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刘仲敬的辉格解释,以及乐观而不是悲观的看待美国的衰落。

保守主义者热衷于将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神话挂在口中,对应着的现实则是每段政治都有自己的神话。
在自由主义反CCP者的神话中CCP是毒害善良中国人的邪恶组织,在民族主义反CCP者的神话中则加了个来自西方的前缀,中国人依旧善良无辜,了解这些言论的荒谬只需要看中国人一眼就够了。
虽是两者相互规范、共同组成,但中国的现状最终不是归于社会结构就是归于文化传统。讽刺之处在于认为归于社会结构的是社会主义的论调却有利于保守主义CCP支持者,认为归于文化传统是保守主义的论调却有利于社会主义反CCP者。
于是自然法和共同体的神话就诞生了,紧接着是KMT的苏联扶持和北洋的高大形象。刘仲敬经由英国完成了曲折的辉格解释,成就了保守主义反CCP者的历史神话,刘仲敬本人也成为了神话的布道者。一个真正的英国保守主义者相比自称是精神英国人的中国保守主义者的最大区别来自对两次世界大战的态度,在刘仲敬的辉格解释中这是正义和高贵偶尔被蒙蔽却总是胜利的证明,但现实中则为英国带来了战争中胜利和战争外失败。遏制威廉二世的战争胜利了,遏制德意志的非军事战争失败了;遏制希特勒的战争胜利了,遏制德意志的非军事战争失败了。当最后一个拥有着帝国观念的首相丘吉尔想到帝国的未来的时候只能将霸权拱手让与美国,理由与他曾坚持反对的纳粹拉拢英国人的理由相同。在英国保守主义者的观念里两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者是英国的荣光,残酷的现实却使得他们的语言里总是充斥着对维多利亚时代精神的空洞赞美。
无论是刘仲敬的辉格解释还是CCP的辉格解释都基于真实历史,但都与真实历史无关,对片面的历史细节进行片面的诠释是两者的共同特点。
民族性诞生于民族普遍的单一特点,正如对德国人的印象来自最先普及义务教育的普鲁士人的素养,犹太人的印象则来自于基督教长期的排斥而从事单一的高利贷行业。一个人对犹太人的印象和对以色列的印象往往南辕北辙,正因以色列是由各职业共同组成的社会从而成为了无犹太人民族性的犹太民族国家,中国的社会结构却支撑中国人的民族性。
无可救药的CCP支持者和无可救药的反CCP者组成了一个完整的中国人,两者之间的同一性无法摧毁就无法完成对非中国的中国人的构建。
刘仲敬基于现实选择了最符合中国人德性的道路,不论是分裂还是核平都会让中国人的主观意愿不复存在,前者将会长期接受其他国家的渗透,后者则会让中国永远的寄生在一个没有病容的国家之上,理解这些就能理解为什么在刘仲敬的话语中核平会是中国人的幸运。
刘仲敬的辉格解释和社会学看似是天衣无缝的结合却有着比自由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的理论更深的败坏,一如分裂的目的在于完成作为客体的中国对非中国文化的承载,分裂的正义却通过基于作为主体的中国人对中国进行改造的叙事。全面观察下的分裂成为了忽视时间的实践,相比亡羊补牢更接近于买椟还珠。
如果想煽动刘仲敬最多的拥簇和影响过的人的反对则更为简单,只需要拿出《联邦论》第十九篇就够了,自然法本身就是希腊和日耳曼的传统,共同体的说法也更符合魏玛之前的德意志。洛克基于优先占有为私有财产辩护,而蒲鲁东却在同样的道路中得到反对私有财产的结局,自此之后由洛克理论化身的心脏提供的血液变成了毒液。
刘仲敬可以藉由中国人心中的盲从与盲动继续生存,但他是闭上双眼的保守主义反CCP者选择的独眼国王,面对起受阿甘本、齐泽克、巴迪欧熏陶的左派只能失声,更可悲的是他有着拯救中国人的理想主义色彩,当无可救药的反CCP者想要彰显学识时在欧陆左派面前完成失败的角色。

最近刘仲敬又因为他杰出的社会直觉发现美国社会的保守主义与川普的激进态度的敌对,从而判断川普在2016年的胜利奠定了2020年的失败,虽然我原意是只打算写对刘仲敬的分析,但看到如此之多的悲观情绪就多写一些对现实政治的分析。中国的崛起来自美国对俄罗斯的不容忍,美国和俄罗斯拥有着同等资格的地理生命,拉拢中国反对俄罗斯的理由不能用于拉拢俄罗斯反对中国,中国也没有独当一面与印俄为敌的准备,中国相对实力的上升会引起美国社会基于价值观的警惕,而美国国际地位的衰落也会导致中国无法寄生在美国秩序之下。
3
分享 2020-11-18

10 个评论

>>如此?为什么建立诸夏?应该建立以色列啊


方便创造民族神话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