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反对中国共产党 —— 写给五毛、小粉红、浑浑噩噩的楚门世界中的大众们

- 我看到有人说,民运人士都是想当孙中山曼德拉,都是要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这是对异议人士最大的误解。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政治家,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有理想。

- 我希望中国走向民主自由,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孩子可以不用喝毒奶粉、上红黄蓝幼儿园,在户籍制度的重重枷锁之下走一条八股之路

- 我希望有一天,中国的年轻人可以不用面对难以企及的房价,不用在通货膨胀、大城市的生活高压中做一个盯着支付宝的社畜

- 我希望每个即将进入社会的少年,不必被父母教育犬儒之道,不必对领导点头哈腰,我希望认真工作的人,得到应有的回报

- 我希望无论是摆地摊的还是当老板的,不再是权力之下的弱势群体。我希望私有财产得到保护,希望中国能有复制、剽窃、资本浮尘之下的、真正的创业。

- 我希望北京的钢筋水泥里,容得下“低端人口”,不再对草根驱之如蝼蚁。我希望帝都是中国的首都,而不仅仅是精英和权贵的宫殿

- 我希望我美丽的家,不再在拆迁重建再拆迁再重建之后,变得跟全国其他159个城市一模一样

- 我希望来来往往的人们,是为了生活,而不是生存

- 我希望大家结婚是为了爱情,而不是房子、车子和“阶级跃升”

- 我希望想要孩子的,无论是在大城市还是农村,单亲还是离异,都生得起也养得起

- 我希望我在微信、微博、知乎、豆瓣发帖,不用自我审查,不必被删除封号,我希望愿意发声的喉咙,不再被扼住,我希望知道真相,不是太平。

- 我希望公民的隐私得到保护,AI、大数据、摄像头和面部识别能真正为人民所用,而不是政府。我希望科技被用来提升我们的生活,而不是监控我们的生活

-我希望每天睁开眼睛不是无处不在的红色宣传,我希望学习强国不再是必修课,头条不再报道猎奇故事和明星八卦,我想看到真正的新闻

- 我希望大学讲师、公共知识分子,不用再面对学生的“举报”,我希望音乐家可以做想做的音乐,导演可以拍想拍的电影,作家可以写想写的小说

- 我希望人为架起的互联网高墙,21世纪隔断中国与世界信息通道的罪恶项目,像柏林墙一样被推倒

- 我希望我不用靠家族的庇荫,靠同权力的关系,也能真正感受到自我的强大

- 我希望我与我的同胞,无知愚昧的中国人,能真正被像个人一样对待,能活得有尊严

- 我反对中国共产党,因为民主是更透明、更公正、更好的制度

- 我希望我们能够得到自由,自由的反义词不是压迫,而是不觉醒
344
分享 2019-08-07

89 个评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大中国主义意识形态的方向所指,和共产党保命求生的目标完全相悖。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191
事实上,要保住共产党本身的利益,是最好避免危险和出错的,最好永远当缩头乌龟。但那不行,那会被视为畏惧胆怯,不能够支撑这种梦想,身体力行这种意识形态的任何政权,都将被抛弃,并在大中国主义的车轮下碾碎。邓小平也只敢讲韬光养晦,江、胡两人乘着经济快舟,可以少说一点,但绝不能不说。经济变差时候的习近平就必须要讲强起来,更不要说习近平本人最受大中国主义影响。

和动员力可达95%的大中国主义比起来,毛主义,毛左理想的实际动员能力,连零头都不到。各位只要想一想,在汶川地震时,要帮助同胞的热情,让多少人毫不犹豫地行动起来,就能理解到这种意识形态在中国是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即便人人对共产党的救灾腐败失望,对这种意识形态塑造的理想也无损分毫。

时间往前一百多年,清朝也靠大中国主义多活了几十年,直到甲午海战。但就算甲午战败,大中国主义反而更加强化,十几年后便排除了已经成为障碍的满清帝国,迎来新的继承者民国,又落到蒋介石独裁政权身上,然后随着国民党退到台湾,由占领大陆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继承。

现在习近平要继承毛泽东,大中国主义肯定起了两方面的重要作用,一是影响习近平个人,二是共产党在文革之后,共产主义白日梦的现实效果已经消失,只能靠经济赢取人心。意识形态又是必须品,所以大中国主义成为共产党合法性在精神层面的唯一的立足点。

不过,大中国主义不等同于共产党极权的存活可能性。共产党和大中国主义,两者的目标不一致,方向经常相反。目前,在共产党表现出可以推进大中国主义的情况下,它可以继续保持执政。但这方面假装是不行的,必须行动。因为共产党的真正噩梦,就是这种意识形态的认同者普遍将共产党视为“一雪民族耻辱”的障碍。

就像满清皇庭一旦无法满足大中国主义(甲午战败),很快就被推翻一样,共产党一旦出现同类的失误,比如一场惨败的海战,那么就算美国来救结果也会一样。偏偏这一用耻辱为基调的意识形态,是由共产党自己辛辛苦苦几十年如一日,动用全部的洗脑设施和制度才培养起来的。不可能放弃,因为这是任何力量统治当今中国的必要前提。

那些怀疑意识形态的真实威力的人,不妨回忆自己读书时的岁月,特别是那些一看爱国字眼就萌生的激动,一听到关于中国的坏话就怒上心头的真实情感。对人的效果不需要我来向谁证明,就像各位不需要任何人来证明自己能说汉语。

日本、德国都因为惨败而放弃这种大帝国民族主义。法国则是屡败屡战,二战后又重新开始,冷战之后又稍缓,如今马克宏又再度开始“强大的法国”,所以北约必须脑死。

俄罗斯在苏联完蛋后,只放弃了极短的时间又重拾这种大帝国民族主义。中国如何,只有待时间揭示后续的发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4-04-28
  • 浏览: 38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