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疫情新常态下,中国版本的“自由”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210105/china-covid19-freedom/

去年10月下旬,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所乘坐的航班在巴黎的机场跑道上滑行时,埃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总统宣布了法国的第二次全国封锁。法国当日新增近5万例新冠感染病例。美国则有近10万例。
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他要去的是中国。那一天,那里报告了25例新感染,除了一例本土病例,其余皆为境外输入病例。
克拉克是商人兼作家,他在美国和法国呆了九个月后回到了中国,这是他自1994年搬到北京以来离开中国最久的一段时间。过去几年,为了远离空气污染、互联网审查和日益压抑的政治环境,他在中国之外生活的时间越来越多。
但当他在10月回去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些新的东西:安全、活力和自由。
“能过上正常的生活真是太棒了,”他说。
当许多国家仍饱受新冠之害,疫情的起源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该国在2020年全年报告的感染人数不到10万人。自去年11月初以来,美国每天报告的病例都超过了这个数字。
中国就像疫情前世界的“常态”一样。餐馆人满为患。酒店全部住满。奢侈品牌店外排着长龙。人们不用开Zoom会议,而是面对面商谈业务,或庆祝新年。
中国将是过去一年唯一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一家机构声称,中国经济将在2028年超过美国,比之前的预测提早了五年——虽然这样的预测更像一种艺术而非科学。
这场疫情颠覆了许多认知,包括自由的概念。中国公民没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或是免于恐惧的自由——这是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总统提出的四项自由中的三项——但他们可以自由走动,过上正常的日常生活。在一个发生疫情的年份,世界上许多人都会羡慕这种最基本的自由形式。
这场全球危机可能会让人们对其他形式的自由产生怀疑。近一半美国人把票投给了一位无视科学、未能采取基本预防措施保护国家的总统。一些美国人声称,无视卫生专家佩戴口罩的建议是他们的个人权利,这让他们自己和其他人都面临越来越大的感染风险。原本应该让无声者发声的互联网,变成了让独裁者控制大众、政治团体传播虚假信息的有力工具。

中国的行动自由,是以牺牲几乎所有其他形式的自由为代价的。该国是世界上监控最多的国家。在疫情暴发之初,政府采取了极端的社会控制措施,将人群分隔——这都是民主政府力所不及的办法。
“事实上,中国政府对待病毒的方式跟对待其他问题有很多相似之处,”加利福尼亚州退休律师霍华德·赵(Howard Chao)说,他对太平洋两岸的初创企业都有投资。
“那就是一刀切的办法:只要把问题彻底解决就行,”他说。“就病毒而言,也许这不是太坏的事。但就某些其他问题而言,可能就不是那么好的事了。”
这一认识并没有阻止霍华德·赵享受他在中国的时光。自去年10月中旬从旧金山飞抵上海以来,他举办过多达20人参与的商务晚宴,去过一家爵士酒吧,看了一场电影,去了一家海鲜市场,还飞到中国南方的深圳,考察一家做自动驾驶汽车的初创企业。
“这是我今天在上海吃午饭的地方,”去年11月6日,他在Facebook上写道,配了一张人们用餐的照片。“开始记起正常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了。”
霍华德·赵说,他在中国遇到的人都对美国如此之高的每日感染数字感到“困惑”和“难以置信”。“他们会不以为然地说,‘怎么可能会这样?’”

当然,中国政府急于帮助世界忘记,在疫情初期,它曾噤声那些试图警醒世界的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成功提升了北京的形象,尤其是与美国的失败相比。它宣扬所谓中国模式——即共产党向中国公众承诺,它将带来繁荣和稳定,以换取对政治权力的无情控制。
“共产党这次提供了一个社会公共品,就是稳定,”今年8月从香港移居北京的投资者董海涛(音)表示。
对董海涛来说,中国的成功让他有机会实现财务自由。
董海涛正在建立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以及一家专门经营普洱茶的初创企业,他看好中国经济。他认为,大流行过后,中国将拥有更加强大的供应链和充满活力的消费经济,其驱动力来自于年轻一代。与成长在全球化时代的他那一代人相比,年轻一代对中国传统文化更感兴趣,比如茶。
董海涛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从纽约搬到香港的,他决定离开香港,是因为那里在疫情期间让人感觉缺乏生机,而许多大陆城市似乎都焕发着活力和希望。
“我不认为在香港能找到我想要的自由,”他说。
目前尚不清楚这种观念的转变在疫情结束后能否持续。但西方可能会发现,在中国让自己的模式变得如此吸引人之后,它必须更加努力地推销自己的自由愿景。

