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龙有悔,习近平路在何方?

从对党和习近平自身的角度讲,习干过最糟糕的事莫过于全面反腐清党,因为清党后,再无回头之路。而今日香港危机和美中贸易战,很大部分是他反腐清党的结果。

虽然习近平先生是总书记,但他可能对中共的本质认识不足;否则他也不会全面清党了。中共是非常典型的极权政党/totalitarianism,这个党在诞生之初就是按列宁式政党设计的:1.组织通过许以特权和经济利益,吸收全社会的各行业精英,2.组织给予精英权力,通过各行精英控制社会。所以,列宁式政党最重要的事,就是维持党内精英团结。哪怕只是表面的团结、或者说高层没有大规模的斗争,政党就不会有大的危机。这就是邓小平的成功之处,他借助国际资本和国内人口红利发展经济,默许官员腐败,使中共能够相对团结的稳定发展,不断壮大。

这个特点曾在毛时代被削弱了,因而在毛晚年、周恩来死后酿成了政治危机,即1976年天安门事件;但在邓时代之后恢复了,经过30多年的沉淀,形成稳定的模式。而习一上来作为两派妥协的政治弱主,就挑战这个被全党公认的“成功”规则;同时他缺乏毛的政治资本和党内、国内威望。所以,这必然增加他自身和组织的危险,其程度必甚于毛晚年的政治危机。闹到今天这种全党进也不是、退也不行,他本人骑虎难下的僵局,他难辞其咎。

习全面清党后,党内高层矛盾激化。这种内斗严重到了可以牺牲中共政治安全的地步:例如,香港元朗白衣黑社会打人事件,事发蹊跷。当时推送中法已经暂停,习当然知道事情做坏了,希望息事宁人,民怨能够消散,最后不了了之。但是民众怒火衰退之时,偏偏发生黑社会打人、警察怠工、警匪勾结,然后上了报纸。这事于习、于港人都不利,明眼人一看就是有人背后捣鬼,希望小事闹大、借事倒习。如果如传闻所说,是庆亲王曾相国指挥的,那么事情的脉络大概就是这样:习的初衷之一,是通过送中法清除曾在港力量,进一步拔掉曾的党羽;曾发现自己被习逼入墙角,于是奋力反扑。最后闹到今天的僵局,经济损失就不提了,甚至损害了党的政治安全,使颜色革命延烧内地的风险大幅增加。

至于亚投行/一带一路/制造业2025搞过了头,诱发了美国两党全面反共,防失业大潮/返乡潮、粮食安全、“两岸必须统一”导致美国对台军售升级...政治失误林林总总,其中虽能见习本人好大喜功、唯我独尊的政治性格;却也能窥见党内各派明挺习、暗砸锅,“柔性倒习”的影子。甚至消极的方面来说,习修宪取消主席任期限制、喊“定于一尊”、国际会议上报书名...这种事显然不得其利,反授人以柄。如果习能团结全党,哪怕是不得罪全党,也会有人提醒,帮他阻止这些招黑招损的政治臭棋。可惜,习不仅不能团结全党,反而恋权太甚、刚愎自用、清党后搞个人集权和派系集权,宁肯保能力不行、搞出“低端人口”“改地名”的官员,按明镜老板何频的话说就是“县级官员的水平”;也要猜忌、防范能力出众,为他的集权立下大功的王书记。最后党内人人明白,有能力干实事的,出了力还被猜忌,被习放弃;嘴上喊忠心,能力不足的,反而一路高升。最后,他身边的人只会口头表忠,无人敢说实话,他就真成了孤家寡人,如坐回音壁内只能听到原声重读。闹到今天进退维谷、亢龙有悔这步田地,也是早晚的事,就算香港危机不来,也会有别的人造危机。

不仅习的集权会损害党的极权;而且平心而论,习若熟读史书,应该知道像他这种弱主是不具备集权的资本。由于后江胡时代的中共储君制度,习派无法积累足够人马,而且质量也不高。习既没有江13年总书记+10年垂帘听政的人马积累;也没有共青团/中青院这种人才储备库,自然挡不住来自江派的反扑和抹黑。加之集权操之过急,习派官员在官场上“小步快跑”、越级提拔,而其他派系还遭到打压,导致习得罪了全党其他派系的官员,加剧了习派和其他所有派系矛盾。

习不仅没做到以史为鉴,而且他反其道行之。汉初的文帝,子以母贵,弱主入京,和习被父之荫非常相似。但文帝虽为九五之尊,谨言慎行,凡自己的决议,皆出文武百官之口;而且再三推诿,直到百官力劝方才动议通过,是以有“文景之治”。对比,习则是“定于一尊”,“不得妄议“。苏联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也是克格勃势力和政府妥协出的弱主,勃自知实力不足,打出大旗“保持党的干部队伍稳定性”,纵容全苏官僚腐败,深得苏联官僚集团拥护,以至于很多苏联干部终老于任上。他本人也执政十年,死于任上,未被人逼宫。勃主政期间苏联极权缓慢衰落,未有我朝反腐清党后的经济断崖式下跌。习反其道而行,故结果也必然是相反的。

清党集权引发的内斗甚至威胁了中共的政治安全。这种威胁不仅来自反习各派,甚至也来自习的努力。香港危机至今,习宣传上唯一做的就是带民族主义节奏,煽动底层民粹,使底层民众疯狂。当下的副作用是中产阶级已然离心,民心分化。如果他日,习不再执政,宣传口径变化,甚至香港问题以某种方式尘埃落定,底层民众必然集体懵掉,不知所措。届时就是政治信用危机:类比林彪出逃事件,使党内质疑文革,为文革失败埋下政治隐患。

到目前为止,中共已经14个月没开党的全会了。这在近几十年的党的政治生活中,是不多见、不健康的。毛时代由于毛担心政变,曾经取消推迟过党的全会,如今再次发生。目前这个情况如果撑得越久,对党和对应的制度越不利。如果危险积累到了一定程度,积重难返,很有可能发生苏联末年8.19类似的事件:一旦政变发生,紧随其后就是推翻旧制度的革命,就是裴敏欣说的reforlution。

可惜如今形势如此,连我这样迟钝的普通人都能看出。
104
分享 2019-08-22

68 个评论

习就这几条路:

1. 镇压香港,闭关锁国,二次文革,续命百年。
2. 血洗异己,逐步开放,改国换代。
3. 武统台湾,树立威信,闭关锁国,二次文革,续命百年;或,武统台湾,亡党亡国。
4. 无所事事,众叛亲离,分崩离析。

习不容易啊,位高权重,如履寒冰。他现在就是想拖,拖到美国大选,然后再蓝金黄,希望能继续续命。如果习真的盼望美国大选能改变自己的政治处境的话,那他真的就是小学生的水平,中共的寿命就真的到头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