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属于拿起武器战斗的勇士,香港人需要的不是嘴炮口号,而是起义反抗?

为什么香港示威这么久警方还是零伤亡?感觉香港警察镇压示威者闲庭信步,轻松得就像玩一场狩猎游戏,几十个警察出来,上千个示威者虽然人数绝对优势,但却不敢反抗,就像猎物一样四散逃跑,警察就像狼群捕猎一样追逐猎物。

比狼群还要惬意的是,香港的警察没有受伤和死亡的顾虑,还有港府发的加班费,还可以凌辱年轻貌美的香港女生,玩游戏还有钱赚,还有比香港警察更性福的吗?每天都有几十个女孩被抓被虐,被自杀的人数都够发动两次黄花岗起义了。

很多人都说要和理非,不能惹恼CCP,否则会落下口实被报复。可是却没人要求CCP和理非,CCP也不管什么和理非,看看这些恶警,真正的暴徒有多猖狂、多凶残,一言不合就抓就打、开枪、喷毒水,示威者被捕后都手无傅鸡之力了,恶警仍喷辣椒水肆意殴打。

看着自己的姐妹被抓捕被玷污被失踪被自杀,还叫唤和理非的是懦夫。污蔑勇武反抗的勇士,把勇士形容成暴徒伪装的是CCP的同伙。CCP正在把香港变成另一个新疆,戴口罩可能会被捕,唱歌可能会被捕,放音乐也可能被捕。戴着面罩香港警察已经超过大陆,媲美ISIS了。

香港人血液里面还是东亚顺民,武德洼地,老想投机取巧让外国人来拯救自己,外国人不是救世主,请抓住这最后的窗口期,趁中共还没有把香港变成密不透风的大监狱,赶快走私囤积武器,准备为尊严和自由而战吧!

起义反抗需要有人组织协调,不要拘泥“无大台”,小台、中台也可以有,倒了一个大台可以再立一个。组织各区的纠察队,接管治安和纠纷管理,架空当地警局和政府机构。每个游行的人带几瓶鸡尾酒,遇到冲锋的警察就千瓶齐发淹没匪警,人数够多可以直接攻打警局,用燃烧弹淹没警局。
已邀请:
香港人确实是被条条框框限制住脑袋了,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网络上广传的勇武青年救同伴的视频,视频里黑衣青年飞身跃起,踹倒落单的警察。

警察倒地后,视频里三四个年轻人的反应不是马上扑上去压倒控制警察,扒掉警察的装备,而是互相搀扶着飞快逃跑,完全忘记了自己人数占优,警察已经倒地,可以趁此机会制服警察的事实。

这就是羊和狼的区别,香港人缺乏勇武血性的训练,就像食草动物,缺乏反杀的意识。狼警察挣扎爬起来后发现猎物羊已经逃跑,悻悻地走了。如果这一幕是发生在乌克兰、中东、或者拉美,那个警察倒地后就别想起来了,枪、棍子、头盔都会被扒光。
其实你的理解有点偏差,勇武派的要求是不断制造暴力事件迫使政府正面应对抗议者的要求。这个思路跟14年占领中环其实是一脉相承的,他的前提就是假定政府是“一定会对抗议者有所回应”,从而要求政府回到对话的轨道下。
而你所提的其实更像是暴力革命,是传统的以反体制者为中心,联合大多数反对派,以武装斗争为手段的夺取权力的行动。但是平心而论,这个做法其实超过了这次运动的目标,反送中的运动,归根结底不是想要颠覆现有政府,而是结束中国共产党对于香港的高压控制和渗透,真正施行基本法中所强调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所以他们会对亲共企业搞装修,港铁不合作,挺黄丝店等等。
现在的困境在于,所有人都看清了港府是绝对不可能正面承认五大诉求的合理性的,无论是林郑集团从个人仕途出发,还是为林郑集团撑腰的中共毛派,都只会施行高压手段,毕竟他们的能够听懂的唯一语言就是暴力。但是香港人也没有做好准备抛开现有体制,否则早就暴力革命了,解放军也早就进港了。现在的情况是香港人在充分不信任林郑政府和中共的前提下,依然对基本法保持信心,造成了事实上既不是革命运动,也不单纯是民权运动,对现有体制失去信心的同时,又不愿意构建一个新的体制去代替它,这样四不靠的尴尬局面正是抗争者们需要解决的问题,这是香港人需要自己给出答案的,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
另外提一下,“无大台”是吸收了雨伞革命的失败经验,当时搞公民不服从的几个全都抓进去了,现在也没放出来,抗争者看到有领导的反对运动未必能够成功,加上当时反对者之间也有隔阂,被政府分而治之,所以才有了“无大台,不割席”的斗争策略,这个策略是很成功的,否则抗议运动不会活跃到今天。
流血革命是他们的出路,但是发生不了。汉人最不会做的就是牺牲自己换取幸存者的幸福,这是几千年的遗传基因套在他们身上的枷锁。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仍然想要免费的自由,他们喊的是天灭中共而不是消灭中共,他们求助外国却没想过没人会做懦夫的友军,没人会帮助被单方面屠杀的一群人。
   我在连登看到有些人嘲讽警察还不如皇军,甚至有人想要解放军救他们,就是看不见他们打赢警察一次抢走本属于他们的武器。真是无可救药的民族啊。
香港人已经做的够多了,没有任何人可以要求香港为自己做些什么,大陆人更没有资格
看看墙外那些民运就知道了,各种油管自媒体,说得天花乱坠,其实就四个字:全是嘴炮。最好是别人当炮灰,自己坐享民主果实。就连那个最大的法轮功也整天喊着“天灭中共”。干嘛要天来灭?你自己不会在美国接受军事训练回国打游击吗?拿天来当炮灰?这是一种很猥琐的思想。这样的民族不配民主,也没有人愿意做这种懦夫的友军,西方文明强国会想,何必为了这种懦夫民族搭上咱们优秀士兵的生命?

