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在饭圈里读懂中国 --- 饭圈是如何走向反智的

最近研究天朝饭圈  在豆瓣上看到一篇文章写得很好 转载于此
虽然是去年的了  但是一年后再看当下的中国  
发现有更多的人沉浸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集体主义狂热中
天朝饭圈在本质上就是个传销组织  
正常的人不会进   进去的人肯定不正常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曾于里(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53742131/



提到饭圈,美国知名传播学者朱莉·詹森认为,饭圈中的不少粉丝是潜在的狂热分子,常常做出反常的、越轨的行为;她将粉丝划分为两种病态的类型:“着魔的独狼”和“歇斯底里的群众”。前者是那种走火入魔、耽溺于幻想的个体,比如跟踪偶像的私生饭;后者就更为常见了,他们是群氓中的成员,幼稚、反智、疯狂、盲从。

在国内,我们对于“歇斯底里的群众”一点都不陌生。他们动不动就跳脚,一个番位就可以撕得天翻地覆,动辄对发表不同意见的路人网络暴力、人肉搜索等等。追星本该是追求美好,把偶像当成抵达美好世界的“中介物”,怎么就彻底走向反面了?

那么,一个反智的饭圈是如何形成的?它通常有以下四个步骤:


1、封闭导致真实信息匮乏
俗话说得好,“兼听则明”。但环观形形色色的饭圈,最热衷的是,封锁与饭圈意旨不同的观念和声音。

我曾与某个饭圈的大粉头有过深度交流。她说,如果网络上爆料出关于偶像的某个丑闻,在判定这个丑闻真假之前,应该立即做的是封锁这个消息,让它永远没有机会被粉丝和公众知晓。她会第一时间私下号召核心死忠粉举报这个爆料——哪怕她们知道这个爆料是真的,她们也要防止丑闻在其他粉丝中扩散。

换句话说,她们要把饭圈变成一个封闭的圈子,杜绝粉丝接触到真实的信息。所以很多明星不怕普通黑粉,怕的是粉头反踩,因为拿出的黑料那是刀刀致命。

而封锁消息,是要保证粉丝思想的“一体化”。就像哈耶克说的,“一切宣传都为同一目标服务,所有宣传工具都被协调起来朝着一个方向影响个人,并造成了特有的全体人民的思想‘一体化’……灵巧的宣传家于是就有力量照自已的选择来塑造人们的思想趋向,而且,连最明智的和最独立的人民也不能完全逃脱这种影响,如果他们被长期地和其它一切信息来源隔绝的话。”

当饭圈成为封闭的圈子,真实的、多元化的声音被封锁,粉丝能看到的、粉丝能听到的,并不总是自主行为,而是经纪公司、粉头允许你看到的,允许你听到的。

一旦粉丝思想“一体化”,就会形成一种错误的偶像迷信:偶像的一切行为都是对的,关于偶像的一切丑闻都是刻意抹黑。偶像新闻底下粉丝的“控评”,齐刷刷的各种赞美,就是“一体化”的最好体现。哪怕他们真的看到偶像丑闻,也会形成条件反射,掩耳盗铃,拒绝接受。

2、信息同温层下的盲目
我个人一直认为,微博的超级话题不是一个好的发明。你只要进入某个明星的超话,刷到的几乎是同一种声音:哇,我家哥哥太帅啦!我家哥哥唱歌太好听了!我家哥哥演技炸裂!但凡你敢在超话里发什么“错误”言论,粉丝们立即到达战场,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微博超话,其实就是一个信息的同温层。所谓“同温层”是指大气层中的平流层,在平流层里面,大气基本保持水平方向流动,较少有垂直方向的流动。信息同温层意即,在主观选择,以及技术与算法的推动和帮助下,人们往往只会接受自己感兴趣或者与自己观点一致的信息,对于兴趣以外或者观点不同的信息,就会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这时,信息的流动方向与同温层大气相似。