商人兼作家克拉克1994年在北京创立了一家科技咨询公司,在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成立初期担任过它的顾问。自11月中旬隔离结束以来,他已去过四个城市,参加了许多活动和会议,其中一个活动有900人参加。
“通常,中国是一种冒险,”他说。“但是情况在转变。世界发生了一些变化。”
克拉克说,他是怀着复杂的心情承认这一点的。“你希望它不是真的,”他说,“但它确实有点像真的。”
他说,北京和上海越来越国际化,那里的消费者也越来越成熟。上个月,他去北京参加了一个苏格兰舞会。风笛手是中国人,因为组织者不能让苏格兰人飞过来。
中国“感觉有点像迪士尼里的‘未来世界’”,他说。“就好像西方世界的缩影还在这里,但西方世界现在已经关闭了。”
对克拉克来说,再次置身人群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如果你在派对上和别人说话,如果有人很烦人,你不可能给他们静音。”他说。第一次参加大型活动时,他注意到有人口臭得很厉害。

“我想,天哪,我已经有九个月没遇到过这种事了,因为大家都戴着口罩,你什么人都见不到,”克拉克说。
“在这里,我感觉自己活在未来”,即使是想到口臭,他说。“我的意思是,感觉就像,‘做好准备。’”
1
分享 2021-01-05

55 个评论

原本应该让无声者发声的互联网,变成了让独裁者控制大众、政治团体传播虚假信息的有力工具。

文中这段话,说的不是中国,而是美国。作者指控美国互联网被独裁者特朗普用于控制大众和传播虚假信息。

我已经懒得评论。
No comment. 
无 fuck 说。
咦?不建议未患病者戴口罩的不是CDC首席博士吗?怎么这时候又甩锅给总统了,左人的脑子都跟金鱼一样吗?
搭配這篇來看,真是莫大諷刺

台灣靠封鎖成功抗疫,但能持續多久?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210104/taiwan-coronavirus-health-minister/zh-hant/

呵呵呵,大外宣媒體真是行
rts 黑名单
可惜疫苗已经出来了,不然倒要看看拜登能变出什么魔法。

为什么会有人相信靠戴口罩就能抑制流感大流行?
>> 搭配這篇來看,真是莫大諷刺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


太妙了!袁莉的文中写道:
当许多国家仍饱受新冠之害,疫情的起源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那么除了中国,还有哪些国家最安全呢?你贴的这篇文章里给了答案:
台湾靠封锁无法持久。日韩狼狈应付。其他国家不说也罢。

结论就是,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之一。
恭碩良 回复 rts 黑名单
>> 可惜疫苗已经出来了,不然倒要看看拜登能变出什么魔法。为什么会有人相信靠戴口罩就能抑制流感大流行...

有些人已經抗疫抗到傻了, 戴口罩/社交距離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戴口罩最多只能減慢, 要解決問題始終都是要疫苗/解藥...
外国人在中国是特等公民,真要喜欢中国让他尝尝普通中国人的平均水准月收入2000元天天996
哈哈 一点也意外。
中国可是很多人左人心中的圣地。
在中国的葱油怎么看小粉红洗地,我就是怎么看西方左人洗地的。反正什么套路都有的。 

通过这次肺炎,我也算事看清了,很多人所谓西方人对自由其实并不看重,基本都是政府或媒体(政府和媒体没有矛盾的情况下)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
中国“感觉有点像迪士尼里的‘未来世界’ 

能不未来么 处处都是魔幻的人间奇景

外国人喜欢中国是正常的  

因为他们本身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没有比中国更好搞钱的地方了

毕竟人傻钱多
仔細看了一下,我覺得他説的都沒錯啊?
这场疫情颠覆了许多认知,包括自由的概念。中国公民没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或是免于恐惧的自由——这是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总统提出的四项自由中的三项——但他们可以自由走动,过上正常的日常生活

中國是沒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恐懼,有且只有疫情期間出門走動的自由(至少現在有,之前是沒有的,將來也指不定什麽時候又沒有了)
這説的一點沒錯啊
在一个发生疫情的年份,世界上许多人都会羡慕这种最基本的自由形式。

