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我个人观察,谈一谈目前墙内的民意分类,兼谈未来和平转型的前景

各位葱油好,很高兴加入了大家。前不久我看到了品葱里提到的Jennifer Pan老师的一篇关于中国民间政治光谱的文章及其评述,我觉得很受启发。所以结合我自身的一些观察,来谈一谈我对墙内民意的一些分类,同时也讨论一下未来和平转型的可能性。我希望能够理性、不带情绪地做一翻讨论。

一、墙内民意的分类

"自由民主主义反贼":这一类反贼的源流可能大部分是体制外知识分子,算得上对CCP的反对态度最鲜明的一派,在意识形态领域全盘否定CCP,主张经典意义上的自由主义+普选民主;不少这一派连带着反对传统文化(类似于"五四运动"的延续),反对大中华主义,比较极端的("姨学")主张中国分裂或者邦联制;对和平转型无明确预期,甚至于悲观(所谓"遍地张献忠");这一派应该是目前品葱的主流,不过在墙内"反贼"中也是少数,估计墙内全口径民意的1%-5%属于这一派。

"三民主义/中华民国派反贼":这一派估计家庭上一代相当多经历过CCP的整肃斗争(不少家庭老一辈有KMT背景),对改开前的CCP全盘否定,对CCP本质和黑历史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主张大中华主义,意识形态上支持"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中华民国光复大陆",认为"三民主义"和1946年宪法是保持中国大体稳定下实现民主转型的可行方案;对台湾相当友善,但原因是对中华民国存有念想,反对台独、港独等任何有损中国现有主权的和平转型方案。这一派目前在品葱貌似被斗得比较厉害,不过在墙内还有不少民意(主要在江浙、两广、重庆等原KMT统治核心区),全口径墙内民意大致在10%-15%。

"社会民主主义/左翼反贼":这一派大部分来源于体制内自由派/开明派知识分子,后来被包帝逼反(典型如蔡霞),也有部分是遭受社会铁拳的原"毛左派";对CCP的态度都集中于反对当下,对历史上CCP采取选择性批判的态度,其论点主要集中在目前的CCP体制背离社会主义初衷和"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在对外关系和对港澳台主张上,这一派内部没有共识,其中社民派主张和平主义、国际协调,左翼派还没完全走出"反西方"的框框;主张首先从党内民主改革,落实十三大报告开始推动和平转型。这一派其实在体制内埋伏了不少,逼呼中阴阳怪气的也很多,全口径墙内民意大概在10%-15%,在CCP党内估比例可能更大一些(30%+,所谓体制内"反贼")。

"怀疑体制的岁静派":这一派源流可能主要是改开以来的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和体制内基层;表面上对政治议题漠不关心,去意识形态化;内心对CCP的德行很清楚,不容易被CCP洗脑;对CCP的负面情况愿意了解但不声张,对CCP要求做的事情行礼如仪、应付了事。这一派其实在墙内分布很广,而且和"社会民主主义/左翼反贼"经常切换,全口径墙内民意估计15%左右。

"中间的岁静派":这一派源流可能主要是改开以来城镇化的中产阶级或发家致富的中小企业家;这波人主观来看的确是"自己改变了自己命运",虽然对CCP的负面多多少少有了解,但自认为对现状比较满意;对政治和意识形态实实在在的不关心,只关心自己的工作/生意,对政治参与完全无感,即便有普选的机会估计这些人也不会去投票。这一派在墙内民意大致有20%。

"支持体制的岁静派":这一派源流主要为体制内基层既得利益者,部分与体制内关系颇深的企业家;这波人对CCP是正面解读为主,愿意比较主动地配合CCP的宣传工作;虽然表面上支持CCP体制,但仅仅停留在"养家糊口"层面。这一派墙内民意大致有15%。