信息同温层的下一步,就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凯斯·R·桑斯坦所说的“信息茧房”,“在网络信息传播中,因公众自身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公众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讯息领域,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

饭圈每天接触的信息看似无边无际、无穷无尽,他们感觉自己置身于信息的海洋中,实际上他们困囿在饭圈的孤岛上,狭隘盲目、不知魏晋。没听过几首歌,就认为偶像的唱功中国一流;豆瓣top250的电影看了不到十分之一,就敢断定偶像出演的烂片是被低估的佳作;一听到关于偶像的批评,就认为人家是收钱尬黑。

笔者就曾遇到类似经历。因为在豆瓣上撰文批评了某部粉丝剧,被各路粉丝发豆油进行各种辱骂。粉丝除了指摘笔者收钱尬黑外,拿出的另一个理由是:这部剧被烂番茄上某某外国某某知名影评人称赞,还发给我一张截图。按图索骥一检索,压根不存在这样一个影评人,而此截图是某粉丝PS的。但它却忽悠了超话上的其他粉丝。

当粉丝接收的是单向度的消息,他们就会慢慢失去判断力,变成单向度的人。

3、树立敌人以增加凝聚力
饭圈所谓的“岁月静好”,也不全然可信。对于一个当红流量来说,怕惹上全民反感的话题,但也怕没有话题。而没有哪一个大红大紫的明星,不带那么一点黑的。就算没有黑点,经纪公司或粉头们也要放出一些捕风捉影的黑料,让粉丝们为偶像心疼、为偶像战斗。

这就是饭圈里常说的:“虐粉提纯”。适当地伤害偶像,激发粉丝们对偶像的同情心和保护欲,让粉丝们更死心塌地地守护在偶像周围。

埃里克·霍弗在《狂热分子》中说道,“在所有团结的催化剂中,最容易运用和理解的一项,就是仇恨。仇恨可以把人从他的自我快速卷走,使他忘记自己的幸福和前途,不去妒忌他人也不会只顾自己。他会变成一颗匿名的粒子,渴望跟同类汇聚融合,形成一个发光发热的集体。海涅说过,基督宗教的爱所无能为力的事,可以靠一种共同的仇恨去做到。”

所以,饭圈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排斥黑粉。黑粉的存在,愤怒和仇恨的存在,是粉丝们得以团结在一起的催化剂,是粉丝们集体行动的理由。没有了黑粉,反黑、护主等行动,就失去了它的价值。粉头就曾告诉我,一次打投行动,粉丝们表现不是很积极,她就放出假消息,爱豆的竞争对手的粉丝放话要碾压咱家爱豆,粉丝的投票士气一下子就起来了。

舆论中很多浑水摸鱼的黑粉,你以为是敌方放出来的,它有可能是明星的“自黑”。就像网络上许多所谓的明星偷拍,其实是明星请来的长枪短炮,一个偷拍搞得像写真。

所以粉头说,爱豆有影影绰绰的丑闻怎么办(没实锤但也八九不离十),赶紧放料说爱豆被黑了、爱豆被下套了,粉丝的心就散不了。当粉头号召你不分青红皂白地一致对外,他很可能是在转移偶像自身的丑闻。

4、在打压异己中感受快感
“敌人”一旦建立起来,各种阴谋论就甚嚣尘上。饭圈里最常听说的阴谋论是:我家哥哥碍了某某人的道,所以某某就雇黑粉和水军,污蔑诋毁我家哥哥;我家哥哥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所以资本就联合起来封杀我家哥哥……

有阴谋论,有敌人,就有排外、打压异己、非我族类等举动。比如网络暴力、对路人进行人肉搜索等。而敌人的存在,也让等行为显得“正义凛然”。套用奥兰多•费吉斯在《耳语者》中的话,粉丝们以为,比起良知、道义,对偶像的忠诚则是更为高尚的美德;一些疯狂举动不是可耻的,反而是对偶像热忱的表现。

