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人學術圈對香港怎麽看?我(微型)民意測驗的結果

昨天我校幾個華人教授和家屬一起聚餐。我出門前半小時想起借這個機會搞一個匿名民意測驗,但時間緊,也不想搞得太正式(影響吃飯),所以一共就問了兩個問題。(談不上用multiple-item scale來確保reliability了)。

樣本:N = 11,是美國一所州立大學的5位教授(博士)和6位家屬(包括5位在大公司供職的碩士,另1位教育程度工作情況不詳)。7位男性,4位女性。參加者中年齡大的,他們的孩子已經上大學,年齡最小的一位,他孩子還不到3歲。所有人都在中國大陸出生長大,在美國生活至少5年。

結果:樣本極小,不一定代表整個美國華人學術圈,所以不能過度解讀。但下面的結果還是給我一個小激動。

最讓我納悶的是那兩位認爲不是港獨,但還是不願意支持香港群衆運動的。
https://i.imgur.com/I2mQDlr.jpg
15
分享 2019-09-17

41 个评论

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因为担心自己的反贼倾向暴露而没说实话?

另外,如tony231所说,越是忙的教授,越没有时间关注政治跟时事,这方面反而不一定有什么见地。除非是专门研究政治学和社会学的学者。

--
刚刚只看到港独了,更新一下:支持香港人的7个,不支持的4个;支持的7个人中有5个认为是港独还支持,哈哈,华人教授太草。
已隐藏
除了我對政治感興趣(屬於political junkie),另外衹有一位是歷史系的(研究中國歷史),其餘人都是物理化學,與文科毫不沾邊。我們一年一起吃一兩次飯,以前從沒談政治,這次也沒有。(我是在飯後快散之前發的survey,所以大家填完,我快速統計宣佈了結果之後,也沒有討論。)正如@時代革命 所説,多數人都是60后70后的老美國了,都實話實説,尤其是匿名的survey,沒必要遮遮掩掩。所以我感覺這個結果應該比較可靠,至少反應我們學校華人教授圈的態度。
这么说吧,认为香港人是事实上的港独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他们事实上要的是接近独立的民主自由。只是为了道德制高点不能喊出独立,而短时间内独立也确实不现实。详情可见连登上对于黄之锋喊hk是中国的一部分的帖子的反应。
而支持的人超过一半,其实还是让我挺欣慰的,虽然样本小,但还是觉得知识分子圈子的人还是能看得懂的,不像一部分垃圾留学生(特指野鸡学校小留)。
話說回來,明居正對中共這種睜眼說瞎話,亂扣X獨帽子的行為分析非常深入。我覺得中共跟它所指使的小粉紅戰狼們在海外丟人現眼,其實並不是他們真的笨。中共其實就是想把所有的民主、人權的訴求逼成X獨,這樣他們就方便武力鎮壓,同時他們能夠玩弄民族主義去製造普通民眾對民運人士的仇恨,進而實現模糊焦點、淹沒民主訴求的目的,還能順便愚民一把。