"右翼粉红":这一派源流主要为体制内高层既得利益者和中高层企业家,在现在的CCP体制下占尽了好处;表面上这些人个人生活领域非常"亲西方",经济上主张极端个人主义、市场竞争与重商主义,但是政治上保守支持CCP,在我看来这派主张其实和皮诺切特式的经济开放+政治保守+军事独裁类似;这一派人数不多,墙内全口径可能5%-10%,但是这一派经济条件好、能量和声量都很大,在舆论上是挺CCP的主力之一。

"民族主义粉红":这一派其实源流是民间的所谓"愤青"、"黄汉",也有部分理工科的"工业党"。这一派大部分处于社会中下层,但是很乐意沉浸在"中国强大起来"的意识中,主张中国和美国争霸,崇拜希特勒、斯大林等强人。对"中国的科技进步"极尽意淫,认为中国已经可以"取美国而代之";经常发表"武统台湾"、"直捣新德里"之类的战狼言论。这一派民意墙内全口径大概10%-15%,但是这一派声量很大很狂热,是舆论上挺CCP的主力。

"原教旨主义粉红":这一派直白说就是支持CCP的一切,源流可能是红二代+毛左,但是这几年逐步势微,尤其是某帝的铁拳把很多人直接打成了反贼,目前在墙内民意基本在1%-5%。

二、CCP的统治基础是什么的问题

综上,其实在我看来,目前CCP的统治基础主要还是"右翼粉红"+"民族主义粉红"。尤其需要提的是"右翼粉红"这波人,非常有迷惑性,因为其一般表现和主张与西方的保守派没有啥区别,但是他们出于既得利益顽固的拒绝任何可能的政治改革。而且右翼的"粉红"社会经济条件好,能动员的资源也多,声量很大,所以造成了"人皆粉红"的印象。

实际上以我的观察,CCP目前可以说已经完全"透支"了左翼的支持,最近去逛过乌友,里面一堆阴阳怪气,感觉基本被躲避"赵弹"的社民主义分子占领了。我有一个哥们以前也挺左的,是CCP党员,那天他突然吐槽了一句"没有政治改革,哪来的全过程民主"。综上,其实从长远和平转型的角度来看,争取左派的参与是绝对必要的。

三、我对和平转型的看法

之前在Jennifer Pan的文章里提到的对和平转型过程中不同年龄段主张的"代际差异",我非常认同。

以我的观察70-95年龄段的CCP党员可能普遍属于社会民主主义者+自由民主主义者+保守派自由主义者,那么到时候形成CCP全党共识推动和平转型是有可能的,但是前提是CCP能平稳地活到2030让70后交班(经济上要能熬的下去,外部环境不能太坏)。

另外我提一下,有一个可能促成和平转型的重要因素,就是海峡两岸政治谈判,如果台湾方面以"民主换统一"的思路来推动谈判,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好结果。
4
分享 2021-12-11

33 个评论

穷的快活不下去的

被洗脑洗残的学生

在你的定义里 貌似不属于任何一派
以目前形势的发展来看,和平转型无异于痴人说梦。
匪党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丛林法则,基因中刻着“暴力”、“武装夺权”、“煽动”、“谎言”等,这样的一个党所建立长达70余年的政权你寄望它和平交权?
当然,如果:
1.中国没有邓、江、胡时期的经济高速发展;
2.匪党没有形成极为庞大且盘根错节的红色家族利益集团并对全体中国人实施360度无死角的暴力吸血;
3.科技没有高速发展,没有诞生监听监控、大数据等。
那么或许还存在一定的和平转型的可能性。
>> 穷的快活不下去的被洗脑洗残的学生在你的定义里 貌似不属于任何一派
这一派估计是"民族主义粉红"为主
dmoto 观察
又是鼓吹时间换空间的续命理论,题主忘了一个最核心的问题。

无论现在是哪种状态的墙国人,都是在被欺骗的状态下呈现当下的政治形态的。

在当下国际联合抗共的格局下,中共想会邓江胡时代也回不去了。

回毛时代?首先赵家人群体就起来造反了。

统战台湾?省省吧。美国、日本虽然同意你压迫本国韭菜,但想突破第一岛链对日美军事威胁是万万不可的
arkdutFZ 回复 dmoto 观察
>> 又是鼓吹时间换空间的续命理论,题主忘了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无论现在是哪种状态的墙国人,都是在被欺...

