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08年之后的10年共党继续保持开放姿态,你们仍会选择当反贼吗?

香港开放普选
新疆没有集中营
没有驱逐谷歌和gfw的加强
允许言论自由少许的继续扩大
法治水平少许的提升。

你们仍会选择当反贼吗?
我当时对胡温晚期时的环境确实抱有不少幻想,包括习刚上台的时候。

但这终究是因为我的无知。

因为,随着对共党本性的了解稍微增进一步,就知道指望他们内部慢慢改良是不可能的。 对过去,他们造就的,例如文革六四饥荒跃进计生以及对各群体的迫害这类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恶,他们能够坦诚面对吗? 不可能。 对于他们今日各大家族通过窃国得到的惊人财富和权利,他们能够拱手相让吗?不可能。 他们能够开放网络言论出版集会的自由,从而威胁到他们自身生存吗? 不可能。

所以,即使他们不做题主列举的那些,靠幻想他们改良,终究是不可能的。 这是他们本质决定的。这些真相必然会为世人所知道,从而必然有一天,反贼的密度会超过临界值而让他们无法控制。

当然,对习近平,你问我滋磁不滋磁我显然是滋磁的我怎么能不滋磁猪首? 他为我们加速主义所做的贡献,那显然是很重要滴!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会,不过不应该叫反贼,应该叫异见者,只有不断发出异议的声音,才能监督当局避免滥用权力。爱国更需要批评者。
社会煮役铁拳 嗯哼弄个大新闻
诚实地说:

不会是实打实的反贼,顶多算是无感的吃瓜群众,不会去关心政治,继续被党国不分

变成反贼的原因就是这几年TG倒行逆施~

相信和我差不多的粉转反、岁静转反的不少,所以我就是坚定的加速主义~~~~
victorau PhD candidate - Poli Sci/Econ 你葱已经废了
会。
没有制度保障,只靠共产党内开明人士施舍善意是没用的。

在五六十年代一系列灾难以及89学潮发生之后,中共注定走的是一条不归路。开放政策不可能持续下去。
yfvgfa 为了自由而行
我可能会岁静一点吧…
厌恶tg还是多亏了父母的教导,让我十岁出头的年纪就知道了tg做的恶事。但是让我如此狂热的去做反贼的原因,还是因为tg的倒行逆施和洗脑教育,扩大开放的tg应该不会让上述两件事情使得网络和舆论环境变得那么肮脏污秽,让我感觉恶心的因素应该会少很多…
诚实地说,不会,我因文化、网络不自由而反共,如果继续开放,我会继续不问政事
Ambulance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这个问题其实就是改良和革命的区别。事实上题主提到的这种是改良主义,对于我来说都可以接受。只不过后来形势的发展已经证明了改良不可行。如果本来是反贼,那还是一样会当反贼。
Shekzara Cinq demandes, pas moins!
我是近期因为香港问题才成为反贼的,如果按理所说我还是小粉红
反贼不反贼的主要取决于官府如何看待你,不是你自己做或要做什么。我身边好几个人是签了《零八宪章》的,当时他们自己肯定没有觉得自己是反贼什么的。如果刘晓波没有因此被抓,大家会认定他这时候是反贼吗?
不会,在大犬修宪后我觉得我一直以来坚持的自欺欺人的“共党虽然有过错误,但一定会越变越好,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国家终有一天会实现民主自由”幼稚信仰就完全破灭了。
sanjo 千年盐碱地上唯一盛开的不屈之花
可惜的是在习近平上台之前我就已经是反贼了
白青阳 民主自由法制
如果那样它就不是共产党,而是国民党了。人民一次次地给它机会,它一次次地失去机会。
已隐藏
从小就想为什么我要学思想政治,为什么要学马列毛邓,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吗?所以我会的
仲长若谷 生于专制是我们的不幸,结束专制是我们的责任
我是个九零后
08年的时候在中学 主要上百度 不太了解谷歌 不知道新疆和香港的事情 也没有什么社会经验
但早已深刻体会中共去个性化的洗脑教育
以及来自长辈和周围人一些党性的摧残 和有限的社会之恶