这场全球危机可能会让人们对其他形式的自由产生怀疑。

的確有很多人羡慕「出門走動的自由」,因爲他們沒有嘗試過失去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感受
也的確有人對中國特色自由之外的形式的自由產生懷疑,認爲爲了防疫連扭蛋都不能用手扭的人、要求別人在餐廳戴口罩吃飯的人、覺得10點鐘應該把所有人趕出餐廳的人就是了
有錯嗎?沒有啊
近一半美国人把票投给了一位无视科学、未能采取基本预防措施保护国家的总统。一些美国人声称,无视卫生专家佩戴口罩的建议是他们的个人权利,这让他们自己和其他人都面临越来越大的感染风险

有錯嗎?沒有啊
美國總統難道不是在無視科學嗎?注射消毒液?
無視口罩建議説是個人權利的美國人還嫌少嗎?還有人覺得這樣很好玩呢
原本应该让无声者发声的互联网,变成了让独裁者控制大众、政治团体传播虚假信息的有力工具。

叫你信WHO,呵呵
「武漢肺炎只是流感」「疫情不存在」?
“事实上,中国政府对待病毒的方式跟对待其他问题有很多相似之处,”加利福尼亚州退休律师霍华德·赵(Howard Chao)说,他对太平洋两岸的初创企业都有投资。

“那就是一刀切的办法

各位中國人不是最熟悉這個一刀切了嗎?有錯嗎?
霍华德·赵说,他在中国遇到的人都对美国如此之高的每日感染数字感到“困惑”和“难以置信”。“他们会不以为然地说,‘怎么可能会这样?’”

天天看中國今天又只有境外輸入案例,當然會覺得美國那難以置信
当然,中国政府急于帮助世界忘记,在疫情初期,它曾噤声那些试图警醒世界的人。

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成功提升了北京的形象,尤其是与美国的失败相比。它宣扬所谓中国模式——即共产党向中国公众承诺,它将带来繁荣和稳定,以换取对政治权力的无情控制。

這段話更是一點沒錯
一堆美國小粉紅(未必是華人),以爲就美國最失敗,中國控制疫情就和中國表演得一樣好。他們假設中國政府比美國政府還要誠實,中國控制得是真好,美國就算控制住了也是騙人的
的確是提升了形象,不然至少也是把這些美國小粉紅釣出來了
“共产党这次提供了一个社会公共品,就是稳定,

是啊,的確能提供穩定沒錯,雖然其實也只有穩定是可以提供的了
至於説這段話的董先生,各位請看,這就是品蔥最不屑的那種舔共賺錢的人。他説什麽話可想而知

我看這篇文章寫得都對,除了一句話
疫情的起源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该国在2020年全年报告的感染人数不到10万人

誰説報告的感染人數一定是和真實的感染人數有關的了?!

为什么会有人相信靠戴口罩就能抑制流感大流行?

不是説戴口罩「就能」
但不戴口罩不保持距離到處開趴,和確診者一起開趴喝同一個酒瓶裏的酒,一定是「不能」的
>> 哈哈 一点也意外。中国可是很多人左人心中的圣地。在中国的葱油怎么看小粉红洗地,我就是怎么看西方...

左人聖地?我倒是奇怪除了tankie西方哪個左翼支派會把中國當聖地?
>> 仔細看了一下,我覺得他説的都沒錯啊?中國是沒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恐懼,疫情期間出門走動的...


你要看文章的“情绪导向”,只说事实也可以有完全不一样的结论,这篇文章的主体目的是吹捧中国模式,手段是摆出部分事实并侧重强调部分事实的影响而闭口不提其他事实的影响(比如封锁的次生危害会杀多少人,比如新冠的真实致死率)
>> 有些人已經抗疫抗到傻了, 戴口罩/社交距離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戴口罩最多只能減慢, 要解決問...


你这才是傻子吧。口罩和社交距离当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就是减慢延缓,这就是对抗传染病的方式,疫苗没出来之前就应该如此,有多少科学文章视频讲过这个知识,你还在这喷别人。
拜登终于上台了,不用再演了,可以大大方方的舔共了。
接下来主流媒体必定会来一大波歌颂中共的宣传,重新改写美国人的集体记忆。然后把一切错都推给川普,一切好事都归给极权体制。最后美国人开开心心进入共产主义,接受人脸识别,全方位监控。
最后他们被中共干掉进集中营的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 你这才是傻子吧。口罩和社交距离当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就是减慢延缓,这就是对抗传染病的方式,疫苗...

