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非香港朋友請作好覺悟,1124香港選舉政府可能耍陰招

原文:https://www.peoplenews.tw/news/f7154356-9504-4e83-a372-66b014c8f94a
⋯⋯
先說「作票」的舞弊行為,乃是所有有選舉形式但水準低落,能控管局面一方所慣用的技倆,在全世界專制獨裁及民主政治不上軌道的國家皆然。但在台灣早期已有不錯的選擧風氣,後來由於國民黨的私欲熏心,加上逐歩控制政、軍、特、檢、法院及地方派系,以致由正趨邪。每遇選舉,尤其在較偏遠的鄉鎮地區大肆舞弊(買票賄選另談),是通常一定發生的事,沒有才是例外。而且令人「啼笑皆非」的,作票不一定用在有選舉對手時才發生,有時候在同額競選沒有競爭對手情況下,主事者(多由地方黨工主控)為表丑功,對選票也大灌水。筆者長期在台灣省政新聞採訪過程,曾由省選委會(前為省民政廳)所做六〇年代的台省各縣巿各種選擧結果的報告中,看到不少投票率高達99%的「天方夜譚」統計數字,但的確白紙黑字印於報告中。其他投票率高達90%以上的,比比皆是。這就是執政當局長期玩的「魔術數字」,斑斑可考。

如何「做票」呢?可說戲法人人會變,巧妙各有不同。筆者關心選舉事務四十餘載,大學時代也曾負責過縣市長級選舉監票工作的統籌運作,謹綜合曾發生實例及許多參選經驗豊富或知悉選舉實務的「過來人」一些經驗之談,略做整理歸納,或𣎴能涵蓋全部,亦能顯示大部分:

-----選票臥底法,早期投票箱為不透明木製票匭,開始投票前並無開箱向民家公示票匭淨空之擧,有如「黑箱作業」,於是,投票前票匭內,已有若干圈選某候選人選票之傳聞,甚囂塵上。理論上大有可能,因選務人員都由公教人員擔任,幾乎百分百是國民黨員,尤其每個投開票所的主任管理員及主任監察員,都和「有關方面」有所關聯,如有心動手腳,其他人員是會睜一眼、閉一眼的。正由於此傳聞及於全省各角落,七〇年代才改為目前半透明式票匭,並規定投票前應打開箱蓋,展示空無一物後,再行貼封條進行投票。

------Lo、Re、Me彈鋼琴法。或有人質疑,若真有選票臥底,從何而來?那就是負責選票領取並運送至投開票所的主任管理員,及其「助手」,可將真選票視狀況取一、二成甚至三成,先圈選某候選人而置於木箱內,先貼上封條,外界無由窺知。在投票一整天過程中,即由相關人員以事先收集的投票人印章(或得允諾代刻印章),逕行於選舉名冊蓋章,完成「手續」。這些提供印章的人,或在外地謀生、服役、或收錢同意提供者。另有一種更粗魯作法,即在接近投票截止時間,或甚至開完票後,翻找選舉人名冊,由選務人員以按指紋方式,對未來投票之選舉人領票欄「補蓋」(術語叫L0、Re、Me,因如彈鋼琴),以完成領票數和開票數相符的「天衣無縫」。由於開完票後,選票和選舉名冊皆密封,非有法院之命令不得開封,而法院早期對於所謂「驗票」,是百分之百拒絶的。在省議會亦曾有在野黨議員,多次要求選後選擧名冊應可公告供閱覧查證,但省選委會以事涉投票人「私密」而堅持不採行。於是,早期有些蓋滿了相同指紋的選舉人名冊,就此「不見天日」,偷捺指紋領票者,永遠在法院保䕶下,逍遙法外。正由於在野者對按指紋偷領選票的指控,嚴厲且普遍,選務作業後來才増加捺指紋者,須有主任管理員在其下簽名副署,保證為真,自此,少人敢「彈鋼琴」了。

------中途冒投法,作法和選票臥底法差不多,卻是台灣選舉史上第一次「人贜俱獲」進而立即影響選舉結果之例。那就是1992年黃信介「元帥東征」,至黨外荒漠的花蓮縣參選區域立委,國民黨提名當時花蓮市(縣轄巿)巿長候選。該名市長及公所員工(擔任選務人員)勾串,利用中午午餐時間,對方監票人員外出用餐時,在十數個投票所竊取空白選票圈選市長後投入票匭,但未能在選擧人名冊加蓋數目相同的印章或捺指紋。致開票時,黃信介方面所派監票人員,發現有領票數和開出票數不符情形,急電總部發動群眾包圍縣政府,幾形成暴動,後來檢察官介入調查,發現確有多處「作票」行為。「有關方面」只好「斷尾求生」,連票都沒正式開完,連夜就協調宣佈由黃信介當選,風波乃止。這是台灣高階選擧唯二具體並爆發的作票事件,導致當時才第一任由省議員出身的吳國棟縣長,主動辭職以示負責。這種擔當,也是罕見的。

