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反賊之後是不是會很容易有優越感?

那天我有一個同學發了朋友圈表示因為民主派大勝讓他很失望 還說只要不阻礙他拿到香港學校的學位就好 看到之後我在內心對他默默的呵了一聲 當然我並沒有覺得我比他無私 但我起碼理解這場運動 支持香港人 看到民主派大勝我內心有無比的喜悅之感 可後來我發現我其實還有一種“你們這般大陸學生都沒有我理解香港人,都沒有我懂得香港的可貴之處在哪裡”之感 突然覺得我好欠打哈哈

當然啦我其實是更希望有越來越多的大陸學生能理解港人的運動並默默支持他們的 可現實還是和理想差距太遠 也許這種優越感也可以替代一部分我的孤獨感和失落感吧

(今天你喊香港人加油了嗎?香港人加油!)
你看到一头猪觉不觉得自己有优越感?看到14亿头呢?
PanzerVor 好好说话,装甲萌虎。Panzer vor!!!
我们之间没有思想的交集
没有相互理解的权利
只在上课混着晚自习
才有浅浅重叠的片刻
粉红和反贼只交谈没交换
无法想像对方的世界
我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
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粉红不懂反的累
像永恒正确的中央
不懂那世界的多样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赵家不懂你是谁
不懂那威权为何会坠跌

不懂我伤悲 就好像粉红不懂反的贼
胡泽平 为历史的进程,做一点微小的工作!
一开始是有一种紧迫感,觉得中国急切需要改变,疯狂想办法去策反身边的原来的朋友

后来才发现,你一旦表示出这种想法,很多原来的朋友会跟你翻脸,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你,他们的话总结起来就是“造反是一种最大的恶”

所以,这时候的感觉是,“失望、挫败、悲愤”

历史上那些岳飞、辛弃疾、林则徐们,他们的心境大概也相似,就是面对着被蒙骗的愚民——他们迷恋莺歌燕舞;他们给恶人歌功颂德;他们为捍卫奴役他们的人抛头颅洒热血;他们做着有害国家的事、却自以为在爱国……

优越感?

你会对着看不清路、被坏人误导、前赴后继栽入陷阱的绵羊产生优越感?

我只是叹口气,哎!感到无能为力的懊恼。
Alicia 人人都戴著一頂面具,誰知心中想什麼?
确实有一种这个秘密,我知道,你不知道的那种优越感,又有那种你想传播真相,却只能先装小粉红靠带私货的方式,跟朝廷打游击的愉悦感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和卫生习惯建立在对肮脏的厌恶一样, 道德都是建立在某种优越感上的。
萨格尔王吃冰棒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有,但是孤立感大于优越感。尤其在和别人讲道理别人回一句我能吃喝玩乐就行了,管他中共好坏。
庆丰包子的梦帝 撸起袖子加油干
不会 只会感到孤独与难过 当看到中共的洗脑的小粉红更会感到绝望。
完全没有,遇到体制内的亲戚慷慨激昂的抨击香港青年时,气的脑壳疼!
然后有理有据的和他们辩驳一番,得了一句,民主那么好,你咋不去美国呢!
当妈妈激昂地说着“中国完全可以一秒把香港和暴徒都炸为平地”的时候,我心是痛的伤心的恨铁不成钢的
n00o5nlt Always keep your dignity and be true to yourself.
有优越感其实很可悲。
觉醒应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不是唾弃自己的同族。
网络上大放厥词,一骂骂14亿人,很厉害么。
何尝不是无能狂怒。
我爱这个国家,我爱我的同族。我默默祝福,愿未来更美好。
毫無優越可言,創世紀時阻礙巴比倫塔的建造上帝尚須使眾人分為不同語言,二十一世紀面對同文同種的同胞彼此思想差異卻比鬼佬還大,能不絕望嗎?
米路庫 人沒有反抗思想就不能算活著,必須捍衛自由意志。自由和人權不是當權者賜予的,是你自己本來應得的。
沒有優越感吧,一堆本應是和我一樣同種的人居然成了圈養家畜,作為同類是羞恥才對。
MilanMocha Anti Extradition Bill
不太清楚牆內覺醒是一種如何的感覺 代入角色 想必應該很孤獨吧
作為香港人 我感覺很悲憤 很痛苦 很無力 沒有任何優越感
維尼學跳舞 bon bon! bon bon
每次看到朋友圈那些同龄人被墙内的假新闻洗脑时候就会好想笑
“一大早见到这个投票结果就很生气”
没有 压力会更大
本来可以安心吃睡的 现在要花精力跑路
我很同意上面有些评论的说法
确实是有“看着一群家畜”的感觉。包括看待自己父母和亲戚。
但这并没有给我带来优越感。更没有任何正面的,愉悦的感觉。