我的意思是, 口罩/社交距離等等的方式要有一個合理的要求, 不要去到一個不合理的地步
當然你要用美國連口罩也不想戴的來做比較我沒有話可説..
>> 你要看文章的“情绪导向”,只说事实也可以有完全不一样的结论,这篇文章的主体目的是吹捧中国模式,...


中共宣傳典型做法, 要你看錯重點, 放大對他有利的, 完全不提對他不利的
>> 你要看文章的“情绪导向”,只说事实也可以有完全不一样的结论,这篇文章的主体目的是吹捧中国模式,...


我看過,從頭到尾至少兩遍
這篇文章如果試著帶上不同的有色眼鏡看,會有完全不同的感想
從「美國小粉紅多、中國又不自由,這情況很不妙」的角度看,和從「我就是小粉紅」的角度看,感覺完全不同,你也可以試一下
>> 太妙了!袁莉的文中写道:那么除了中国,还有哪些国家最安全呢?你贴的这篇文章里给了答案:台湾靠封...

昨天石家庄封城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rts 黑名单
>> 可惜疫苗已经出来了,不然倒要看看拜登能变出什么魔法。为什么会有人相信靠戴口罩就能抑制流感大流行...


因为戴口罩就是能抑制呼吸道传染疾病。当然你可以争辩抑制到什么程度。

另外疫苗出来要接种足够多才行,你依然可以期待一下拜登有什么魔法来快速增加产量、运输、接种、等等
>> 仔細看了一下,我覺得他説的都沒錯啊?中國是沒有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恐懼,疫情期間出門走動的...

你去问问最近那个死了妈的大连网民,他有出门走动去看她妈遗体的自由吗?
對比紐時那篇寫台灣防疫的,真的是無比諷刺,這篇無限吹捧,台灣那篇就硬要擠出一點危機出來酸。
台灣防疫是從頭到尾正常生活,並且過得更有尊嚴。
中國防疫就是暴力防疫,直接封城、把人家大門封死,新疆更好笑,把大家集合起來一起喝中藥,這讓我想到當兵新訓時,高喊打開瓶蓋,飲水300cc,喝水,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澳大利亚。

四个字就可以把这个虚伪的面皮撕破。
最有趣的地方在于,纽约时报对这些疯话无比认真。包括2017年那篇《再给社会主义一次机会》
>> 太妙了!袁莉的文中写道:那么除了中国,还有哪些国家最安全呢?你贴的这篇文章里给了答案:台湾靠封...


澳大利亚新西兰表示不服
每次看纽约时报的黑屁文章都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无论是五毛粉红还是反共“恨国党”,都是在骂它。就拿这篇黑屁文来说,推特下面的五毛粉红都在骂它把病毒起源归咎到中国头上;反贼就不说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反贼会怎么评判它。
>> 太妙了!袁莉的文中写道:那么除了中国,还有哪些国家最安全呢?你贴的这篇文章里给了答案:台湾靠封...

不是 应该是东西朝鲜最安全
https://m.youtube.com/watch?v=JasQQd8-hcI

沈阳新开河地区建隔离墙,阻止居民外逃
居然说起源地是中国,疑似乳了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因为戴口罩就是能抑制呼吸道传染疾病。当然你可以争辩抑制到什么程度。另外疫苗出来要接种足够多才行...

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我记得这话是你说的吧。戴口罩能让美国2100万病例减少一例和减少2000万例在你看来是一样的对吧。

而且你不要偷换概念。我原话是说了抑制到什么程度的,就是不爆发大流行的程度。

对抗传染性较强的疾病大流行,现阶段人类只能指望疫苗。第一波的时候那些因积极实施居家令遮脸令而被吹捧为防疫典范的地区,现在都啥样了,呵呵。
rts 黑名单 回复 steptw
>> 對比紐時那篇寫台灣防疫的,真的是無比諷刺,這篇無限吹捧,台灣那篇就硬要擠出一點危機出來酸。台灣...

中国很大,很多非疫区的地方从头到尾也是正常生活。

世界也很大,同样也可以挑出几个未被波及的地区。

还是那句话,只有疫苗才能真正结束疫情。在那之前,就别吹捧谁是防疫典范谁又防疫不力了,容易被打脸。
lbow 回复 rts 黑名单
>> 可惜疫苗已经出来了,不然倒要看看拜登能变出什么魔法。为什么会有人相信靠戴口罩就能抑制流感大流行...