------重複投票法。此為落後國家和地區常見手法,即事先設法蒐集未能到場投票人之身份證和印章,多次進出投票。這當然要選務人員的配合,但以往也有地方派系威逼而行的。

------再來是最常用和最有效率的「抹紅法」。那就是選務人員手指抹紅印泥,拿到對手的選票,在圈蓋處附近「抹紅」之,謂之「汚損」,當「廢票」處理。這種「抹紅」法,雖然粗魯,但簡單好用,故廣為各地各種選舉使用之。由於早期,投開票所多由國民黨支部(民眾服務站)會同地方派系(公所、農會、水利會)所控制,非國民黨人士毫無組織,連少額的監票人員都派不出來。或有良心公教人員看到此違法行徑,孤掌難鳴,也只好裝做沒看見(這是家族中長輩親自告訴我的事實)。

「抹紅法」慣行在台灣選舉幾十年,終有一次踢到「鐵板」。1975年増額立委選舉,有25年省議員資歷、省議會五龍一鳳之一、台灣民主運動先行者郭雨新最後一次參選,選區為宜蘭縣和台北縣。開票結果,他獲八萬多票而落選,但卻有五萬多張的「廢票」,選局太過詭譎。宜蘭民眾懷疑「作票」,二萬多人群情激憤包圍宜蘭縣政府,差點釀成不可收拾的暴動,後來還是由郭氏出面勸撫民眾才散去。日後由當時尚未任民代的林義雄和姚嘉文兩位律師,義務為郭氏打一場「選舉無效」的選舉官司,奈何法官就是不肯重新開袋驗票,以查證真相,官司當然敗訴,兩位律師將此撰成「虎落平陽」乙書,記錄其事,轟動一時,郭氏受此打擊,並覺國民黨對他威逼壓力日大,乃決定去美,至逝方歸蘭陽。而此選舉官司雖輸,但給國民黨當局和許多黨工選務人員,心生警惕,此後「抹紅」招術漸漸式微。

-------再來,就要回溯到最古老的作票法,近二十多年來早已絶跡的「狸貓換太子」等類似方法。由於各類選舉多在冬季,早先投票截止時間訂為下午五點(現提早到四點),故開票時均要挑燈夜戰。最常聽聞的是開票中途,常會遇到「停電」,一段時間烏黑一片,誰也不曉得會發生了什麼事。較多繪聲繪影的是偷塞選票,甚至整個票箱更換,等電力恢復再繼續開票。所以約四十年前,和國民黨相抗爭的候選人,所能派出的監票人員首要基本裝備,居然是「手電筒」,以防停電,可見民眾對選務公平性多麼不信任。更有傳聞根本不用換票箱,也不用抹紅法、選票臥底法等枝節動作,最「阿莎力」就是直接在選舉結果報告表,隨心所欲填上各人得票數,然後隨同已密封之選票及選舉人名冊,往上級選務機關呈報。橫豎經密封,除法官審案外,誰也不得開封,故常傳開票所現場計票,和選務機關公佈統計不一致。後來經激烈爭取改進之道,是在開票所張貼開票結果統計,供民眾照相存證,做為日後正確比對之用。

-------指鹿為馬法。話說1977年冬,許信良脫黨自行參選桃園縣長,因某投票所有一盲人老者去投票,由主任管理員范姜國小校長指引其圈蓋,但據反映范姜校長未依投票人之意願,而擅做指引圈蓋。引發旁觀民眾「作票」疑慮,遂發動包圍該投票所,警察將之帶往中壢分局訊問,群眾又轉往分局「觀切」。得不到具體的澄清,乃翻倒警備車,火燒中壢分局,釀成萬人暴動,此乃二二八之後首次之大規模群眾事件。起因只是選務人員疑似處理不公引起,後來再加須主任監察員會同,以增公信力。

--------不能漏掉的,乃「偷龍轉鳳」法。此乃台灣選舉集體作弊並經判決在案的「首例」。和花蓮巿長及員工在立委選舉集體作弊案,為有規模集體「唯二」作票案。發生在「中壢事件」同次選舉。該選擧因暴動,執政國府乃極迅速斷然宣佈許信良高票當選以化解燎火情勢。許擔任縣長後,經人檢舉,縣內某「共同戶」投開票所有問題,縣府報檢察官偵辦,原得不到配合,許乃告之要召開記者會「爆料」。檢察官只好進行偵辦,果發現該投開票所的選民全為某部隊志願役的官士兵所設「共同戶」,但投票該日,該部隊駐防外島並未有一人返台,理應投、開票數均為〇,不料,該投開票所開出「百分之百」的四百多票有效「幽靈票」,(正因為投票率百分百才引起懷疑檢擧)。經查,該投開票所主任管理員為國民黨黨工,東窗事發,只好自認倒楣,獲輕判了事。但已結結實實證明了集體作票的「事實」,並非空穴來風或誣指。
⋯⋯

