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港人對大陸感覺的改變歷程

大家好,我是新加入品葱的香港人,終於找到空餘來發一篇文章,想談談我對大陸的感覺的心路歷程。其實之前有嘗試發過,但文章太長,網站版面又突然更新,結果洋洋灑灑的感言,就沒有了,哭......,操......

 

文章有點長,或許有點負面言詞,請見諒。


先說說我的背景,曾祖父是土改時的受害者,據祖父說,他曾經擁有一條街和大片土地,名符其實的大地主,樂善好施對租客不錯,他們拮据一點,曾祖父都會暫時讓其免交租金,甚至慷慨解囊,在抗日時也出了不少財力心力。直至中共發起土改時,想不到那些曾受曾祖父恩惠的人,批鬥殘害起來更不遺餘力,於是我家就這樣家道中落了,跟幾家不認識的人逼在同一個屋子裏。由富門大戶霎時變成破落貧窮戶,十分可憐。曾祖父母就在身體內心均受嚴重摧殘的情況下含恨而終。這就是我先天不喜歡中共的原因,哈哈,如果不是它,說不定我就含金鎖匙來到這世界,富甲一方就是我的形容詞呢!


小時候對大陸的感覺,深刻記得第一次返鄉探望祖父母,初次從關口踏入深圳,明明是大白天,卻是一片陰暗和一股酸腐味道,沒有半點今天那種繁榮景象。一班怪異的人用怪異的目光打量著我們,父母緊握著我的手,千叮萬囑不要鬆手不要走開,兩位叔叔穿城過市駕車來到接我們,到了一間餐廳吃飯,餐廳也是昏暗的,有幾個老人和小孩在街上乞討,其中一個女孩還揹着個襁褓走過來,我不忍打算把袋中的幾塊錢給她時,叔叔制止了我,喝走了那女孩,我看著那女孩黯然離開的背影,我人生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覺,我不明白,我不明白為甚麼不能給她就只是那區區的幾塊錢,不明白她為甚麼不上學要出來乞討,不明白叔叔為甚麼要對一個女孩這麽兇。她的樣貌和背影,直至今天我仍記得。而那些的不明白,現在都明白了。


乘車回鄉的路很顛簸,加上車油的氣味,暈車的我吐了幾遍;房宇很破舊,我很驚訝原來會有這樣的房子;最噁心是洗手間,很髒很臭,我連小便都不願意進去,結果叔叔叫我到屋外的樹下解決了,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隨地解決,成了我不敢告訴人的一個羞恥事情,但在品葱這裏沒有人知道我是誰,就不妨勇敢一點吧,之後四處遊覽,我都是忍著回到酒店才一泄如快。


這次經歷,我最深刻的,就是那令人心傷女孩和那厭惡性的洗手間,還有令我不解的那張貼在祖父家中當眼處的毛澤東圖像。其餘的都算是好印象吧,家人的溫馨相處我就不提了,最窩心的是鄰居都過來寒暄,小孩都過來一起玩請我吃零食,非常有人情味,那時我開始有一種我本屬於這裏的感覺。以後幾次回鄉,看著發展日益完善,這感覺就愈重。


零八年汶川地震,當時已是高中生的我,把那個月的午飯錢和部分利是錢,合共過千元,就這樣捐了出來,那個月的午餐,就是吃麵包和淨泡麵,太餓了就加幾顆肉丸子。


同年北京奧運開幕,在電視機前,看著大腳板煙火,李寧飛天點聖火,林妙可唱歌,一片繁華0盛世,那一刻我承認我由衷起了股中國人自豪和熱血感,開始幻想中國會變得愈來愈富強愈來愈自由。那時是我對身份認同最高峰的一刻。


那麽是甚麼時候我對這國漸趨反感和絕望呢?


其實早在中學上歷史課,讀到了文革土改鎮反大躍進三反五反六四,已萌芽了一點想法,我個人比較有點(批判思維?),為甚麼我要愛這個國?毛澤東不是說過““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嗎?你憑甚麼要我非愛你不可?是你令我由富四代變成普通人啊?哦 ! 改革開放讓中國經濟急速發展嗎?很多國家都是在二戰後經濟急速發展的 ; 南京大屠殺日軍殺害三十萬中國人,所以日本很殘暴?但中共文革土改殘害的人更是百倍,而且日本人是殺外國人你是殺自己國人啊?我又不明白了。