我前几年曾经回顾过我中学时代的日志 在这个时代是反贼的日志无疑了
那时虽然不一定说得清什么是对的 但非常明白什么是错的
并且能试着深入分析错误的后果和可能的成因
那时候的一些文章还在班级传看 自己也曾经想大学毕业之后当老师
所以可能当时算个改良派 算不上反贼

这样看的话 即使早已埋下种子
但是把改良派逼成反贼 也多亏了他们的努力啊
所以加速主义 还是要搞起来的嘛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這個問題,你想想為什麼台灣人拿到政權還會對中國國民黨在黨國時代對台灣做的事情究責就知道了。光是形式上,姿勢上的民主化是不夠的。

我會拿台灣舉例一個是因為我是台灣人,另一個是因為台灣的狀況符合你的設問,
一個獨裁政權在形式上民主化,人民還會不會繼續反對它。
末代皇帝习禁评 黑名单 品葱药丸。
会,我跟慕容复一样。
复国是我毕生的心愿,唯一的信仰。

然而我还在等。
就像李斯特城等维猜和拉涅利
Foxes never Quit。
喂你吃包子 ? “中国人素质低”,辱华警告;“所以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当然会继续反贼了,六四学生运动最失误的其实是当时那么多人在广场上了,为什么不趁军队还没有来的时候包围中南海,然后一人拿一个汽油弹就把邓小平李鹏杨尚昆陈云这些老贼们烧成灰了,六四运动就成功了。对于共匪这种流氓反人类组织,他们唯一听的懂的语言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指望他们自我改良无异于与虎谋皮,他们对和平抗争只会用尽各种肮脏手段不断打压,当然了共匪内部黑吃黑造成解体分裂也是有可能的。
专制本质都没有改变,接受这些不过是向独裁政权的一种妥协。无民主自由的国家,人民注定是关在笼子的囚鸟,无论其鸟笼有多么华丽。
dogg0五入拖拉曼 中國人是需要被管的,中國製造的的電視機會爆炸。
有言論自由共產黨自己就下台了還用反賊幹嘛。當現實不可能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跟馬克白一樣吧,他們的雙腳已經踩進了血泊裡,就算他們不想繼續血淋淋的前進,但回頭路也是一樣血腥。他們會怎麼做呢?當然會繼續幹下去。

十年的改革開放,比不上一顆包子修憲。辛苦革命幾十年,一覺回到解放前。經過香港事件,我已經不再對這個政權有任何一絲期待。
一般的假设没问题,但是你这个假设过于离谱了,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已经制造89血案注定了不可能回头了
pedestrian We the people
大概率不会……可能会打入共匪争取从内部搞破坏
会,根本不存在什么开放姿态,只有温水煮蛙
经略 主权在民,国为民用
2008年前和2008年後加入反賊隊伍,只是有人先知先覺,有人後知後覺而已。

等共匪倒台才意識到共匪的應該倒台,算是落後分子吧。
不美丽 碰到的都是不美丽的事情
肯定会。那样的话,估计防火墙的作用就不是很大了,国内的舆论氛围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各种各样的论点层出不穷,更多人知道了党国的阴暗面,从而加速土共的解体。好处就是可以比较平和、渐进的进行,而不是采用激烈流血的方式了。
不会,十年前我本打算奉献终生为国,怎知体制脆弱不堪使赵括掌权
peacefulwaters 岁月静好,但是资金和项目全离岸,白左,中美高等教育残次品,全球主义者,潘石屹教友(支田耶变种),信奉跑路学
就算是今日无事,岁静也要移民,中共国太穷,特权阶级又面临随机的清洗,无论如何要岁静都不能呆在这里,你呆在米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才可以。
如果是沙特或者新加坡之类富裕专制国家也许我还可以在国内岁静下去,有意见就买个VPN到reddit上匿名发牢骚就好了。
说实话我可能不会。言论自由,有法治的话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应该是不会,不过对于社会问题该骂的还是要骂,本人2013年以前其实还有点粉红,现在看到习包子在那瞎搞,已经是彻头彻尾反贼了
应该不会,毕竟人都想和平家家户户安居乐业,但是你认为希特勒能做到吗?他的上台已经让不少人内心反贼了,只是碍于形式敢怒不敢言而已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奥运会后,慢慢不封维基百科了,继续维持下去,然后谷歌也没走,百度也越来越开放,这一切都取决于糊糊的,他愿意的话就能做到,并不是百度腾讯自发的无耻。