流感的話,說實在真的可以
但事實上西方國家有戴口罩的只有四成,其中有六七成都沒有戴好或是會在不該拿下來的時候拿下來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rts 黑名单
>> 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我记得这话是你说的吧。戴口罩能让美国2100万病例减少一例和减少20...


问题是你无法精准统计戴口罩让美国减少了多少病例。实际上打疫苗你也无法统计让美国减少了多少的病例,疫苗的有效率,和口罩的效果是一样的,都是统计值,你如果抬杠,完全可以说那些人不戴口罩照样得,我若抬杠,也可以说不打疫苗也没得。
戴口罩能让美国2100万病例减少一例和减少2000万例在我看来当然是不一样的,问题就是戴口罩哪怕不会减少2000万例,但真的只能减少一例吗?如果减少10万例,你觉得有意义吗?你觉得减少10万例,算是“抑制大流行”了吗?如果不算,那减少多少,你觉得算是抑制了呢?这个临界的比例是多少?

>对抗传染性较强的疾病大流行,现阶段人类只能指望疫苗
这个“只能”我不同意,历史也不能同意。1910年东北鼠疫没有疫苗,最后被抑制住,口罩功不可没,伍连德的两大法宝,溯源+隔离、其中口罩是隔离的重要组成部分。

至于“第一波的时候那些因积极实施居家令遮脸令而被吹捧为防疫典范的地区”,他们失败是因为戴了口罩了吗?
rts 黑名单 回复 lbow
>> 流感的話,說實在真的可以但事實上西方國家有戴口罩的只有四成,其中有六七成都沒有戴好或是會在不該...


有一群老鼠开会,研究怎样应对猫的袭击。

老鼠甲说:“我建议,趁那只死猫在追我们时,故意把他引到老鼠夹旁边,让他被老鼠夹夹到。这样,他以后就再也不能追我们了。”

老鼠乙听了,很不以为然,就站起来说:“这个办法对我们很危险,万一还没跑到老鼠夹边,就先被他吃了怎么办?所以我认为,趁他睡着时,拿火去烧他是最好的办法。”

一只被公认为聪明的老鼠提出:不,这种办法对我们也有危险性。我有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趁他睡着时,在他脖子上挂上一个铃铛。这样,猫行走的时候,铃铛就会响,听到铃声的老鼠不就可以及时跑掉了吗?

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可是,由谁去给猫挂铃铛呢?怎样才能挂得上呢?这些问题一提出,老鼠都哑口无言了。
lbow 回复 rts 黑名单
>> 有一群老鼠开会,研究怎样应对猫的袭击。老鼠甲说:“我建议,趁那只死猫在追我们时,故意把他引到老...

完全無法理解你想表達什麼
可以試圖發表你自己的言論而不是複製貼上一個上個世紀的小故事嗎?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问题是你无法精准统计戴口罩让美国减少了多少病例。实际上打疫苗你也无法统计让美国减少了多少的病例...

你又在胡乱类比了。

1. 鼠疫病死率高达30-100%。

2. 鼠疫病原体是细菌,不是病毒。

3. 抗生素可有效治疗鼠疫。

我没有说他们因为口罩失败,而是遮脸令或者居家令没有给他们带来成功。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rts 黑名单
>> 你又在胡乱类比了。1. 鼠疫病死率高达30-100%。2. 鼠疫病原体是细菌,不是病毒。3. ...


是你说的:
对抗传染性较强的疾病大流行,现阶段人类只能指望疫苗

鼠疫不算“传染性较强的疾病大流行”吗?

我当然也没有说单纯口罩就能带来成功。
关键是你说的“为什么会有人相信靠戴口罩就能抑制流感大流行?”怎么理解。

现在我大概明白了,你表达的意思是“为什么会有人相信【仅】靠戴口罩就能抑制流感大流行?”,这个是对的,不能仅仅靠口罩,防疫措施有很多,结合起来才能防疫成功,我的意思是不能否定口罩的作用。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是你说的:对抗传染性较强的疾病大流行,现阶段人类只能指望疫苗鼠疫不算“传染性较强的疾病大流行”...


