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80,90后连选票都没见过长什么样,习近平却说中国已是"全过程民主",有理由怀疑习是否已有老年痴呆症

只要前面带有“特色社会主义”,“全过程”这样前置定语的民主那都是假民主,这是全民皆知的。习近平也是6,70岁的老人了,经常说这样毫无边际的话,是否有理由怀疑习近平已有某种老年痴呆症候群之类的疾病?
21
分享 2019-11-10

48 个评论

00后表示复议,记得再把苏联的赫鲁晓夫加上,他也有这症状
老年痴呆?怕不是从小就痴呆,几十年没变。可能小的时候脑子就被毛腊肉给洗坏了。
“人民民主专政”
把民主和专政放在一起,既侮辱了民主又侮辱了专政。
因为它们所谓的“民主”,“民”那部份与你我无关啊!
习近平和希特勒犯的病有相似之处,都有幻想症,连续做一些不合时宜的倒车行动。这种认知能力低却又擅长政治手腕的领袖是人类进化过程的敌人。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8275
全过程民主(全部走过程的民主)
我国喜欢造新词,因为这样就可以按自己的需求定义。全世界有个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中国为了获取话语权,只好自己造个类似的词,然后按自己的利益定义。这本质上是意识形态上的对抗。 
墙内的有些傻逼,不知道自己活在专制国家就算了,还在吹中国很民主,有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是典型的“协商民主制”。
现在某人一句话就让“协商民主”变成“全过程民主”,连“两千多个人民代表一致同意”的场面都不用走了,不知道那些憨憨要怎么吹中国之民主。
人家文能通读各国经典名著,武能肩抗两百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更有通商宽衣萨格尔王经典语录作为新时代核心思想.头顶清华双博士学位.这样的奇才能是老年痴呆么.
大家都误解维尼的意思了,中国确实要走向民主,不过现在是初期阶段,所以现在是帝国阶段。
00后更没见选票长什么样,看过台湾的选票,但只是看过没有权利去填,台湾说了如果台湾人拿了中国护照那么将来他们以后 将不再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市中心的社区
居委会20年前空降了公安局局长的妹妹当主任一直干到年初,从不干实事,居民认识的全在骂
今年换届时又空降了不知道从哪来的几个人,上届有群众基础可以竞争主任的委员全部调到其他社区
选个居委会都这样你觉得其他能好到哪去
跟共产党谈民主,只能说呵呵了。
也許包子說的"全过程民主"還埋在土裡沒有發芽,民主過程的第一步還沒出來...??(先選好地方,然後刨土挖坑,到埋上種子,再掩好土,再澆水,然後等他發芽,等他長大...嗯,“全民主過程“...他的意思是不是現在還在找挖坑的地方?)
他說的話真的很難理解,要嘛就是說錯別字,要嘛就是很市井的話,然後就是讓人聽不懂的話。
我只記得他不斷的說“鬥爭”和“忠誠”
我们高中的时候有一次选区人大代表,完全就是从班里拉几个人过去凑数...还都是所谓”学习好”的那种,连要选谁都不知道 那也是我唯一一次接近选举的时候了
包子当年一突开沼气池的时候,粪不仅喷的满脸都是,甚至有部分进入脑中将他大脑降级了。从此只会后退,不会前进,每天一千米游泳都是游仰泳的。
虚伪做作罢了
勃列日涅夫吧,赫秃子其实还可以,搞了一些改革,然后就被党内保守派赶下台了。
70后,算起来也是40多岁的人了,还在这挣这五毛发贴钱,说话前言不搭后语,逻辑甚至不如小学博士,您不如早点去死如何?
回复 mooniscrazy1
然而购买力平价并不等于国民生活质量,很遗憾的事实。
朕没病!

