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张维为与李莲英,中共的“花剌子模信使问题”。

中共是一个奇怪的朝代。
历史上的中国虽然没有民主,但一直有“文死谏,武死战”的传统。
历朝历代都有敢言的文官向君主提意见,跟皇帝拍桌子吵架的也有。
民间对此也多有演绎,比如魏征,海瑞罢官,又或者是宰相刘罗锅,铁齿铜牙纪晓岚之类。
有时候你看刘罗锅&和珅和纪晓岚之间的斗嘴,就好像希拉里和特朗普斗嘴一样。
总有人提反对意见,敢于说真话。
而除了演绎,历史上的中国也确实有不同的派别敢于提意见的传统。
比如东林党和昆党,阉党,浙党之间的党争,李鸿章和张之洞,翁同龢之间的政论之争等等,均记载于正史。

但中共朝是没有的。
自从毛泽东大民大放反右运动之后,中共所谓的民主党派就变成了拍手党和花瓶党
彭德怀庐山会议被整之后,党内也再没有人敢于提不同意见。

于是中共的官员们或是人大代表们只能跟着党魁“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永远只有赞成一个选项。
打倒邓小平他们赞成,邓小平复出他们赞成。
阶级斗争他们赞成,改革开放他们也赞成。
胡锦涛退休他们赞成,习近平修宪他们也赞成。

总之中共一朝的官员们,是没有帝制时代官员的提意见的功能的。国家大事均由皇帝一个人说了算。


而至于胡锡进和张维为这样的人,在古代并不算是“文官”,他们的功能更接近于“宦官”。
因为文官是要提意见的,宦官只要逗皇帝开心就好。

胡锡进和张维为都是明白人,但他们却甘愿做舔菊之人。
与他们类似的,就是李莲英。

李莲英总能揣摩老佛爷的圣意,把老佛爷伺候得服服帖帖。至于甲午是胜是败,大清是要君宪还是要共和,对李莲英而言都无所谓。
历史上的宦官比如王振,魏忠贤,安德海都没有好下场,李莲英能够寿终正寝也算是难得。
只是不知道胡锡进们有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最近的胡锡进明显没有之前自信,发帖频率大大降低,多次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出“老胡也害怕自己有一天会社死”。这样的话
“社死”,就是社会性死亡的意思。
如今中国墙内的舆论氛围,连胡锡进这样的人也会感到害怕。

毕竟某种程度上,胡锡进是改革开放派的人物,与当今习近平式的路线格格不入。哪怕胡锡进再小心翼翼的隐藏,他对习近平路线的不满也还是会被发现。

肉身脱支又于90年代回国的中国作家王小波曾经写过一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
文章中的花剌子模国只听好消息,而把带来坏消息的信使杀掉。

可以看出中共这种只喜欢听好话的习惯由来以久,而现在中国闭塞的情况显然比王小波写文的90年代严重得多。

花剌子模信使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消灭了带来坏消息的人,不代表坏事就不会来临。
5
分享 2021-10-03

14 个评论

>> 這個說法未必全面。中共建國後,是確實有質疑和反對的聲音的。這實際上也是文革的起始點之一,針對毛...


这就好笑了,既然你觉得顶层文官集团的讨论不再公布出来,是最高机密,外人不得而知道。那你又是如何知道他们有讨论的?难道你掌握了最高机密?没有证据的推论,就是意淫。

另外,如果胡锡进的政治地位不足以混进决策层,甚至没有围观资格。你如何知道呢?难道你的政治地位比胡锡进还高吗?

中国统治阶级的无能,是根据他们的表现做出来的合理推测。
而毫无证据的推测中共有一套制衡体制,或是类似“中央在下一盘大棋”,莫名其妙把中共想象得很厉害,那就是中共网宣的话术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0-04
  • 浏览: 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