口罩当然有作用啊,有安慰剂的作用。安慰剂有作用吗,当然有作用了,只不过人类不能指望靠安慰剂战胜疾病。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rts 黑名单
>> 口罩当然有作用啊,有安慰剂的作用。安慰剂有作用吗,当然有作用了,只不过人类不能指望靠安慰剂战胜...


如果你认为口罩的作用是安慰剂,那我反对。实例我上面也举了。另外其实并不需要实例,口罩可以减少呼吸道疾病传染机率,我认为是常识——你可以有你定义的常识,我尊重。
>> 搭配這篇來看,真是莫大諷刺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


考不及格的 擔心成績好的能持續多久

幹XX還有這種操作勒 呵呵呵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如果你认为口罩的作用是安慰剂,那我反对。实例我上面也举了。另外其实并不需要实例,口罩可以减少呼...


我妈觉得单数日不能出远门是常识,几百年前人们认为太阳绕着地球转是常识。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rts 黑名单
>> 我妈觉得单数日不能出远门是常识,几百年前人们认为太阳绕着地球转是常识。


不好意思,口罩可以降低呼吸道传染病感染机率是现代医学常识,并且这个常识依然没有被现代医学推翻。

再重复一次,你可以有你的常识。
草 纽时脑子有问题吗
纽约时报投共多时了!越来越成为大外宣了!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不好意思,口罩可以降低呼吸道传染病感染机率是现代医学常识,并且这个常识依然没有被现代医学推翻。...


我记得我回复你第一句话就是不能抛开剂量谈毒性对吧。

降低几率当然是能降低,这个我从头到尾都没否认好吧。规范佩戴N95呼吸器阻挡病毒的效率高达95%,在医护场合使用完全没有问题。普通口罩就差得多了,阻挡效率也就50-70%,你说是不是降低几率了那确实是降低了。如果你要杠的是几率是否降低了,那答案是是,你满意了吗。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不好意思,口罩可以降低呼吸道传染病感染机率是现代医学常识,并且这个常识依然没有被现代医学推翻。...

至于当下的“口罩文化”,不好意思,这个真不是被传染病学研究证实的常识。
不懂为啥你们觉得纽约时报这篇是投共文?文中写得很清楚了,“中国的行动自由,是以牺牲几乎所有其他形式的自由为代价的。该国是世界上监控最多的国家。在疫情暴发之初,政府采取了极端的社会控制措施,将人群分隔——这都是民主政府力所不及的办法。”

然后很直接地指出“中国公民没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或是免于恐惧的自由”。

这就像是一个小粉红在大肆吹嘘支国防疫成功,然后这篇文章直接打他脸说“你们没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我看得挺过瘾的。

有些葱友觉得这篇文章情绪导向有问题。因为纽时一贯立场是承认西方抗疫失败了,需要反思和改进。也许很多反贼都陷入了中共“非黑即白”的圈套?难以情感上承认西方防疫失败?但我认为民主社会的价值恰恰是能够进行认错,反思与改进。

比如戴口罩这个问题上,CDC一开始犯错了,认为不需要戴口罩,所以很快就改了建议。CDC首席博士确实一开始犯错了,要批评他。但疫情都过了这么久了,已经有很多科学证据证明口罩能降低传染,还在质疑戴口罩的作用的人是怎么想的呢?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rts 黑名单
>> 我记得我回复你第一句话就是不能抛开剂量谈毒性对吧。降低几率当然是能降低,这个我从头到尾都没否认...


满意了。

我早就说了,我可能理解错了你的意思,只要你承认口罩有用,但不能仅靠口罩防疫,那我没意见,完全同意。

我只想说口罩对于防疫有用,绝不是安慰剂。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满意了。我早就说了,我可能理解错了你的意思,只要你承认口罩有用,但不能仅靠口罩防疫,那我没意见...

口罩有一定程度阻断病毒的作用,但并不等于全民戴口罩是有效可行的公共卫生政策。防毒面具阻断病毒传播作用比口罩更强。按口罩党的理论,用手遮脸也有作用,遮总比不遮强对吧。幸运的是这个世界暂时还没疯到把全民戴防毒面具或者全民用手遮脸也作为防疫政策的地步。等着看吧,现在连科学界都被狂热的民意裹挟了,我相信人类终究还是会冷静下来用更理智的眼光来看待今年的种种闹剧。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回复 rts 黑名单
>> 口罩有一定程度阻断病毒的作用,但并不等于全民戴口罩是有效可行的公共卫生政策。防毒面具阻断病毒传...