除此之外,网络暴力等打压敌人的手法,还会让疯狂的粉丝感受到“权力”的快感。孔飞力在《叫魂》写道,“这是扔在大街上的上了膛的武器,每个人——无论恶棍或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任何受到横暴的族人或贪婪的债主逼迫的人来说,这一权力为他们提供了某种解脱;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想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它则是一种乐趣。”

简言之,虽然我说不过你、比你无能,但我看你不爽,我就找个借口,把你树立成偶像的敌人,如此就可以名正言顺号召粉丝打击你,并夹带私货地宣泄自己的情绪。所以微博上很多所谓甲方粉丝写的批斗乙方爱豆的文章,其实是乙方粉丝的自导自演,他们不过是以此找个借口,发起反攻。

打压他人就成为恶棍的武器,是loser们的春药。

总结一下:饭圈走向反智的步骤有四个:

1、封锁导致真实信息的匮乏,让粉丝一叶障目,目光短浅;

2、信息同温层和信息茧房的作用下,让粉丝成为单向度的人,盲目无知,失去智识和判断力;

3、树立敌人,增加集体凝聚力,转移本质性矛盾,让你短视而暴戾;

4、在打压异己中感受权力的快感,你的愚蠢得到奖赏,你更自甘愚蠢了。

一环扣着一环,人就这样变盲目,饭圈就这样走向反智。

当然,有必要在最后强调的是,并非所有的粉丝都是如此,也非所有的饭圈都是如此。追星也可以是很美好的举动。就像粉丝文化研究者杨玲说的,“粉丝在描述他们喜爱的明星时都会反复用一个词——‘美好’。兼具‘美’而‘好’这两种品种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是极为难得的。粉丝在他们认为‘美好’的人身上寄托了对一个更完美、更自由的乌托邦的向往。说到底,明星和偶像只是一个中介物,他们让粉丝从尘世进入到另外一个超越性的彼岸世界。”

现实生活中,也有许许多多的粉丝因为偶像变成一个更美好的人。反智的饭圈,是粉丝们反躬自省的一面镜子,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文章后有一个评论说得很好

这不是饭圈,这是宗教:

1. 使教众与真实社会脱节,哥白尼发现了地心说的谬误,那就烧死他,哪怕他们知道科学家说真话是无辜的 

2. 每日重复教义,互相加强信仰,实现洗脑,只有一种声音 

3. 遵奉原教旨主义,宣称异教徒为异端,开展十字军东征

4. 将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归罪于女巫,全民陷入抓女巫烧女巫的狂欢获得快感
21
分享 2021-04-29

30 个评论

這與共匪不能說極為相似,只能說完全一致
发现粉红团体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饭圈,私以为现在饭圈现象愈发严重与现在粉红狂热肯定有什么相关性
我覺得飯圈本身就是反智的,不是"走向"反智
超出欣賞的範圍,"崇拜"另一個跟你同樣是人的個體
就很反智
你在暗示什么,是不是在影射……资本家 美国 月球境外实力
豆瓣这一篇写的很好
vhlc722 新注册用户
這不就是中共?中共就是最大的飯圈
饭圈女把男偶像当成老公我能理解,但有的还把女偶像当自己老公并且还想和她做……
Lightbringer 新注册用户
所以什么时候能看到粉红团体里面的粉头反踩
奴隶制的精髓是奴役精神
举以下几个例子吧:

中国式996,it公司投入大量资金精力用来监控员工行为,保证他们一天坐在办公室隔间里12小时,而且用摄像头窥屏,限制上厕所时间等手段避免他们上班摸鱼打酱油。

北美十三州早期黑奴制,教黑人认字书写是犯罪行为。

过去毛共,现在朝鲜,把大量的上班时间拿来政治培训。而由于经济的凋敝,很多人上班其实已经无事可做(比如工厂原料不足不能开工),但是还是要求每天去单位上班,中共这边叫做“值保卫班”,以至于现在公务员单位放长假(春节,十一)也会要求公务员们轮值一天。