雖然我不會中激將法而不投票/投白票,但請各位蔥油不要對星期日的選舉過分樂觀!
14
分享 2019-11-24

24 个评论

港共種票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不過這一屆肯定加猛火力,親共派贏了就說看嘛,民意還是支持政府的。

全都下地獄!!!!
https://i.imgur.com/aY1HP6S.jpg我認為這種屬於分化吧,投白票不就相當於給建制送票
绝对不能听图里这个狗的啊,泛民再差也比建制舔屁人好
僅次於給建制送票
投非建制:非建制+1丶建制0
白票:非建制0丶建制0
投建制:非建制0丶建制+1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ingman
2015/16年不少本土派也這樣想這樣行,而多數這樣做的今年後悔了。
我認為這種屬於分化吧,投白票不就相當於給建制送票

243 likes
香港玩完
不知道现在香港各个阵营(from 蓝 to 黄)中人的投票倾向,有人能详细讲一下吗。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回复 WhitTheNewBlu
有兩個相關網站:
https://vote4.hk/zh/
https://hkfactcheck.io/
WhitTheNewBlu 回复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有兩個相關網站:https://vote4.hk/zh/https://hkfactcheck.io...

感谢回复。第一个网站看起来还有些像民调结果(是我想看到的),第二个过于详细了。
老年人翻墙 回复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2015/16年不少本土派也這樣想這樣行,而多數這樣做的今年後悔了。

后悔啥?
老年人翻墙 回复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有兩個相關網站:https://vote4.hk/zh/https://hkfactcheck.io...

感觉川普都在等这个选举结果,到时建制派大胜,川普见风使舵拒签了,参议院看了下选举结果也分歧了,那局势一下就翻盘了。除非有揭露舞弊的重磅炸弹
大概率肯定会耍花招的
我認為這種屬於分化吧,投白票不就相當於給建制送票

泛民在這運動中並沒多大作用,現在卻跑出來吃人血饅頭,廢票是為壓抑這卑劣行為以及發出訊息讓真正的抗爭者投身選舉
不耍花招就不是共产党了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回复 老年人翻墙
建制派在區議會狀大(不過勉強算正面的是,新一代泛民更偏向回本土,反共得更壁壘分明)
绝对不能听图里这个狗的啊,泛民再差也比建制舔屁人好

他是不是来策反港人对泛民派的支持的?
泛民在這運動中並沒多大作用,現在卻跑出來吃人血饅頭,廢票是為壓抑這卑劣行為以及發出訊息讓真正的抗爭者...

泛民没有多大作用何以见得?因为议员们没有戴上猪嘴上街丢汽油弹?
如果对现在的泛民看不过去,可以亲自参政。如果认为现有体制已经无可救药,请武装革命推翻港府。总之不要每天窝在中环搞个午饭快闪自我感动还要说泛民的风凉话。
不分化不割席让这个运动 持续到现在
怎能最后在选举里面割席了
这个选举要是输了,全世界支持Free HK的势力都会失望的
不分化不割席让这个运动 持续到现在怎能最后在选举里面割席了这个选举要是输了,全世界支持Free HK...

连登上现在有一种节奏:老一辈本土派和泛民对立,所以宁可投废票或投给建制…这如果不是反串分化的话大概就是催泪烟把脑子呛坏了吧…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回复 2样2simple
連登已被半滲透,不少人罵這風向,但難以逆轉
2样2simple 回复 一個港青 🤬不友善用户
連登已被半滲透,不少人罵這風向,但難以逆轉

好担心事态向中共希望的方向发展,本是政治问题政治解决,却被成功地压在街头上,推翻体制又欠缺实力
那倒不至於,有不少說「一票不投泛民」、甚至「寧願投建制也不投泛民」的,這種才叫分化。

泛民確實有吃「人血饅頭」(用「良知」甚至用周同學的死來拉票),但這是個別情況,如果覺得他們吃相難看,不投即是,我絕對贊成,換做我我也投不下手。但是一竹篙打沈一船人,我不知道是什麼心態。

寧願投建制更甚,泛民再不濟,理論上他們還是要為支持者負責的,做的不好我們可以屌他們。而建制則是徹頭徹尾的中共走狗,如果說泛民食人血饅頭,那建制就是吃人!

這兩類人,如果說真的不是分化,那麼,對得起死去,受傷的手足們嗎?
沒錯。黃絲正常來說的投票意願順序是:

本土>泛民/素人>白票

建制哪去了?壓根就不應該投給建制好吧!
连登上现在有一种节奏:老一辈本土派和泛民对立,所以宁可投废票或投给建制…这如果不是反串分化的话大概就...

有点像当年伊朗革命,自由派为了打倒皇帝跟教权派站一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