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在饭圈里读懂中国 --- 饭圈是如何走向反智的

最近研究天朝饭圈  在豆瓣上看到一篇文章写得很好 转载于此
虽然是去年的了  但是一年后再看当下的中国  
发现有更多的人沉浸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集体主义狂热中
天朝饭圈在本质上就是个传销组织  
正常的人不会进   进去的人肯定不正常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曾于里(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53742131/



提到饭圈,美国知名传播学者朱莉·詹森认为,饭圈中的不少粉丝是潜在的狂热分子,常常做出反常的、越轨的行为;她将粉丝划分为两种病态的类型:“着魔的独狼”和“歇斯底里的群众”。前者是那种走火入魔、耽溺于幻想的个体,比如跟踪偶像的私生饭;后者就更为常见了,他们是群氓中的成员,幼稚、反智、疯狂、盲从。

在国内,我们对于“歇斯底里的群众”一点都不陌生。他们动不动就跳脚,一个番位就可以撕得天翻地覆,动辄对发表不同意见的路人网络暴力、人肉搜索等等。追星本该是追求美好,把偶像当成抵达美好世界的“中介物”,怎么就彻底走向反面了?

那么,一个反智的饭圈是如何形成的?它通常有以下四个步骤:


1、封闭导致真实信息匮乏
俗话说得好,“兼听则明”。但环观形形色色的饭圈,最热衷的是,封锁与饭圈意旨不同的观念和声音。

我曾与某个饭圈的大粉头有过深度交流。她说,如果网络上爆料出关于偶像的某个丑闻,在判定这个丑闻真假之前,应该立即做的是封锁这个消息,让它永远没有机会被粉丝和公众知晓。她会第一时间私下号召核心死忠粉举报这个爆料——哪怕她们知道这个爆料是真的,她们也要防止丑闻在其他粉丝中扩散。

换句话说,她们要把饭圈变成一个封闭的圈子,杜绝粉丝接触到真实的信息。所以很多明星不怕普通黑粉,怕的是粉头反踩,因为拿出的黑料那是刀刀致命。

而封锁消息,是要保证粉丝思想的“一体化”。就像哈耶克说的,“一切宣传都为同一目标服务,所有宣传工具都被协调起来朝着一个方向影响个人,并造成了特有的全体人民的思想‘一体化’……灵巧的宣传家于是就有力量照自已的选择来塑造人们的思想趋向,而且,连最明智的和最独立的人民也不能完全逃脱这种影响,如果他们被长期地和其它一切信息来源隔绝的话。”

当饭圈成为封闭的圈子,真实的、多元化的声音被封锁,粉丝能看到的、粉丝能听到的,并不总是自主行为,而是经纪公司、粉头允许你看到的,允许你听到的。

一旦粉丝思想“一体化”,就会形成一种错误的偶像迷信:偶像的一切行为都是对的,关于偶像的一切丑闻都是刻意抹黑。偶像新闻底下粉丝的“控评”,齐刷刷的各种赞美,就是“一体化”的最好体现。哪怕他们真的看到偶像丑闻,也会形成条件反射,掩耳盗铃,拒绝接受。

2、信息同温层下的盲目
我个人一直认为,微博的超级话题不是一个好的发明。你只要进入某个明星的超话,刷到的几乎是同一种声音:哇,我家哥哥太帅啦!我家哥哥唱歌太好听了!我家哥哥演技炸裂!但凡你敢在超话里发什么“错误”言论,粉丝们立即到达战场,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微博超话,其实就是一个信息的同温层。所谓“同温层”是指大气层中的平流层,在平流层里面,大气基本保持水平方向流动,较少有垂直方向的流动。信息同温层意即,在主观选择,以及技术与算法的推动和帮助下,人们往往只会接受自己感兴趣或者与自己观点一致的信息,对于兴趣以外或者观点不同的信息,就会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这时,信息的流动方向与同温层大气相似。

信息同温层的下一步,就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凯斯·R·桑斯坦所说的“信息茧房”,“在网络信息传播中,因公众自身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公众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讯息领域,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

饭圈每天接触的信息看似无边无际、无穷无尽,他们感觉自己置身于信息的海洋中,实际上他们困囿在饭圈的孤岛上,狭隘盲目、不知魏晋。没听过几首歌,就认为偶像的唱功中国一流;豆瓣top250的电影看了不到十分之一,就敢断定偶像出演的烂片是被低估的佳作;一听到关于偶像的批评,就认为人家是收钱尬黑。

笔者就曾遇到类似经历。因为在豆瓣上撰文批评了某部粉丝剧,被各路粉丝发豆油进行各种辱骂。粉丝除了指摘笔者收钱尬黑外,拿出的另一个理由是:这部剧被烂番茄上某某外国某某知名影评人称赞,还发给我一张截图。按图索骥一检索,压根不存在这样一个影评人,而此截图是某粉丝PS的。但它却忽悠了超话上的其他粉丝。

当粉丝接收的是单向度的消息,他们就会慢慢失去判断力,变成单向度的人。

3、树立敌人以增加凝聚力
饭圈所谓的“岁月静好”,也不全然可信。对于一个当红流量来说,怕惹上全民反感的话题,但也怕没有话题。而没有哪一个大红大紫的明星,不带那么一点黑的。就算没有黑点,经纪公司或粉头们也要放出一些捕风捉影的黑料,让粉丝们为偶像心疼、为偶像战斗。