物质意义的奴役很好理解,不干活用鞭子抽,断水断粮等手段。但是物质奴役是有缺陷的,因为人类是智慧生物,他们总能进化出应对手段来,比如磨洋工,制造残次品等等。所以好的奴隶主会从精神上打垮奴隶们的积极和消极反抗意志。基本理念就是商君书里的愚民弱民残民之类的招式。

禁止黑人习字是典型的愚民措施,还有企业(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公司)内设立严密的网络防火墙,看到员工看无关的东西就予以警告和处罚。“行为监控”也属于愚民措施。比如华为员工竟敢偷看小米的招工广告,发现一个打击一个。隔壁新品葱禁止发本站链接也是一个道理。怕你跑路。

弱民和愚民相似,但是“弱”更多在物质上。这个大家好理解,就不多说了。

残民和愚民不同,“残”更多是pua法术,和“愚”的主要方法是遮蔽双眼不同,“残”的方法更多是让你睁开眼睛看到可怕的东西吓得半死,从而在精神上被驯化。对美国黑奴来说,“残”的最好方法是带黑奴参观strange fruit,把不听话的黑人吊死在树上,让活着的黑奴们胆战心惊;对于天朝996来说,“残”就是让你一天在公司12小时,无法维持正常的家庭关系,从而降低你和公司劳资谈判的筹码,而且公司严厉的监控还可以防止员工学习更多更好的技能,从而跳槽出去。公司用大量无意义的规章制度(英文所谓redtape)拖住员工,阻碍员工的发展,避免“公司配不上员工”的现象发生。这就是精神领域的裹小脚。有道是宋朝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到了一个高峰期,为了限制劳动力供给,强制残害妇女,使其劳动力下降,因此缓解劳动力过剩现象。

当代社会,愚民弱民,都不如残民有效,因为愚民弱民,总有漏网之鱼。残民的pua术,对于那些胆敢翻墙偷窥的反贼们有巨大的震慑作用,让他们的觉醒,限制在消极反抗当中。大量的社会资源,于是浪费在残害迫害社会增长的劳动力当中,社会增长逐步停滞,社会气氛死水一潭。
又不是赵国才有饭圈,韩国日本一样也有。本质上还是中共洗脑,才导致饭圈粉红那么多
捉虫一只:烧死的是布鲁诺,不是哥白尼...烧死布鲁诺是因为他宣传彻底否认宗教的极端思想,不单是日心说。
很早就耳闻共青团和饭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這和此產品有什麼本質區別
也有人覺得它“美好”
我看大家说的都很好。中共就不必说了。但是我想说一下 反共。

反共也可以形成饭圈。
巧了!我之前写过一篇类似的分析小粉红的文章,我们的基本观点是一致的!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7801

以下原文:

政治娱乐化(2)——党国如何精准打造一款政治娱乐产品

根据我本人的观察与总结,中国特有的“粉红文化”本质上是一款政治娱乐产品。而这款娱乐产品的提供者就是中共,消费者便是小粉红。本文就是想聊聊我对这款“娱乐产品”的分析与认识。


1.牛皮癣式投放:
在成为粉红前,其实没有什么人会主动去浏览中共的宣传。中共的洗脑文都是通过版面植入和各种弹窗广告等“牛皮癣”式的手段传播的。吸引眼球的方式也和各类地产软文以及UC震惊部无异,无非就是严重夸张的标题和戏剧化的不实内容。
中共就利用这种广撒网的方式,从人群中筛选出思考能力弱的人开始进一步的洗脑。


2.廉价的情感输出:
为何有些人会沉溺于剧情低劣且粗制滥造的狗血剧?因为这些垃圾作品营造了一个廉价的情感环境,让观众体验各种情感的冲击。这类作品的观众根本不在乎作品的真实性与艺术价值,宣泄情感才是核心。
党国洗脑文也高度继承了这个特点:通篇重情绪煽动而无视基本逻辑与事实。让读者体验大国崛起的自豪感,痛击港独的畅快感,被美帝欺凌的憋屈感等等,实现对读者的情感娱乐,而事实如何粉红根本不关心!
当然有着高尚而丰富文化生活的人是不屑于接受这种低劣的情感娱乐的,当然这些人也不是中共的目标客群。


