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起门来做恶事——不透明社会的恐怖

国内一做心理咨询师的朋友跟我聊了一下他所接触到的一些病人的状况。

具体的他没有细讲,因为保密措施,但是大概跟我提到了些让我相当震惊的情况。

我以前一直觉得有些事情离我很远,我最多只能是从新闻上去了解个中的情况。

他跟我聊到了他的几个病人有童年被性侵的经历,

女儿被父亲猥亵的,爷爷跟孙女发生关系的。

我听完差点没吐出来,太恶心了。

当时听完很震惊,我愣是一晚上说不出话来。后面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找回了我那个朋友,很严肃地问他这些病人的情况是否有报警处理?如果报警解决不了,找记者。

“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恶性社会性事件了。”我这么跟他说到。

完了我得到个答复,

“我有建议过,但是这个得纯粹根据病人的主观意愿。” 他两手一摊。

真的很难让我理解。换做是加拿大,任何涉及伤害他人和伤害自己的病人状况都会被咨询机构以内部公开模式处理,而且视情况严重程度会和政府机构进行联系,以处理类似这种的恶性事件。

其次,这几位病人的情况是二三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但让我非常震惊的是这些受害者完全不想要处理,甚至不断回避所以这些事情可以永远地关在门里。

换做是美国,MeTOO已经可以让这些恶魔不能做人了。哪怕是四十年前的性侵都可以被翻案,只要有指控,就会去调查。而且其社会重视程度远高于中国,所有涉嫌性侵的罪犯都会被终身打入性侵犯名单,不管去到哪里都会因为sex offender list而无法正常在社会中生活。

同时,这又令我想起前阵子发生的微博上爆出来的国企高管性侵自己女儿的事件,现在想想真是令人不寒而栗。我没想到这些事情可以这么近,又这么的“不想被人知道”。

中国人喜欢不把自己私生活的事情向外宣告,但是一旦那门关上,因为这层societal norm/社会性共识会让很多邪恶的事情发生,而且一旦发生,基本都走不出这扇门。

这种藏着掖着的恐怖,沉默默许的罪恶和寂静之下的邪恶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我个人都不是一个很狂热的女权主义者/feminist,甚至乎我认为当下美国进行的女权主义运动比较极端,因为有许多false accusations发生。

但是一对比国内这种状况,我是真心想让女权运动可以席卷这个国家,将所有的恶人绳之以法。

中国社会是一个不透明的社会,因为有太多暗箱操作的发生,而且又因为“熟人人际”导致很多东西都无法走向社会,永远死在那个小圈子里面。我们的社会分层和权力结构又导致了“不透明性”,因为极权的存在,极权要求信息不透明不公开。在信息不被公开的社会,强权才有机会进行资源调配和社会分割。

其次,中国人对于隐私的概念是很自相矛盾的。

像是微信、朋友圈一类根据中国人习性开发的熟人关系社交,本身就是针对个人隐私的保护而量身打造的。

但如果中国人这么看重隐私,为什么在大陆,摄像头无孔不入呢?北上广深,每走50米就有一个摄像头。密密麻麻的摄像头布满了整座城市,一个全面监控的社会和所谓的“天眼”系统。中国人注重隐私,总不会愿意别人把摄像头装自己家门上吧?

还真就装了,还真就啥反应都没有。

果真是民主国家,中国人那么看重的隐私都被“没有,没有,没有!”给代表了。

一个越不透明的社会,背后越是暗流涌动,所有的邪恶都悄无声息地发生着。
12
分享 2020-10-02

14 个评论

[已注销] 回复 clannad123321 新注册用户
>>感觉国人像鱼缸里的金鱼,只有7秒记忆。生活在透明的屏障中,以为这里就是最完美的地方。


生活在透明的屏障中,沒有吧,GFW把不良訊息都擋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