您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理性来看短时间内,世界各国有可能直接打垮CCP么?或者短时间内墙内有可能发生革命/大规模社会动乱或者是军事冲突么?答案都是否定的。我的看法是在包帝折腾下,党内各个利益集团矛盾空前激化,同时经济局势到了CCP高层之间、中央和地方之间、基层百姓和高层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的地步,最终各派博弈为了避免各自最坏的结果达成和平转型的共识。我认为这么一个局面恶化的过程是有助于转型的,而持续时间可能要10年,到时候的党内民意也有助于迅速达成转型的共识。在这个过程中,持续给CCP压力很重要,不断从CCP内部分化有利于转型的力量也很重要。
>> 您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理性来看短时间内,世界各国有可能直接打垮CCP么?或者短时间内墙内有可能...

想了一下,還是用和平一點的說法吧﹗單純就是妄想。現在共匪只餘下一派,作惡到最後一刻為止。之後是死,是逃自然各有打算。像古代王朝冒死進諫的人是沒有的,到了這地步,誰再敢阻擋總加速師,只會被抓起來,加上一頂貪官的帽子。
谈到和平转型,推荐大家都看看程晓农博士的文章《共产党国家成功民主化的三个秘诀》,最重要也最困难的就是价值观的更新,按葱友的说法就是集体吐狼奶。

不过习包子任上我见不到任何和平转型的可能,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先争取活得比它命长吧。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gxiaonong/cxn-09202021111006.html
我看了一下发帖时间,确信是2021年。2021年还有人相信和平转型,我对这类人的强烈信念感到无比钦佩,如果他们不是体制内两面人跑过来求安慰的话,我简直连发表评论的勇气也没有了

我理解的和平转型是指中国共产党体制在不死人或者少死人的前提下,由一个列宁主义政党转化为现代意义上的选举型政党,以此以尽量低的成本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政体制由现行的党国体制转化成为民主体制。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没有一个列宁主义政党转型成功过,连国民党都无法适应民主体制——在民主化的台湾,国民党所获得的支持越来越少,从蓝大绿小到蓝绿平衡只过了10年时间,以至于到现在如果国民党失去了共产党的输血就简直活不下去的地步。这是因为列宁主义政党先天无法与民主体制相容,在民主化的未来,他们的唯一结局只有灭亡。即使是与团结工会达成妥协的波兰共产党仍然无法逃脱这一命运,而所有失败的共产党,要么解散,要么面临去共产化的清算,要么就落到社会边缘,回到共产主义者应有的地位上。
每个列宁主义政党的双手沾满鲜血,因此清算和转型正义已经是最仁慈的审判。而共产党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因此绝对不可能接受和平转型的的道路。金日成就说过,一个没有朝鲜存在的世界是一个没有必要存在的世界。你能有把握保证共产党会放弃武装保卫政权的决心吗?他们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死相必将极其惨烈,因此才会嚣张地上蹿下跳,用尽各种各样的方法企图拖延自己的灭亡。
共产党作为一个整体无法放弃政权,因此也就谈不上所谓的“党内各个利益集团博弈导致和平转型”。斗而不破是党内斗争的基本原则,无论哪一派当权,维护中国共产党的存在都是他们的使命之一,因为他们的利益来自于中共这辆战车,没有体制,他们什么也不是。因此无论党内如何斗争,或者斗争进行到什么程度,都不可能导致共产党的解体,而只会导致斗争胜利的一方通过消化胜利果实,强化在国内和国际上更加推行专制和霸权主义的野心,这一点从习近平对薄熙来和江泽民的胜利就已经能看出结果。
事实上国际社会不是没有给过中国共产党机会,然而中共依仗民主国家的宽容一再伤害这个世界,从不遵守WTO规则,到侵犯人权,践踏国际条约,直到酿成武汉肺炎这样的大祸,让全世界都认识到面对共产主义者,绥靖不是一个选项,世界民主峰会的召开就是一个明证。和平转型的窗口时间早已过去,现在的共产党需要的是灭亡。
>> 谈到和平转型,推荐大家都看看程晓农博士的文章《共产党国家成功民主化的三个秘诀》,最重要也最困难...