於是又開始自行到圖書館或者上網去查看資料,甚麼長春圍城雲門事變,結果看到了更多不堪入目的資料,再加上我曾祖父的遭遇,我便誕下了對這政權不太有好感的幼苗。但那時我已分得很清楚中國不等於中共国,中國人也不等於中共国人。


零三年非典型肺炎爆發,由一位中山大學的退休教授帶來香港。之後,香港經濟萎靡,中共開始發起自由行,香港的惡夢也相繼開始。家附近的商場,為了迎合大陸遊客,很多小本經營的商店都變成清一色的藥房金飾珠寶店(下稱金舖),你能想像一條三百米的街,有四間金舖七間藥房嗎?這情況還擴展至香港不少住宅區。一間間陪著我們長大的玩具店文具店書店零食店食肆精品店相繼結業,換來一間開連鎖品牌商店金舖藥房。但需要聲明,在尖沙嘴這種遊客區,我是沒有所謂的,畢竟遊客區當然要以遊客為主。


然後地鐵和火車車廂裏佈滿行李箱,坐在一行四人座的座位上,會有五六人擠在餘下的三個位置上再擠走你,入閘機時會有個小孩甚至成人緊貼著你背後跟著過閘機,說話的聲線如雷貫耳。在街上隨地解決,在狹窄的行人路上打開行李箱整理貨物。但必須承認,現在這些情況已少了很多。


有次大陸遊客向我問路,突然在我背後大力拍我肩膀,同時嚷著“小兄弟,這個地方怎麼去?”,嚇得我跳起來。我弱弱的指出方向,他便跟朋友向那方向走去,沒有一句道謝。直至現在,我學懂了一個方法,有禮貌的(多數是年輕的),我會清晰指出正確方向,順路的會帶他前往,但無禮的,我就不清楚自己會指向那方向了啊。當時我和一般大陸人一樣會想,中國開始發展,人民有錢了,不久就會文明起來。


(順帶一提,同是零三年,香港一班舔共賣港的港奸發起二十三條,激發五十萬人上街,那時沒多大感覺,因為年少不知道發生何事,但是是我開始關注時事的契機。高中時有數年出席了六四晚會,和幾次向政府倒行逆施說不的上街遊行,有些問題香港人已遊行表態了十幾年,但港府至今仍未有回應。)


高中時讀中國文學讀到胡適讀到魯迅,讀到中國文化中中國人的四端仁義禮智重道德重感情,同時開始在網絡上接觸到大陸人和發生在大陸形形色色光怪陸離的事情,維權人士被打壓虐殺,李旺陽腳踏實地吊頸死,艾未未被嫖妓,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中共卻不以此為傲反而譴責拒絕等等,三聚氰胺奶粉吃壞小孩,父母申訴被鎮壓,肇事人初被定罪但很快出來升職加薪,小孩被斬去手腳當街行乞(我就是在這時知道當年深圳我看到的小女孩是甚麼回事),城管打人,各種造假,各種詐騙,各種暴力,權貴如土豪惡霸般橫行無忌,刑不上大夫,基層人民互相憎恨爭鬥(想不到用何字形容,借用此詞)等等等等,我反思中國人仁義禮智重道德重感情是真的嗎?讀中國歷史,中共借抗日為名,壯大自己奪權立國,長春圍城活生生餓死三十萬人,土改文革三反五反六四,殘忍的傷害屠殺自己國民,全民大鍊鋼,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等各種假大空,上噓下暪。就在那時我開始討厭中共這政權,心知在這政權下,奢望富有了就開始民主自由是天方夜譚,更確定心中那套“中國不等於中共国,中國人不等於中共国人”的概念。


大學時做過一些接待工作,接觸不少各國人士,大陸人大多總是趾高氣揚呼呼喝喝的,我反而覺得他們比一些香港人更有優越感,反而年輕的,雖然也有種氣勢,但始終比較有禮貌,那時我只討厭部分大陸人。


