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奇又要创造在七十三天强拆北京昌平185个项目的数十万座房屋?

李金山的爆料:
蔡奇继2016年创造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排华事件,数九寒天拆房毁厂,驱逐帝都300万“低端人口”的“壮举”,时隔三年,又要创造在七十三天强拆北京昌平185个项目的数十万座房屋,将数百万“中端人口”变为难民的“丰功伟绩”。
https://twitter.com/2020ccpbiwang/status/1187064504246394880

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上千名业主,上周五围堵镇政府,要求解释他们合法购买的房屋,被政府以“违章建设”论处,并将他们驱离这片土地。据业主委员会披露,此次拆迁由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负责。抗议者指控当地政府以后令取代前令,驱赶人口。

据自由亚洲报道,北京一纸“非法”令赶“中端人口” 。三千户业主抗议强拆涉款数十亿元。

该报道说,上周五,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文化新村的业主,不满镇政府将香堂村村民购买的房屋和四合院确定为所谓的违章建设,责令近期搬迁,并拒绝作出相应的补偿。上千名业主到村民中心广场集会及镇政府抗议,当局出动警察在场戒备。业主拍摄的视频中,崔村镇政府门口,抗议者人山人海,不断传出“保卫香堂”、“抗议强拆”的口号。一名男子面对在场的镇委书记韩军,大声质问:“二十年前的1999年,村、乡、区三级政府,还包括国土局,盖了章的协议。今天你们乡一级政府说推翻就推翻,给大家三天时间,要大家自行拆迁。你们白纸黑字写的,让我们露宿街头。

该报道引述该名男子称,当局举出很多法规,但都在业主买房之后才推出:“全部都是我们已经买了房,住了房,你们国土局盖章以后的事。今天你们(政府)后法管前事,没这个道理。”

据该报道,崔村镇政府上周六(19日)发出的通告称,该村10个区建筑面积达三万多平方米,经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认定,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违反了《北京市城乡规划条例》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属于违章建设。
本台记者周二(22日)致电崔村镇政府办公室,查询为何村民合法购置的房屋,却成了违章建筑。接听电话的一位官员拒绝回应。他说:“你问村委会吧,我解答不了你。因为我不了解情况,这要有专业的业务部门处理这件事,别人无法回答你。”


该报道说,据业主委员会披露,此次拆迁由北京市市委书记蔡奇亲自挂帅,昌平只是试点,当局要赶在明年1月1日之前完成土地储备,以便重新拍卖土地。

自由亚洲说,据香堂村一业主对该台说,该村有近3800住户,其中包括三层建筑及四合院,居住着上万人。这些房屋的业主,大部分是城里人。该不愿公开姓名的业主说,如果房屋被强拆,每户的经济损失达500万元人民币,合共损失将高达数十亿元。另一名村民董女士对自由亚洲说,他们均持有购买房屋的证明,并得到政府机构认可:“根本就不是违建,是国家认可的,我们的红本都是昌平区政府发的,不是村和镇政府发的。 ”

对“拆了有没有安置、赔偿? ”待提问,香堂村一位业主说:“没有,什么都没有。所以大家都要跟他们拼了,写了遗嘱,立了生死书。家就这么没了,没有任何赔偿,没有任何安置。 ”

自由亚洲说,有业主提供给本台一份中共昌平区崔村镇委员会扩大会议纪要显示,这份在2003年8月11日上午8点30分召开的买房会议纪要,由当年的镇党委书记金东彪主持。会议议题是关于香堂村旧村改造的有关政策意见。会议强调,为促进崔村镇区域经济发展,进一步加快小康城镇建设步伐,改善整体环境。将该村可利用旧村改造的空地建住房,向荣誉村民出售,香堂村按售房价格5%向镇政府交纳基础建设设施费,管理手续费等。

