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和郑渊洁,谁更可能是潜伏的大反贼?

韩松可能是个针织黑。他的小说,表面上看是讲科技的问题,仔细看是中国体制和历史局限性的问题,但是再进一步看就是中国或者说大汉族主义民族性的问题。

郑渊洁童话主要停留在体制这一层,恰饭可能也结束了,但是也有可能是不能说话而不是不想说话。
已退葱的陈士杰 ? 天涯未远 江湖再见
在《零八宪章》的签名人中,有一位著名作家——郑渊洁。事实上,他并没有签名。最初在信箱里看到他的“签名”后,我回信要求提供可供核实的电话,但是,电话并非他的手机,我无法联络到他,按照审核标准,我不打算将他的名字列入名单。但是,有两位国内朋友通过对其回信的文字风格进行分析,确认这是郑渊洁本人的签名,他们坚持要我将其加入正式名单,我在犹豫中答应了。但后来得知,这并非郑渊洁本人的签名(有趣的是,2009年我在整理致奥巴马要求呼吁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的公开信时,这个“郑渊洁”又出现了,一个无聊的恶作剧),对此,我和朋友都有难以推卸的责任,但是据了解,郑渊洁本人知晓此事后,并未加以否认,对于我们的错误,他采取了宽容和理解的态度。也许,我可以将其视为对《零八宪章》的一种特殊的支持方式,而这样的理解和支持尤其令我感动。
                                                      ——————摘自 杨宽兴《<零八宪章>,这一年的感动》一文


P.S. 郑渊洁也退出了作家协会,可见他对中共心里是有意见的,只是嘴上不敢说罢了。
pincong6 教育改革是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根本
之前跟韩松有过短暂的面对面和邮件交流,也读过他的一些书,感觉他与其说是科幻作家,不如说是现代派作家,有点表现主义的意思,卡夫卡。是不是反贼, 我只能说这个级别的人没有傻子,大家心里都懂。但是作为体制中人,新华社记者,他有点像莫言,从不在公开场合发表自己的反贼观点,言外之意就是“我想说的都写成书了,这做的还不够么?”。有一次半公开场合,朋友问他最近在读什么书,他的回答是《三个代表》等几个最红最专的书,之后空气凝固,长时间寂静无声的场面让我记忆犹新。韩松诠释了一句话,“看一个人,不要看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 反贼韩松,反贼莫言,这种大反贼是不会说自己是反贼的,这可能就是他们与我等嘴炮之间的最大区别吧。
文艺界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反贼,有的拿钱装糊涂,有的不说话。大家对审查都心知肚明。
KA360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我感觉郑渊洁的倾向可能是有点接近无政府主义者

在那个什么《皮皮鲁和幻影号》里,多次提到过“操纵导弹炸政府办公楼”“他(皮皮鲁)觉得政府办公楼越少越好”这种桥段和句式。
但是这个“越少越好”的“政府”,到底是泛指,还是特指,那除了他自己以外恐怕没人知道了
郑明显示自由派,,,,,,,


反贼倒没怎么看出来。

但习大大上台后就不知道了。


他要不修宪我也不会上品葱键政了。
梅菲斯特 一切理论都是灰色的,唯生命之树常青
郑渊洁有篇文章叫《第一次欺骗组织》,那时候还没看懂,现在想来,可能是我在墙内收到的最早关于64的信息。
不过现在估计没得看了,上网搜了一下也没有……
我小時候,看鄭淵潔童話長大的,反骨可能也是那個時候種下的。雖然談不上什麼導師,但是他絕對算一個啓蒙者。
haytt 这个壬很申必,什么都没有留下,,,
郑渊洁谈移民:
   马是马,驴是驴,我不当骡子,骡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没着没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