心里只是不断地疑问,这个国家究竟怎么了,这个国家的人怎么了。
还有,为什么我是这样,而我的父母是那样,为什么这样的父母能生出这样的我?
这个国家真的太魔幻了。

我一直都说中国人的脑子有毛病。更多时候我这么说只是一种比喻。
但有时又很怀疑,是不是真的是这么回事?
這個感覺形容起來是:看到一群等著被宰的豬,還在赫赫地對著我炫耀自己⋯⋯覺得好白痴,好好笑,又好無語,最主要覺得他們好可憐
压力很大,经常独自一人要想想反思一下自己的想法观念是不是正确,为什么那么多人和自己想法不一样,哪怕是那些肉身在外的人,是不是自己真的被资本主义洗脑了?
还有就是两边传出来的消息不一致,墙内的不敢说全是假的,墙外的不是全真。
另外,虽然肉身在外但是现在的西方社会也已经不是曾经理想中的,7,80年代90年代那样,注重传统,家庭,崇尚科学精神,共同面对共产主义毒瘤。。。
yukinonorikuni 天下苦共久矣
我觉得跟反贼没关系。小粉蛆战螂们自己把自己代入赵家人指点江山,一口一个废青的优越感爆棚程度应该远远超过反贼(当然也有被大湾区购房限制之类射蛔主义铁拳砸醒发现自己是四等公民的)。
有没有优越感我不知道  但是每次乳包就有吸毒一样的快感
Piccadilly_Jim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
如果说没有一点优越感,那是自欺欺人。
但是后天的教育让我把这种优越感克制或者消解了。
我自己的观点是。反匪是通向文明的重要一关,但不是最终目的,是means to an end。最终目的是建造一个像正常国家那样培养出健全人格的社会,这样才能有持久的荣耀与快乐。
要靠人文关怀,正义,爱与怜悯。而不是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优越感。反之,优越感会将人与人疏离,并不会建立人与人之间成熟的信任。

路加福音 18:9-14 这一段说的很好:
耶 稣 向 那 些 仗 着 自 己 是 义 人 , 藐 视 别 人 的 , 设 一 个 比 喻 ,
说 : 有 两 个 人 上 殿 里 去 祷 告 : 一 个 是 法 利 赛 人 , 一 个 是 税 吏 。
法 利 赛 人 站 着 , 自 言 自 语 的 祷 告 说 : 神 阿 , 我 感 谢 你 , 我 不 像 别 人 勒 索 、 不 义 、 奸 淫 , 也 不 像 这 个 税 吏 。
我 一 个 礼 拜 禁 食 两 次 , 凡 我 所 得 的 都 捐 上 十 分 之 一 。
那 税 吏 远 远 的 站 着 , 连 举 目 望 天 也 不 敢 , 只 捶 着 胸 说 : 神 阿 , 开 恩 可 怜 我 这 个 罪 人 !
我 告 诉 你 们 , 这 人 回 家 去 比 那 人 倒 算 为 义 了 ; 因 为 , 凡 自 高 的 , 必 降 为 卑 ; 自 卑 的 , 必 升 为 高 。