對於香港反送中抗爭,現在中共其實就是想盡辦法,用暗示、誘導、抹黑等等種種能想到的方式,讓香港的抗爭發展成真正的港獨,這些各種獨從來不是中共的合法性威脅,反而是中共增強自己合法性的料。真正對中共合法性構成威脅的,恰恰是反共不反華追求大陸民主自由的力量。中共從來沒有在乎過領土的完整,這次印度出兵克什米爾,涉及中國跟印度之間的爭議領土,中共屁都沒有放一個,媒體也不報導。非常能說明中共眼裡真正的威脅是什麼,就是民主訴求,顏色革命。
千人计划哦,你是反贼怎么也干不了了。
然后就是社会科学著名的俄狄浦斯效应,你说是某独,最后真的全部分离出去了。
已隐藏
説的對,我覺著越年輕的,對香港支持的幾率越低,可能是被洗腦更嚴重。60后70后在美國多年,哪怕不關心政治,對共匪的性質都是心裏清清楚楚的。
對,共黨現在的策略就是抹黑,衹要批評的都是X獨,對墻内人的洗腦極其成功。這對墻外人沒用,除了那些剛剛出來的小留,和在澳大利亞,加拿大的富二代。這些小粉紅在美國相對要少
就好像官宣硬說黃之峰是港獨,是領袖,結果真把他説成港獨,領袖了。
中共不僅是抹黑,他們是真心希望把這些民主訴求逼成真正的X獨,並且他們在具體操作上有一套系統下的方法。中共從來不擔心割讓領土,國家統一從來都是只是他們鬥爭的砝碼。
作為香港人的我很難理解國人對港獨會有強烈反應(既得利益者除外)
就算香港淪陷/繁榮/獨立什麼都好像跟他們無關吧?!
假設大陸處於開明專制下,並朝著公民社會方向演化,開放基層選舉和民間組織。
那麼,香港獨立了,作為一個大陸人去香港旅遊、上學、就業都更加不方便,從香港買水貨數碼產品也會更貴。對於深圳人來說,損失就更大了,這些都是利益相關。
大陸越來越糟糕的情況下,我倒覺得沒有必要連累香港人,香港獨立了也無所謂。但事實上中共政權對香港自由港地位的依賴超乎你的想像,企業、金融、政府、軍事技術都要靠香港的中轉。
aggie 已停用 ?
不认为是港独但是也不愿意支持,很好理解啊。
如果你纳闷可以问一下。
香港闹了一百天了,有闹崩的可能性,金融中心当不成,独立关税地位失去,中国经济雪上加霜,确实不是个好事儿。香港人有没有民主是香港人的事情,教授们不关心。但是由此拖累中国经济,影响国内的家人甚至资产安全,都是不利的。

海外华人教授一般都喜欢看政治八卦,多维新闻之类的,不要觉得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还有个小问题,现在大概不是问题了。00s年代,美国名校phd中国人有不少想回国,又不太敢回国(很好理解),有一些跑到香港当教授了,两头讨好。当年好像香港的待遇也很好,openings也比较多。现在房价更贵,待遇好像下降了,坑也填满了,没什么人讨论了。

mitbbs有个ID貌似在香港某个大学当教授,经常网上吹牛说香港现在平台多好,什么好处都拿了,比在美国当教授的朋友爽多了。最近没见他发言,搞不好明年就得哭晕在厕所了。
aggie 已停用 ? 回复 匿名用户
问题是,香港人觉得香港是香港人的,中央认为香港是中央的。

中央需要香港提供的各种方便,当白手套。但是几百万香港人(不从事以上职业的),对于中央来说都是废料累赘没有价值,但又无法处理,闹事儿又不能坦克压,管又没有兴趣管。
對,是有那麽一段時間有人鼓動去香港。這幾年又有長江學者,千人計劃,不少人趨之若鶩。不一定是真喜歡共黨,但喜歡共黨的錢,想脚踏兩隻船。這些機會主義分子現在也忐忑了吧,夢中會常被FBI請去喝茶:)
这个问题,我觉得可能是,大部分肉身移民且有身份的人,慢慢的开始重新回归人性和理性
所以逐渐能接受香港。我个人的体会,是拿到身份后2-3年,大部分人都可以恢复正常,当然,爱国愤青不在此列,正如任何观点,不洗脑的情况下,都不可能100%,甚至90%的人取得共同认知。

当然,很多墙内的,即使没有身份,也可以凭借学习能力/社会阶层,亦或者是受教育程度较高,获得一个中立乃至于偏右的认知。

而咱们看到的,很多脑残小粉红,大部分是由于他们是学生,对于一个没有受过中共迫害,或者家人不在体制内的人来说,能简单的通过看自由的信息来解脱桎梏,那太难了
所以等小粉红回国后3-5年,再问,才是相对合理的答案
而回国10年后再问则又不准确,因为大部分放弃了,只能说个让自己心安的答案,毕竟推翻中共对他们来说是既没有心气也没有能力了
在一般人眼裡,香港就是他家社區商場,商場服務員比社區普通居民活得要自在,收入還高,為何還要鬧鬧鬧搬離這裡?他們不理解,又想到自己以後要買東西都成問題,就有些惱怒了。