3.满足观众的恶趣味:
八卦和阴谋论永远是人类的本能恶趣味。许多缺乏文化生活精神空虚的人都会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党国的洗脑文同样抓住了这点,以大量他国领导人绯闻、各类阴谋论秘闻吸引观众眼球。满足观众的恶趣味。随着恶趣味的满足,观众从中获得愉悦,便不再会关心内容的真实性与合理性了。
其实有部分反共媒体也热衷于中南海八卦与秘闻,实在也高级不到哪里去。


4.归属感与同温层的构建:
随着牛皮癣文的洗脑,初级粉红就被筛选出来了。接下来就要构建一个粉红大家庭,让广大粉红感觉有了家,于是团团以粉红大家庭的面貌出现了。在团团的安排下,各类粉红微信群、讨论组建立,让一群类似的人聚在一起相互洗脑,从而让粉红感觉自己从属于一个庞大而幸福的家庭。
“没了祖国你什么也不是”这句荒谬的话就是在这种环境背景下产生的。


5.参与感、意义感与大狂欢:
现在粉红已经有了发泄情感的洗脑爽文,自以为温馨的团团大家庭,还缺点什么呢?自然是一场能参与其中并把激情与活力调动起来的狂欢节大party啊!这样生活才有滋有味嘛!商家都知道要定期搞点活动维系客户,中共哪会不知道?
“网络出征”本质上就是一场狂欢party。其核心就是群体活动、闹腾、刺激、以及肆无忌惮的撒野。所以你别看粉红出征好像是“义愤填膺”,其实他们内心深处无不兴高采烈,甚至还有一种为所欲为的快感。本质上与欧美废青的大麻party是一样的。
当然了,在党国的精心安排下,一场场粉红出征不仅是满足粉红寻求刺激欲望的大狂欢,同时还能带给他们一种参与国政的主人翁错觉、一种凭一己之力就能影响世界的力量感错觉。这两点使得他们对自己枯燥乏味的韭菜人生有了盼头,觉得生活有意义。


总结:
归根结底,粉红对党国的感恩戴德,源于党国为他们提供了娱乐产品。这件娱乐产品可以取悦他们,满足他们的各种恶趣味,给予他们归属感与力量感,甚至还能提供一场场狂欢party。
还是以昨天的话结尾:党国利用粉红,粉红消费党国。不是他们认同中共的统治,而是中共的产品让他们快乐。
>> 奴隶制的精髓是奴役精神举以下几个例子吧:中国式996,it公司投入大量资金精力用来监控员工行为...


这文章跟饭圈有个狗屁关系啊。饭圈是自愿被奴役,中共,中国企业,美国奴隶主都是强制奴役。
看题目我以为是讨论中国式饭局的,谷歌了一下”饭圈“才知道是个啥,看来真的是老了,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活着看到土共倒台。
>> 我看大家说的都很好。中共就不必说了。但是我想说一下 反共。反共也可以形成饭圈。

比较难,形成饭圈的前提条件是精准规模化的包装与宣传,这点就根本做不到。
>> 巧了!我之前写过一篇类似的分析小粉红的文章,我们的基本观点是一致的!https://pinco...