我只说两句:

首先,全民戴口罩就是有效可行的公共卫生政策。这不仅有科学依据,也有历史经验的佐证。
其次,这一次防疫中,确实有科学界被民意裹胁,但戴口罩不是。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我只说两句:首先,全民戴口罩就是有效可行的公共卫生政策。这不仅有科学依据,也有历史经验的佐证。...


你以为的科学依据和历史经验而已,都说了你所谓鼠疫的历史经验是错误的,连病毒和细菌都搞不清还好意思谈科学依据。

更相似的例子是SARS,看看CDC的公众建议是怎么说的。

cdc.gov/sars

If there is another outbreak of SARS, how can I protect myself?
If transmission of SARS-CoV recurs, there are some common-sense precautions that you can take that apply to many infectious diseases. The most important is frequent hand washing with soap and water or use of an alcohol-based hand rub. You should also avoid touching your eyes, nose, and mouth with unclean hands and encourage people around you to cover their nose and mouth with a tissue when coughing or sneezing.
rts 黑名单 回复 天下无贼 🤬不友善用户
>> 我只说两句:首先,全民戴口罩就是有效可行的公共卫生政策。这不仅有科学依据,也有历史经验的佐证。...

我反对口罩政策的理由:

1. 标准的模糊性。整个口罩理论建基于戴总比不戴强这种模糊的表述之上。那么问题来了,N99、N95,医用口罩,普通口罩,自制口罩,围巾遮脸,袖子遮脸,用手遮脸,还有佩戴方式,花十分钟规范佩戴还是随意佩戴,一天换十个,每天更换,一个用十天洗洗接着用,到底哪一种才是防范效果和风险、成本、方便的平衡点?具体又如何实施?警察巡逻去抓人?警察不够用上无人机摄像头远程执法?看到警察来了脱掉上衣遮脸能不能避免被抓?抓到人是罚款还是关进集中营,还是搞个诚信档案让他一辈子不得翻身,还是公之于众让他社会性死亡?口罩又从哪里来?从中国进口还是民众自制,还是大炼口罩?

2. 虚伪的政治正确。口罩被符号化图腾化,发展为脱离实质的政治姿态,戴口罩等于关心他人健康等于占据道德制高点,质疑口罩政策等于罔顾他人生命等于川粉。这样非黑即白的简单二元思维在这个艰难的时代更加剧了社会撕裂。虚伪性还体现在lockdown不可持续,迟早要重启,重启必然带来再度流行,怎么办?戴口罩啊,我戴了口罩就可以心安理得出门活动,参考1,到底有多少实际作用我才不管,反正肯定有人因为我的行为得救了,嗯,我真是被自己的自我牺牲和奉献精神感动哭了。什么?又开始爆发流行了?肯定跟我没关系,我可是口罩党啊,都是那些质疑口罩、不,都是川粉的错。

3. 虚假的安全感。导致人们忽视其它更关键的防范措施,更倾向于采取高危行为。

4. 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抢食盐,抢板蓝根,抢莲花清瘟。原来这并不是什么中国人的劣根性,世界人民都这德性。

口罩政策是有一定的正面作用,面对未知的疾病,没有对症药物,没有疫苗,“权威人士”出来宣称大家不要怕我们有口罩,有助于缓解公众恐慌和焦虑。但是如上所述的副作用,这是饮鸩止渴。

话就说到这里,5年后来挖坟。
>> 不懂为啥你们觉得纽约时报这篇是投共文?文中写得很清楚了,“中国的行动自由,是以牺牲几乎所有其他...

這就是在給大政府高歌頌德啊 不然要怎麼舔才算投共 人民日報模式?
[已注销] 回复 rts 黑名单
>> 你以为的科学依据和历史经验而已,都说了你所谓鼠疫的历史经验是错误的,连病毒和细菌都搞不清还好意...

你跟公認五毛浪費什麼時間
纽约时报就是中共在美国的大外宣 垃圾报 严重不客观 且忽略事实,最近还说台湾的疫情平和的有点令人恐慌,中国平稳就大力称赞,台湾平稳就让他恐慌了?
需要承认威权体制在压制疫情上的优势,当然是以牺牲各种人权为代价。不过我相信等这场疫情过去,自由世界依旧是自由世界,中国依然是那个不自由的中国。一切照旧,岿然不动。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