里有钱就能逼迫所有人听话,这是暴发户心态,虽然经常能得逞,终究会遇上有人宁愿少赚钱也不愿退让,结果反而搞得自己灰溜溜的。

2019.10.11
https://twitter.com/fangshimin/status/1182795783592013824
30
分享 2019-10-13

18 个评论

对NBA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话术牛逼。只不过NBA在最近的费城与华盛顿赛中把支持香港标语没收还赶走观众,这大概是“针对你国的仇恨行为不能被容忍”了?
看来我对言论自由的理解是对的。好文好文,楼主多转发些这类理性分析的好文章,我们可以用来怼那些粉蛆!
一篇文章就让墙内大V们相形见绌了
墙内不敢写的。
存在者09 🤬不友善用户
方舟子讲的只能说对一半。
其实言论自由是人的存在方式,也就是说,若不是人就不能拥有这种权利,你只有承认人这个共同体或者集合,承认自己作为共同体集合的一员,你才能拥有这种自由。只要自己承认作为这个集合共同体的一员角色,也就是一并承认了作为共同体的其他成员也具有相同的价值。
现代社会限制政府的公权力,主要是因为政府大致代表了这种共同体或者集合,又因为公权力实力对个人会呈现压倒性优势,因此限制公权力以保证个人也有相应的活动自由空间。但是这种基于势力不对称而作出的形式化应对策略并不总是合理,例如特朗普总是在讲的FakeNews,若作假甚至诬陷政府的时候,以此限制公权就没有道理了,而政府又不拥有宣传的力量,那么政府在社会公众而言反而会是有苦难言甚至被迫做出一些不正常范围的行事(例子应该可以找到,如政府迫于国内压力不得不改变原先正确的一些做法)。因此实际上并不像方舟子说的那样无论怎么反政府都可以,这实际上也是不一定行得通的,只是基于现实大致这么指责指责政府且没有产生什么影响罢了。
而文章所指的种族歧视或者恐怖主义言论,不承认作为共同体成员的其他成员的价值,试图以某一个具体特殊群体甚至某一个独裁者来独占此集合,因此都是违反作为人这个共同体价值观的做法(白马非马),于是这样的言论实际上就都不能拥有言论自由,即便现实出现了,也应视为正常社会被侵蚀的现象。另外,恐怖主义即便要作为研究材料,也只允许在实验室小范围传播,是受控的。

以上是作为人的存在方式而言的言论自由在不同的领域展开的现象,“政府-个人”这对机构与个人的范围,和,“个人-其他人”(是否可以歧视甚至消灭其他人)这样的个人之间的范围。如果把这两个不同的领域混淆一起,实际上就谈不清楚了,或者说,你要沿着方舟子的路走下去,会发现有非常非常多的东西都要讲出来,而且还不能谈明白,谈出来的因为在前提上的缺陷或错误,导致大多数结论也是有毒有害的看法(例如他竟然在文章最后一段竟然支持中国政府动用经济手段来迫使别人接受某个特定价值观)。无论是你作为球迷辱骂其他人有可能视同对他人人格侮辱,还是上街搞种族歧视性质的游行也应该被反对,以及作为政府你也不能用虚假新闻来限制他的活动,这些你就都讲不清楚了。
方舟子一直持续发声,不过他因为性格问题树敌太多,就算说的对也很少人赞.这也是成见吧.
方舟子这样的舔派都从良了,看来CCP真的到头了
是的,我以前也看罗永浩他们怼方舟子,那时候也觉得方舟子有点人格分裂,好多事儿比如他基金的资金去处之类的,但涉及到普世价值,墙内再厉害的大V都闭嘴了,张口闭口只敢谈钱,有点想法的谈点个人理想主义,所有那些问题涉及到的根本问题是什么,都在表面上游走,没人敢指出来。
“言论自由”这个短语从极左法西斯方舟子同志之口发出实属讽刺。
方舟子天天吹捧希拉里,看的我恶心,回了一句,希拉里陪你睡了几次?,就被拉黑了。
现在他们喜欢把莫雷的言论和种族歧视放在一起,试图证明NBA和美国言论自由的所谓虚伪和双标。然而事实上莫雷只不过表达了一种立场和支持,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侮辱性和攻击性言论,和种族歧视事件完全是两码事。全世界只有中共在混淆视听,发动粉红把这两者化为一摊借而发动新时代红卫兵的力量进行大力批判。
墙内敢出声的人都没有了,抓怕了,方舟子长期生活在美国,妻子关系挺深的,没多大顾及而已。
个人理解,墙内很多粉红爱说的种族歧视和双标,在美国确实是条实打实的高压线。虽说方舟子说的有理,发表歧视言论并不会被抓进牢里,但是一个人要是有一定身份,在美国失去工作,失去生活,基本会是必然的。

我的理解是,墙内大多数人对言论自由的理解有问题。因为在西方的一些价值观下,有些声音确实是不会出现的。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人支持“言论自由”,那么他会说出“反对言论自由”这样的言论么?必然不会吧。而能说出“反对言论自由”的言论的人,内心必然已经是否定了“言论自由”这样的价值观了。

可能是墙内审查过于严重,很多人就把美国的言论自由当作标杆,而实际上民主国家的价值观是复杂而多样的。当一个人发表种族歧视或者性别性取向歧视的时候,这时候他们否定的是“天赋人权”“生而平等”这样的价值观,而这些价值观,在西方世界里,不比言论自由来的不重要。

言论自由,在我理解,实际上就是在“天赋人权”“生而平等”的背景下强调应该“尊重每个个体的不同”,政治观点是后天形成的,理应被当作人的差异性而被尊重。 而肤色,或者性取向,都是先天而来而无法改变的,而人是生下来就不能有选举权么?人生下来就不能集会抗争么?自然不是。

“黑人”和“政治观点”都是差异性,在西方价值下,都是需要尊重的。而这样的话,“不尊重黑人”和“不尊重政治观点”才是真正的一类事情。
你这话有点侮辱人,我有次推特留言稍微质疑他,也给他拉黑了。他气量狭小是确认的。
方舟子这个在微博上传播了一阵子
這篇文章讓我對方舟子改觀了 我以前以為他也是親中國政府的
我說種族和智商有關係也被黑了。方舟子太左
https://telegra.ph/file/4fa0bb9611d73b7dcea7a.png
https://telegra.ph/Speech-Freedom-11-18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