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纸“非法”令 赶“中端人口” 三千户业主抗议强拆涉款数十亿元

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上千名业主,上周五(18日)围堵镇政府,要求解释他们合法购买的房屋,被政府以“违章建设”论处,并将他们驱离这片土地。据业主委员会披露,此次拆迁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负责。
上周五,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文化新村的业主,不满镇政府将香堂村村民购买的房屋和四合院确定为所谓的违章建设,责令近期搬迁,并拒绝作出相应的补偿。上千名业主到村民中心广场集会及镇政府抗议,当局出动警察在场戒备。业主拍摄的视频中,崔村镇政府门口,抗议者人山人海,不断传出“保卫香堂”、“抗议强拆”的口号。一名男子面对在场的镇委书记韩军,大声质问:“二十年前的1999年,村、乡、区三级政府,还包括国土局,盖了章的协议。今天你们乡一级政府说推翻就推翻,给大家三天时间,要大家自行拆迁。你们白纸黑字写的,让我们露宿街头。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0222019063233.html/m1022-ql1p1.jpg
香堂村业主代表等人到崔村镇政府理论。(视频截图)
该名男子称,当局举出很多法规,但都在业主买房之后才推出:“全部都是我们已经买了房,住了房,你们国土局盖章以后的事。今天你们(政府)后法管前事,没这个道理。”
崔村镇政府上周六(19日)发出的通告称,该村10个区建筑面积达三万多平方米,经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认定,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违反了《北京市城乡规划条例》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属于违章建设。
本台记者周二(22日)致电崔村镇政府办公室,查询为何村民合法购置的房屋,却成了违章建筑。接听电话的一位官员拒绝回应。他说:“你问村委会吧,我解答不了你。因为我不了解情况,这要有专业的业务部门处理这件事,别人无法回答你。”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0222019063233.html/Untitled-1.jpg
众多村民聚集在崔村镇政府门前讨说法。(视频截图)
据业主委员会披露,此次拆迁由北京市市委书记蔡奇亲自挂帅,昌平只是试点,当局要赶在明年1月1日之前完成土地储备,以便重新拍卖土地。
据香堂村一业主对本台说,该村有近3800住户,其中包括三层建筑及四合院,居住着上万人。这些房屋的业主,大部分是城里人。该不愿公开姓名的业主说,如果房屋被强拆,每户的经济损失达500万元人民币,合共损失将高达数十亿元。
村民董女士对本台说,他们均持有购买房屋的证明,并得到政府机构认可:“根本就不是违建,是国家认可的,我们的红本都是昌平区政府发的,不是村和镇政府发的。 ”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0222019063233.html/Untitled-2.jpg
崔村镇政府发公告。(业主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记者:“拆了有没有安置、赔偿? ”
业主:“没有,什么都没有。所以大家都要跟他们拼了,写了遗嘱,立了生死书。家就这么没了,没有任何赔偿,没有任何安置。 ”
有业主提供给本台一份中共昌平区崔村镇委员会扩大会议纪要显示,这份在2003年8月11日上午8点30分召开的买房会议纪要,由当年的镇党委书记金东彪主持。会议议题是关于香堂村旧村改造的有关政策意见。会议强调,为促进崔村镇区域经济发展,进一步加快小康城镇建设步伐,改善整体环境。将该村可利用旧村改造的空地建住房,向荣誉村民出售,香堂村按售房价格5%向镇政府交纳基础建设设施费,管理手续费等。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1-10222019063233.html/Untitled-3.jpg
香堂村业主出示当年镇政府售房会议纪要。(业主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一位年长的老人手持当年花钱买来的“土地使用”及“荣誉村民证书”,称她有镇政府和村委会盖公章的红本,没有违法购房,现在她要和自己的房子死在一起,死也不离开。
此次群体事件引起当局震惊,为担心事态扩大,公安自本周一起,删除微信及网络上任何不利于政府的相关言论,多位被指带头的业主遭到警告。其中宋建伟对本台说,他的电话受到监听,不能接受采访:“我不能接受采访,因为我的电话受监控,所以我不能随便说话。”
据村民披露,政府打算把这片土地收回后,重新出让给开发商建商品房。不仅仅是崔村镇,周边多个镇都在以相同方式收回业主的所谓小产权房,同样遇到业主反抗。
8
分享 2019-10-23

19 个评论

要你滚你就不能留,要你死你就不能活,说你有罪就有罪,当中共看你不顺眼时,就会说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快去死吧
小产权房。一毛钱不赔真是耍流氓了,至少应该按农村宅基地的标准补偿。
铁拳可能迟到,但从不缺席啊。
我查了一下这个香堂村,这个郊县村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有北京人来盖别墅,大多数是文艺范的四合院,不少所谓的老艺术家来此地养老。还申请了一个3A旅游景点。能来郊县给自己盖别墅的,肯定不是一般工薪阶层。所以这批被铁拳砸到的人里不少也是货真价实的富人。
这些小别墅是所谓的小产权房,大概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一个特殊现象,现在应该不多了。因为当时的产权比现在还不清晰,尤其是郊区农地,宅基地和城中村,所以就出现了这么个灰色地带的东西。这玩意儿,说合法,可以;说不合法,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一般这种房子比市面上的商品房价格低一些。小产权房被强拆的事情也是强拆争端中一个热点了吧,主要是争赔偿。不过像这次这种一毛不拔三天就拆,可是纯正的铁拳了。
大陸從來祇有愛國,卻沒聽說過愛民。借用貓豬習的話來說,我們愛國,愛的究竟是誰的國,少數人的國就讓少數人去愛吧,一個不是人民選出來的政府,有什麼資格代表這個國家?
匪已經高興不起來了 現在個神靈已經在輪迴 是時候清理垃圾時候了 想與天地斗 找死 極權拜物主義者 總一天會明白物體從何而來 人又從何而來 到那時 你將永遠是像塊牌匾 無生命 連樹木都不如。明白是否存在巫師這世上