我知道这里有些人已经对强国人不抱希望,将小粉红这个群体dehumanise。完全可以理解,事实上,当我刚了解刘仲敬那一套东西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一手段的应用在历史上层出不穷,并非独裁国家专利。前有殖民时代西方对东方的它者化认识,也就是现在说的东方主义。后有二战时期旧日本妖魔化西方,纳粹对犹太人做非人化宣传。至于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社会中的它者的妖魔化,异质化更是一言难尽。
但是对于现在的中国人,我既无法dehumanise,也优越不起来。同情有一点,但深究起来也没有多少。只是觉得。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籍贯。人的先天环境往往已经决定了很多将来的走向。看现在你国小粉红集体高潮也好,挨了赵弹哭爹喊娘也好。我有时候想,若不是自己因为投胎时的一些机缘巧合,我现在也可能是他们中的一员。我相信人性本恶,不至于圣母到把自己的资源与人分享。能做的就是保持警惕的同时,对他人尽可能一视同仁,予以应得的尊重。
我没有优越感,反而有点悲凉。我们都是少数派,我身边的亲人同学朋友同事大多数都不是同路人,有时想找个倾诉的对象都很难找到。智商不会有优越感,因为身边不乏优秀的人粉红的厉害,包括名校生留学生和事业成功人士,我总不能说他们智商低,我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智商有问题为啥跟那么多人格格不入。网上跟人辩论,他们反而充满智商优越感,诸如“智商感人”“蠢货没救”“问题复杂,不是你这种水平能够弄明白”等等说辞常被他们拿来反复怼我。

我算是一个没啥成就的反贼,但是也不愿意被人说成不学无术,绝不是翻墙看几个中文自媒体就自以为比别人知道更多更高明,我觉得做反贼不能做得那么肤浅,一定要有知识,兼且必须有良心。确保一种政治观点不是出于情绪和处境,而是来自学问和见识。所以必须要阅读,古今中外的书都要读一些。还有一些人的学问值得我们反复研究,例如余英时和秦晖等高水平的学者的学问。

说些题外话,这次香港民主运动,在诸多大学中,香港中文大学人数最多也最为激烈。前几天看过一个油管的粤语自媒体的解释有一定道理,中大前身是钱穆所创的新亚书院,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而传统文化强调的仁义礼智信却跟中共信奉的那一套不相容,中共不仅不能容于现代文明,也不容于真正的那些好的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没有一样是中共能够做到的。
怎么说呢,和他们说真相的时候,他们反击的嘴脸会让我有一种,恶心感
进击的巨人民主化后,我觉得可以当新闻联播,连播半年再说。
尤其是里面的台词,一定要译成普通话,家畜就是家畜。
1935年德国反对希特勒的人会有优越感吗
pincong360 忍 狠 滚
看国内就是看笑话的心态。看香港很感动。看国外反而自卑。
看到他们的嘴脸,恶心感就油然而生。其次近年网络开倒车,还有种莫大的孤独感。感觉是自己一个人孤身战斗
en010272 观察 自由国度一漂萍
当然有优越感。
看史书对史上反贼们的评价吧:

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
武王征商,唯甲子朝,岁鼎,克昏夙有商。
将军(指陈胜)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
裴珠泫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优越感有一点,但是更多的是难过。

"近代中国以来,如何对待“愚民”——那些落后于你的人,是评判每一个精英沉甸甸的试金石" (陈郢客)
White_Vinegar Winnie the Pooh
本來並沒有, 來到品蔥進到那個品蔥連農牆的帖子裡,看到原來這麼多的反賊都是現在或者曾經國內和世界頂尖學校的學生,甚至看到不止一個Harvard的學生證,那可是我這個偽名校畢業的傢伙當年根本不敢申請的地方。品蔥一個小小的反賊網上據點就集中了這麼多精英,當然作為一個反賊有一點小小的優越感也是很正常的。
不過那個帖子裡最讓我感動的是那幾張紅色的退伍證和軍官證還有白色的香港警察證件。在洗腦最激烈的地方還能保持著自己的良知和清醒,真的不容易,也是需要比其他人更大的勇氣亮出這樣的證件。
尻尻丸 Winnie Happy Organization
看到你的頭像我感到滿滿的滿足感

