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事萬物皆有定時

今天讀《瑪竇福音》時,其中一段經文令我想起經常聽到的一個老問題:「為什麼天主不馬上消滅世界上的所有罪惡?如果天主清除所有壞人壞事,只留下好人存活,一個公平正義、和平友愛的理想社會不就馬上出現了嗎?」在思考這個老生常談問題之前,讓我們先看看這段經文:

「那時候,耶穌給群眾講了另一個比喻說:『天國好像一個人,在自己田裡,撒了好種子;但在人睡覺的時候,他的仇人來了,在麥子中間,撒上莠子,就走了。苗長起來,抽出穗的時候,莠子也顯出來了。家主的僕人,就來對家主說:主人!你不是在你田地裡,撒了好種子嗎?那麼,從那裡來了莠子?家主對僕人說:這是仇人做的。僕人對家主說:那麼,你願意我們去把莠子收集起來嗎?家主卻說:不,免得你們收集莠子時,連麥子也拔了出來。讓兩樣一起長到收割的時候吧!在收割時,我要對收割的人說:你們先收集莠子,把莠子捆起來,燒掉;再把麥子收入我的倉裡⋯⋯耶穌用比喻給群眾講解了這一切,不用比喻就不給他們講什麼;這樣應驗了先知所說的話:「我要開口說比喻,要說出由創世以來的隱密事。」』那時,耶穌離開了群眾,來到家裡,他的門徒就前來對他說:『請把田間莠子的比喻給我們講解一下!』他就回答說:『那撒好種子的,就是人子;田就是世界;好種子,即是天國的子民,莠子即是邪惡的子民;那撒莠子的仇人,即是魔鬼;收穫時期,即是今世的終結;收割者即是天使。就如將莠子收集起來,用火焚燒;在今世終結時也將是如此:人子要差遣他的天使,由他的國內,將一切使人跌倒的事,及作惡的人收集起來,扔到火窯裡;在那裡要有哀號和切齒。』」(瑪13:24-30、34-42)

耶穌基督的以上教導,正面回答了「為什麼天主不馬上消滅世界上的罪惡?」這個疑問。天主應許將流奶流蜜之喀納罕地(迦南)賜給猶太人作為永久產業,但因為這片土地上罪大惡極的原住民仍未惡貫滿盈,天主吩咐以色列祖先亞巴郎耐心等待,對他說:「我是上主,我從加色丁人的烏爾領你出來,是為將這地賜給你作為產業⋯⋯你當知道,你的後裔必要寄居在異邦,受人奴役虐待四百年之久⋯⋯ 到了第四代,他們必要回到這裡,因為阿摩黎人的罪惡至今尚未滿貫。」(創世紀15:7、13、16)這段經文告訴我們:天主的種植計劃自有其時間表,無需我們置喙。如果在時機尚未成熟時,天主「馬上消滅世界上的所有罪惡」,那些質疑天主,並主張馬上「清除所有壞人壞事,只留下好人存活」的人,也會被馬上消滅掉,他們只是誤以為自己仍是好人罷了;「因為所有的人都犯了罪,都失掉了天主的光榮」(羅馬書3:23)如果現在所有人都因自己的罪惡而被消滅掉,地球就馬上變成了無人區,這豈不跟天主「不願任何人喪亡,只願眾人回心轉意」(伯多祿後書3:9)的意願相違背?

我們現在居住的世界已被莠子(罪惡)全面覆蓋,天主已經制定了改良土地、剷除莠子、復種麥子的計劃。透過聖經,天主向我們揭示了這個計劃的實施過程:祂挑選猶太民族這片土壤作為育種基地,並對這片土地精耕細作、補水施肥,天主子耶穌基督親自成為小麥的種子,在猶太民族中抽穗開花,結成麥子良種播到整個人類;在全世界的麥子仍未全面成熟時,天主容忍莠子(罪惡撒但及其追隨者)與麥子(真理耶穌基督及其追隨者)一同生長,直至收割期到來時,天主就「先收集莠子,把莠子捆起來,燒掉;再把麥子收入我的倉裡」,那時,一個公平正義、和平友愛的理想社會就真的出現了;那不是一個無人區,而是「天主與人同在的帳幕,他要同他們住在一起;他們要作他的人民,他親自要『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天主;他要拭去他們眼上的一切淚痕;以後再也沒有死亡,再也沒有悲傷,沒有哀號,沒有苦楚,因為先前的都已過去了。」(默示錄21:3-4)

若非天主親自啟示,人絕無可能明白祂的意念和計劃,所以天主說:「我的思念不是你們的思念,你們的行徑也不是我的行徑:上主的斷語。就如天離地有多高,我的行徑離你們的行徑,我的思念離你們的思念也有多高。」(依撒意亞55:8-9)宇宙萬物的生滅、運行,全在天主的掌控之中,「事事有時節,天下任何事皆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除栽種的亦有時」(訓道篇3:1-2)。既然掌管萬有的天主已經明確啟示,我們人類的每一份子就應該作出最要緊的思念:我要成為麥子!
2
分享 2023-12-09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