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之际,春夏之交,一点感想。

有一点点感想,现在的64,之前只有香港人在祭奠,在抗争,很讽刺的是天安门事件不是发生在北京吗,又不是发生在香港,不是应该大陆人更应该记住记念鲜血淋漓,坦克机枪,血肉模糊的场面吗,反倒大陆人全忘了,反而香港年年烛光,今天上街,广场依然一片和平,广场舞,散步,吃喝玩乐的大陆人没人回记得,大陆人只记得哪家饭店新开了啤酒免费了,而现在香港以经不是以前香港了,林夕说,维园的黑暗和香港的万人空巷烛光满满也是一样的震撼,但这只是一厢情愿的退而求其次的自我安慰和安慰大家吧,要不然能怎么样呢,点蜡烛被抓紧去吗!
还有一点,我觉得大陆很多人是知道64的,也知道64死了很多人,尤其是64时期的同龄人,外加后来知道的人,人们不愿意提起不只是因为中共的严苛环境,很多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怎么不会不知道64事件呢?我觉得只是因为人中国人的冷漠,他们不愿意知道,他们感觉64和他们没关系,死人死的又不是他们家的孩子,他们生活的很不错,不缺吃穿的还能广场跳舞,所以他们没有必要记住64,记住死人。其实就是冷漠,和香港人的热情截然相反。
今年的雨水比往年好像多了些,64今天小雨都在哩哩啦啦的,也不大,也不停,香港不能记念,大陆不能记念,就当成是老天在哭泣吧,他也拿中共没有办法。
还好我们有品葱可以发发牢骚。
10
分享 2021-06-05

10 个评论

因为您和他们相比,有共情能力,能够在自己没有亲身经历的情况下,为他人设身处地的着想。

王朔说:中国人是猪,不侵犯到自己的利益,就光知道埋头赚钱,谁死都和自己没关系。一旦伤害到自己了,马上就惨叫,叫得简直哭天抢地,然后一个大白馒头扔过去,立马又焉了,别人哭喊的时候,他依然埋头吃喝。或者抬头看笑话和热闹,以获得自己“幸运”的一点快感······

如果中国是一个养猪场,被杀的那些猪的叫声再大,其他猪也听不到,只是发现身边的猪一个个不见了。但养的猪很多,这些猪就想:也好,这样跟我们抢食的也变少了。我现在吃食还来不及,何必冒着被宰的风险去关心其他猪,还不如开开心心的吃猪食。

题主如果想象处在一个这样的环境下,就能明白能够觉醒的人是多么宝贵和稀少了。
六四屠城的恶果已经像癌症一样开始发作。你说的那些生活的很不错的人和对六四漠视、甚至支持屠城的人,迟早都要付出代价。

PS:有时候看透了这些冷漠才能知晓当年热血之珍贵。遥想起当年的大学生,满腔热血铁骨铮铮,不禁泪流不止。
其实我个人还是觉得邓算是比较好的时代,注意是比较。我并不否认他做的坏事,但是作为一个那时代还是儿童的我,能够成长在比较开放的文化环境中,或许是我日后思想的根源。然后就是,我亲自接触过的90后00后,越新生代越粉红,00后已经满脑子文革斗争思想,发自内心地把所有不满中共的人都看成敌人,甚至在叫嚣异议者就是该杀掉。
大陆人是知道64的,那些生活的很不错的人对六四漠视、甚至支持屠城的人,迟早都要付出代价。
平安西朝鲜,刀砍每一天。
8964这一天我心情是沉重的,丝毫不想说话,没想到还有少许香港人坚持,还是静静围观中共如何表演吧,不是不报,早晚跟中共算清这笔血债。
我今天在家里点了一天蜡烛,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样
>> 因为您和他们相比,有共情能力,能够在自己没有亲身经历的情况下,为他人设身处地的着想。王朔说:中...

和猪还真的挺像的,王朔原来这么厉害
>> 其实我个人还是觉得邓算是比较好的时代,注意是比较。我并不否认他做的坏事,但是作为一个那时代还是...

那個時代根本沒有互聯網,也沒有甚麼貧富差異,人民思想非常純樸,加上一部分西方自由思想流入,思想的確是比較好的吧
>> 其实我个人还是觉得邓算是比较好的时代,注意是比较。我并不否认他做的坏事,但是作为一个那时代还是...


可惜你没有生在赵紫阳时代
只有先清算人民屠夫,才能真正平反六四,告慰逝去的人!
邓小平,李鹏,靠屠杀民众获得“共和国卫士“勋章的军痞……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