所以本质是一样的 都是一种畸形的宗教组织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人在养蛊,只有死掉的人,才是一个好人
>> 所以本质是一样的 都是一种畸形的宗教组织

但是忠臣度远不如宗教,其娱乐性质的底色是改不掉的,没有人会真的为这些拼老命(除了少数真的精神病患者),这就是饭圈很容易粉转黑,粉红也时常川剧变脸的原因
作為台灣人,有接觸過中國粉絲圈,包括二次元與明星粉絲。非常不能理解中國粉絲為什麼能這麼「深情」,能為了紙片人上演宮鬥。
下引一段中國小說中對於飯圈宮鬥的劇情
-------
網路時代,各種行業都在被不斷地細分,粉絲群體也不例外。與那些為了偶像控評刷贊、接機送機、集資獻禮,只盼偶像能排面十足、大紅大紫的粉絲不同,生活費用比較拮据的陳美從不參與應援、集資活動,甚至很少與其他粉絲互動交流。

  但是與此同時,陳美又同時擁有三個微博帳號,其中最「大」的那個也只不過擁有230個粉絲。

  在微博上,陳美從不關注、點贊、提及自己真正心愛的偶像。事實上,這三個微博帳戶各司其職,分工明確:

  帳戶A:辱駡一切在她看來會對心愛偶像構成競爭威脅的其他偶像。並且與找上門來的其他偶像粉絲對罵。

  帳戶B:偽裝成其他偶像的粉絲,去攻擊另一些擁有極大粉絲群體的成名偶像。借機挑動兩家的罵戰。

  帳戶C:專門收集、展示其他偶像粉絲的偏激言論。

  根據她在社交媒體上透露出的各種資訊,她時而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忍辱負重的刺客,錦衣夜行不遠萬里深入敵營,捨得一身剮,只為維護那個她一輩子不能說出名字的主公。

  有些時候,她又覺得自己是個入宮十餘載,冷眼旁觀勾心鬥角,能將各種陰謀詭計一眼看穿的宮鬥劇女主角。面如桃花、心若蛇蠍,沒有哪個姐姐妹妹能玩得過她。

  而更多的時候,她只是平白無故地暴跳如雷、前言不搭後語,像一顆劣質的爆竹,而網路的空氣裡,到處都是她假想當中的火星子。
---------


不得不說台灣狂熱粉絲雖然有,但好像都沒到這種程度

我甚至看過有中國粉絲因為討厭二次元某個動漫角色,而假扮自己是那個角色的粉絲,進入粉絲群,肉搜該角色粉絲的個資。
真的有必要這樣嗎?
>> 我看大家说的都很好。中共就不必说了。但是我想说一下 反共。反共也可以形成饭圈。


我认为这是人类是本性之一,所以存在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关键在于如何抑制这些极端无知的大部分,使得理性的部分能够占据主要部分,这样一个群体才能正常理性地运行。
國外飯圈有這麼瘋狂嗎?
印象中這樣的好像除了中國就是韓國...
難道真的是中國思想的東亞窪地特別這樣?
喜歡幫親不幫理
對一個東西一旦有點好感
就不管實際上是好是壞
說謊也要挺到底
甚至無理取鬧
一大堆人都這樣
那難怪政治體制這麼糟糕
還一堆人維護
不見棺材不掉淚
不被鐵拳打半死不回頭
>> 國外飯圈有這麼瘋狂嗎?印象中這樣的好像除了中國就是韓國...難道真的是中國思想的東亞窪地特別這...


国外感觉没这么无脑吧
>> 作為台灣人,有接觸過中國粉絲圈,包括二次元與明星粉絲。非常不能理解中國粉絲為什麼能這麼「深情」...


你说的“陈美” 看完之后觉得有点精神分裂 传说中的数据女工 还是轻的那种
>> 但是忠臣度远不如宗教,其娱乐性质的底色是改不掉的,没有人会真的为这些拼老命(除了少数真的精神病...


对的 所谓墙头随时换 本质还是受众的内在精神空虚吧
>> 国外感觉没这么无脑吧


有变态独狼(比如击毙约翰列侬),但是很少有群体化的脑残粉丝--因为偶像自己也不喜欢脑残粉。
>> 有变态独狼,但是很少有群体化的脑残粉丝--因为偶像自己也不喜欢脑残粉。


可能和国内的集体主义思维也有关系 大家总喜欢所谓“抱团”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