这就是饭圈里常说的:“虐粉提纯”。适当地伤害偶像,激发粉丝们对偶像的同情心和保护欲,让粉丝们更死心塌地地守护在偶像周围。

埃里克·霍弗在《狂热分子》中说道,“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就是仇恨。仇恨可以把人从他的自我快速卷走,使他忘记自己的幸福和前途,不去妒忌他人也不会只顾自己。他会变成一颗匿名的粒子,渴望跟同类汇聚融合,形成一个发光发热的集体。海涅说过,基督宗教的爱所无能为力的事,可以靠一种共同的仇恨去做到。”

所以,饭圈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排斥黑粉。黑粉的存在,愤怒和仇恨的存在,是粉丝们得以团结在一起的催化剂,是粉丝们集体行动的理由。没有了黑粉,反黑、护主等行动,就失去了它的价值。粉头就曾告诉我,一次打投行动,粉丝们表现不是很积极,她就放出假消息,爱豆的竞争对手的粉丝放话要碾压咱家爱豆,粉丝的投票士气一下子就起来了。

舆论中很多浑水摸鱼的黑粉,你以为是敌方放出来的,它有可能是明星的“自黑”。就像网络上许多所谓的明星偷拍,其实是明星请来的长枪短炮,一个偷拍搞得像写真。

所以粉头说,爱豆有影影绰绰的丑闻怎么办(没实锤但也八九不离十),赶紧放料说爱豆被黑了、爱豆被下套了,粉丝的心就散不了。当粉头号召你不分青红皂白地一致对外,他很可能是在转移偶像自身的丑闻。

4、在打压异己中感受快感
“敌人”一旦建立起来,各种阴谋论就甚嚣尘上。饭圈里最常听说的阴谋论是:我家哥哥碍了某某人的道,所以某某就雇黑粉和水军,污蔑诋毁我家哥哥;我家哥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所以资本就联合起来封杀我家哥哥……

有阴谋论,有敌人,就有排外、打压异己、非我族类等举动。比如网络暴力、对路人进行人肉搜索等。而敌人的存在,也让等行为显得“正义凛然”。套用奥兰多•费吉斯在《耳语者》中的话,粉丝们以为,比起良知、道义,对偶像的忠诚则是更为高尚的美德;一些疯狂举动不是可耻的,反而是对偶像热忱的表现。

除此之外,网络暴力等打压敌人的手法,还会让疯狂的粉丝感受到“权力”的快感。孔飞力在《叫魂》写道,“这是扔在大街上的上了膛的武器,每个人——无论恶棍或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任何受到横暴的族人或贪婪的债主逼迫的人来说,这一权力为他们提供了某种解脱;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它则是一种乐趣。”

简言之,虽然我说不过你、比你无能,但我看你不爽,我就找个借口,把你树立成偶像的敌人,如此就可以名正言顺号召粉丝打击你,并夹带私货地宣泄自己的情绪。所以微博上很多所谓甲方粉丝写的批斗乙方爱豆的文章,其实是乙方粉丝的自导自演,他们不过是以此找个借口,发起反攻。

打压他人就成为恶棍的武器,是loser们的春药。

总结一下:饭圈走向反智的步骤有四个:

1、封锁导致真实信息的匮乏,让粉丝一叶障目,目光短浅;

2、信息同温层和信息茧房的作用下,让粉丝成为单向度的人,盲目无知,失去智识和判断力;

3、树立敌人,增加集体凝聚力,转移本质性矛盾,让你短视而暴戾;

4、在打压异己中感受权力的快感,你的愚蠢得到奖赏,你更自甘愚蠢了。

一环扣着一环,人就这样变盲目,饭圈就这样走向反智。

当然,有必要在最后强调的是,并非所有的粉丝都是如此,也非所有的饭圈都是如此。追星也可以是很美好的举动。就像粉丝文化研究者杨玲说的,“粉丝在描述他们喜爱的明星时都会反复用一个词——‘美好’。兼具‘美’而‘好’这两种品种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是极为难得的。粉丝在他们认为‘美好’的人身上寄托了对一个更完美、更自由的乌托邦的向往。说到底,明星和偶像只是一个中介物,他们让粉丝从尘世进入到另外一个超越性的彼岸世界。”

现实生活中,也有许许多多的粉丝因为偶像变成一个更美好的人。反智的饭圈,是粉丝们反躬自省的一面镜子,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文章后有一个评论说得很好

这不是饭圈,这是宗教:

1. 使教众与真实社会脱节,哥白尼发现了地心说的谬误,那就烧死他,哪怕他们知道科学家说真话是无辜的 

2. 每日重复教义,互相加强信仰,实现洗脑,只有一种声音 

3. 遵奉原教旨主义,宣称异教徒为异端,开展十字军东征

4. 将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归罪于女巫,全民陷入抓女巫烧女巫的狂欢获得快感
21
分享 2021-04-29

30 个评论

>> 巧了!我之前写过一篇类似的分析小粉红的文章,我们的基本观点是一致的!https://pinco...


所以本质是一样的 都是一种畸形的宗教组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平行世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6-23
  • 浏览: 4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