据报道说,此次群体事件引起当局震惊,为担心事态扩大,公安自本周一起,删除微信及网络上任何不利于政府的相关言论,多位被指带头的业主遭到警告。

该报道称,据村民披露,政府打算把这片土地收回后,重新出让给开发商建商品房。不仅仅是崔村镇,周边多个镇都在以相同方式收回业主的所谓小产权房,同样遇到业主反抗。

http://www.rfi.fr/cn/%E4%B8%AD%E5%9B%BD/20191023-%E5%8C%97%E4%BA%AC%E8%94%A1%E5%A5%87%E6%96%B0%E8%A7%84%E9%81%AD%E6%8C%87%E9%A9%B1%E8%B5%B6%E4%B8%AD%E7%AB%AF%E4%BA%BA%E5%8F%A3-%E6%88%96%E6%9C%89%E5%9C%9F%E5%9C%B0%E5%86%8D%E5%8D%96%E5%A4%A7%E7%95%A5
已邀请:
带带大师兄 动画爱好者,国际工会支持者,欢迎邀请动画有关问题。

于谦的爸爸是个大善人,最见不得人受穷。他说天下穷人太多管不过来,但在自己住宅方圆二十里内,不允许有穷人。然后,老爷子把附近的穷人都赶走了——郭德纲《怯富贵》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党国的打算是只要抓紧25岁以下年轻人 尤其是留守儿童出生那部分做为维稳力量。这些老年人不管什么产都是无所谓的。
tony231 80后医生
据报道说,此次群体事件引起当局震惊

也就是说,当局认为剥夺你花费了500万的住房的时候,你居然不应该反抗,而是等死

希望墙内还睡着的顺民们想想,你们有几个500万可以被剥夺?
这次被拆房的人大多是蛤时代体制内老人和既得利益者,还真的符合二次文革要斗的人的身份。这帮人的子女应该是蛤末期和胡时代处在巅峰的人,刚好被清算。
党领导一切,党拥有一切,党拆自己的房子还要经过你们同意?这些暴民都该抓起来
Hermione When injustice becomes law, resistance becomes duty 當不義成為法律,反抗就是義務
不知道當中有多少這4個月來對香港抗爭者冷嘲熱諷?
香港廢青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昌平只是试点,当局要赶在明年1月1日之前完成土地储备,以便重新拍卖土地。」

北京市也這樣缺錢?直接向韭菜開刀?
en010272 自由国度一漂萍
这次清理的是中端人口
至少能在北京买得起房
小哼哼lulu 一嘴拱翻维尼熊
随着国家的发展,低端人口的标准也在不断提高。
Geena 🐱🐶
搬一下2049的料。

“最初,我们是因为家里书多放不下,城里的房价太高买不起,选择了香堂。到这里定居以后,感到不但空气新鲜,有利健康,买菜方便,新鲜实惠,是个退休养老的好去处。而且可以结交很多新朋友,好邻居。左邻老刘年近八旬,是空军退役军官。他在担任空军政治部对外联络部主任期间,参与落实海峡两岸停止奖励起义飞行员,对于改善两岸关系作出不该遗忘的贡献。我经常和他一起打球,锻炼身体。近邻李海渊、秦吉玛夫妇也是年逾古稀的老人,和我有共同的阅读爱好。李海渊的父亲是原北京市委宣传部长李琪,文革中含冤而死。秦吉玛的父亲是秦邦宪,又名博古,是中共前任领袖,又是四八烈士之一。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读书的体会,探索研习党史的心得。”

https://terminus2049.github.io/archive/2019/10/20/jia-yuan.html
何方刁民状告本官 最开始,五毛被打倒了。接着,温和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然后,资深的反贼被当成五毛打倒了。最后,所有人都被当成五毛打倒了。这一切似曾相识,不是吗?开始,不爱党爱国的被打倒了,然后,不说话的被打倒了,最后,连爱党爱国爱得不用力的也被打倒了。
深圳的小产权房更多,不知道深圳会不会这样弄呢?
后法管前事?那叫 历史文件  
宪法都改了 改你个 违章不违章 还不简单
强拆小产权房,可以稳定房价,把人都逼得买商品房,扩大政府财源。如果可以买小产权房,谁来买商品房,政府怎么赚钱。中国商品房的本质是盐铁专卖,榨干老百姓口袋里的钱。可以用房地产,可以用医疗,可以用呼吸税的名头。名称千万个,总之是要钱。
一只肥熊 闹得欢,拉清单。
是17年年底驱逐低端的  不是16年,我记得很清楚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楼上说的对,包子的believer结构转型即将完成了
这次清理的不是低端人口了。。。。。。。。
吳樂天 愛思考的宅宅
據說缺錢的共產黨     會變得非常兇惡      看下一個倒楣的群體是誰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