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加速主义羞于再与品葱为伍

站长同学,请问你还记得你当初说的建立品葱的初心么??请问你觉得习惯法还有存在的意义么??还是说你只是想过一把皇帝瘾??

你口口声声说不反对支黑和加速主义,只是反对发表拥护中共反人类罪行,请问我以下这几条被你扣上罪名的发言到底哪条符合拥共的定义了??

“支共固然是恶魔,但是有时候,对于支纳贱畜而言,同时也是来自恶魔的上帝之鞭。”
“为众人抱薪者早已在风雪中死光,接下来需要的只有天火焚烧支多玛。”
“而如果是类似于刘阿姨一类的支黑获得权力,我能够回国复仇,屠杀折磨凌辱粉蛆的话,我就会回来。”
“以支那的文化来说,对于已经观念定型的人而言,几乎是非常难以改变,也许少部分可以改变,但大多数不可以。这一点最显著的就是台湾的例子,台湾都民主化这么多年了,却还能有这么多愚蠢的钢铁蓝粉,只能等他们自然死亡,这足以说明问题。

我向来信奉的是,信奉西方价值的就以普世民主的方式应对,而信奉东方价值的就以支那的方式应对,不如多图图。

台湾不得不说有一个很好的基础,蒋也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完全洗脑驯化台湾人。而以支那这种估计90%都处于钢铁蓝粉的支逼状态的情况,民主是必然失败的,要么多图图,要么看有没有人能完成以自由主义专政进行过渡。”


按你这种所谓“拥共”的定义,到底有几个品葱元老能够幸免??你这罪名是不是找得太牵强了点??如果你连天火焚烧支多玛这种艺术表达都无法容忍,下一步是不是就可以把所有视支那为索多玛的基督徒都给定罪了??如果你连杀粉蛆这种发言都无法容忍,那么下一步是不是该说不准说图共了??又或者说,你仅仅是无法容忍别人对你的机械降神式裁决提出任何异议??

    [li]禁止登录 • 2021-06-11管理员: 荣誉非国民 (1082 22213)用户: killreddragon [sup]观察[/sup] (859 17670)详情: 习禁1【理性发言规则】声望1以下的新注册用户辱骂,或声望1以上的用户多次辱骂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657841[/li]


荣誉非国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违反了避嫌令,你视而不见,我找你投诉这个问题,你就给我永久观察,请问习惯法还有什么存在必要么??你是不是也进入权力使人异化,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准人提意见的阶段了??


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想的,也许你觉得川普输了拜登赢了,品葱就要从支黑路线转换到温和派支那人路线??这有啥意义么??整个海外反贼圈难道不是反而在加速往支黑方向走么??就最近学生维权这事,从蛙蛤蛤八囧白豆沙等等支黑乐子人到公民老黑五岳散人等民运公知,难道不是反而铁拳现世报的声音压倒性的多??感情你觉得这些都是大外宣??你没发现品葱现在人气还不是chonglangtv么?还是说你是想拿着品葱去找ngo拉点捐助??

你说加速主义是为了让人觉醒,请问粉蛆觉醒了么??没觉醒啊,那不还是敌人么??何况你在墙外假惺惺说两句支持,你觉得学生真会领情么?按你这种逻辑,墙外的所有铁拳现世报节目都可以不用做了。墙外与墙外早被割裂成两个世界了,纯属敌国关系。而且对于加速主义而言,促使觉醒本来就不过是附带目标,加速帝国的崩溃才是主要目标。加速主义的核心思想本来就是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当然,品葱的共治模式其实早就完蛋了,从你热衷于机械降神开始就完蛋了。当初你搞带钢丝的韭菜的时候我就不该默认的,在此我真诚忏悔,钢丝的不友善用户我印象中也并非系统的自动标记。

你和鹿儿抗拒他人申辩的心态,本质和支那官僚系统维稳的产生也没啥差别,而你自己也终于到了憋不住自己成天亲自下场强硬引导舆论的阶段,成天让品葱跟着你的思想左右横跳很有意思吧,还真像某位葱友说的,行政命令治国。

不过我的支黑之心从未改变过,不愿意看着皇帝的脸色发言真是抱歉了。如果无法容忍支共的权威,那么自然也没必要容忍一个小小论坛上的权威。

@Tashkent 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条信息,如果你能看到的话,能否想办法把港湾重新开起来??如果港湾能够重启的话,干脆品葱的支黑姨粉都搬过去得了,按cltv的方式建设就好。


@筱田君  @十字军征支大佐 @孙金香 @窝佬路过的 @miule236236 @民主信仰者 @MasonQian @決不再做奴隸 @Meltdown @于万物之中 @井底支蛙 @marxist @Onioner @第三新索多玛 @雖遠必譴責_反支 @nmff  等等等等过去支持我的支黑姨粉们,与人争论是有意义的,和站长玩机械降神斗争是没意义的,不如换个地方玩玩,我看现在chonglangtv和cltv就不错。


站长同学,做个人吧,把帖子移到这个区,还不给人在这个区发言的权限,你能做点人事么?老阴逼到这种程度还不如和之前一样装死呢,直说不准反驳得了。


至于你说图纸,我啥时候说是要现在图纸了??
你说话能不能有点逻辑,别人问题是你在什么情况下回国?我在一个假设性的问题下回答个图粉红都能让你硬掰到图纸罪上去了?
而且另一方面来说,在品葱保持匿名性不是基本规则么?你又如何确定我在海外?这种涉及地点的问题是不是有违品葱基本规则?再说了,浪人多得是蝙蝠人好吧。

得了得了,你不过是因为荣誉非国民的事情实在无可辩驳,所以硬要往我头上找罪名罢了。
0
分享 2021-06-17

10 个评论

>> 呀~好久不見!才在外頭多蹓噠一會兒就同志變得這麼落魄了榮譽非國民同志已經覬覦同志很久了,乃應該...

我也希望您老能够重开港湾,我知道现在我们在品葱不受待见,不过我还是希望站长念在早期我们对品葱的贡献上,给品葱里的姨学家和诸夏主义者留下一块自留地。我们在那里活动,也不会扰了品葱的清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