阿拉伯虽然内战不断千疮百孔,但是那个民族至少勇敢地在寻求向上道路,他们终有一天会站起来。而武德洼地的顺民们,就算哪个西方国家出了圣母,给你们带来民主,你们也不能持久,一样守不住。香港就是最好的例子。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共的活摘器官和尸体塑化展到底是不是都是真的?
活摘器官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有在听说了,但我认为就算中共再坏这种事情也太魔幻现实了,怎么也不可能是真的吧,直到我前几天知道了有尸体塑化展的存在后才发现我真的真的是太天真了,想问一下葱友这种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尸体展这种事已经是突破了人类的下限了吧,能干出这种事的中共当然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也会干出活摘器官这种事,罪恶的中共还有什么反人类行径是干不出的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9968
中共就是用野蛮对文明,港人要退化150年才能有杀心对付这群畜生…
天朝屁民 文不能测字,武不能卖拳,但凭良知,纵论天下。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1918年),英国印度的统治转趋严厉,反英运动随之兴起,要求独立自治的呼声高张。甘地呼吁以非暴力的不合作手段,抵制英国的统治。他要求印度人不纳税、不入公立学校、不到法庭、不入公职、不购买英货,并多次绝食

为了展示抵制英货的决心,他甚至号召群众焚烧英国工厂所倾销给印度人民的衣物及公开制盐。甘地和平消极抵抗的方法,使当地的殖民政府近乎瘫痪,并让其饱受各界尤其是英国国内的压力,迫使英国政府不得不颁布新宪法,让印度逐渐发展自治体制。

目前来看香港民主运动必定是一场长期的斗争,可以效仿印度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瘫痪香港政府,增加政府的行政成本,不给中共大规模镇压的口实,加大国际社会和中共内部给予中共高层的压力,迫使中共向香港妥协。
其实香港目前处境本人觉得很不乐观,共产党现在即使不出兵,就让香港警察对香港民众,最后只有香港自己无法生计。共产党是最终地祸根,只有推翻,所有华人才有机会去谈民主。
王清营先生说得好:“除非你自己拿起武器,成立民团,拼死一搏,否则没有人拯救得了你们。”

“既然你们看面包比自由重要,就说明你们受的苦还不够多。如是别人救你们,而不是自己用鲜血和生命换来自由,共匪稍微一松口,你们马上就又投进共匪怀抱了。”
不在前线的人不要轻言战事,是战是和由HK人决定
這是一場智慧的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一場人類邁入新文明時代一個開端 
香港人只可智取, 不能力敵
普通市民對著背後是解放軍的核武大國

香港不是國家, 也不是首都
如果在小的國家
直接出動三百萬人將政府趕下台就成功了

但香港起義的話, 港共們會逃到廣東省
然後召喚解放軍血洗香港...

而且香港被內地孤立了
不像30年前, 差點變成全國各市燃燒的民主之火
維尼寫詩 黎明前的黑暗
我想起葉問2的一幕:

葉問:「洪師父,唔好同佢搏拳,試下入佢中路。 」

洪金寶:「唔係咁易㗎,葉師父。 」
好唔明点解香港已经死伤了这么多学生平民, 政府一个高官都没受影响。 民运中好像韩国最成功。
拉法兒 一千零一夜
我不敢说香港人怎么做更好,只是想说一下,大陆人受到的压迫更严重,大陆人也没去起义反抗。

感觉你这才是嘴炮啊。外国人不是救世主?失去西方世界的支持,靠香港自己跟共产党斗?
。。
主动袭警可能会让黑警报复更严重
2020200202
淘宝上有卖防爆盔甲的。目前店铺还在。从身体护甲到头盔护盾一应俱全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09
  • 浏览: 1997
  • 关注: 4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