朕在梁家河读过的书,在福建的风流韵事,那是记得一清二楚~
还特么儒家治国,孔仲尼的棺材板都快盖不住了

@admin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0753
这个帖子好像和本帖有一定相关性,我转一下,我身边也有这样的人,想听听各位有什么高见。
他已经死了,走肉而已,还是不能吃的那种,水牛都不如更不要说猪了
全過程民主,說是東德一樣的記名協商民主,有不同意見是要被追究的。還有個問題,如果中國行起全過程人民民主,就要令黨及人民如魚水不分。

美國國務卿此前在柏林把中國及東德並論,而且說了"中共政府與中國人民並非一回事,美國珍視與中國人民的友誼"。
耿爽譴責蓬佩奧"將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割裂對立,企圖挑撥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的關係",並稱"企圖割裂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的言行,就是對全體中國人民的挑釁,注定不會得逞"。

全過程民主路線圖,就是中國廣大人民和中國共產黨核彈都不割蓆,而進行為民作主的全過程魚水民主。
我选过村主任和区人大代表

村主任就我三叔。。

区人大代表我们学校的老师 负责组织的老师直接就说了 老师会当选 另外一个只是陪跑的 让我们都选自己学校的老师

我选了我的同桌 一位品学兼优好青年(因为选票上竟然可以填:“其他候选人”)

他很慌 然后选了我 就这样 我实实在在地参与了一回公民民主政治生活
选票什么样?如何去选举?我不想习近平当选应该把票投给谁?
这两个都会吹,特别是赫鲁晓夫吹得都能传到现在(例子:西伯利亚种玉米)
“民主”在黨的語言體系中等於“爲民做主”,所以包雜的全過程爲民做主是沒錯的,乃們不要一廂情願的認爲包雜説錯了,因爲黨的解釋和普世解釋是不一樣的,比如李雲鶴同志就説過“爲我服務就是爲人民服務”,可見黨的語言體系中乃們是奴隸,只有它們是人民階層,這個就很好的解釋了什麽人民法院,人民大學,人民醫院,人民政府,是爲誰服務的。
他如果真有脑子,我想在他脑门上插个管子吸他脑浆,尝尝这种倒行逆施的人到底是啥味的
95后的,上大一的时候选过一次区代表,但也就走 个形式,四个人我们都不认识,投票的老师给我们说选谁谁谁就完事了。然后大家随便写个名字上去扔箱子里了。。。。。。
至于最后谁当上了,也没有人关心。
前楼几个玩意真恶心,懒得反驳!包子的民主是我听过最好笑的冷笑话……但是没人笑得出来
目前唯一一次投票是大学里给选班上的入党积极份子,选票就是作业本撕下来的一张小纸片
能翻墙来品葱的,哪个不知道中共的选票是假的?
这是五毛的钓鱼贴吧!
你们高中还能玩这个,我们当时连班干部都是指定的。
前两年还把黄焖鸡选上去了,逗死我了
避免暴露信息
指出生年代吗?品葱这里00后很多,顺便帖子下面还有很多00后的留言,不止我一个
全过场民主
我见过,大概16年的时候大学让我们投我们区人大代表,不去不行,虽然不记你投了谁但是记你投没投。选俩傻哔,全都不认识,或者说听都没听说过,一个记得好像还是复姓吧,挺少见的。现场我拿手机想拍个照片一工作人员过来就抓我手机,莫名其妙。选票上还假模假式的说如果你有其他人选可以写下来,我写了个刘德华然后投了进去了,周围有大神据说写了个你爹我(或者说是什么倪跌沃之类的)。后来这俩傻哔谁当选也提都没提,上面八成都给预定好了。
这一次是我人生中估计仅有的一次的选举了,当然,比大多数见都没见过选票的人要“幸运”多了。大爷的。
不不不,选票还是见过的,大学的时候学校组织过人大代表选举,就是被选举人还没见过就投了。
他年轻时候干什么的心里没点数么?估计满脑都是了,你还去吸。。。是想cosplay满嘴喷X么?
撰稿人可能不止一个哈哈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