明年就是和平年 是匪的忌年 
从记者的采访看,应该是小产权房。

小产权房是村民自发在其集体用地上建设的房产,近几年经常会被以无照违建名义强拆,而且没有拆迁补偿款。

最荒唐的是,最近两年打黑除恶,涉黑社会犯罪成了口袋罪,抗拒强拆的人往往就会被冠以这样的罪名。
驱逐低端后,现在轮到中端。。下一个是。。。
费拉们一贯爱并享受着贵匪的铁拳,遇上这种事,即使不能感激涕零政府的仁慈,起码也应该庆幸待遇好过当年的地主,至少没有要你们的小命喔😯
何况费拉们心知肚明准备挨这顿铁拳已经很久了,无非就是多施展几种撒泼打滚的姿势,使得抗争看起来悲壮一点,让贵匪脸上无光,然而指望他们良心发现放下屠刀恐怕是于事无补,倒有可能恼羞成怒的。
看来真是财政困难了啊,吃相已经如此难看了
这次拆京城周边的小别墅不简单--这些业主可不是普通人,不少算得上既得利益周边了,还有些地方上的厉害人物。看来是真的没钱了。
这些所谓的中端,如果就家产和势力,可能比品葱上的大部分人都强。即使如此,该拆也还得拆。这就是集权统治下的生活--什么家财万贯都不顶用。没有人是安全的。
该死,总以为自己不会被政治压迫!不反共的都该死!
kiptanui 新注册用户 回复 recky
他们不属于村集体户口,没有土地所有权,不受法律保护。补偿款只给村民。
这些上访者表达诉求的时候,我敢说一定是跪着拉横幅,递状纸的。
https://terminus2049/archive/2019/10/20/jia-yuan.html
1996 年前后,试盖了一些小院,请人穿针引线,引来文化名人乡居,引来了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和马泰。

每户用地约 230 平方米,或者是正房五间,东西厢房各两间的三合院,或者是二三层的汤浩斯。吸引了版画泰斗力群等一批名家前来定居。

最初,我们是因为家里书多放不下,城里的房价太高买不起,选择了香堂。到这里定居以后,感到不但空气新鲜,有利健康,买菜方便,新鲜实惠,是个退休养老的好去处。而且可以结交很多新朋友,好邻居。左邻老刘年近八旬,是空军退役军官。他在担任空军政治部对外联络部主任期间,参与落实海峡两岸停止奖励起义飞行员,对于改善两岸关系作出不该遗忘的贡献。我经常和他一起打球,锻炼身体。近邻李海渊、秦吉玛夫妇也是年逾古稀的老人,和我有共同的阅读爱好。李海渊的父亲是原北京市委宣传部长李琪,文革中含冤而死。秦吉玛的父亲是秦邦宪,又名博古,是中共前任领袖,又是四八烈士之一。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读书的体会,探索研习党史的心得。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A6%99%E5%A0%82%E6%9D%91
东方书画研究院——全国第一家村级书画院。建于2001年4月,投资600万元,至今已有260余名的书画名家到此。为书画院留下了近500余幅作品。其中有:齐白石、李苦禅等大师的作品;有力群、白雪石、启功、沈鹏、欧阳中石、刘炳森等大家的作品。有叶毓中、李中贵、马振声等名家作品。


陈式太极武术馆——投资500万元的武术馆,是在中国武术百杰之一的陈式太极第十八代传人冯志强先生倡导下兴建的。


能在这个村里落户的都不能说是中端人口了罢,然鹅依然躲不掉铁拳
蛤胡时代留下来的老同志,看来这次强拆不简单。
梓阳 观察
清理低端人口的时候,这些中端人口心想,我有房有吃有喝,和我有什么关系。等到清理中端人口的时候,高端人口正住着别墅开着豪车搂着美女。等到没收高端人口的财产的时候,中低端人口在看热闹,仇富的还要叫好。不是赵家人,被打击是迟早的。即使是赵家人,也免不了政治斗争失败被清算。中共就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任何人也不能避免被卷进去,即使是现在操控绞肉机的人。中国人自己出了事都希望别人能关注和帮助自己,但却喜欢冷漠的看别人遭遇的不公
这强拆的都是承体制内荫泽赚钱的边缘人啊,承的都是江湖派的情,@江泽民!!!蛤蛤,你管不管!这在四中全会前菜奇这狗奴才搞这么一出是打你的脸啊!
我要是长者你我可忍不了!咱们马上发动宇宙膜法,
推一下你的黑框眼镜👓把这狗奴才和他主子续了,好不好!!!(讲正经的,蔡市长这借口找的不好,我要是他直接用“非法所得”打贪,打贿,打裙带关系把房子收了,反正这堆人修房子的钱,和怎么拿的房子没几个干净的,还能又来凹一波反贪英雄的造型,岂不是美滋滋?还不用被人说你就是缺钱了,不过就是苦了那些分到房子的原住民了)
这样就说得通了,还是权力斗争的缩影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