我觉得包子"加速"到一定地步,彻底破坏CCP的权力结构,在他以后出现权力真空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个短暂的和平转型的窗口。
说这么多都是废话。

就拿毛泽东来说吧,我相信反贼都会说毛泽东是一个杀人狂魔,害死几千万中国人。但是在屠支问题上,反贼又特别理解毛泽东,甚至崇拜比毛泽东更极端的张献忠。

纵观中国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屠支的循环,什么狗屁政治理论都是扯淡,还是张献忠想明白了。

毛泽东是大独裁者不错,但是他挺有理想,想改变中国。为什么中国人至今崇拜毛泽东?他建立了国家,实现了统一,重新分配了财富,振臂一呼就是百万红卫兵云集天安门。别不服,人家就是有那本事。再看看邓小平这种窃国贼,屁本事没有,却当了皇帝,把毛泽东彻底推翻,天天吹那狗屁特色主义有多好,8964后更是禁止人民上街、进京、聚集天安门。毛泽东还能拿出毛泽东思想(很多反贼也爱看),搞出两弹一星,邓小平有个屁?邓小平的继任者更是连邓小平都不如,什么也搞不出来,除了一个祸害千年的三峡大坝。

中国人明白历史的循环,知道自己是韭菜,觉得自己当毛泽东的韭菜还有价值(自我牺牲精神),当邓小平的韭菜就没意思了(给权贵当奴隶)。中国人就是觉得给谁当韭菜比较值得,没别的。

你说中国什么时候能结束这种循环,可能下下个政权也解决不了。那些整天高谈阔论民主政治的人,最后还不都是在美国吃香喝辣吗?屁民只能留在中国等死。然后某天有些屁民实在受不了了,就变成下一个毛泽东和张献忠了,再次开启循环。你非说毛泽东和张献忠不对,那就请你离开中国,子子孙孙别当中国人,不然就乖乖等死。

韩国保留的支性比中国还强,就算韩国成为发达民主国家,又怎样?(不了解韩国的人真的应该好好去了解一下)所以我认为中国就算走民主政治的道路也还是一个鸟样,应该比韩国还差,毕竟韩国是小国,相对容易治理。
>> 我看了一下发帖时间,确信是2021年。2021年还有人相信和平转型,我对这类人的强烈信念感到无...

我回应一下,我对和平转型的定义并非天真的指望CCP放弃专制,而是在可预见的未来10年,CCP会面临空前的压力,经济上会出现极大的困难,而包帝的加速会使得在其以后得专政制度本身出现巨大的权力真空,在那么一个时间窗口各派势力博弈摆不平的背景下,党内的主流可能被社民+自民派占据,有可能会选择和平转型
>> 我回应一下,我对和平转型的定义并非天真的指望CCP放弃专制,而是在可预见的未来10年,CCP会...


“在那么一个时间窗口各派势力博弈摆不平的背景下”
党内斗争什么时候出现过“摆不平”的情况?不是当权派下台就是挑战者被清算,胜利者瓜分失败者的果实同时强化核心的领导。党内政治斗争是没有博弈平衡的。
如果是党外的社会团体之间的斗争的话,大家直接就抄家伙上了,也没必要谈和平。
>> 我回应一下,我对和平转型的定义并非天真的指望CCP放弃专制,而是在可预见的未来10年,CCP会...