那么,我仍然不喜欢中国社会、虽然有很多好人啊,比如,人家常说交警扶着老人过马路是作秀,其实不然,我在不少城市见过,没拍摄的情况下,也帮助小学生过街等等,这些,除非是演给我看?

总之,伤了的心修不好了,即便越来越开放了,我也不会忘记当时反日的那种无耻,除非都给日本道歉,彻底成为民主国家,那么才有可能和我化解恩怨,即便如此,那也要在我“发誓不做中国人”前一刻,过了那一刻,即便中国成了全球第一民主自由的国家,我也不稀罕它的国籍。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老毛桃 ? 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人民没有抒发的渠道,憋时间长了就变反贼了,这一切都是专制制度的产物,所以专制必亡!!!
DiskKiller3000 A broken CD-ROM
讲真,我的确是对这个体制结构感到不满,例如一些恶法无法“违宪审查”、只能让中共成员进入体制中心等。若只是这些什么“香港开放普选、新疆没有集中营、没有驱逐谷歌和gfw的加强、允许言论自由少许的继续扩大、法治水平少许的提升”这类小小的变动,也只是差强人意。
假设不可能成立的条件没有意义。
共产主义从根子上就是坏的,共产党本质上信奉的就是极权思想。
如果共产党让人去选举,自然会被选下台;但也正因为如此,共产党绝对不会允许双普选,同时也正因为如此,注定了共产党早晚都会走上现在的路子。
就算习近平是又一个胡锦涛,说到底也不过是让习近平到来的时间晚上个十年而已,最后对世界文明的破坏只会更大。没有用的。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不会
没有修仙 不收紧文化审查 不收紧言论审查 不搞实名制 不墙谷歌和维基百科 这样的国家很棒
這就矛盾了
既然沒壓力,那幹嘛越來越開放?
根本沒誘因的情況下我想只會越來越倒車。
不過這就離題了。
似懂非懂 也许精神疗养院比这里更适合我
很惭愧我的精神境界不高,如果活在新加坡那种环境很可能满足现状而不会为民主自由而战。08年曝光出三聚氰胺等一系列食品安全事件,如果处在被抛弃的阴暗面经历种种社会乱象大概会对现实失望走上反贼道路,如果运气好没被砸到也许会一直岁月静好
YELLOW鳝鱼儿 止包制亂
接下來呢?有政治改革嗎?
沒有的話免談。
非要说的话,会。我很想说不会,但是我知道我不可能说不会。

说不会是因为,如果过去十年,世道没有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那么真的是可喜可贺。

我们这些江湖之远的人的话终归允许我们说,终归有人会听,终归会有很多人也敢公开表达“Hear hear!” 我们周边的人也不至于日渐操蛋(很有可能包括我们自己,也是日渐劣化操蛋)。我们可能会见到学术独立以及新闻独立逐渐发展,我们可能会见到……

简单的说吧,我们不会因为张嘴说话而感到恐惧,我们不会因为周边的环境愈发恶劣而感到洁癖缠身的困扰,我们不会感到那么的孤独。

说实在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好的制度,在任何一种制度和任何一个当局对人民凶相毕露之前这些制度以及当局都是有值得认可值得期许的地方,至少曾经有。我们也不能否认我们的改革开放确确实实有那么一段时间是锐意推进政治改革的,而且过去的四十年是有让人感到深受鼓舞且很有希望的日子的。

但是为什么肯定还会呢?

