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台湾和香港独立,反对一党专政,反对香港暴力运动,这几个看法组合是否奇怪?

我这个看法估计在两岸三地都会被删帖禁言吧。中共会说我是反骨仔,香港 protester 会说我是五毛装理性,民主人士会说我是拉一派打另一派。很多人会说我这个把戏已经骗不到大家,会说我周末还认真工作领五毛钱。

但是确实是我真实的想法。我和台湾人香港人交流都会自称中国人。基于现实情况,如果一个香港人自称是中国人,我还能接受(当然我更喜欢对方说香港人,这样的信息交流更明确)。但是一个台湾人如果对我说他也是中国的或者说同胞之类的话,我会觉得很别扭。我还特别讨厌中国电视节目的字幕里动不动就说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直接写香港,台湾不就好了,加个中国完全没必要。

台湾已经事实独立了,我觉得我们中国应该就 let it go。大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不是很好么?一切交往通过国际标准进行,不需要花额外的资源去建立诸如台胞证或者往来通行证的机制。

香港独立比较困难,香港本地民意上可能也不太支持独立。但是我觉得既然是两个制度,没必要强行一国,更何况一个是 Cantonese + Tranditional Chinese,一个是说 Mandarin + Simplied Chinese。而且也有新加坡这样一个成功的城市国家的例子(当然有人会说新加坡在政治体制上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例子)。说实话,新加坡和香港,我更喜欢一个类似新加坡的国家在中国旁边,大家政治上互不干扰。(我去过新加坡三次,香港差不多10次。没有长居两地的经验,可能看法有点偏颇)

同时我也反对一党专政,反对习近平一言堂。希望中国可以建立多党竞选以及真正的三权分立。现在新闻网站首页总是习近平头条,电视里新闻节目第一条总是讲他,这个太不正常了。

我也反对香港现在的暴力运动,包括警察和示威者的暴力。我特别想指出一点,就是示威者经常对不同意见者起哄和冷嘲热讽,而不是去讨论,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合理的民主化的进程的一个表现。可以对比昂山素季,她会和不同意见者去讨论,这才是一个我认为合理的做法。香港现在的示威者,感觉就是很幼稚的一群人在宣泄而已,对不同意见者起哄,对弱势的不同意见者甚至去施与暴力,可悲。

这个情况在中国年轻人里也存在,一言不合就「干你娘」「操」什么的,没有教养的一群人。也是相当可悲的一群人。

香港、中国现在都是民族主义大行其道。香港是从意识形态出发的「香港族」,中国也是从意识形态出发的「强国族」。

不过说到底,我上面说的这些 are all meaningless,真正对世界有意义的是牛顿的《原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阿兰图灵提出的图灵测试,作者未知的《九章算法》,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毕加索的《哭泣的女人》。甚至一个简单的算法,例如 Huffman Encoding,都比现在发生的所有政治事件更有意义。不严肃地说,甚至我觉得,我在酒店里来个 room service 早餐或者考个 open water diver,都比和这些中国年轻人、香港年轻人去争论,更有意义。

愿人类未来没有政棍、没有独裁者、没有暴力、没有民族主义。只有科学、艺术、体育、玩乐。

我以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说》的 Yang的名言来结尾吧:「这些人口称救国、爱国及忧国等等,其实根本无法让人感到他们有任何诚意。他们毫不知耻地高喊这些口号,实际上却躲在安全的地方,大摇大摆地过着逸乐的生活。」。(其实我也是 Yang 所说的这种贪图享乐的人 :) )
已邀请:
ZoneTan GGininder
在臺灣不會被禁言,你放心。         
反对暴力运动不对,香港示威者对等使用暴力或者告一个层级我也支持,看看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运动,自由不流血就不会获得,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为尊严而战。
維尼學跳舞 bon bon! bon bon
在香港不會被禁言,你放心。
 

:):):)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支持台湾和香港独立,反对一党专政,反对香港暴力运动,这几个看法组合是否奇怪?


第一點與第二點沒有問題,然而第三點與前兩點卻相互矛盾

自由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香港的問題在於注定會流血
要嘛選擇現在流血抵抗,整個自由世界都會支持香港,時間是站在香港人這邊的,要嘛放棄抵抗,像天安門大屠殺那樣,在未來漫長時光裡讓好幾代人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

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

请问你们如何看待:「昂山素季认为不能采取以暴制暴的方法来解决国内的危机,因为这种方法表面上看最有效果,实际上却让自己堕落为与军政权同样的地步。」
你的看法恰好反应了人是复杂的这一点。
没有哪两个人的想法是完全相同的,有差异太正常了,怎样求同存异才是学问。
说到台湾和香港独的问题,这两个不可混为一谈。台湾是事实独,有自己的政府、货币、经济体系、外交甚至军队,而香港的问题不一样,他们没有自己的军队,甚至港府也是听命于中央,要独是难上难,很多香港人自己也清楚,香港不可能独,或者说现阶段不可能独。
至于暴力运动,我本身也是不支持的,但也能理解吧,和平诉求得不到回应,下一步除了武装起义还有别的选项么?
世界上不流血的革命實際上比例很少

而且革命者都是一手大棒一手夢卜。
在印度獨立時,除了甘地這一派,其實還有很多激進派在同步進行活動

南非非國大也曾經是恐怖組織

東歐和葡萄牙和平演變則是因為外在壓力太大(簡稱外國勢力)
外國港人示威我不清楚所以評論,但香港示威不是一個討論的好場合啦,之前是還好,現在示威中我要防警察防不知會從那裡來的催淚彈水炮車防混進來的警察臥底防到處拍人大頭照然後拿給公安起底的混帳防可能有人拿刀子槌子攻擊等等,隨時都拿著手機狂刷訊信思考要怎樣移動逃生,神經很緊繃的好嗎,真沒心情去討論......有人跑來挑釁還得努力做調停,不讓有些激動的夥伴直接動手,直接叫你走是最能息事寧人了。我知道畫面不好看,但事實就是無法做到那麼理想化啊。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09
  • 浏览: 362
  • 关注: 1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