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
优越感说不上,更多是危机感。

移民到北美很多年了,很喜欢这里。但是感受到最近几年红色渗透的猖獗,不想让自己的儿女生活在任何一点点的共产党阴影下,所以我朋友圈、微信群各种明的暗的反共。香港抗争以来,已经跟很多老朋友翻脸,还有人认为我是5美分哈哈哈。

跟我同类型的,肉身国外,而在微信里面反共的,也有,但是很少。封号其实没有那么厉害,关键看你怎么去传递自己的思想,不管是在圈还是群,直球的肯定不行。可以平常发现1~2个自己的反贼同类,然后一起在群里,不管是亲戚群还是同学群,进去带风向,但不要直球。

比如国内挺华为的时候,就A进去发孟小姐上脚镣如何换内裤的提问,然后B进去假装认真思考和回答,诸如此类,多开脑洞。党越是谎言暴力,我们越是要乳乳乳。
恶习像弹簧 你弱牠就强 境外月球势力
如果从人性的角度,他们很可悲
但如果在他们拜神粉红的时候,我悲哀他们只会造成我心情不好
所以换种方式思考,优越感油然而生
(事实上他们可能看我们也是像看傻逼一样,也许这就是精神胜利法吧)
諸夏 國家,民之僕從
如同下棋,
看到對手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見到愚民的愚昧也差不太多吧。
習維尼keai 马来西亚
優越不優越不知道,反正看到因為大灣區那件事發現自己其實是四等公民的小粉紅們懊惱的樣子,挺爽的
火炙维尼寿司 我愛品蔥,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
其实是绝望,十几亿头猪左右着你的未来何谈希望呢?
香港人加油
你們小蔥蔥 王的薩格爾
就像上面說的,剛開始是真的有點,覺得比別人先理清邏輯的快感抓著了真理,然後開始想開化別人,從這裏開始就變成孤獨痛苦,恨鐵不成鋼。這種憤怒會蔓延到整個群體,有段時間我真是對支人恨得失去理性,覺得徹底沒救了。
应该是危机感才对吧,墙内的反贼能否撑过未来的大清洗尚未可知,又怎能确定自己就能看到新天新地
Artemis #1) Respect the privacy of others. #2) Think before you type. #3) 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
一开始丝乎有优越,但不久后觉得有孤独感,因为身边的人都不是这个磁场的
到最后我只好跑到知乎来发表意见,结果鹳狸猿走过来跟我说:“你发这种东西这不是优越感,也不是孤独感,而是叫做政治敏感”
迪迪 香港加油
没有优越感,只觉得绝望。 周围人只想留岛不留人。对他们的脑回路绝望
毕竟还有个年龄差距阅历什么的,我发现那些还读着书的,差不多大学以下包括少数大学在读的,容易产生一种莫名的优越感。我认为是思想不够深刻导致的。
augimiha 真不是五毛,在墙内习惯唯唯诺诺,以为墙外可以言论自由。说错话得罪统治者,道歉。
香港本来就是泛民的盘要大一点,你也没多了解什么。
zhenxiang 黑暗更强大,还是光明更强大?流氓的最大问题就是丧心病狂加不要脸。可惜人不要脸则天下无敌。到底什么能治不要脸?什么能治无敌?
优越感是什么?可以吃吗?我只知道流氓丧心病狂都能振振有词,长篇累牍,甚至著书立说,大谈道德道理人性。对于这样的流氓癌,即没有优越感,也没有辩论的兴趣。
桥本环奈 爱死桥本环奈了!!!!
一个拥有大鸡巴的现代人要比一个太监优越。
马拉糕 半退葱。 保守自由主义者(Conservative liberalism),精英主义者(Elitism)
众人皆醉我独醒
举世皆浊我独清

优越感一瞬即逝,更多的无力感和孤独感
YELLOW鳝鱼儿 止包制亂
反贼这种说法只是墙内的,中共口吻的。反共不过是墙外主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幾時能跑路?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2-03
  • 浏览: 8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