你想多了。镰刀集团只要选一位开明一点的明君做老大,韭菜们就屁颠屁颠地山呼万岁了。比如邓笑贫。
>> “在那么一个时间窗口各派势力博弈摆不平的背景下”党内斗争什么时候出现过“摆不平”的情况?不是当...


怎么不可能出现?现在一尊帝大权独揽,实质上破坏了CCP的集体极权架构,他下了的时候出现权力真空各派摆不平是符合逻辑的推论,当年袁世凯身后谁想到看起来铁板一块北洋派系分崩离析呢?
>> 我觉得包子"加速"到一定地步,彻底破坏CCP的权力结构,在他以后出现权力真空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个...


参考发动文革的毛泽东,党内的权力结构破坏得够彻底吧,完全的一人独大,但它死后并没有出现什么权力真空。新老两股政治势力权力分野,最后老家伙战胜新贵彻底将权力收入囊中,他们都没有政治改革的意愿。
>> 怎么不可能出现?现在一尊帝大权独揽,实质上破坏了CCP的集体极权架构,他下了的时候出现权力真空...


权力真空是会自动被填补的呀,一派保持克制不见得他的对手也跟一起保持克制,双方打成一团最后肯定会出一个蛊王。
你可以尝试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先找出一个“出现权力真空且没有最终赢家,最终导致博弈平衡”的例子出来。或者不要说中国共产党,可以找朝鲜共产党,苏联共产党,或者任何一个执政的共产主义政党,他们有没有出现过你假设的那种情况。
我还是那个观点,民主是个好东西,我也支持民主。
但我坚信洼地人不配拥有民主。
一群无信仰的猴子一旦获得自由,对于全世界而言是个灾难。
为了文明世界的和平与安宁,不如就让党管着14亿黄皮猴子,就像北韩那样状态,这样利大于弊。
>> 权力真空是会自动被填补的呀,一派保持克制不见得他的对手也跟一起保持克制,双方打成一团最后肯定会...

戈尔巴乔夫怎么回事?他不就是勃列日涅夫个人独裁后权力真空的产物么?
>> 参考发动文革的毛泽东,党内的权力结构破坏得够彻底吧,完全的一人独大,但它死后并没有出现什么权力...

怎么没有,华国锋和邓、陈元老的斗争不就是么?完了过后还有胡耀邦、赵紫阳和邓、陈的三角关系,80年代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窗口期。现在某包子的加速某种意义是给未来的转型窗口期打基础呢。
>> 戈尔巴乔夫怎么回事?他不就是勃列日涅夫个人独裁后权力真空的产物么?


苏联自有国情在,中国还是不一样的,没有加盟共和国这种政治包袱,容易维持中央集权,上层的政治博弈围绕在权力核心展开,不会因为地方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高涨而陷入权力不稳定的漩涡。

彼时苏联业已面临分崩离析,戈尔巴乔夫不过是垂死挣扎,最后被迫放弃苏共顺应历史潮流而已。如果中国要走苏联和平转型的道路,各省得先闹个独立,让中央疲于四处灭火首尾不得相顾,实际上在中国爆发辛亥革命后,清廷风雨飘摇,处境比苏共还要糟糕。

https://upload.cc/i1/2021/12/12/xLqupA.jpg
啊亲爱的朋友们
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我属于你
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
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
城市乡村处处增光辉
啊亲爱的朋友们
创造的奇迹要靠谁
要靠我要靠你
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但愿到那时我们再相会
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
为祖国为四化流过多少汗
回首往事心中可有愧
啊亲爱的朋友们
愿我们自豪的举起杯
挺胸膛笑扬眉
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啊自豪的朋友们
愿我们最后的举起杯
挺胸膛笑扬眉
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 怎么没有,华国锋和邓、陈元老的斗争不就是么?完了过后还有胡耀邦、赵紫阳和邓、陈的三角关系,80...