因为有些东西注定不会解决。这些注定不会解决的问题是已经决定的关键选择支,直接注定会bad end,绝无好转的可能。

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多少人?31年前的事情会不会平反?储安平到底在哪里?高考或者人才选拔制度这些95%的人认为是合理优秀伟大的制度会不会发生真正的改革?香港会不会有当年承诺的真民主?暴力高压能不能真的解决新藏问题?

以及最重要的那个问题:政治改革还搞不搞,给个准信儿。

他不会给你回答这些问题的,他会觉得问这个问题的你很讨厌。过去二十年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奈何他们不解决,他们也根本不会去解决,既不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最主要也是因为他们认为解决了这些问题他们就亡党亡国了。

于是这些部分可以在过去二十年解决的问题到了今天已经几乎全部变成了无法解决,按照中医理论就是不治恐深。

然后他们将会悍然前进碾死一切螳臂当车的歹徒。他们是无可救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只会更加凶相毕露并且犯下更多发指的事情,他们不会道歉不会内疚,他们自信的很——我们都干了这么多恶事了,依然杀人放火金腰带呢。

所以你不去当反贼,反而随波逐流岁月静好了,那么你终会有一天悄无声息的死于靡靡之音轻歌曼舞脂粉麻药里。
没有,我更早时候就是反贼了。

应该说我从小起就是反贼,天生不信别人会对我好这件事,所以认为一切自顾自说为我好的人都是骗子。

我生在美国我也肯定是每届政府都骂的那种。
没有取消香港自制的趋向、不再迫害少数民族、gfw逐渐倒塌的话我就不会当反贼
前几天那个政治倾向测试应该大部分人都倾向改良>革命,我的结果是更倾向于革命。
我大概就是十年前开始翻墙的,从那时起就希望ccp可以逐渐让国人了解墙外的消息,过去的错误必须在历史教科书上承认,正如日本也必须承认历史并积极对自己迫害过的地区给予补偿。然而如今我对ccp不再抱任何希望了,当年还是图样图森破
恶习像弹簧 你弱牠就强 境外月球势力 生活中的每一点刺激把我往屠支大佐的路带,而生活中的每一滴温暖劝我不要走屠支之路。
不好说,虽然初中开始就讨厌政治,觉着非常扯淡,也逐渐翻墙看到很多土共真相。但如果没有党国的各种封禁到现在网上一堆傻逼,也很难说会不会加速我成为反贼的。
偉大領袖金正恩 任何我行我素、唯我獨尊的行徑,任何搞霸權、霸道、霸凌的行徑,都是根本行不通的!不僅根本行不通,最終必然是死路一條!
沒墻時只會用Google搜黃漫搜av看,YouTube twitter Facebook全是英文内容不感興趣,要不是建墻我也不會關注中國政治類的内容,當時開放的程度使得社會新聞很好看暴露出很多社會問題令我更關心社會民生新聞,比如能報道公務員上班玩游戲記者帶報料人到公安局報案警察懶散態度處理,要不是墻我也不會去看中國不能說的歷史,當然從小就沒信過教課書上的歷史也聽不懂什麽毛論鄧論三個戴錶社會主義等的内容都是死記硬背去考試而已,身邊親戚會討論到社會問題就會說:“唉信共產黨怎麽怎麽,黨都會讓你占便宜?”,也沒有信過任何一個高官也沒有過粉紅那種心態所以無論怎麽我都會反吧。
窝佬路过的 In primis venerare Deos.
反贼只会更多,不可避免的走上和平演变的道路。

匪匪不这样做就是为了防止这条道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6
  • 浏览: 8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