粉紅邏輯就相當簡單,香港就是社會主義大家庭的後院。看慣鋼筋水泥的人,自然風光都礙眼,吸慣霧霾廢氣的人,新鮮空氣會要命。什麼?佔著我家的地種糧食,你還想玩園藝?還想歸園田居自己單幹?單幹也就算了,你還要把我家的地併到隔壁的林子裡?艸,港農你愛種地種地,不愛種就滾蛋,反正怎麼弄這塊土地都是老子家的,你不過是個佃農罷了。

總結一下,無論何方觀點,都是把香港看成了自己家的一塊地,香港怎麼反叛,他們都能結合百年屈辱歷史,刻奇出割肉之痛感(⌒▽⌒)。
樓主可以猜測一下受測者的心態嗎?
@盯著鏡子的呆子

所有參加聚餐的11位都在我們大學員工和家屬的一個微信群裏。這個群一般沒有動靜,偶爾有人聊聊哪兒有折扣商品,極少有人談時政。在2,3周前,“愿榮光歸香港”剛剛發表的時候,我在群裏發了個youtube鏈接,但沒有任何人吭聲。所以我對大家的政治傾向沒有把握。搞這個survey之前,我也是心情挺忐忑,不知道反應會怎樣。所以決定在吃完飯要散之前,再發survey。以防發得太早,如果真有粉蛆,破壞吃飯氣氛。

但大家的反應遠遠超出我的預料。

我們聚餐是在公園的涼亭里。我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這個微型survey是關於大家對香港的態度,是匿名的,沒啥目的,就是我好奇。旁邊兩位教授接著就開玩笑幫我嚷:“考試啦!都回來!” 把在旁邊收拾餐具飲料的幾位喊了回來。

其中一位家屬,一邊填一邊說,”這個香港游行的事,我們要支持。”

我統計完宣佈了結果之後,好多人都似乎舒了口氣,露出微笑,好像對這個結果很滿意。公佈結果之前,他們和我一樣都緊張,不知別人態度是怎樣。

我個人的感覺是這個結果反應了大家的真實想法,因爲是匿名,大家平常接觸也不多,也有沒有利害關係,所以沒必要遮著掩著。5個教授至少4位有終身教職,不會丟工作的顧慮。

大部分聚餐的都比我年齡大(我是70后),都在美國多年。雖然多是搞技術出身,可能對政治無感,但是支持民主的價值觀還是沒問題的. 這些人都是在電視上看見64鎮壓的,估計對共黨的本質也很瞭解。

根據面部表情的推測,年紀最輕的那三四個80后,最可能是小粉紅,投了香港的反對票的。雖然來美國也至少5年以上了,但共黨的流毒還沒肅清。
下面是回復。不好意思,我 paste錯了地方 ;)
謝謝您的詳細回覆!
我也是认为不是港独但是不支持街头运动的人;
我觉得香港民主派应该更多的利用现有制度来和北京的势力抗衡,街头运动只能给共产党以口实
感謝你的坦白。說實話,沒人喜歡街頭抗戰,因為那是要命的事。但單純制度內抗爭已經是不行了。港共把民意授權的新任立法會議員踢出立法會,取消議員資格,而且不是一個,而是六個,一下子打破了議會平衡。最近又阻止朱凱迪參選鄉議會,所以你看,共產黨是真的不打算守規則了,畢竟它稟性就是如此,一朝得意,原型畢露。
只有两个清醒的人
自治其实就是独立,HK变局的真正原因是,自治之后才建立国家以及秩序,还是国家和秩序有了之后才安排给你一个“自治”,这两种思维方式的冲突。大陆理解成有了国家,你才能自治,你得承认国家的秩序,实际上是计划思维模式。
更为根本的是,人建立国家,还是国家建立人,这个常识问题不能搞明白。

海外没有压力的环境下调查相对比较可靠。
我对香港的政治不是很了解,但是现在香港人心所向,民主派应该趁机会拿下更多的直选席位甚至是功能组别席位;虽然北京不讲规则,但是如果能在立法会拿到majority,一方面能在制度上让共产党难堪,另一方面也是占了法理上的高地;之前罗冠聪等宣誓的事件我个人是非常失望的,一番表演自己倒是玩的很开心,但是却授人以柄,正中中共下怀。