我就问你,毛死后党内有任何一个主张宪政民主且独立的政治势力存在吗,还不是拥护专制的元老和新贵在分权力的蛋糕。后面胡耀邦和赵紫阳也是被邓小平和陈云控制得死死的,哪有什么三角关系,也不看看军队到底效忠谁。
>> 戈尔巴乔夫怎么回事?他不就是勃列日涅夫个人独裁后权力真空的产物么?


勃列日涅夫死后“权力真空”?克格勃主席恐怕当场就要邀请你参加卢比扬卡一日游了,真当三驾马车不存在……
而且根据你的理论——“最终各派博弈为了避免各自最坏的结果达成和平转型的共识”——戈尔巴乔夫显然跟这一条搭不上边,他自始至终都只能代表苏联体制内改革派的力量,为此跟强硬派老人发生军事冲突,共识到底在哪里。
戈的政治改革目的也是为了给苏联体制续命,其本人就曾经表示过苏联解体并非他的愿望。你用戈尔巴乔夫来套和平转型,实际上是找错了对象。
品蒜人 🤬不友善用户
个人认为支持体制的岁静派应该属于温和粉红,而不是真正的岁静。还有真正的毛左其实我觉得是反贼,他们反对改开之后的ccp,想推翻假共产党建立真共产党。您还漏了两种,那就是只反习不反共的反贼,还有极端宗教反贼,比如说部分穆斯林,还有法轮功什么的
>> 您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理性来看短时间内,世界各国有可能直接打垮CCP么?或者短时间内墙内有可能...

基本赞同,但第一,各派博弈的结果可能是“军阀混战”而不是和平转型,第二,持续的时间可能会在30年甚至50年以上
这么跟你说吧,你说的"自由民主主义反贼",全中国有0.1%也就是十四亿人里的一百四十万就了不起了,而把对共产党有不同程度不满的所有人加在一起也绝对不超过5%。
至于目前中共专制统治面临的各方面危机,我认为照当下的发展他们再撑个30-50年不成问题,但这是假定没有意外的情况发生,比如入侵台湾或者党内有人不要命地起来闹事之类的。这些因素是完全无法预测的,所以也就没什么意义了。还是继续观察吧。
伊斯兰革命前的伊朗。苏联入侵前的阿富汗
和平轉型???
我們一般溝通...要用對方能懂的溝通方式.
對狗狗..貓咪..就是給牠食物..不怕你之後可以摸摸頭.
跟小孩子就是用簡單結構的詞句...
而中共他能理解的就只有武力..你把槍抵在他頭上.他才能懂你說的話.和平不是他能理解的語言.
 歷史已經多少次為您解說中共的特性了.你為什麼還有中國能和平轉型的幻想呢?
>> 苏联自有国情在,中国还是不一样的,没有加盟共和国这种政治包袱,容易维持中央集权,上层的政治博弈...

其实经济上看,离这一步已经不远了,之后有时间我回开一个帖子专门谈这个问题
CCP的统治基础就是廉价的韭菜和经济增长。
其他的意识形态基本上都是扯淡。
举例来说我家亲戚就有体制内工作的,都是为了体制内的稳定以及好处。
谁tmd还相信党说的那一套都是为了自己的小算盘
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Nehrushchev 🤬不友善用户
落筆千言,全部空談。當今的中國不是1970年代的蘇俄,有十巴仙的文明成分且有比二次大戰打殘過。相反,它是1930年代的德國,毒血正熱、只得以大棒錘擊方能放盡。但很sad的就是,今其擁有核子武器,乃名副其實的非理性狂徒,使得任何正義的大棒都被迫投鼠忌器。故内慾和平轉型,唯乘一弱主,使之兵敗如山。換言之,僅有之奇跡在於,發生一次【戈巴雪夫 x 古巴核彈危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