讀書時代我本來是很少談論政治問題,對方不主動講我也不會提起。自從有一次,在一個國際交流活動,我被其中一位問來自那裏,我說香港,跟著一個同組的大陸人就開始說香港是中國的,我頓時丈二金剛 : “那又如何?這跟我來自香港有何關係?”那時我參加了辯論隊,喜歡爭辯,就問出我所想,他就開始說沒有大陸香港死定了,說甚麼香港水電食物都來自大陸,吃中國食物就要感恩中國,金融風暴也全靠大陸斥資打救等等和“我來自香港”毫無相干的說話,我又問“欵?這為何在我認知中不一樣?水電都是全港資的,香港的食物來自很多國家,那香港人豈非要向很多國家感恩?”他又說大陸才是正統中國,因為幅員最廣,北京也在這裏,而且國際承認,所以台灣香港只是中國的一部分。”於是我又問“三國時代,曹魏疆土也最廣,也佔有東漢首都洛陽,但蜀漢才是人民心中漢室正統,那麽誰才是正統?蜀漢自曹魏一部份,還是相反?”(澄清 : 不支持不同意也不反對獨立,只是性喜辯論)。


往後在網絡上遇到不少大陸人抱著這論調指點香港,我就會忍不住跟他們吵起來,直至現在。再有港府多次賣港,私相授受。三跑港豬澳高鐵等等幾項大白象的總額大於美國研發新型火箭,足夠香港造火箭登月很多次。加上大陸官員以居高臨下的氣焰指指點點香港內政,就愈發反感。


以至一四年雨傘運動,我吃了人生第一顆催淚彈,和去年的反送中,二百萬遊行,多場示威,政府無意解決民憤,任用警察暴力打壓,數之不盡的抗爭者被傷殘的傷殘,死的死,六七千個年輕人被自殺被失蹤。大量不知事情真相的大陸人卻說盡各種冷血涼薄的話,告訴他真相也拒絕接受,一味粗言穢語人身攻擊嘲諷辱罵,完全不願了解香港年輕人為何要拚著性命爭取應有卻被蠶食掠走的東西,說自己只追求歲月靜好,不像香港儍逼廢青搞暴亂。難道他們不知道香港年輕人也可以這樣駝鳥般麻木盲目地過日子,那為何要站出來?因為他們追求的是生活,而不是生存。接著在fb推特搬弄是非分化港台國際。這大半年,我對大陸人的厭惡最深,對大陸基本絕望。


其實香港年輕人很多都是在去年反送中開始徹底覺醒,有些在運動之前還是周末上深圳吃喝玩樂,真真正正歲月靜好,至少我是這樣(雖然我不年輕,哈哈),去年年初,我還久不久就跟朋友到深圳吃烤魚吃海底撈唱卡啦ok,自己一個人也不時到深圳書店看書喝咖啡,到平民小店吃碗米線或者吃沙縣小吃(小時候不懂縣的簡體字,只看到沙X小吃,以為是一個像沙僧一樣姓沙叫X的人開的,還疑惑怎麼開到到處都是,現在想想也覺得自己白痴),甚至有打算報名旅行團到大陸不同城市旅遊,當然現在已想都不去想了。我覺得要同化香港人,其實只要繼續溫水煮蛙,香港年輕一代認同中國人身份,指日可待,怪只怪太急於求成。


最後在這個多月,上了推特和youtube,追蹤了幾個清醒了的賬戶,看到了那些留言,最重要是發現了品葱這裏,我彷彿又看到了一點希望,原來中國還是有清醒的人,而且為數不少。希望各位葱油早日脫苦海,真正地自由飛翔。
97
分享 2020-06-02

39 个评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民运搞了那么多年为什么一点起色没有?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46040
所有国家的海外民运都不怎么样。

罗马尼亚、波兰等国家冷战期间都有大批海外民运力量,也是天天搞媒体,在美国国会演讲,宣传共产主义极权的危害,要求美国赶快出兵灭了他们祖国的独裁者。

最后他们的愿望都实现了,只是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当苏联崩溃的时候,他们祖国的人民自己站起来推翻了共产党。

中国也一样,中国早晚有一天也会崩溃解体,到时候人民自然会起来搞民主宪政或者资本主义独裁(帝制和共产党都试过了,肯定不会倒退回去的)。

而这些海外民运若是想发挥能力,只能等到时候回国,再看看有没有机会。
不过若是民主制度,他们更没有机会,因为他们长期旅居海外,对当地了解较差,加上有跑路捡便宜的嫌疑,使得几乎不太可能获得民众信任,而在选举中获胜。

反过来,倒是资本主义军事独裁,也就是张献忠化,海外民运人士反而有可能走上人生巅峰。因为他们还有可能因为海外多年,知识和眼界比本地人更强而被独裁者相中,当一个幕僚。

当然这种人大部分会因为无法和独裁者友好相处而被杀,很难获得善终就是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遲來的公義就是不公義. 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6-06
  • 浏览: 16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