权当我信口胡说就好,我对香港政治了解太少 对时局也看不太清;也只能是谈谈个人想法
泛民主派和本土派是必然會在立法會和區議會得到更多票,問題是港共給不給他們選。現在保皇黨放風要用緊急法推遲選舉了,因為他們知道現在搞選舉他們輸定。

至於宣誓表演,其實二十年來都存在,它是一種不明文的默契,議員主張他們的立場,政府顯示自己的大度,利用這種方式建立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信任。像梁國雄議員,一位社會主義者,真正的左翼運動家,在宣誓時會在向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效忠這一句裡的中華人民和共和國之間停頓,表示他效忠的不是中國而是中華人民。

羅冠聰等人挑戰中共建立的民族主義意識,固然令很多中國人不喜,但重點是港共破壞默契意欲何為。要是不滿羅等人,只需要求他們反覆宣誓直到滿意就行,既不破壞默契,也可以長面子。但港共卻選擇了最卑鄙的方式去處理此事。用心不是昭然若揭嗎?
從立法會來搞基本沒戲了,人大隨意對基本法釋法,現在更有國安法加持。
华人教授不是麦卡锡的对象么。。。。。
每一次民主运动的失败都会有更多人支持独立!
2008年更是港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高峰,从此往后特别是2008、2012、2014、2019些节点,正好是人大重新对香港民主选举的释法的节点,也是认同中国人比例不断下跌的节点,到最近一年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已经跌到低谷。

看到有说香港人要接近独立的自治的,我感觉香港的自治还不如美国联邦制下的大州啊,起码美国州长并不直接听命于美国总统,各州一般情况下也有真正的司法终审权,州长也是真正的竞选出来的,这比香港要自治得多得多了吧,至于独立关税、独立货币什么的,根本就不属于香港政府自己实际的权力范围啊!

香港没有民主内地更加不可能有民主
香港法治倒退内地更加不可能有法治
作为内地人,无论如何也要站香港!
@盯著鏡子的呆子 所有參加聚餐的11位都在我們大學員工和家屬的一個微信群裏。這個群一般沒有動靜,偶爾...


早期到美國的人,到了美國就必須試著融入,看美國媒體,交美國朋友...最近十幾年才會有出了國還天天看微信知乎被洗腦的人,所以會這樣發展很明顯,也因此美國禁微信是正確的
早期到美國的人,到了美國就必須試著融入,看美國媒體,交美國朋友...最近十幾年才會有出了國還天天看微...


微信確實應該禁,至少讓那些夾道歡迎共匪官員的粉紅們拿錢不那麽方便。哈哈。

不過説實話,禁了微信,還有微博知乎,youtube上也不少大外宣,不可能都禁了。關鍵得看各人,是否有獨立思考能力,是否能思想脫支。我們大學有一位中國出生的教授(沒參加這次聚會和問卷),60后,來美至少25年了,還是不忘大一統,不能接受臺灣民衆有自決權。
样本数太小,如果要做2*2列联表测试,每个单项值至少要达到6,不然不能判断相关性。
这么说吧,认为香港人是事实上的港独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他们事实上要的是接近独立的民主自由。只是为了道...

獨立相當於建國在國際上擁有自己地位且被他國認可,擁有自己的軍隊,實際大部分都更強調自由民主和法制G,也就是共匪承諾的一國兩制,跟實際獨立是有差別的,到了國安法立案獨立的呼聲才起來。而且現階段獨立還沒市場,一個國家不受他國認可實際上跟非法政權差不多。比如台灣實際上是中國合法政權但在國際上沒有任何話語權被共匪強奸了40多年。
@盯著鏡子的呆子 所有參加聚餐的11位都在我們大學員工和家屬的一個微信群裏。這個群一般沒有動靜,偶爾...

老一辈经历过64的,最亲共的都是些机会主义者,油腔滑调的,真心亲共的早就被六四坦克碾醒了
华人教授不是麦卡锡的对象么。。。。。

来中国的不一定是钱学森,也可能(绝大多数)是叶企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